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零七章 酒肉臭,冻死骨

第四百零七章 酒肉臭,冻死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第三更,特意为今天慷慨捧场的老兄弟流离de岁月和花生砖头a百度而加更。

    不用去刻意的了解,叶尘便知道在南唐京师金陵城的繁华表相之下,所体现出南唐与大宋之间的在一些方面的不同,或者说根本上的差异。

    别说不说,就说南唐朝廷几乎不作为,不考虑民生这个方面。每年一到长江的汛期总会有大批灾民出现,南唐朝廷和地方官府的应对就是城池关闭,让军队把守了城门,不许灾民入城,朝廷官府会召集一些富商商议,实际上便是动捐款,大家七拼八凑放粥施饭,但实际上却是杯水抽薪,或者说做做样子,即使以江南漫山遍地、大河小湖中都有吃的,灾民中也会饿死大半。

    另外,以江南之地相对温暖的气候,每年冬日里竟然都会冻死不少人,当然这些人大多都是乞丐,在南唐朝廷官员和富人眼中或许都不算是人。叶尘听丫鬟楚楚说,如果下了雪,第二天总会在大街上看见抱在一起被冻死的,屡见不鲜。

    而叶尘知道,在开封,冬天比金陵冷了不知之少,虽然也有冻死的乞丐,但绝对不会这么多,官府总会想一些办法收容他们,不管是为了天子和朝廷的面子,还是其它原因。但至少这事总有人管。可是在南唐,类似的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便说的是如今的南唐。

    叶尘不止一次的在喻清妍面前感叹:“这样的国家却是已经到头了,也该是被我们大宋所灭。”

    …………

    …………

    今天,叶尘与郑老下过棋之后,因为紧接着就下起了雨,而郑老的家就在附近,所以便邀请叶尘去做客,顺便避避雨。

    郑老与一名小妾生活在这里,小妾名为芙娘,三十多岁,早年也是风尘女子,不过并无烟视媚行之像,叶尘在秦淮河边与郑老下棋,几次见到也是她给郑老送去午饭,容止端庄大方。

    叶尘与那郑老在附近的街道上下棋,只知道对方住在这边,但具体在哪却还没有来过。这时候随郑老进门,便在门口遇见了迎上来芙娘。

    一番客气之后,叶尘喝着芙娘亲自端上来的茶水,与郑老又下了一盘棋,聊了几句便聊到诗会上去了。

    “柳舫诗会么…………柳家那八船连舫,有诗词之才的人不少,但整体水准却不算是金陵最高的,若说令众多才子趋之若鹜的,终究还是徐家举办金陵诗会。”

    “徐家?莫非便是大名鼎鼎的徐铉和徐锴这二徐所在徐家?”

    “没错,是他们,徐家三代翰林,特别是到了这一代,兄弟二人都是翰林学士,尤其是那徐铉,在南唐除了国主之外,当以他的诗才最高。只是徐铉自前一段时间出使吴越,听说被软禁了一段时间,近期又有传言说他与宋人勾结,使他的名声受损严重,又被国主和国师猜忌,定是受到沉重打击。所以这些天听说一直在家待着,从不出席任何宴会诗会什么的。”

    南唐以文为尊,金陵为南唐京师,更是天下文化荟萃之地,才子斗文佳人斗唱,大大小小的诗会也有许多,往往各个诗会之间也有些隐形的比斗,某个诗会当中出了好的诗作,另一个诗会又出了更好的,往往在这一夜被炒得沸沸扬扬,并且在之后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里传为佳话。这其中自然也有各个商户、甚至官府之类幕后推手的炒作之功,但无论如何,秦淮河的名声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被烘托起来的。

    柳舫诗会论影响力在金陵只能算是上等诗会之一,柳舫诗会之所以称柳舫,是因为是由八艘大船连成一艘,一整晚在秦淮河上漂流,饮酒吟诗看烟花以及河流两旁的灯火,船上也会有各种表演。

    柳家本是江南巨富,但商人地位低下,有钱之后想要往文人的方向靠,可惜这样的事情不会是几年或者十几年就能办到的事情。柳家的家大业大,这几年倒也出过几个有些才华的文人,比陈青大伯家要好不少,只是如今在世人眼中仍旧算不得什么书香门第。

    柳舫诗会在秦淮河上以盛大、奢华、热闹著称,但前去参加的也多半是与柳家类似的有商贾背景或联系的人,官场上的人有是有,但却只占少数。所以,若有自诩文人的作作诗,另一半则是用来拉关系谈生意,诗作质量良莠不齐,它是最奢华的诗会,但与最顶端的金陵诗会在文气上却是没法比的。

