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何为‘法门’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何为‘法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牧笛狼烟’‘rivonuiyear’、‘知命侯’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初秋时节,各种树木还都是枝繁叶茂。杭州城虽然不是邻近海畔,但也不远了,湿润温暖的海风日夜吹拂,更是让此间的秋天来的比别处更晚一些,夏意的藏蕴时期显然要比北方更久一些。

    城郊的这株大青树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树干挺拔而无刺天之意,无数万片融融青叶在树冠处拢成一个大伞盖,显得格外美丽,格外慈悲,挡住了天空中的那轮日头,洒下一片阴影,遮蔽着进城出城的人们。

    这棵树很大,阴影的范围甚至足有数十丈,有很多行人都在树下休息。树下是那些突出土面的虬节根丫,就如同粗壮的龙身一般,沉稳实在,叶尘推着钱月禅便是在这些树根旁暂歇,这个奇怪的组合,并没有引来路人们侧目,因为叶尘脸上戴着易容面.具,而钱月禅如今就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太太,别人看了,都以为是孝顺的孙子陪着快要入土的祖母溜达。

    叶尘坐在树根之上,感受着臀下的阴凉,他不知道自己身后这棵大树是什么种类,也懒得去探根寻底。

    “那时候前辈多大?”

    “十一岁?”钱月禅坐在轮椅上,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似乎因为年代的久远,而让她的记忆力变得有些模糊,最后幽幽的补充道:“反正就是一个小姑娘。”

    钱月禅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看着这棵大树,试乎想从这棵大树,寻找到一些当年的印象和回忆。

    叶尘突然身体一震,脸色微变。就在刚才,他的丹田中的真气变得极为暴躁,竟然有了失去控制的迹象,若真气真的失控,突然爆动乱窜,可瞬间便将他丹田摧毁,经脉尽碎。

    若真是那样,即使叶尘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钱月禅没有转头,说道:“小子,之前听你解释了自己真气为何如此深厚时,我就知道,玉老魔的真气不是这么好被你吸为已用的。如今之计,唯有修炼道家《太一真经》,才能将玉老魔的真气真正的变成你自己的真气。”

    叶尘闻言一怔,然后欣喜的说道:“太一真经我已经有了。”

    钱月禅看了叶尘一眼,说道:“你手上的太一真经是从陈景元手中拿来的吧?”

    叶尘点头称是。

    钱月禅说道:“看来你没有认真看过,那只是半部太一真经。”

    叶尘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的追问道:“另外半部太一真经在何处?”

    钱月禅说道:“在太平教张无梦手中。”

    叶尘顿时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钱月禅说道:“你若是觉得无法从张无梦中手中得到太一真经另外半部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让你保命,只是这个办法需要散去你丹田内的所有真气。”

    叶尘闻言,久久不语。

    钱月禅过了一会又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你丹田内真气失去控制之前,你的剑道修为可以达到我如今的境界,便可将剑意融入真气之中,强行压制玉老魔的真气,并且将其炼化。”

    叶尘一阵无语,心想我就算再天才,再天赋异禀,都不可能在三个月内在剑法一道上达到您老人家的境界水平。

    他站在钱月禅的身后,双手轻轻扶着轮椅的后背,很诚恳认真的说道:“晚辈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既然要拜前辈为师,那自然有义务学习前辈的剑法。并且既然要学。就得抓紧时间,因为我们真的时间不多了。”

    “剑诀这个东西,你应该从白家那里学的差不多了。”钱月禅微眯着眼睛,冷漠说道:“剑就是一个死物,握着它地是手。不论你从哪个方向刺出去,斩下去,穷极变化。也不可能超出万种之数…………终究空间只有这么大。”

    叶尘沉默而认真地倾听着,不肯放过钱月禅的每一个字,只是他的境界不足以令他全听懂钱月禅说的每一句话,所以先努力的强行记下来,等到后面再慢慢感悟。

    “一把剑怎样刺出去可以杀死人?这是剑法的问题。而剑法的变化总是有穷尽之时。千年以降,不知多少前贤高人在其间下过苦功。正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再怎样的变化,其实早就已经被人推断出来。”

    “所以剑诀从来不是最重要地环节。”钱月禅苍老的手臂,平静地放在轮椅地扶手上,缓缓抚摩着,就像在抚摩一把古剑的剑柄,“当你感受到某种境界的时候,就应该明白,杀人之利剑需要你考虑的,不是怎样去杀人,而是你…………应该
白衣道尊txt下载
杀人,这便是‘势’。”

