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零四章 新的身份

第四百零四章 新的身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抬头看了看这景色,喝了一口喻清妍递过来的茶水,两人低声说着话,旁边人听在耳中,却已经将这一对年轻夫妻大体来历和将要去做金陵做的事猜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是这对年轻夫妇在苏州的家中出了事,家中长辈都死了,男子又身患重病,两人生计没有着落,此去金陵是要去投奔亲族。

    至于家中长辈出了什么事,船上的人也隐隐有所猜测。这些天传说中那位宋国祥符侯,如今的祥符郡王叶尘死了之后,大宋朝廷和新设在吴越的官府疯狂的开始对弥勒教展开报复,官府高额悬赏,动广大百姓揭检举,各地先后查出不少与弥勒教有瓜葛的家族。若只是信徒就将其家产没收。若已经加入弥勒教则先没收家产,然后或下大狱,或被杀头。这一对年轻夫妇家中父辈多半是加入了弥勒教,被抓去砍了头,又没收了财产。所以,如今才去金陵投奔亲族。

    …………

    …………

    老船主指挥了两名船工正在降帆,视野那头,狂风卷着雨云,朝这边压过来了…………

    大雨滂沱,夹杂在暴雨之中的,是时而划过的电光,雷声阵阵而来,震动着黑暗中的那艘大城。

    杭州虽然是天下第一商城,但从规模和人口及繁华程度上,依然要比南唐京都金陵今南京要弱了一筹。

    金陵实乃江南河航线上的第一城。在中国古代都城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开都城中轴对称布局的先例,其平面布局、建筑形制对后世影响深远,并深刻影响到东亚各国。六朝皇宫台城,为北魏都城以及东亚各国争相效仿,上承秦汉下启隋唐,深远影响了后世都城建设的形制。

    隋唐两代,金陵受到北方刻意贬抑,但地理上的优势使这一地区的经济、文化不断展强大。唐代李白、刘禹锡、杜牧、李商隐等诗人都在这里生活、游览过。

    唐亡后,南唐定都金陵,并扩建城邑。北方华夏大地战火不断,而自杨吴始,七十多年南唐境内没有生大的战争。秦淮河两岸集市云集,经济繁荣,因为南唐几代帝王都喜好诗词书画,群臣、世家,乃至寻常百姓、商人和豪绅都纷纷投帝王之所好,几代下来,只要有条件的都去深研诗文,使得金陵文化极为达,诗词、书画都开一代之风。在某种程度上,或者说某些情况下,如今的南唐已经形成了以诗词歌赋为尊的氛围。

    金陵地貌特征属宁镇扬丘陵地区,以低山缓岗为主。宁镇山脉和江北的老山横亘城区中部,南部有秦淮流域丘陵岗地南界的横山、东庐山。平面位置南北长、东西窄,成正南北向。属北亚热带湿润气候,四季分明,雨水充沛。但总体来说是春秋短、冬夏长,冬夏温差显著。

    另外,金陵水域面积比例也不小,本身位于长江岸畔,又有秦淮河、金川河、玄武湖、莫愁湖、百家湖、石臼湖、固城湖、金牛湖等大小河流湖泊,

    …………

    …………

    忽如其来的大雨使得这艘本来不大的客船上众人措手不及,因为船舱位置有限,一部分上没抢在第一时间进船仓,只能在船舱外淋雨,叶尘和喻清妍动作慢了一步,只抢到一个位置,在叶尘的严厉的目光下,喻清妍进了船舱,叶尘半个身子在船舱内,半个身子在船舱外淋着大雨。

    到得此时,金陵运河边上的码头附近,仍有人影在大雨之中奔忙。实际上真正混乱的状况在傍晚的大雨中便已经结束了,那时诸多航船靠岸,赶着上人下人,上货下货,将船只固定,此时仍在大雨当中忙碌的,大部分都是一部分出了意外又担不起损失的商户,花大钱雇了不怎么怕死的船工,在这里冒雨搬运着货物。另外,也就是如叶尘所在这要客船。

    整个码头上风雨怒号,偶尔闪电亮起时,显出仍有活动的大概是两到三处。其中一处正是叶尘所在这艘客船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所有人冒着大雨,抢着下船登岸。

    只见那波浪推了河里密密麻麻的船只起伏涌动,这艘小客船在风雨声中,摇晃得尤为厉害,下船的人犹如蝼蚁,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大声惊叫。

    叶尘从来没有想过,以自己变态的体质,淋一场雨会病倒。但实事上,他真的病倒了,甚至病得很重。当他与喻清妍好不容易雇到一辆马车,登入马车厢中的那一刻,他竟然昏迷了过去。

