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零六章 棋友

第四百零六章 棋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临河的一棵树下有个老头在那里摆棋盘,偶尔会有几个老学究在那儿看,时不时的也会有些书生过来。一个老头是固定的,对手则常换,不过看久了,大抵也是些熟人,棋艺普遍不低。

    旁边有个茶摊,叶尘看起来是像走得累了在这边歇脚,然后被吸引了,所以一边喝茶一边在旁边看着,

    此时下棋的两个老头棋艺竟然都很高,他轻易就认出其中那个固定的老头就是他来金陵的一个目标。

    叶尘自然不能刚一出现,便出手下棋开始结交,那样显得太过突兀了一些。

    接下来几天中,叶尘每天早上从侧门出去散布,先是站在霸拳武馆门口别人看不到的门档后面看一会那老者练拳,然后就散布去秦淮河边。

    直到第三天散步路过这里时,天气有些阴,但看来下雨还早,叶尘来到茶摊,又是两个老头在下,大约下了一阵,一名家丁模样的人往这边过来,与一名老人说了几句话,那老人点点头:“郑老,家里有急事,这局棋…………”

    “眼下不分胜负,算和局如何?”

    “如此甚好……”

    两人文绉绉地说了几句,随后一名老人走了,摆棋摊的老人看起来有些意犹未尽,左右看了两眼,现只有叶尘一人,便开了口:“这位公子最近几天都来观棋,想来对此道颇有心得,可愿与老朽手谈一局?”

    显然老者是没对手了,随便抓个人。

    “呃…………”叶尘愣了愣,看看天色,说道:“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叶尘在老人对面坐了下来,帮忙收棋的时候,自然也有“公子是何方人士”之类的随意对话,叶尘随口回答几句,收完棋,猜子,叶尘执白先行,他也不客气,拿着棋子啪的放上去。

    几步棋子落下之后,那老人眼睛越来越亮,抬头看了叶尘一眼,兴致越来越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人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每次落子等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如此这般,你一子我一子的大概下了数十手之后,那老者已经眉头紧蹙,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陈公子年纪轻轻,棋艺竟然达到了如此境界。”

    叶尘笑着谦虚了两句。

    这句话后,老者倒也不再多说,河边的树下两人默默地对弈,只是越到最后,老人每次落子便想得越久,一头皱纹更深了,不时抬头看看叶尘,有不服,也有欣赏。此时棋盘上白子声势浩大,黑子渐渐被杀得七零八落。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老人投子认输,抬起头来认真打量了叶尘片刻,叶尘还是那副看起来略有些老实木纳的模样,老者犹豫了一些说道:“陈公子的棋力…………高,老夫佩服。”

    叶尘说道:“前辈客气了,是晚辈这几天观看前辈与其他人下棋,看得多了,多多少少看出了一些前辈的棋路,而前辈对晚辈的棋路陌生,所以晚辈只是取巧侥幸赢了前辈而已。若是等前辈熟悉了晚辈棋路之后,晚辈多半不是前辈的对手。”

    叶尘这样说,老者听了却是由衷的开心,摇头笑了笑,一边伸手收拾棋子,一边说道:“这还要等下过几次之后才知道。”

    收拾好棋盘,老者显然对刚才那盘棋依然耿耿于怀,还想再下,但眼看天阴欲雨,只能作罢。

    等叶尘刚回到陈园,随后果然便下起雷雨来。

    江南秋季的大雨来的就是猛烈,漫天声响中,天色暗得像是到了傍晚,不过这样的天气里推开了窗户,看着外面浸在大雨中的那一片园林宅邸,倒也颇有悠闲的意味,从这边看过去,偶尔也能瞧见喻清妍与陈家分过来的那个名叫楚楚的丫鬟,以及一名厨娘在楼下做饭的情景。本来这些事情是不用喻清妍亲自动手的,但叶尘的身份毕竟非同小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喻清妍想要亲自做吃得给叶尘的小心思作祟,所以喻清妍坚持亲自参与到其中。

    …………

    …………

    雨连续下了好几天,叶尘也就在家里呆了几天,偶尔站在小楼窗户前,看见陈园里一些人撑了油纸伞匆匆忙忙地走动身影,廊院阁楼,园林亭台,细雨潇潇,将白石青瓦冲刷得格外清澈,一些家眷丫鬟她们,或湖绿或白皙或淡红色的衣裙雨中飘荡的身影,这时候看了,觉得犹如水墨画中一样,使得叶尘竟然生出抛去一切个人理想和抱负,以这样的生活过着也挺不错的想法。但紧接着他便心中警
符镇穹苍笔趣阁
醒,暗叫一声厉害,这江南繁华柔美之地果然是消磨人的血性和斗志,让人容易沉迷其中的无上利器。怪不得自古以来,江南之地多出文人大才,但军队大多都孱弱不堪。

