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死惊天下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死惊天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开封,枢密院。

    川蜀之乱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月,曹彬毒伤被叶尘治好之后,身体已经渐渐恢复。枢密院正使年龄大了,一直伤病在家,大宋全军事务都是由曹彬和沈义伦这两个副使主持。

    九月秋天的开封自然不能和江南相比,已经渐渐感受到冷意,枢密院中已经生起了铜炉取暖,曹彬坐炉子旁边,刚刚看完西北边军大营传来军情要报,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西北党项人最近有些不安份。那李继捧野心不小啊!”

    旁边沈义伦接过军报看了之后,也皱起眉头,说道:“春天时才打下南汉,祥符侯又刚刚将吴越之地收归我大宋,而这两地还未彻底消化,再加上南唐在弥勒教操控之下行事越来越诡秘狡猾,所以南方至少需要十万大军随时做好开战准备。北边十万边军要防着契丹铁骑,更不能动。而西北大营三万人再加上府州折家,对付党项诸部的确不占什么优势。不过,他们不求有功,守好我大宋边疆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曹彬点头道:“沈大人所言极是,不过党项诸部的存在始终是我大宋一个心腹大患,等拿下南唐之后,腾出手来,须要派出大军将那河套平原收归我大宋,恢复我华夏汉唐雄风才是。”

    沈义伦笑着说道:“我大宋有曹公和叶侯这样的人杰智帅为臣,统一天下只是迟早的事情,即使恢复汉唐雄风也并非不可能。不过,这一次西北大营军粮饷应该多一些,另外那府州折家这些年对我大宋忠心耿耿,也可适当补一些铁甲兵器,以示鼓励奖赏。”

    曹彬表示深以为然,说道:“老夫也正有此意,不如就由沈大人就此事向陛下…………”

    就在此时,一名小突然神色凝重无比的冲了进来,打断了曹彬的话,沈义伦见此,眉头一皱,就要呵斥。

    那小吏急声说道:“大人!赵赞将军从吴越八百里加急密报。”

    曹彬和沈义伦脸色微变,前者沉声说道:“赵赞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密报,难道南唐出兵吴越?还是吴越生大的暴乱?”

    小吏赶紧说道:“不是的,大人,是叶侯爷他…………他死啦!”

    曹彬和沈义伦一时没有想起小吏所说叶侯爷是谁,前者眉头微皱,说道:“哪个叶侯爷?将话说清楚。”

    说完这句话,曹彬突然意识到什么,身体一震,脸色大变,死死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小吏,等着后者的回答。

    被两位枢密院副使以这样的目光盯着,小吏额头顿时出现细密汗珠,颤抖着声音说道:“祥符侯、华夏卫府总司使叶尘…………叶侯爷………死了。”

    这一下沈义伦屁股上也如装了弹簧儿似的,倏地一下跳了起来,曹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沉声说道:“这不是真的?叶尘怎么会死?这是谁说的?报信的人呢?怎么死的?”

    “是赵赞赵大人亲自修书,派心腹亲卫以八百里快马报送京师的,送信人就在枢密院外等候。听说…………是叶侯爷去救华夏卫府武器司喻司使,在一片悬崖山路下突遇山崩,带领数百人全军…………全军覆没!”小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曹彬一屁股坐了下去,神色沉痛无比,半天说不出来话。

    沈义伦看了一眼曹彬,对小吏肃然说道:“陛下是否已经知道?”

    “还没有,据送信人所说,因为当时事情紧急,吴越之地又还没有建立起我大宋的军驿站,所以赵将军是派他的心腹亲兵营指挥使送来信函,无法上呈陛下,只能先送到我们枢密院。”

    “快快,带送信的人进来,容老夫问清楚来龙去脉,再去禀明陛下…………”沈义伦说道。

    只是不等他说完,曹彬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拉着小吏就往外跑,嘴里面还骂着:“赶快带我去见送信的人。本公绝不相信叶尘那小子这么轻易就死去。”

    …………

    …………

    一炷香之后,沈义伦和曹彬一脸惶急的进了宫,去见大宋天子。并且考虑到天子肯定也要亲自询问,所以将那名赵赞派来的信使也一并带进了宫。

    崇政殿中,正在批阅奏折的赵匡胤已经知道了两位枢密副使神色异常进宫见驾的消息。不由眉头皱了起来,自语道:“能让曹彬和沈义伦如此惶急进宫来见朕,不知生了何事?”

