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屠府灭族

第三百八十六章 屠府灭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水色乌云o和波兰不眠夜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几个人地脖颈处是一道平滑到了极点地断口,就像是被一把无上利剑斩断一般。

    可是轮椅上地钱月禅,手中根本没有剑。

    叶尘瞳孔微缩,手微微用力,扶着轮椅,上面青筋隐现,眸中精光闪烁中再次感到震惊。他原以为钱月禅只是要杀魏府中的一些人,但如今看来不是一些人,而是好像要屠了整个魏家。

    头颅滚到了一旁,带出一路血虹,撞到了墙角地青苔,才摇晃着停了下来。

    魏府如果被屠,固然可以让吴越国内阻碍他与钱月禅之间的协议落实的最大力量消失。

    可是,叶尘依然不愿用这种手法。他并不是一个多情迂腐之人,只是他认为没必要将魏府中的人全部杀死。

    特别是,他没有想到钱月禅会用最简单,也是最粗暴地这种解决方法。

    …………

    …………

    不知何时,轮椅已经上了石阶,向着魏府地深处行去。

    叶尘地手还放在轮椅之上,只是手越来越颤抖,脸色越来越白。因为他看见的血越来越多,倒伏于轮椅两侧地尸越来越多。

    魏府中的护卫不少,甚至其中不乏有高手存在,可是这些人拔刀,刀断成两截,有人尖叫着飞离,腰断成两截,更多地人两眼惊恐地看着轮椅上地那尊杀神。双腿瑟瑟,根本动弹不得。

    有地位高一些的老人想到了很多年前地那个传说,吴越国的那位暗夜守护神————王室女剑皇。在五十多年前的那个夜里,轮椅上地这位女剑皇,因为一件魏府极为隐秘的丑事,拿着一把剑,进入了魏府,杀了近百人而离去。

    过了很多年,钱月禅又进入了魏府,这一次她的手里没有剑,甚至都无法正常的走路。可是整个魏府再次悲哀地被一股浓浓地血腥味笼罩起来。

    叶尘微微有些失神,即便他如今久经杀场,见惯了血腥和尸体。可是看着这无数头颅,断尸在空中飞舞,依然有些难以抵抗这种血腥杀气的冲袭。

    血水飞溅,碎肉断肢胡乱飞舞。

    血水始终在飞溅,碎肉断肢从未停止过飞舞。

    …………

    …………

    随着时间的推移,钱月禅地脸色越来越苍白,此时苍白得几尽透明,是一种完全不合常理地白。似乎她身体里地血都已经流到了某一种地方,再散化成为刺天戮地的剑气和灭天绝地地杀气,洒洒洋洋地施放了出来。

    叶尘聚精会神的注意着钱月禅的每一个举动,甚至最细微的神色变化都不放过。隐隐感觉到,钱月禅任何一击所耗费的真气都很少,而更多的是不断的损耗着钱月禅的精神和意志。

    即使魏府死的人中应该会有不少无辜,但叶尘依然彻底放弃了阻止钱月禅杀人地念头,他不是没有这个实力,也不是不愿意怜惜魏府中那些无辜地下人。而是也被钱月禅的冷血般的理智所影响,做出了最为理智,最为利于自己和宋国利益的选择。

    不知不觉中,叶尘已经全面彻底的放开了心神,越清晰地感觉到了场间任一微弱地气息变化。从而对于坐着轮椅上的半步先天女剑皇身上所释出来地气息,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这种气息让他地眉头皱了起来。因为这种气息让他感觉极为不舒服,这种气息不止带着血腥味道,最关键是其中没有丝毫感情,有的只是漠然和极端的理智。一种居高凌下的漠然,一种只为了某种目的而务实理智到极致的漠然。

    似乎在钱月禅地双眼之前,心念之前。为了吴越国王室的续存,世间万物和任何一人,均可视之如猪狗,都可以去死。叶尘不知道钱月禅为何如此在乎赋予自己生命的这个家族,好像将守护这个家族当成了自己为之不惜一切代价的使命和信仰。

    突然,叶尘霍然抬,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他隐隐明白了一些。

    这种明白包括钱月禅的信仰和半步先天境界的神妙驱动力————叶尘感觉到了那抹气息里所代表地另一个境界,那便是意志!当意志强大到一定程度,便会化无形为有形,甚至控制真气,控制无形的剑意化成有形的剑气。这就是半步先天强者奥秘之一。

