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剑法同源

第三百八十四章 剑法同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裴旻,当过武将,曾参加过对溪人、契丹和吐蕃的战事。立过赫赫战功。因为其剑术达到了难以想像的境界,所以当时唐文宗将其与李白,张旭并称,封为‘三绝’。

    但实际上,裴旻更是一名江湖人。他在江湖上还有一个尊号剑圣。

    据《独异志》记载,裴旻“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漫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入,观者千百人,无不凉惊栗”。

    在《朝野佥载》曾记载裴旻有一次与幽州的都督一起出征奚人,被围困后,数百人的同时射来的箭,裴旻在马背上舞剑抵挡了一个时辰,直至奚人箭用完,奚人将其惊为天了,最后奚人都被吓退。也是因为那一战,所以才被唐文宗纳入唐代三绝的。

    裴旻到底活了多少岁,没有人知道,但显然要比寻常人要活得久一些,裴旻晚年游江南,生出收徒之心,在杭州遇见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在如意山半山腰上奇特黑竹围起来的无名山谷,建造了草庐,耗用数年时间用黑竹布置了神奇的**阵,并将这无名山谷改名成剑谷。至于鬼竹林这个名字却是久而久之被路过此地百姓和江湖人给取的。

    裴旻悉心教导这少男和少女至剑术大成,然后飘然远去。

    这少年名叫白流云,他的儿子是上一代剑庄之主名叫白辰傲,他的孙子是如今剑庄之主名叫白子轩。

    那少女姓钱,名月禅,吴越国开国君主钱镠的女儿。

    白流云对钱月禅日久生情,但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钱月禅只是将白流云当成兄长般对待,她喜欢的是当时吴越国开国左相魏奎魏信的父亲。但如古今中外那些狗血剧情故事一样,这魏奎并不喜欢钱月禅。至于最终为什么两人还是生出了魏信,而钱月禅实事上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儿子。这其中显然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只是这些事情前月禅是绝对不会告诉叶尘的。

    “原来前辈竟然和剑庄白家同出一脉,只是晚辈虽然剑法学自白家,但却并不能算是剑庄弟子。”叶尘想了一下,还是如实的说道。

    钱月禅深深的看着叶尘,冷笑一声,说道:“若是我那师兄白流云还活着,或许还有资格收你为徒,他的儿子或者孙子却是没有本事收传说中先天之体者为弟子的。”

    叶尘眉头微皱,但最终并未辩驳什么。他的身体被认为先体之体也不是第一次了,先是一年多前在扬州瘦西湖独岛上遇到鬼医时,后者便说出这样的话,后来玉道香的父亲玉老魔、陈景元、楼炎明都说出类似的话,叶尘猜测北方太平教主张无梦多半也是这样认为。

    相对于所谓的先天之体,叶尘此时更关心的是吴越国下一步的归属问题。他此时心中念头百转,正在猜想钱月禅将这一则往事说出,然后又说出刚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有什么深意和目的。

    不过,紧接着钱月禅的一句话,便给叶尘解惑。

    钱月禅盯着叶尘,认真的说道:“听说宋帝的儿子是你的徒弟,所以我要是再收你为徒…………”

    叶尘闻言,不由一怔,钱月禅所说让他极为意外,不过钱月禅这句话虽然说的有些不明不白,但叶尘略一想便明白了钱月禅的意思。后者显然是想将钱家与他彻底绑在一起,而以叶尘如今在宋国的地位,与叶尘绑在一起,就是与华夏卫府绑在了一起。这在‘铁卷丹书’之外,钱家又一个强力的护身符。

    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钱月禅对叶尘的能力和为人相当认可或者说相信。这对于几乎从不相信任何人的钱月禅来说,是极为难得和稀少的。

    叶尘没有立刻便答应,钱月禅沙哑着声音说道:“你只要让我满意。我也会让你满意的。”

    叶尘忽然开口说道:“你还能活多少天?”

    钱月禅刚刚微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似乎被这个大胆的问题激怒了,目光如剑一般直刺叶尘的内心深最处。

    叶尘双眼竟然感到一阵刺痛,赶紧闭上了眼睛。

    许久之后,钱月禅幽幽说道:“大约还有半月之期。”

    叶尘睁开了眼睛,有些不敢再去看这个喜怒难以自抑的女剑皇。

    钱月禅此时怔怔地望着草庐外的小湖,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是在想这一世当中无数的华丽片段,无数次的出剑,无数次的胜利,无数次的感情失败,无数次的爱恨情仇。想着那些死在自己剑下的人和自己在乎的但已经死去的人,
绝世狂仙笔趣阁
她的表情渐渐变得黯然起来。