    说着话,赵匡胤想了一下大宋各地可能会生的大事。前些天华夏卫府还有消息呈上来,北方契丹皇帝重病垂危,那位年轻厉害的萧皇后忙着到处找名医好药救契丹皇帝的命
雷恸九天全文阅读
,应该是不会兵南下。南唐这些天虽然行事诡异,但没有那个胆子先起兵。南汉虽然收服四个月不到,但在两位降将伍彦柔和潘崇彻的帮助下,基本已经平定。如今唯一可能出事的地方或许就是西北,党项诸部好像不安分啊!至于吴越之地,有叶尘在那里,绝对不会出大事。

    赵匡胤这样想着,已经传令给左右小黄门,曹彬和沈义伦到了之后,不经通报,直接进殿。

    小太监辛石做事不出错,做人又机灵,前些天又荣升一级,整天跟在天子身边,甚至已经有了出宫传旨的资格。此时听了赵匡胤命令之后,恭敬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迎在了大殿外。

    没过多外,辛石便带着脸色异常悲伤的曹彬和神色凝重无比的沈义伦进了崇政殿。

    两位重臣向天子见过礼之后,沈义伦看了一眼曹彬脸色,说道:“陛下,吴越之地出事了。”

    自曹彬和沈义伦进殿之后,赵匡胤便将二人神态看在眼中,特别是曹彬的神色让他心中终于出现一丝不安,此时一听沈义伦话语之后,心中咯噔一声,喝道:“吴越之地出了何事?

    沈义伦深吸一口气,说道:“陛下!祥符侯叶尘可能已遭遇不测。”

    赵匡胤神色骤变,猛的从龙椅上站起,厉声喝道:“你说什么?”

    沈义伦又将刚才所说重复一遍。赵匡胤脸色变幻不定,半响之后,徐徐坐下,说道:“让送信的人进来,朕要听详细经过。”

    守在殿门口的辛石机灵无比,早就猜到门口的小将待会定是要被招进殿的,趁着刚才已经对其轻声讲述了注意事项。这小将能够成为赵赞亲兵营指挥使,也是一员杀人无数的猛将,但此时要面见天子,心中还是有些紧张。听见里面召见声音传来,不等辛石带着,便向里面快步跑去。辛石见了有些哭笑不得,追了上去,带到了天子面前。

    不等这位小将行礼,赵匡胤沉声说道:“将你所知道叶卿怎么死的一切都说出来,若是漏掉一个细节,小心你的脑袋。”

    小将心中一震,快快的跪下行礼之后,赶紧说了起来。

    小将声情并茂的讲述着,听到半座山都塌了,数百人全被乱石砸死。陷埋其下,积土积石垒如一座小山,赵匡胤顿时面如土色,再也不抱一线希望了。旁边辛石也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悲痛,但在御座之前,强忍着自己不要哭出来。

    沈义伦说道:“陛下!祥符侯所在马车位于一行的正中央,被埋在最深地地方…………赵赞的这位亲兵营指挥使从出事的一线峰出时,已经是祥符侯被埋的第三天。而第二天就下了暴雨,就算祥符侯吉人天相,垒石下有些空隙容身,暴雨倾盆,将断崖上的碎石泥土不断冲下,也灌满了所有缝隙,叶尘…………恐已遭遇不测,请陛下节哀而思吴越后续之事。”

    砰的一声,赵匡胤一锤砸在身前御桌之上,眸中杀机滔天,寒声说道:“弥勒教…………楼炎明和上官冰云,有刺杀朕在前,如今又杀朕肱骨爱臣。朕今日誓,有朝一日,必要将尔等诛九族,千刀万剐,方能解朕心头之恨。来人,即刻传赵普、晋王、吕馀庆进宫来见朕。”

    …………

    …………

    “什么,叶尘死了,他竟然死了。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本王。叶尘死了,这大宋之内,还有谁能够阻拦本王做那件事。”听到叶尘已经死了的消息之后,晋王赵光义先是枉然,然后便是欣喜若狂。他接到宫中传召的同时,也已经通过宫中秘密渠道知道了此时为何会被天子召见。

    自从叶尘崛起,成立华夏卫府之后,叶尘在赵光义心中便已经成为和赵普相当的心头大患。特别是随着华夏卫府势力和权力日益壮大,再加上又以一己之力收服吴越国的滔天功劳所带来的威望和个人权势,以及天子心中信任。当他来日做那件变天大事之时,叶尘定会成为他最大的变数。这些天,让他最头疼的事情便是如何杀死叶尘。为此他与圣堂派在府中那位陈先生没少预谋。可是如今叶尘就这样死了。

    一边让几位侍妾给自己穿戴进宫衣服,赵光义一边心中念头转动,突然他想起前几天陈先生曾经在他面前提到过一句:“或许叶尘此次会死在江南。”

    “难道叶尘的死不光是弥勒教在出手,圣堂的人也出了力?嗯…………不管叶尘是被谁害死的,华夏卫府这把坚刀不能再由我那哥哥一人完全掌控。否则即使叶尘死了,华夏卫府依然势力庞大,很有杀伤力啊!”赵光义心中喃喃自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