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零三章 被利益驱使的那些大人物

第四百零三章 被利益驱使的那些大人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玉儿当日突然出现给我示警之后,便去追那藏身在一丝峰悬崖洞窟里面的人,至今未归。想来,那人实力不在玉儿之下,恐怕又是一位一流的高手。只是弥勒教有哪些人我们已经调查得很清楚,除了楼炎明之外,也就上官冰云勉强能够做得了此事。但那日所见身影绝对不是上官冰云。并且,看玉儿当时的神色表情,多半是认识那人,所以一丝峰坍塌山崖之事很可能不是弥勒教所为,多半是圣堂弄得,或者说为了杀我,楼炎明和玉枫又合作了一次。”

    胡三光只是听说当时是失踪半年之久的玉夫人突然出现,给总司使大人示警,大人一声令下,果断让所有人身体下滑至马腹,然后滚落到地上,且又让马匹继续进入一线峰山道之中。至于在马车中的叶尘,自然在第一时间抱着喻清妍钻出马车,滑到马车厢下面,也滚落到了地上。

    还好,当时在高涯之上那人没有叶尘的变态视力,再加上所有人滚滑下马或者马车之后,全部贴向那人所在山洞这边的涯低,形成视野死角,使得那人没有现。等山崖开始坍塌下落,遮挡了那人的视野时,叶尘又带人迅窜上旁边山林之中躲了起来。

    这就是当时,叶尘一行数百人逃得一死的整个过程。但胡三光还是次知道原来此事并非是弥勒教一家所为,圣堂竟然也参与到了其中。

    叶尘此时又说道:“还有两件事情要近快查清楚。第一,当日那一线峰上早有我们的人看着,即使点燃炸药的人身法再好,若是没有人接应他,他也绝对不可能藏身在那悬崖山洞处,不被我们的探子所现。所以,我怀疑此次下江南,跟着我随行的人中有圣堂地人,这件事由你去查。第二,用来炸塌山崖的火药是圣堂自己本身所研制,还是火药的配方是从我们华夏卫府武器司泄露出去的,一定要尽快弄清楚。这件事让许方义和李君浩去查。告诉他们这件事要暗中查,不能因查此事,暴露了我还活着的消息。”

    胡三光恭敬称是,小心的看了一眼叶尘,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人!此次您亲自隐藏身份去查圣堂在江南钱庄和江南商行中的秘密。属下还是认为以大人的千金之躯,太过冒险。”

    叶尘摇头道:“圣堂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不同于弥勒教、太平教这样的势力摆在明处,更与南唐、南汉、吴越这些国家势力泾渭分明不同。圣堂与天下百姓、商人、世家,乃至包括我大宋在内的各国权贵牵扯太深,而他们本身的保密工作做到了极致,隐藏身份也成为了一种习惯,我们查探起来极为麻烦。”

    “去年夏天陛下亲征带领大宋大军攻打原北汉京师晋阳时,有股五千契丹精兵潜入我大宋境内截断了我大军粮草。这件事若非有我大宋某个大人物,或者说某几个大人物同时出手照应,即使契丹的那五千人再怎么装扮都绝对做不到潜入我大宋境内近六百里而不被我大宋地方官府和大军现。别忘了,这五千契丹精兵一路上为了不暴露身份,没有一次向我大宋百姓抢过粮草吃食。而他们前后行动长达半个月时间,他们自身带的吃食最多只有五天。那剩下的十天时间,谁给他们提供粮草?事后,陛下和赵相公、曹公他们都猜测是圣堂的人在暗中照应契丹这股大军。”

    “还有,数月前,川蜀暴乱平定最后,包括匪徐青飞在内的两千精锐流寇竟然凭空消失,等我们察觉到后,这些人已经被秘密从川蜀之地转移出去,藏身在秦岭深山中,被圣堂养着,随时等待机会再乱我大宋。”

    “试想一下,不管是暗中照应契丹的那五千精兵,还是将被我大军和官府穷追不舍的两千流寇秘密转移。若非是我大宋的某个甚至好些人大人物出手,又怎么能够做得了此事。由此可看出。我们不知道的某些个我们大宋朝廷内大人物,或许某个封疆大吏,手握大军的将军,执掌一族的家主,朝廷某位大员,这些人中很有可能潜伏着圣堂的人。这些人我们若不采用特殊办法打入圣堂内部,或者找到圣堂的真正主事之人,那是绝对不可能将他们揪出来的。实事上,这些人互相之间多半都不知道彼此是圣堂的人。所以,即使我们在年初时通过玉枫的徒弟赵斯,将开封一些圣堂势力一网打尽,但实事上除了
电影世界大盗无弹窗
赵斯之外,当时依然没有抓到什么大鱼。”

