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头颅落地如果实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头颅落地如果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面朝黄土的农民们,也知道皮影戏的愉悦,佳人随才子宵宿一刻便是本能的快感,却也能经由脱离了本能或物质的方式,影响人的心思。奸恶无双的权臣,却也可以枯座静斋半日,写一幅中堂,得意良久,把自己感动的涕泪直下。

    没有哪种生物比人类更复杂,只有人才能拥有如此丰富的情感与不可一时或忘的心意。天地冷漠,观众生死灭,却只有人,能反观天地,心意隐隐与之相通。

    叶尘身上的汗水渐渐干了,他知道那种境界是怎样的令人心折,但他更知道,这种境界,不是想达到便能达到的,还是趁着眼前这位女剑皇还没有死,讨点实用的东西。

    想到这里,叶尘认真的向钱月禅请教道:“前辈之前用手指并剑指发出剑气的绝技…………能否教晚辈?”

    钱月禅淡淡的说道:“法门不传二耳,非不愿传,实此绝技乃是半步先天境界手段之一,不感悟出先天境界,传了也没有用。”

    叶尘很受打击,叹着气,久久不语。

    钱月禅打破沉默,冷漠说道:“我知道你之前与我拼杀,也有想偷学技艺的目的。通过观摩生死拼杀时所施展手段,的确是体会感悟的捷径…………我吴越国朝廷中一些人活着,你我今日在剑谷中的协议落实起来便会有些麻烦。但这些人不管是你,还是弘俶、志尹父子俩去杀,都只会适得其反。可若是被我这个糟老婆子所杀则是刚好。所以,你跟着我去杭州城内杀一些人,你不用动手,只要看着,事后再进行一些布置就行。至于在这个过程之中,你能体会感悟到多少,那就全凭你的悟性和造化了。”

    叶尘心中一惊,心想你老人家现在这个状态,竟然还能杀人?

    这样想着,但叶尘面上却不露丝毫,诚恳一礼,说道:“多谢前辈。”

    钱月禅却也不理会叶尘心里在想些什么,示意叶尘推着自己的轮椅,离开大青树,向着繁华的杭州城内行去。

    …………

    …………

    叶尘推着钱月禅,安静地离开了大青树,沿着宽阔平直的大道,顺利的通过北城门,进了杭州城,走入了杭州城内最繁华的街巷之中。

    此时,几乎没有人发现这位坐在椅轮上的残疾人究竟是谁,钱月禅是吴越国暗中的保护神,自然没有多少寻常人见过,即使有听说过的,也没有见过真人,更何况如今的钱月禅与半天前的钱月禅已经完全两个样子。

    街上的行人,只是觉得这两个人的组合有些奇妙,一个很清俊的年轻人,推着坐着轮椅上的风烛残年的老妇人,看样子不像是来进货出货的客商,也不像是慕名前来的旅游者。因为那个老妇人看起来实在是太老了,老的好像随时都可能会死去。叶尘甚至猜想若是自己推着钱月禅走进旁边哪家店铺,店铺的老板多半会闭门将他们推出来,因为老板担心钱月禅会死在他们店铺里面,晦气不说,还可能会带来大麻烦。

    叶尘没有理会周遭的眼光,更没有想过去逛店铺,他只是安静地推着轮椅,顺着钱月禅指的路,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行走。他目光很自然地落在钱月禅的肩上,脑后,细细回味着先前那一刻,大青树下钱月禅所说半步先天和先天境界。

    叶尘是一个喜欢学习和善于思考的人,眼前因为各种机缘巧合,使得这位半步先天境界的女剑皇愿意向自己袒露这种境界,给他一个参详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实事上,叶尘已经愿意把钱月禅当成自己真正的师父看待。

    离开大青树之后。钱月禅便再也没有提过那些玄妙地感悟心得,叶尘也不再向他认真请教,二人就像是忘了先前说过些什么。想要做些什么。只是安静而自在地在杭州城里向某个府邸前行着,在周遭行人们的注视目光与窃窃私语声中行走。

    正如钱月禅所言,有很多事情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既然如此。多说无益,便不再去说。

    “我们吴越国除了我钱家王室之外,还有魏家和高家这两大世家非同小可,前者在朝廷中势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左右国主的想法和旨意。后者一直把持军中。虽然当今魏家家主,也就是我唯一的那个儿子魏信已经死了。但魏家的实力并没有损失多少。而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来看,魏家即使没有被弥勒教所控制,也已经被弥勒教所侵蚀。也就是说,魏家若是存在,你我之间协议约定的实现肯定会出现
不灭龙帝帖吧
很多变数和阻力。至于高家,因为一些原因,高家绝对不可能背叛我们钱家。所以,我们现在去魏家大院去杀人。”钱月禅坐在轮椅上,冷漠且淡然的说着。

