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章 谥号

第四百章 谥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今叶尘虽然不是开国功臣,但他的功劳认真算起来,还要在石守信、王审琦、王景生之上,追封郡王,其实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叶尘被封祥符郡王的这个过程很顺利,即使吕馀庆、王悦风、陶谷这三位叶尘的死仇也不敢多说什么。

    但是,因为叶尘上次拼死救下天子,当时赵匡胤破例加封叶尘一等侯为世袭爵位,这一点与宋朝寻常爵位一代而终是大为不同的。如今叶尘被追封为郡王,那这郡王之位是否可世袭。这一点将会成为今天最大的争议。

    只是不等众人开始争议,赵匡胤一开口便说叶卿之郡王之位可世代相承。把所有人吓了个目瞪口呆。

    大宋对立了大功之臣死后是可以追封为郡王,但从未有过世代相承的王爵之位。即使是如赵光义和赵德昭这样的皇族亲王的爵位都是一代一减降。若叶尘郡王之位可世代相承,那岂不是只要大宋存在一天,便始终有祥符郡王的存在。这一点和柴氏、钱氏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叶尘虽然北破晋阳,南伐南汉,西定川蜀,东收吴越,期间更是对天子有救命之恩。封郡王已经很隆重了,但若是世袭王爵之位,在几乎所有的臣子看来都是有些过了。

    一时间,除了赵普、赵光义、曹彬之外,其他臣子几乎全部面红耳赤,跪在地上头磕的咚咚直响,苦劝天子收回成命。

    赵匡胤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尔等若是能有叶卿一半功劳,朕在你等死后也封世袭王爵,不…………朕甚至破例在尔等生前便给其封王。”

    有不少人面露惭色,不再劝说。但以吕馀庆、陶谷和王悦风为的七八人依然口若悬河、引经据典的劝说不已。

    但不管这七八人左劝右劝,赵匡胤始终冷笑不语。

    便在这时,有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臣认为祥符侯叶尘王爵之位可世袭。”

    “臣弟认为祥符侯叶尘郡王之爵应该世袭。”

    这两人声音一出,全场顿时一静。只因为众人都听出了是哪两个人所说。

    赵普和赵光义同时说出这一句话,自己都不由同是一怔,然后互视一眼,都不再说话。

    在赵光义看来,叶尘已经死了,以叶尘立的这些大功,恩泽后人也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就算叶尘那小妾生了个儿子,等他当了皇帝,想要让叶尘绝后,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如今吕馀庆这些人没有与自己商量,便在这里虚头巴脑和天子较劲,实在是愚蠢至极。并且,这个时候最重要之事是华夏卫府该有谁执掌,此时聪明人都知道要给华夏卫府那些对叶尘忠心耿耿的下属卖个好,以便在叶尘这只掌控华夏卫府的手消失之后,自己的手能够伸进去,最大程度的分抓到一些华夏卫府的权力和资源。而给那七大司使、副司使和一众部司使买好的最好时机,不就是这个时候给死去的叶尘和其后人争取到更多的好处。

    赵普和赵光义都是心智不凡,高瞻远瞩之辈,所以都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只是因为他们二人同时说出,不禁让赵匡胤心中生出些许警惕之意。又因为不知什么原因,或者想起了一些事情,在吕馀庆等人继续苦劝,额头都磕出血,大有一副以死相谏的形势之下,赵匡胤顺势退了一步,将叶尘可世袭的郡王改成第二代降为国公之后,再世袭。

    最后这个决定一出,有些人便想到了叶尘数月前拼死救下天子时,天子曾经对叶尘有过许诺,保叶尘世袭公侯。如今这个结果,也算是天子履行了他的诺言。自然没有人敢再不长眼的继续劝阻。

    接下来,便是要由天子颂予叶尘谥号。谥号常用地吉字共七十三个宇,按规矩,在一般情况下,亲王应赠予一个字的谥号,郡王一般都是两字谥号,寻常大臣也大多是两字谥号。

    而两字谥号,还要分文官和武官,文官地谥号皆以文宇开头,武官以武宇开头。

    叶尘战功赫赫,虽然在后来没有入枢密院任军职,但从其功绩来看更倾向于武将,应该以武字开头。

    文臣适用的吉字排行依次是正忠恭成、端恪襄顺等等,武将则是忠勇穆刚、德烈恭壮等字。与叶尘有死仇的吕馀庆、王悦风、陶谷等人自然是不想给叶尘一个太高、太过荣耀的谥号,特别是陶谷如今乃是翰林学士院承旨,在这件事情上有很大的言权,再加上他本身学文高深,知识渊博,通晓古今典故,这个时候更是犹如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sodu
打了鸡血一样,舌战群臣。