    “这几个月我细细想来,不管是我大宋这些大人物,还是南唐,甚至契丹的一些大人物,之所以会给圣堂办事,或者说圣堂之所以能够驱使得了他们,除了利益再没有其它原因了。准确的说,他们的利益与圣堂是一体的。也就是说,圣堂的存在,能够给他们带来钱,带来很多的钱。而能够做到此事的,唯有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所以,自平定了川蜀暴乱之后,我便让你们情报司的人暗中全力查探江南钱庄和江南商行。可是,现在看来,你们进度实在太慢,甚至可以说相当于没有进度。等你们洒出去的那些暗子,成长到、升迁到能够接触到江南商行的核心秘密时,恐怕得少则数年,多则甚至十几年。”

    “如此长地时间,我和陛下都是等不起的。或许说圣堂是不会让我们和陛下去等的。只要我们大宋灭了南唐,紧接着圣堂筹划已久的惊天阴谋就会实施,窃取陛下、朝廷带领大军千辛万苦统一天下的果实。”

    不管胡三光听了叶尘今天这些话,心中有多么惊骇欲绝,叶尘最后继续说道:“所以说,这件事情,只能由我亲自出手。本来按照我的计划,是想在江南从明处将整个江南的商界的水搅浑了,然后再伺机找出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的破绽,悍然出手。但没有想到,有了这次无意中假死,让我也有了隐在暗中行事的机会。如此良机自然是绝对不能放过的。所以,这件事你不要再劝了,你所要做的就是全力帮我将这件事情做圆满。”

    胡三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人放心,大人和喻司使的新身份和易容.面具都已经准备妥当。不管是谁去查,都绝对不会查出任何问题。”

    叶尘微微颔,表示满意,说道:“等在苏州见了冯刚、周鑫和吴志远这三位我们华夏卫府的财神爷,然后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之后,你们便暂时彻底从我身边消失吧!”

    不等胡三光听了这句话有什么表态,喻清妍端着一碗药,从旁边侧门中走了进来,胡三光见此,赶紧起身向喻清妍行了一礼,然后就叶尘所说之事答应一声之后,躬身退了出去。

    喻清妍一脸担忧的看着叶尘,说道:“大人,你丹田内的真气已经处于暴乱的边缘,再不散功,恐有生命危险,还请大人赶紧散功。”

    叶尘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习惯了拥有真气的日子,若是就这般将我辛苦修炼的真气散去,实在是心有不甘啊!所以,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散去一身内力真气的。另外,当日玉儿虽然来去匆匆,但我总觉得她突然出现,多半是因为知道了我体内丹田出了问题。所以,我想玉儿或许有办法解决此事。”

    喻清妍没好气的将药碗放到叶尘旁边桌子上,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只是我的这些药毕竟只能调理你的经脉,就怕你坚持不到玉姐姐出现。”

    …………

    …………

    叶尘的目的地是南唐京师金陵,因为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的总会都在金陵。

    由杭州出,一路北上,在苏州下了船,秘密的与冯刚、吴志远和周鑫见了面,详细的制定了后续计划和各种应变之后,叶尘与喻清妍在华夏卫府的秘密据点中,在胡三光的帮助下,扎扎实实的准备了七天的功课,彻底将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弄清楚,且神态、习惯、举止等方面进行了一定训练。

    这一日,一艘拉运三十多名行人的中型客船,由苏州出,前往金陵,打扮成一对夫妇的叶尘和喻清妍便在其中。

    叶尘一副书生打扮,身后背着一个包裹,左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右手拿着一本旧书在认真的看着,只是他脸色苍白,一脸病容,看起来分明是生了某种病。喻清妍则是新婚少妇的打扮,同样背着一个小包裹,紧紧挨着叶尘坐在客船另一头,一路上大多时候都低着头,一副很害羞的小媳妇样子,但往往看向叶尘时,眸中充满柔情和担忧。

    此时船行至一出芦苇茂密.处,微微转了转弯,日光随着客船的转向将船舷的阴影也微微转了转,目光之中,河岸边是低缓起伏的山势,树林被暖风卷动,千万叶片晃动着,几只鸟儿与卷起的尘埃一同飞上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