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零八章 柳舫诗会

第四百零八章 柳舫诗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秦淮河上画舫巡游,河流两岸灯火通明。此时城内的街道上都是人头涌涌,吃完晚饭不久的时间点上,人们从各家各户走出来,大街小巷的往以夫子庙、明远楼一带为中心的最为繁华的街道过来,小贩们高声叫嚷,也有杂耍卖艺的表演者聚集街头,一家家青楼妓寨中传出招揽客人的渺渺歌声,有时也能看见里面的舞蹈,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热闹非常。

    街道上偶尔会传来某某诗会某某公子有某某新作出炉的消息,随后便能听见某间青楼之中某位名妓将这诗词唱诵一番,紧接着便又能听到另一首佳作在某某诗会出炉的消息,才子们互相较劲,佳人们将这些诗词饰上一层美丽的绯色气息,这样的氛围当中,便可感受魏晋遗韵,唐时风雅,也不过是如此而已。可见南唐文化璀璨昌盛,并非是虚夸。

    诗词之道自唐时便已兴盛,此时又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虽然时经数十年五代乱世,但诗词一道的发展,并未受到影响,特别是在南唐已经进入了一个高峰期。

    当然,也有务实之辈顾虑到了诗词无用的事实,到底当以何等标准取士从盛唐时便是被反复衡量的东西。这一点在当今天下,则以大宋朝廷争议最多。

    而在南唐,因为南唐三代帝王都好诗词,反而使得南唐诗词的地位在整个大格局上已经达到了辉煌的位置,若是有谁真能写出一首好的诗词来,在南唐境内,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是座上宾客,即使见了南唐国主李煜,也会受到应有的尊敬和礼遇。

    风雅的气息,已经成为如今南唐的烙印。七十多年来,繁繁浩浩的诗词文化已经在南唐沉淀成整个社会的底蕴,单从文明发展史上来看,当是五代时期最为闪亮的一部分。以李煜为首的无数名作名篇如星斗恒沙,烘托成华夏文明历史长河中重要的一环。

    可以说,每天晚上的金陵城中都有人在举办或大或小的诗会,乌衣巷、夫子庙这些地方是最为热闹繁华的商业街,在这些地方,都有一个个商家所摆出的展示牌,随时随地各个诗会上能拿得出手的诗作陆续地聚集过来,偶尔有人大声朗诵,也有的商家安排了会唱曲的姑娘唱上一段,街道上、附近的茶馆酒楼里,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聚会中,文人学子们摇头晃脑地点评着上佳的诗作,品评着何人的诗作能传唱最久,即便是未曾读书的市井小民,在这样的气氛下也能感受到这样的意境,与身边之人品评议论,沾些风雅气息。

    如此文化诗词氛围,叶尘之前来金陵之前从胡三光提供的情报信息中有过了解,这些天白天出门也有过一些感知,但只有今晚上所见所闻,才让他体会到南唐诗词一道被推崇到了何种地位。

    或许如今的南唐给中华文明历史上诗词歌赋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手作用,但对南唐这个国家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清谈误国’,甚至南唐最终被大宋所灭,也与此事有着直接的关系。

    柳园的八船连舫早已离开岸边,沿着河流最美丽热闹的一段缓缓行驶,即便是这样,它也不是封闭的,十余艘小船前前后后地跟随在秦淮河两侧的岸边一路行驶,偶尔接着人去到大船上,偶尔也载了人或是传递了诗作出来,如同小小鱼儿伴随的水上宫殿。上船的人会将今夜所出的佳作传上来,也会传上来一些故事和消息,例如有的宴会上某个大人物宣布了将女儿许配给某位才子,或是某个知名的大儒或者高官夸奖了诗作出色的年轻学子。

    柳舫诗会的诗作在整个金陵城其实算是有一定水准的,早几年柳家也有过跟人买诗以应付这一天的事情,但如今已经无需买诗,既然有钱,总能请到几名真正有才华的人过来。虽然还是比不过最有名的徐家举办的金陵诗会这样的顶尖诗会,但经过一番热闹的炒作,名气却也是慢慢的起来了。

    诗会都是文人社团,也有互相之间比较针锋相对或是暗暗较劲的,譬如这边诗会听到那边的题目之后,某人或许也会说:“说起这个,小生倒也偶得一首…………”然后表情淡定地与众人品评一番,表面上自然是看不出存了争斗之心。诗词这东西若真是到了很高的水准,倒也的确分不出高低,但如果差得很多,那佳作拙作,还是一目了然的。