    …………

    …………

  
箭魔sodu
叶尘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看见的是白色的蚊帐,脑袋感觉有些沉,微微晕,嗓子嘶哑,很快他便知道自己有些烧。

    叶尘强作精神,掀开被子,起身下床,推开了房门,明媚的阳光便射了进来,令他下意识地伸手遮挡了一下,这是一个木制楼房的二楼上,从门口看出去,下方、远远仅仅是一个个鳞次栉比的院落与园林,分布的各种楼房,江南风格的园林建筑、池塘与山石,美轮美奂地在眼前延伸开去。

    这是一座规模挺大的宅院,但院中缺乏书香气息,有着浓浓的商人氛围。显然,这是一家经商世家的宅院。

    叶尘想起自己和喻清妍要扮演的身份————叶尘是苏州世代经营丝绸生意的木家三代独子,姓陈名青,字仲舒。喻清妍是他刚刚过门的妻子秦素娟。

    正如之前在客船上随行的客人猜测的那样,陈青的父母和哥哥都加入了弥勒教,且这些年没少给弥勒教资助。半个月前被自家府中一名家丁告,被官府抄了家,将他父母和哥哥抓去砍了头,下人全部遣散。陈青因为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没有加入弥勒教,且他本身是一名有功名在身的秀才,所以才逃脱厄运。但实事上,因为陈青身体向来体弱多病,经过数天审问,从大牢中出来之后,前些天悲伤成疾,已经病死。他的妻子秦素娟却是个深情之人,竟然殉情自杀。

    因为,陈青夫妇当日出狱之后,便离开了苏州,双双死在了苏州城外山中一座破庙中。当时四下无人,除了刚好被华夏卫府一名探子现之外,再无人知道他们已经死了。所以,才被当时正到处给叶尘和喻清妍寻找身份的胡三光利用,甚至将两人的脸皮剥离下来,精心制作成了精致的易容.面具。

    后来,情报司全力出动,将陈青和秦素娟信息资料调查了清清楚楚,一番安排之后,如今叶尘和喻清妍便成了陈青和秦素娟,且投奔了陈青在金陵做布匹生意的祖父陈老太公和大伯陈广元。

    现在看来,陈青的这个大伯对这位家中遭遇不幸的侄子还不错,至少从住处来看,并没有被冷落。当然,叶尘知道主要原因还是陈青的祖父————陈老太公还在世,且住在这个院子里面的原因。

    “相公!你醒了。”楼下厨房中端着药碗的喻清妍从中走出,抬头看着叶尘,惊喜的喊道。

    …………

    …………

    半个月之后夜晚,叶尘坐在走廊上看着外面天空中的星月,有喻清妍这个女神医在身边,他的病早已经好了,只是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他丹田内真气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已经被喻清妍以针灸之法强行给散去了。对于此事,他虽然恼火,但也知道喻清妍做得是对的,自己昏迷不醒,没有意识去压制引导体内真气的情况下,实在是危险异常。喻清妍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给他治病,而是先帮他强行散功。

    所以,如今叶尘成了一个没有修炼内功的人。当然,以他变态的肉身和进入一流境界的剑法,以及神乎其神的箭技,依然拥有一流高手的实力。但是却已经没有了与楼炎明这样的半步先天高手正面抗衡的实力。

    这几天叶尘带着喻清妍,装成陈青夫妇,见过了以陈青大伯为的许多陈家人,陈老太公也见了一次。当时叶尘红着眼睛,挤着泪水也将陈青家中的遭遇哭诉过一遍,也让陈青的这些亲戚多有同情。

    商人世家,人员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这些都是叶尘提前便知道的情报。与陈家人相处自然不是重点,但却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陈青大伯陈广元几个儿子良莠不齐,经商天赋平常,最主要的是陈家和南唐大部分商人世家一样,一直想沾染一些书香气息,大力培养子女读书,但却没有什么成果。

    所以,叶尘假扮的陈青这位拥有功名的秀才反而成为了这个院子里面最有学文的人。因为陈老太公和陈广元在一些场合中多有表扬陈青这一点,所以陈青的那几个堂兄弟,便对他有些不爽,藐视陈青如今遭遇的同时,又对陈青的秀才功名多有嫉妒。以致于,他们常常拿陈青的秀才是已经亡国的吴越国秀才讽刺,称其为亡国秀才。

    叶尘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打小闹…………等过了这半个月适应过渡期之后,他便开始准备办正事。他可没想过以陈青的身份潜伏上几年时间去打入江南商会和江南钱庄的高层。在他的计划中,快则一两个月,慢则半年时间,就要实现自己此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