    叶尘低头深深一礼,知道对方终于下定决心了,说道:“这一拜,是晚辈替宋**民以及吴越国的数百万百姓,拜谢前辈慈悲。”

    “不用谢我。”钱月禅忽然自嘲笑了起来,说道:“如果宋国此次来人不是你,我是断然不肯答应的。当然,你若是不来,或许弥勒教的计划又自不一样。”

    叶尘笑了笑,心想当弥勒教偷袭钱月禅,且又没有当场将后者杀死,而自己又活着,那就已经注定了如今的局势,如果钱月禅想要吴越国免于兵刀之灾,吴越国王室能够尊享王爵的荣华富贵,又能保证性命无忧,便只有这一条道路。毕竟吴越国虽然号称有十万大军,但数十年以来,从未打过仗的军队,真实人数还有编制人数的几成不说,还能够有几分战力,明眼中心中都很清楚,吴越国根本不是大宋和南唐任何一国的对手。被灭国只是迟早的事情。

    “名义上彻底归顺我大宋,并且我大宋要在吴越国内驻军,吴越国的十万大军也要归我大宋调遣。”叶尘的心脏跳的快了起来,看着钱月禅的眼睛,异常迅速地抛出了几个字眼儿。

    钱月禅哈哈笑了起来,笑声显得格外尖锐,笑外之后说道:“可以,我会让弘俶死前下达这道旨意,但是吴越国朝廷和军方的反弹甚至反对,我在死前会帮你杀一些人,剩下的就要由你自己想办法去解决。至于驻军,只要你有办法将宋军跨过南唐运到我吴越国内,我不会反对。不过我会举办一场盛大的拜师仪式,将吴越国朝廷中的重臣和各大世家族长,一些商贾巨绅都请来,当作见证。”

    叶尘略一犹豫之后,说道:“好!只是晚辈既然拜前辈为师,前辈自当尽些师父之职责,传授晚辈高深剑法才是。”

    钱月禅淡淡的说道:“我活不了多久了,这些天我会告诉你一些剑道心得感悟。你能体会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只是我和弘俶都活不了几天,在我们死之前要将答应你的事情做完,而楼炎明还没有死,鬼医的那位女弟子也在楼炎明的手中,且弥勒教的高手大都还活着,不管我们要做什么,楼炎明那妖僧都会出手捣乱,这些事情都需要你去处理。所以,我们的时间很紧,我想没有多少时间给你传授和指点剑道。”

    叶尘一想的确如此,但他有些不甘心,想了一下说道:“晚辈这就派人去请国主和世子来如意山,在他们来之前还有几个时辰时间,这些时间,晚辈能领悟多少就算多少。”

    钱月禅说道:“不用了,我和你一起去杭州城,一些人必须要在杭州城内杀,一些事情也必须要在王宫内去做。”

    …………

    …………

    吴越国真正的大人物和开国世家,乃至一些巨商豪绅都知道钱月禅的存在,也知道吴越国这数十年乱世中之所以能够成为东方华夏大地上唯一的一片净土,钱月禅和她所一手调教出来的剑奴剑侍所起的作用极为关键和重要。

    再加上,钱月禅本身乃是吴越国开国君主的女儿,所以钱月禅在吴越国的地位极为超然。而地位超然的人与寻常人之间不管是主动或是被动,总是要保持距离的,所以很明显,此时这位只能坐在轮椅上移动地女剑皇,已经很多年没有随意地看过街景了,整个人竟然显得比较兴奋。

    此时,雨不但停了,而且天空极为迅速的变得极为晴朗,甚至快要万里无云,炽烈的日头又自出现了。

    叶尘在轮椅之后缓缓行走,五名剑奴和十二名剑童散布在四周远远跟着,连继城带着几名金牌杀手隐藏于暗中同样跟随,不远处黑月带着近百名黑骑兵和张大为带着一百多名华夏卫,骑马远远缀着。

    一大帮的人或明或暗的就这样出了剑谷,穿过鬼竹林,下了如意山,来到了杭州城外。

    叶尘亲自推着轮椅,和钱月禅来到了城北郊地一株大树之下,树冠伸展极广,青色遮天蔽日,便在此间休息,躲躲炽烈的日头。

    钱月禅低着头,看着轮椅旁边的黄土泥以及树根处的缝隙,忽然开口说道:“几十年前,我就是在这棵树下,遇见了我的师父,当时白师兄已经在师父身边。”

    ps:昨晚上快一点睡下,期间每两个小时醒来一次,用吸奶器给媳妇吸奶,早上五点多起来,送到医院,给宝宝吃。然后回来码字,写了这第二更,感觉真的很辛苦,但是我今天会尽量抽时间写出第三更只为求捧场,求,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