娇闺帖吧


    ……………

    ……………

    这时候还没到最热烈的时候,诗会要开到凌晨,真正好的诗作不可能真是妙手偶得,每位学子多半都会准备一两首得意之作,觉得自己的才华还不够,没必要在那些顶尖的人物面前献丑的才会早早放出,而真正让最顶尖的那批才子放出杀手锏的**,往往要等到了亥时左右才会开始,若能在今晚这个时候获得好的口碑,积攒了名气,往后的仕途便也能顺畅许多。

    夜色在这气氛中不断转浓,月亮渐渐上了中天,金陵城的气氛还在不断变得热烈。

    柳舫诗会所在八船连舫上,热闹正渐渐到达最高峰的时间,叶尘和陈青的两名堂兄弟陈俊和陈峰坐在第三个船坞靠后的位置。

    旁边第二艘船上当中传出渺渺靡靡的歌声,不一会儿,有人举着一张宣纸从旁边连舫上来到这个连舫,说道:“张谦张公子新诗咏秦淮…………”然后将那纸张贴在正中间品诗榜上,周围人头涌涌,一个个嘴中念了出来,有不少人评头论足,所言之语大多都是赞叹和欣赏的好话。

    这个时候,那位张谦一手摇着折扇,一脸故作平静自持的也移到了这个连舫上,此时被人夸奖,张谦自是一番谦让,旁边有人带来的女眷也是笑道:“张公子的诗词,妾身听了也有几分感动呢。”一些女眷也喜欢那诗词,开口赞美几句。其实花花轿子人抬人,对于真熟悉的,例如叶尘旁边陈峰此时便低声给叶尘说道:“这张家做得也是丝绸生意,与我们陈家向来不对付,张谦这小子虽然也读过几年书,但什么水准我们还是清楚的,他的这诗词多半是从某位名家那儿买来出风头的。”陈峰这样说着,虽然动作表情看似是在压低声音,但其实声音不小,有着故意让旁边人听到的不良目的。

    另一边张谦笑得开心,又是谦让几句,隐隐听到张峰的声音,根据听到的只言片语猜到了陈峰可能说的话,脸色有些阴沉,目光扫过包括叶尘、陈峰和陈俊,突然走了过来,大声说道:“没想到,两位陈兄,你们竟然来参加柳舫诗会,莫不是走错了地方吧?”

    陈峰和陈俊顿时脸色一变,后者一声冷哼,说道:“张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谦一脸讥讽的看着陈家兄弟,目光在叶尘脸上也只是略微停留,淡淡的说道:“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以你们二人也就刚识字的水准,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诗会?”

    陈峰说道:“张谦!我们诗才就算不行,你也和我们差不多。别人不知道你,你以为我们兄弟不清楚,刚才那首诗…………”

    不等陈峰将话说完,张谦赶紧将其话语打断,大声说道:“好了,废话不说了,一直以来,我们金陵大小诗会都有一项规矩,每一次参加诗会至少都要拿出一着诗来,你们既然对本公子的诗多有不服,不妨将你们的诗念出来,让大家评一评。”

    陈峰和陈俊顿时蹙起了眉头,看向叶尘。他们二人临时被陈老太公安排陪着叶尘来的,以他们的水平哪能做出什么诗来,以往若真参加诗会,也要提前好多天花钱找人买上一首充充场面,可是这次因为时间仓促,还真没有来得及准备。

    几个人在这边针锋相对,作为主人家的一名柳家的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这人乃是柳家家主的弟弟,名为柳宗阳,早年也曾中过举人,本身也有些才华。他本身是走动各处招待众人,此时笑着插入话题,问大家在说些什么,张谦便交代一番,说陈家兄弟来参加诗会,竟然一首诗都没有作。话语之中又讽刺了一番陈家三人。

    张谦说着难听的话语,一看陈家兄弟二人表情,心中一喜,便猜到对方没有准备诗,又阴阳怪气的说道:“我看要不就算了,是我多事了,毕竟以前来诗会上看热闹的人还是挺多的。陈家兄弟显然是带朋友来见识我们这场诗会风采的,我们大可不用理会他们。”

    这时候看着陈家三人神色和张谦的表演,柳家那位举人柳宗阳自然便也清楚了张谦的想法。张家和陈家因为同为金陵较大的丝绸生意世家,所谓同行是冤家,两家以往在商场上,摩擦纠纷、互相拆台和竞争不小,彼此之间也算是宿有仇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