  
苏小闹的空间剥离术最新章节
徐家举办的金陵诗会则是秦淮一带真正顶尖的才子聚会,主办诗会的徐家是真正的书香世家,三代翰林,特别是这一代徐铉作为翰林学士的同时也兼南唐礼部侍郎,他家开的诗会,向来为众多有心求取功名的学子趋之若鹜。当然,真想要获得参加诗会的资格,本身也得有一定的才学或者足够的关系背景才行,除了一些早有名声的才子能获得邀请,也有不少才子到徐府投送名帖,送上自己的诗作以求能获得青睐的。而在这之外,许多的青楼名妓也都以受邀参加金陵诗会为荣,这与柳舫诗会每年砸下重金请人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既然准备了要去参加,仲舒小友可有准备什么诗作么。”

    郑老说完,望着桌子对面的叶尘,叶尘倒是笑着摇了摇头:“不懂诗词,纯粹去看看热闹。”

    …………

    …………

    吃完午餐,外间雷雨停止,叶尘告辞离开,待送他到门口目送他远去之后,芙娘才在郑老身边笑着问道:“老爷,这陈公子莫非真不懂诗词?”

    “芙娘你说呢?”

    芙娘眨眨眼睛:“骗人的?”

    “相交时日尚短,真要下太高的结论倒也还早,不过下棋之时他也说过几句应景的诗句,那诗句甚好,我之前却从未听过,若只论诗词,说他这人不懂,呵呵,我倒是不信的。”

    郑老摇头笑了笑,继续说道:“我这一生阅人甚多,或沽名钓誉或真有才学的年轻人也都有见识过,真有学问的,有的依孔孟之道平和中正,谦和有礼,或也有剑走偏锋的狂生,行事张扬,风流不羁,但倒也真有才华,每每让人惊艳不已。可不管怎样说来,这些也都不过是那么一回事,但只有这陈家小子,虽然是一名书生,看似木讷,可实际上性格却是极为务实,不但有真本事,而且还是真正能做事的人。”

    “老爷难道是想将陈公子引荐给大掌柜?”

    “没错!最近圣堂在寻找一些有能力,有才华,且与大宋有仇怨的读书人,让他们换个身份之后,再下大力着重培养,然后让他们参加明年宋国的科考。这陈青有秀才功名,又能做实事,又有能力。并且他们全家都是被宋国官府害死的。却正符合这些条件。他日他真若是能够在宋国金榜题名,成为圣堂打入宋国朝廷中的一枚重要棋子,我做为推荐人,圣堂也会给予重赏的。”

    …………

    …………

    第二天早上,叶尘又去秦淮河边下棋。有了昨日被邀请去郑老一家的经历,叶尘知道自己的目标人物应该快出现了。

    果然,今天过来的时候,早已有另一名老者在这里与郑老下棋了,老者姓易,与郑老年龄相仿,一副老太爷做派,出门穿得金碧辉煌,带两名小厮两名丫鬟开道,这家伙神色和蔼,但一双眸子却好像带了钩子似的,寻常人见了被其多看上两眼,从气势上便会弱下去。一看就知道是身居高位,且惯于布命令之人。

    一局棋下完,易老对于自己又带茶来又输棋明显不满,但横竖输了,认还是认的,将叶尘叫过来大家将这局棋做了一次复盘,随后还是易老与郑老下。但三人有意无意的开始聊天,先是提到叶尘所装扮的陈青来历和身份,这个过程中,叶尘适时的表现出了自己的才能,同时也恰到好处的表露出了对大宋朝廷的家仇国恨。

    秋末的阳光还算明媚,但下午秦淮河上刮起风来,这局棋下完,时间也已经不早,大家各自回家。

    …………

    …………

    傍晚时分,夕阳染红了天气,也将半个金陵城浸在了暖洋洋的红霞当中,叶尘也在陈青的两名堂弟的带领下,前往秦淮河参加诗会。

    能够一开始便参加上与终极目标人物着亲密关系的柳家举办的诗会,叶尘还是感到很欣喜的,并且也已经做好了今晚上展开计划,大放异彩的准备。

    柳舫诗会的八船连舫上表演众多,一路上还能欣赏整个秦淮河的灯市夜景,对于此时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盛宴级的享受。

    不久之后,柳舫诗会正式开始,原本停靠在秦淮河最为热闹街道边的八艘画舫连成的大船也缓缓驶离岸边,一的诗词从各个聚会上传出来,在城市各处传扬,满城灯火与笙歌中,风雅的气息也变得愈浓厚了起来,这个城市热闹的夜晚,才开始正式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