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铁券丹书

第三百八十三章 铁券丹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风沐春江、流离de岁月、轻轻的疯子、net69、书友微风小小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特别是风沐春江一次性一万币的捧场,真的非常感谢,诸位虽然没有提到加更。但我之前有过承诺,只要每日捧场达到一定的数量,我就会加更。所以,我会争取今天三更。

    从钱月禅刚刚重伤垂死没过多久,便接受了实事,开始一脸平静的与叶尘此时深入草庐,极为直接的商谈吴越国和王室钱氏的将来一事上,就可看出钱月禅此人做事情和看事情已经理智到了极致,在某些时候也冷血漠然到了极致。

    叶尘略一沉思之后,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大宋极为特殊的一个大族————柴氏。不由说道:“钱氏会成为我大宋第二个柴氏,同样拥有铁券丹书。不过,爵位勋位肯定要比柴氏低一些。”

    钱月禅微微闭眼,开始回忆记忆中大宋对后周柴氏的处理。

    赵匡胤在陈桥驿起兵后,让后周小皇帝柴宗训当了郑王,这位朕王紧接着被迁往房州。赵匡胤颁的第一道圣旨就是优待恭帝母子,赐柴氏铁券文书,保证柴宗训及其子孙永享富贵,即使犯罪也不得加刑。这一招深得人心,宋朝很快巩固了政权。赵匡胤没有食言,柴宗训母子搬到南郊天清寺后,受到优厚的待遇。田园风光,母教子读,自得其乐。

    并且,赵匡胤在太庙里立下石碑,并规定宋国以后的新天子即位都要到太庙里去拜碑,并默诵誓词。这石碑立在太庙寝殿的夹室中,极为神秘。但是石碑上面的内容却不是什么秘密。不过是很简单的三条:一是保全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二是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者;三是子孙不得背弃上述誓言,否则即遭天罚。

    此外,赵匡胤还给柴家了最为实用且最有象征意义的“丹书铁券”,凭此券柴家子孙犯罪永远免死。原本历史上北宋末年柴进就是因为有丹书铁券,所以才那么吃香,活得很滋润。

    在水浒传一书中,就有一段提到,就连当时客栈打杂的伙计都知道:“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于他誓书铁券在家”。柴进自己也承认:“为是家间祖上有陈桥让位之功,先朝曾敕赐丹书铁券”。当时世人都知道,有了这东西在家,便“无人敢欺负他”。柴进自己说得更为具体:“但有做下不是的人,无人敢搜。”乃至宋江落难到了柴进处,大官人说得更直露,他宽慰宋江道:“兄长放心,遮莫做下十恶大罪,既到敝庄,便不用忧心。不是柴进夸口,任他捕盗官军,不敢正眼儿觑着小庄。”当听说宋江只是杀了一个类似“二奶”的阎婆惜之后,柴进竟笑将起来:“兄长放心,便杀了朝廷命官,劫了府牢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

    由上面的这些对话便可看出“丹书铁券”在宋国远比“尚方宝剑”厉害,“尚方宝剑”也只是让人代天子行使权力,伸张正义,而这“丹书铁券”简直是可以容忍藏垢纳污了!

    “丹书铁券”俗称“丹书铁契”,又名“金书铁券”、“金券”、“银券”、“世券”等,省称“铁券”。丹书:用朱砂写字;铁契:用铁制的凭证。是古代帝王赐给功臣世代享受优遇或免罪的凭证。文凭用丹书写铁板上,故名。为了取信和防止假冒,将铁卷从中剖开,朝廷和诸侯各存一半。

    这些信息快的在钱月禅脑海中闪过,她点了点头,说道:“这才算是有些诚意,不过还不够。”

    叶尘蹙起了眉头,可以想见,单是丹书铁券这一项,他事后都要耗费极大的精力和不小的代价去说服大宋天子和朝廷,只是眼前这个机会实是百年难遇,若是能够兵不血刃的让吴越国并入大宋,这份功绩实在太大,即使是已经滔天功勋压身的叶尘想起来都感觉有些热血沸腾。所以,若是错过了委实可惜。他想了一下说道:“前辈,您还有什么要求,不妨说出来。”

    “这件事我不会去想,而是应该由你去想。”钱月禅风轻云淡地说道。

    此言一出,叶尘心头愕然,一阵无语,不知道对方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钱月禅若是不提具体要求,这又从何谈起?