    似乎是很玄妙地语句,叶尘隐隐听得明白了一些。

    钱月禅的声音越来越低。

    “人的肉身便是容器,终究是有极限处。真气地修练,到了某个阶段,某个肉身经脉无法容纳地阶段,便会停止。”

    “如果再强行修练提升,只可能让经脉尽断,成为一个废人,就如同你现在体内的情景。”

    钱月禅的眼睛依然静静地望着青色的树冠,叶尘在一旁安静认真的听着,场间的气氛有些怪异。叶尘听了之后,隐约捕捉到了其中的真义。

    “真气便是罐中的水,势便是洒水的方式。”钱月禅悠悠说道:“一罐水,永远无法滋润万倾良田,这便是所谓极限。如果你不能突破到‘势’的范畴,便永远只能一瓢一瓢地洒水,小家子气是改不了地。学再多的手法剑诀,根源却只有那么多,你当然体会不到。大江决堤时的感觉。”

    “所以关键的还是如何控制体内的真气。”叶尘下意识里接口道。

    “没错!境界之间总是保持着平衡与互相地制约…………真气固然是最重要地事物。但能否真正的掌握一种方法,将体内的真气控制自如的释放出去,才是你能否拥有势的关键。”

    叶尘叹了一口气,心想钱月禅说地这些话,都很有道理,但对他却只不过是废话罢了。没有一种驾御体内真气的法门,人体内地自我限制。当然不会任由真气无限制地膨胀,可是如果不能让真气向上提升,超过那个临界点,好似又不可能掌握到那种玄妙的法门。

    真的是废话,而且是一个在逻辑上说不通的命题。

    叶尘有些期待的问道:“前辈可否告诉我怎么找这个法门?”

    钱月禅郑重说道:“这个法门也正是我先前说过地心念与意志。领悟了这一点,你就会产生‘势’,突破一流高手境界,真正的晋升到超一流高手,也就是我和张无梦、陈景元、楼炎明和玉老魔所拥有的半步先天高手境界。”

    钱月禅看着叶尘双眼中若有所思之色,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能体悟多少,能领悟几许。又缓缓继续说道:“世间后天武道都是必有痕迹,必有道理可循。而超凡脱俗的先天境界,当然要通过超凡脱俗地方式,才能够出现在这个世间。不管是这个方式本身也好,还是这个境界最大的特点‘势’都是没有痕迹可循,更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说到这里,也不等叶尘说什么,钱月禅看着叶尘厉声说道:“你要忘了你是一个人!要忘了你有手有脚,要忘了你身上的毛发,骨中地酸痛,不要试图用任何身体可以控制的方式,来安抚你体内的真气。”

    “只有用你的心念和意志去操控真气,你才能真正的抛却肉身地限制,由后天境界晋升到半步先天境界。”钱月禅地声音渐渐变得郑重、肃然起来。

    听到这里,叶尘的心头如遭雷击,脑海中仿佛有一道亮光闪过,但一闪即逝,他再想抓住看清楚,已经很难,只有模模糊糊的一些感悟,在以后日子中若是机缘到了,这些感悟说不定会一朝顿悟,当然最大的可能是没过多久,叶尘便将这些本来就不是很清晰的感悟忘得一干二净。

    钱月禅这位半步先天强者,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再也没有开口,平静而沉默地坐在大青树之下。

    叶尘身上尽是冷汗,隐约间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但实际上却是什么也不明白,某种莫名的知觉告诉他钱月禅说的是真的,是对的,只是这种‘法门’太过虚无缥渺,太过抽象了一些,实在是无迹可寻。

    最关键的是,如此唯心的说法,与他在后世从小所受的教育和形成的唯物世界观冲突太大,完全是两个方向不用人的身体为桥梁,难道仅凭心意,便能影响这实实在在的世间?虽然叶尘感觉钱月禅说的是对的,但从理智上来讲,叶尘又感觉很荒谬。

    不过,叶尘紧接上想起黑血蛊母控制寻常蛊虫的神奇过程,以及一些蛊虫母体与子体之间的神奇联系,不由心中灵光一闪,感觉隐隐约约捕捉到了什么。

    人之存于世,与万物相异者何处?便在心意二字,人乃万物之灵,能言能思,能观花开而喜,观花落而悲,观月圆月缺,却生天地永恒沧桑之感,观潮起潮落,生人生无常之落寞。

    ps:本想昨天为感谢一些‘风沐春江’和一些兄弟的捧场要加第三更的。但实在是太忙了,直至过了凌晨0点,也只是在今天正常两更之外,多写了一千来字。但这一更我会记着,是我欠兄弟们的。因为这些天实在太忙了,我会将这一加更,分好几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