    叶尘沉默地推着轮椅,他下了如意山后,便接到消息,吴越国王宫内的五百多名太监已经全部被钱月禅的十二位剑侍杀死了。所以,他知道这位女剑皇对于生命是多么的漠然。而在大事方面更是已经理智到冷血,现在看来,即使魏信是她的儿子,魏信的儿子应该是他的孙子,可她还是决定去魏家杀人。只是叶尘还不能确定,钱月禅准备杀多少魏家的人。

    虽然钱月禅没有说什么,但叶尘能明确感受到钱月禅对魏家的感情很矛盾、很奇特。这其中隐隐有胸中积压许久的对魏家的一股怨意。当然,这其中肯定又是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叶尘心中很好奇,但也知道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问钱月禅的。所以,他只能暂时压住心中的好奇,想着事后让情报司的就数十年前魏家与钱月禅之间的一些旧事好好调查一番。

    …………

    …………

    两人渐渐变得沉默起来,叶尘发现随着接近魏府,钱月禅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凛然不知喜怒,隐隐有一股犀利的寒气从其身上弥漫而出,不敢去打扰他。

    杭州城虽然聚集了当今天下的财富,可谓是天下第一商城,最富裕的城市,也是一国京都。但实事上乃是当今华夏天下最小的一个国家京都。在华夏大地上的地位,特别是在当世玩政治、玩权谋、掌控大军的那些各国君臣眼中并不如何显眼,远远无法和南唐、大宋、契丹三个大国的京都相比。

    轮椅在杭州城的街道上碾压着,咯吱咯吱作响,十分清脆清楚,似乎可以沿着长长的街道,一直传到杭州城外地运河终点,甚至顺着大江传到那些海船之上,再被这些船带到海外一些与华夏大地一直有联系和贸易的一些国家或者名族。

    没过多久,轮椅停在了一座美仑美奂,杭州城内仅次于吴越王宫的宽阔雄伟的建筑之前正是吴越国王室之外第一大世家魏家。

    “前辈辛苦了?”叶尘知道钱月禅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恭敬地再次行礼说道。

    钱月禅沙哑着声音说道:“我只是清理我吴越国的门户…………然后顺便教你怎么用剑去杀人。”

    若说之前在吴越国,还可能有人认识钱月禅,或者说魏家有人认识钱月禅,那么现在的钱月禅除了从如意山剑谷中下来的叶尘等人,已经没有人认识钱月禅,这其中甚至包括吴越国主钱弘俶和世子钱志尹。

    所以,当叶尘推着轮椅来到魏府前,并旁若无人的向里面走去时。魏府门前的行人和魏府门前的仆人护院还以为这一对奇怪的老少组合是前来魏家凭吊刚刚死去的魏信的客人。

    魏家今日人很多,很热闹,但很凄凉。虽然还没有到正式办丧事的日子,但毕竟是丧事。

    正如钱月禅所说,魏信虽然死了,但魏家的势力并没有损失多少。吴越国朝廷文官体系中,魏家的子弟和魏家的门弟,以及与魏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文官占了将近三分之一。甚至魏信死后,魏家还有三名正二品且身居要职的文官。

    吴越国真的不大,大半天时间,若全速赶路,最远的州县官员都能够来到京都。而魏家当今家主,吴越国百官之首左相魏信死了,魏家体系那将近三分之一的文官几乎全部在第一时间内聚集到了魏家。

    钱月禅是个理智到冷血的人,所有阻挡或者可能影响她与叶尘之间协议落实的人,都必死无疑,这便是一代剑皇的意志。这并不需要特意强调,只是很自然,很理智无情的原则。所以钱月禅带着叶尘来了魏家。不过,即使叶尘知道这一点,也依然有些感慨,甚至震惊。毕竟死去的魏家家主魏信是钱月禅的唯一的儿子。

    钱月禅来到魏府门前后,双眸里地情绪渐渐地淡漠下去。变得没有一丝感情,甚至连一丝冷漠地意味也没有。

    几个守门的护院和家丁向前走出几步,很有礼貌的拦下这一对奇怪组合,先是很有修养的躬身行礼,准备问些什么。

    只是,这一躬身。淡淡细细的剑气闪过,两名家丁和两名护卫的头颅便像秋天成熟地果实,扯断了枝丫。落了下来。在地面骨碌骨碌地滚动着。

    ps:熬夜至深夜,先将今天的两更写完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