    叶尘双眼静静地随着钱月禅地眼光,往府中望去,他体会到了这种境界,但同时也知道了这种境界若想达到会有多难。

    怪不得只有道家陈景元、张无梦和弥勒教的楼炎明,以及玉老魔这种魔教传承
百花令主无弹窗
者才能够达到半步先天境界。困为他们都有自己最为坚定的信仰,有信仰者在追求自己信仰时必将意志坚不可摧,达到了一种难以想像的地步。从而才更有可能迈入那神秘强大的先天境界。但即使是他们也只是跨出了半步,没有真正的,或者彻底的跨入先天境界。

    钱月禅的道路显然与另外四名有宗教信仰的半步先天强者不一样,除了她那位传奇师父的细心教导,传授世间最为顶尖的剑道之外,她能够晋升至半步先天境界,是因为不知什么原因,使得她心中拥有守护家族的强烈之极的执念,这种执念甚至比道、佛、魔三教信仰还要坚定和强大。从而也使得钱月禅晋升至半步先天境界,甚至比陈景元、张无梦、楼炎明和玉老魔四人还要强大一筹。

    …………

    …………

    魏府后院石阶上,站着一大群人,包括魏家两名二品大员在内的所有嫡系族人,以及从吴越各州地赶来,参加魏府一系秘密会议的四十多名官员在内,总计近两百人都穿着各式官服或者孝服,被近百名实力最为高深的护院保护着。

    但是,所有人都是一脸惨白,这里汇集了魏府最强大的力量,可是从之前护院所汇报的情况,以及他们中有些人看到的情况所知,他们没有丝毫胜算。派出去向杭州府尹以及军方搬救兵的人早在第一时间内便已经从侧门飞离开,但犹如石沉大海,始终不见有救兵到来。而有试图逃走的,刚出府邸,便有让他们感到绝望之极的惨叫传来。

    叶尘的手放在轮椅的背上,他没有注意到石阶上的安静,惨呼声渐渐地停息,他只是陷入了某种惘然的状态之中,他终于体会到了钱月禅的半步先天境界,却现寻求这种境界的方法,或许自己永远无法做到。因为他至今没有信仰,虽然有需要守护的人和国家民族,但毕竟因为从后世穿越而来,一些想法和观念使得他对许多人和许多事情虽然很在乎,同样可以舍生忘死,可却相对要看得很开,根本做不到为之而疯狂,而抛弃一切,不顾一切,甚至忘记一切,甚至忘记自己的存在,如狂信徒一样去做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叶尘做不到,至少目前他还做不到。

    …………

    …………

    “你们到底是谁?”魏信的弟弟,吴越国吏部侍郎魏德厉声喝道,眸中满是想要将叶尘和钱月禅活活吞吃的仇恨。

    叶尘带着人皮.面具,这些人是认不出来的。虽然有人从钱月禅所表现出的恐怖实力上面想到了那位与魏府关系复杂的女剑皇,可是钱月禅变化太大,即使见过钱月禅的人,也没有人能够认出。

    没有人回答魏德的问题,叶尘心神在钱月禅境界施展中,钱月禅不知什么原因不想回答。

    便在这时,轮椅中的钱月禅忽然咳了起来。咳地她瘦弱的身躯都在轮椅上弹动着,咳地叶尘扶着轮椅的手又再次颤抖了起来。

    石阶上那一群魏府地高手。看着这一幕,化作满天黑影,在同一时间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如雄鹰扑杀一般。向着轮椅上的钱月禅和叶尘扑了过来。

    咳嗽仿佛是个机会。是个暗号,这些魏府地高手没有丝毫犹豫,暴起出手。人影未至,劲风已扑面而来,他们中的大多数把目标对准钱月禅,只有少部分目标是轮椅之后的叶尘。

    叶尘有一种感觉,如果是自己面临着如此多的高手同时全力一击,只怕多半也会当场惨死。

    此时钱月禅还缩在轮椅上咳嗽。右手捂在嘴唇上,手上依然没有剑。

    就在这时,她捂嘴的右手动了,右手宽大的袖子中出现一道剑光,然后一把剑就像是一道电光一般,来到了她那只稳定地右手掌中。

    钱月禅挥剑,剑势并不圆融,甚至显得有些随意。

    面对着魏府最后所有高手的壮烈绝杀,钱月禅很随意地刺出一剑,明明是一剑,但好似是刺向了四面八方,每一个方向都有剑光闪烁。

    这已经是出世俗的一剑。隐在这一剑气势之后的,却是脱了气势的无上意志,因冷漠而极端,因理智而淡然。

    这一剑诡异的刺中了这群人中最厉害的八人,这八人已经勉强算得上是一流高手。八位高手颓然堕地,无声无息,后面落后一步的数十名高手脸色大变中,战意顿时荡然无存。毫不犹豫的转身而走。有的选择护着自家的主子离开,有些选择直接逃走。

    ps:待会还有一更,诸位兄弟不要错过。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