    叶尘沉默了下来,半响后忽然开口说道:“吴越国是如今东方各国中唯一一个以商立国的国家,这得益于几代国主开明的政策和苦心经营的商业环境氛围。如果前辈信任晚辈,晚辈可以让吴越国即使并入大宋之后,在商业方面的独立性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地保存。”

    钱月禅静静地望着叶尘,深深的褶
血狱江湖sodu
子和满脸的老人斑使得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恐怖,在衬着那双看似浑浊,但却平静犀利地眸子,显得格外清幽,但清幽之中偏夹着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疯狂之意。

    “我本来是不在意你说的这一点,但吴越国如今商业繁华局面毕竟是我钱家世代国主苦心经营的结果,你若真的能够让其保持下去,也还不错。”钱月禅嘶哑着声音,嘲讽说道:“只是,你们宋国那位皇帝,可不是一般的帝王,以他的雄心,如果你不能让他满意,又怎么可能让我吴越国这些巨富商贾和海外巨商在他的掌控之外。”

    宋帝要求的自然是将吴越国吞入疆域之内,钱月禅也清楚在自己和当今吴越国主钱弘俶死后,吴越国不管是面对弥勒教暗中主导的南唐,还是如日中天的大宋,都再也无法自保,只有等着被吞掉的命运。如今既然已经知道钱弘俶是弥勒教的人所刺杀等死,而自己又被楼炎明偷袭重伤垂死,自然是绝对不可能靠向弥勒教所主导的南唐。

    更何况,吴越国本就与大宋交好,本身就是称臣的附属国,有着良好的基础,在这种情况下,早早投向大宋,其实是最为明智的决定。不过,这并不影响钱月禅待价而沽,希望能够尽量为钱家后人争取到更大的利益和富贵保障。

    ………………

    ………………

    这本身便是两个完全不同地方向,又要让大宋皇帝满意,还要钱月禅满意,即使以叶尘如今在大宋的地位和赵匡胤心中的份量来说,这也是个很难完成的任务。正所谓,顺了哥情失嫂意,楼里姑娘左右逢源,也难以玩到如此境界。

    钱月禅忽然叹息道:“这二十年间,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其实就是太骄傲了一些,如果这些年我出山把包括楼炎明在内的弥勒教的那些人全部杀了。或许眼下弘俶和我,以及那个我并不喜欢的儿子,都不会死。而吴越国也应该能够多存在几年,甚至与南唐联手,真的能够抵抗宋国大军。”

    很平淡的话语里藏着很强大的信心,似乎像弥勒教主楼炎明这种恐怖的人物,钱月禅要杀便能杀似的。实事上的确如此,五年前后蜀被大宋所灭,楼炎明带着弥勒教主力选来到吴越国时,便被钱月禅所重伤,甚至养了四年才养好。

    不知为何,这草庐之中微风突然凝固,随着钱月禅话语中地剑意凝然难动,叶尘的心被狠狠地刺中,脸色变得惨白起来,这才感受到眼前这位剑皇地真实境界,即使重伤垂死,但其一念一动,仍然有剑意所形成的独特的剑势存在。甚至四周地环境竟也随之而生感应,杀意大起,难以承荷。

    不过,叶尘肉身强大,意志也是坚硬如铁,还是能够轻松支撑住的。叶尘面色平静的说道:“以前辈的剑道修为,如果专心去杀楼炎明,他自然不可能活太久,可问题是,前辈一次未能成功杀了楼炎明,弥勒教的人自然会大肆报复,派出杀手来杀前辈的亲人或者所在乎的人。”

    “你说的有道理。”钱月禅叹了口气,低着头说道。

    不等叶尘说什么。钱月禅忽然又开口说道:“你的剑法是和白家人学得吧?”

    叶尘点头称是,然后毫无保留的将自己从白沧海处学得剑法一事简单说了出来。他心中只是略有惊讶,以钱月禅已经通玄的剑道修为和江湖资历,知道同样修炼剑道的剑庄白家的存在及白家剑法特点,这件事并不出奇。但钱月禅紧接着所说的话,却是让叶尘大为意外,甚至吃惊。

    钱月禅眸中满是回忆之色,幽幽的说道:“既然你的剑法是学自白家,那个白沧海小子是小白辰傲的徒弟,而将你和白沧海算作同辈,你见了我也要叫一声师叔祖。”

    叶尘闻言,不由一愣,大吃一惊之下,突然想起在南下江南,路过扬州时,剑庄白子轩派人送来的密信中所说小心剑皇这四个字,心中有了些许猜测。然后他又想起之前与钱月禅拼杀时后者所施展剑法虽然神妙,但在剑意和剑招方面的确与剑庄剑法有些相似之处。

    叶尘心中念头百转,面上一脸好奇的说道:“还请前辈说说其中缘由。”

    当下,钱月禅便给叶尘讲起了一则往事。

    唐朝时期,有著名的“唐代三绝”,分别是李白的诗、张旭的草书、再就是裴旻的剑。

    ps:这会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刚才写着写着,都打瞌睡起来,所以先写这一更。剩下的两更,明天再写。求打赏,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