    而一些人见了刚才赵普和赵光义同时开口给叶尘说好话之后,也反应过来,大声将自己认为最好的谥号给了叶尘,以示好华夏卫府。吕馀庆、陶谷、王悦风自然不喜,如菜市场上讨价还价一般的争论,甚至争吵,就此展开。

    一群老学究对人的死后之名实比生前的事还要重视,两个时辰过去,一个武谥字号争来争去,竟然半天不见结果。

    赵匡胤脸色不渝地看着这些掌管着江山社稷、亿兆百姓的大臣为了一个破名号斤斤计较,寸步不让,在那儿引经据典地讲个不停。可这玩意儿学问太深,以他的文学造诣,也不是太懂,插不上嘴,或者说不敢冒然插嘴。

    不但天子插不上嘴,甚至以赵普的学文水平,常常一个字拿出来,大家就能三皇五帝开始讲起,讲的头头是道,然后说为什么用这个字行,用这个字不行,赵匡胤听到最好也觉地有些莫测高深,毕竟叶尘过世了,这是极为隆重的事,草率不得,所以他也不插嘴,索性就由得群臣争执。

    足足四个时辰之后,众大臣最后终于取得了妥协,用了一个既不算太高又不太低,各方都能勉强接受地谥字,给这位刚刚新鲜出炉的祥符郡王定下了谥号。当下翰林学士院承旨陶谷满头大汗地上前拜道:“启奏陛下,臣等已给祥符郡王定下了谥号”。

    “喔?”等得渐渐不耐烦,又被他们烦的快要昏昏欲睡,甚至已经微微闭眼假寐地赵匡胤精神一振,猛得睁开双眼,坐直了身子,说道:“快讲。”

    “臣等轻过仔细商议,依据祥符郡王一生的彪炳伟功和他的品性德行,在正忠恭成端、忠勇穆刚德这选取最相宜地吉谥之字,最后一致决定:祥符郡王叶尘的谥号为…………武忠!”

    武忠这个谥号,相对于叶尘所立的一件件不世大功,实际上太过平庸了一点,但赵匡胤一听这字面意思,想起叶尘对自己的忠诚,欣然说道:“武忠…………准!”

    …………

    …………

    开封西城叶府大门门媚上悬挂地烫金大匾巳径换成了祥符郡王府。

    门旁两只高大威武的石狮,都显示着主人的特殊地位。往日里,进进出出地人,不论是主人,还是客人,或者仆从护卫,总是昂挺胸,充满自信,院子里面也是一片欢乐的世界,甚至在开封城内侍女、家丁、护卫的圈子里面,早有公认叶府的下人是整个开封城最幸福和幸运的下人。

    然而,现在叶府却被一片浓重的悲哀笼罩着,到处是一片素白,似乎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过早地降临。

    大门口用松枝白花扎起了一座牌楼,以往那四个写着“叶府”的大红灯笼,已经换成白绢制成的素灯,连那两只石狮颈脖上也套了白布条。门前旗杆上,挂着长长的抬魂幡,被风吹着,一会儿慢慢飘上,一会儿轻轻落下。

    门前空地正中,搭起了一座高大的碑亭,碑亭里供奉着一块朱红销金大宇牌,上书“祥符郡王叶尘”。碑亭四周,燃起四座金银山,一团团浓烟夹着火光,将黄白锡纸的灰烬送到空中,然后再飘落在四处。

    华夏卫府的秘探如同游魂一般,在叶府四周打转儿,监视着一切可疑人员。门前昂挺胸,站着的华夏卫,也是人人素服、腰间系着白绫,一脸悲伤肃然。

    李君浩献了挽联,面色悲伤地走出叶府,没有理会门口华夏卫恭敬行礼,站在门口抬头望天,口中喃喃自语道:“楼炎明、上官冰云、弥勒教!李某对天誓,此生不杀尽尔等妖僧,李某誓不为人。”

    等他头低下来,向前看时,眸中已经一片杀机。

    他不能长时间在叶府逗留,华夏卫府七大司使,刺杀司司使白沧海和情报司司使许方义还在南唐未归,武器司司使喻清妍和总司使大人一起遇害。如今在开封的只有监察司司使的自己,内务司司使贾宪,保卫司司使韩虎,执法司的司使刘水之。

    其中刘水之就是水儿,此时和叶尘的另一名徒弟寇准虎子正哭的一塌糊涂,贾宪虽然管着华夏卫府的所有钱物,但威望和权力都只在内务司那一块,而内务司也是最为相对稳定的一个司。至于韩虎对出生禁军的寻常华夏卫还有一定威信,但其他各司的杀手、密探,特别是对于那一百多名江湖高手根本就没有丝毫威信。

    所以,如今在开封的司使,只有李君浩还勉强拥有一定压制下面人的威信和资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