    下雨几天中,刚开始喻清妍继续和叶尘下围棋,但时间久了,叶尘渐渐感到无趣起来,所以他将后世利用围棋棋盘棋子所明的另外一个简单游戏教给了喻清妍。那就是五子棋。

    五子棋上手简单,要精通也不难,喻清妍好像对任何下棋之道都很天赋,很快就学会了并且成为大师,在此后的几天里,叶尘再跟她下,竟然就一直是输多赢少的局面,并且这种娱乐方式以极快的度被丫鬟楚楚从叶尘小院中传了出去,让整个陈园中的下人都学会了。当然,寻常下人没有棋盘棋子,只是简单画出来,然后用不同的两种小石子代替,但在这个极度缺乏娱乐的时代,又在极度缺乏娱乐的下人群体中,这样的游戏还是极受欢迎的,被玩得不亦乐乎。

    这大雨的天气持续了三四天方才停下。叶尘又照例一大早出门散步,同样先在霸拳武馆门口偷看了一会老者练拳,然后去了秦淮河边散步。

    果然,这次过去那摆棋的郑姓老者便注意到了他,打个招呼。

    不久之后,这郑姓与朋友下完一局,笑着冲旁边观战的叶尘招手,先是将他与那对战的朋友做一番介绍,然后自然便是叶尘与那人的互相打招呼,基本的礼数到了之后,便向他出了邀请。

    “陈公子可有兴趣,再来对弈一局?”

    叶尘笑着点头答应,一边收棋子,老人一边笑着说话。

    就这样一边闲聊一边下了一局,老人却又是输了,叶尘与他稍稍做了一番推演,再下了一局,见天色不早方才回家。

    如此这般,三五次之后,叶尘终于与这老人熟悉起来,期间老人渐渐从叶尘的言行举止中察觉到,叶尘是一个很有才和很有想法的年轻书生。当然也知道了叶尘所假扮的陈青的来历,以及他拥有之前吴越国秀才的身份。

    叶尘相信,再过几天,他便可通过此老者,顺利的与另一名真正的目标人物相识。

    叶尘这般一天闲逛,终于让陈老太公有些不满,强行给他安排了一场诗会,让他去参加。时间定在明天晚上,据说这场诗会在金陵城中层次还不低,叶尘听说可能还会有南唐朝廷大员参加。

    …………

    …………

    秋日的清晨,东方的天气刚刚露出微微的光芒,乳白的雾气浮动在古老的城市当中,秦淮河上画舫缓缓行驶,掩映在一片一片的浓雾间,犹如浮于天际的玉宇琼宫。

    深秋的浓雾中,叶尘沿秦淮河边的道路一路前行,道路两旁砖木结构的古朴建筑时多时少,各种各样的树木,秦淮河上画舫漂流,偶尔看见船工或是疲倦的烟花女子出现在船头。

    这个时间段,是金陵城新陈代谢最为有趣的一段时间,一夜的纷扰与繁华已然散尽,新的活力才刚刚开始,外面的城门已经开了,进门赶早集的菜农或小贩66续续地进来,去往一个个的集市,能够遇上的人不多,但总归都给人绿色和活力的感觉。偶尔也能看见一脸疲倦、匆匆忙忙行走路边甚至衣冠不整的人,多半是在哪个青楼过了夜,白日有事于是赶早离开的,十拿九稳。街道两边的店铺也只是开了小半,乞丐们都还没有起来。

    幸福往往来自于不幸福,繁华也总是来源于对比,对于真正了解南唐实情的叶尘来说,金陵的繁华只是一种表相,或者说仅限于少部分人。实际上金陵城中乞丐到处走,成群结队,卖儿卖女的现象屡见不鲜,当然这里富户也多,若能将孩子卖进某个不错的府第当了小子丫鬟,日后可不虞温饱,算是祖上积了德。托赖秦淮河一带烟花之地盛行,漂亮的穷苦女孩儿便也多了一道去处,将来若能学得诗文唱曲,老鸨也能经营有道的,或能卖艺不卖身成为名妓,运气再好一点就有可能嫁入某个大宅富户当小妾。但绝大多数运气不好的,也只能一辈子卖身,到得年老色衰时悲惨孤苦的死去。

    也有养瘦马的,叶尘记得在中国历史上扬州瘦马天下闻名,好像是自明朝开始,但实际上在这个时代也已经有类似的行当了,规模不大,但总归是与烟花之地伴生的一项投资,作为瘦马养着的女孩儿比一般卖身妓寨的女孩命好,以后有盼头,因为她们至少能有机会学琴棋书画诗词唱曲,日后也更可能跻身名妓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