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惨烈

第三百八十一章 惨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知命侯、书友34365721、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钱月禅剑法已经通玄,内力也深不可测,但她之前和叶尘拼了一场,使叶尘受伤的同时,自身也损耗极大,最主要的是刚才被楼炎明全力一掌伤得极重。此时一身实力不足平时三成,在楼炎明看来正是将其一举击杀的最好时机。

    没有人知道,弥勒教此次动用了他们潜伏在吴越国内几乎所有人手和势力,表面目的是破坏吴越国和宋国之间的关系,但实际上只为杀两个人————叶尘和钱月禅。甚至在楼炎明看来击杀钱月禅比击杀叶尘还要重要。

    因为,只要杀了叶尘和钱月禅,楼炎明带着弥勒教在南唐国主李煜和朝廷的支持之下,掌控吴越国虽然不说是轻而易举,但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楼炎明飘来的瞬间,一道剑光骤然从竹屋废墟中冲天而起,楼炎明对此好似已有所察觉,手中铜钵化做一道幻影,精准的将剑光挡住。

    就在这时,右边两个竹屋中各有两道身影陡然冲出,手中兵器刺向楼炎明。与此同时左边竹屋中白小猫以人剑合一之势也冲了出来。

    远远的叶尘看见这边情景,却是脸色一变。因为此时冲出来的应该是连继城、胡三光和白小猫、齐鞭、张雄、丁英才、岳正野七人,再加上神箭手黑娃的箭,总计有八个人伏杀楼炎明才对。

    按照叶尘的计划,八个人全力伏击,或许一击杀不死楼炎明,但却能够给他创造出一箭射死楼炎明的机会,但是实事上此时出手的却只有四个人,与白小猫一起藏在左边竹屋中的张雄、丁英才没有出来,黑娃的箭也没有出现。

    而且最主要的是白小猫的剑并不是刺向楼炎明,而是攻向刚刚全力出手的钱月禅。

    钱月禅本来是不会完全相信叶尘的,但叶尘之前在楼炎明偷袭她的时候,射来的那一箭故意放水不说,还紧接着全力射向楼炎明,再加上最开始叶尘给她说过要演一场戏,诱杀楼炎明,这让她刚才对叶尘多了很大程度的信任,所以她刚才才故意砸向这边的竹屋,因为以她的实力她在最开始和叶尘拼杀的过程中,便已经现这边几个竹屋中藏有叶尘的人。

    也正因为此,她没有想到叶尘的人会偷袭她。所以,白小猫人剑合一全力一击,对她此时的状态来说显得猝不及防。若是她没有受伤,即使猝不及防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她也可轻易躲开或者出剑抵挡,但此时正好就在她全力一击攻向楼炎明时,正是她此时最为虚弱的时候。

    一声尖啸声中,钱月禅手中刺向楼炎明的剑继续不停,但却一咬舌尖,在最后的电光火石间,嘴中喷出一股热血,这股热血凝而不散,竟然化为一道血剑挡住了白小猫的剑,且两剑相撞竟然传出一道金石撞击声。

    钱月禅在喷出这口血时,脸色便变得苍白如金纸,毫无血色。可见她这个时候出这样的攻击,所付出的代价极大。

    数道兵器碰撞声夹杂着奇怪的声音,钱月禅手中的剑被楼炎明一击打飞,且身体一震中,又喷出一口热血,之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美妇,如今竟然在瞬间苍老了三四十岁,变成一个满脸褶子和老年斑的老太婆。

    并且,白小猫手中的剑在与钱月禅喷出的血剑相撞之后,白小猫的剑前半截固然在瞬间碎裂,白小猫自己也是七窍流血,但他昏迷之前,手中断剑最终却是刺进了钱月禅的腰上。

    与此同时,楼炎明铜钵将钱月禅剑击飞的时候,他身体同样一震,右边竹屋中激射而来的连继城、胡三光、齐鞭、岳正野四人从四个方向全力一击,楼炎明空着的左袖挥舞中,挡住了胡三光和齐鞭的攻击,但连继城七枚丧门钉和岳正野匹练一刀楼炎明却没有全部挡住。

    连继城一枚丧门钉扎在了楼炎明左腿之上,岳正野一刀也砍在楼炎明的左臂。

    但是,那枚丧门钉和岳正野的刀犹如打在和砍在了铜腿、铜臂之上,传出两声沉闷的撞击声,丧门钉掉在了地上,反弹而回的长刀上也没有任何血迹。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楼炎明裸露在外的皮肤,包括衣服下面的皮肤变了淡淡的金色,不但泛着金属光泽,而且真的硬如金石。

    不过,同时抵挡四名一流高手和钱月禅最后一击的楼炎明看似没有受伤,但嘴角却是溢血了。并且紧接着他便脸色大变,因为叶尘的箭在他身体一顿的瞬间来到了他的眼前。此时,铜钵挡了钱月禅的剑,右袖挥舞间抵挡着齐鞭和胡三光的攻击,他已经无从抵挡,只能躲闪,好在他身法快如闪电,在最后时刻,依然闪开了叶尘本来要射的心口。

    咚的一声巨响,叶尘一箭射在了楼炎明泛着金光的肩膀上,直插半截之深,几乎一箭射穿。

  
鬼莫追吧
但这一幕落在叶尘眼中,却是心中一跳,他很清楚如此距离下他全力一箭的威力,即使是一寸厚的钢板或者一尺厚的砖墙都能够射穿,但楼炎明的身体却没有射穿。

    楼炎明同样心中惊骇无比,他很清楚自己修炼的罗汉金身炼体功法大成之后,肉身有多坚硬,钱月禅的剑和叶尘的箭能够伤到他,他不意外,但叶尘一箭竟然差点将他射穿,叶尘这一箭的威力却是让他吓了一跳,同时也知道这大半年来叶尘实力提升之迅,还远在他的意料之外。

    两人心理活动说来话长,但实际上只是一闪而过,叶尘下一箭还没有射出,楼炎明便一声巨吼,犹如实质的音波瞬间响在全场众人耳中,距离最近的连继城、胡三光、齐鞭和岳正野当其冲,身体一震,手中攻击顿时一顿,叶尘本来要射出的箭,也有了刹那间的停顿。

    这声巨吼正是传说中的佛门狮子吼。

    趁着狮子吼争取到的刹那时间,楼炎明弹身而起,身体瞬间化成轻烟,向站在一边,距离鬼竹林不远的喻清妍犹如鬼魅一般飘去。

    等叶尘等人反应过来,喻清妍却已经被楼炎明一把抓在手中。

    本来喻清妍武功虽然平平,但若是将鬼医给她的杀手锏施展而出,也不会在瞬间被楼炎明被擒,可是喻清妍之前被钱月禅抓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后者以秘法制住,根本就动不了丝毫,所以才会如此。

    叶尘目睹此景,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另一边连继城已经将昏过去的白小猫用华夏卫府特制的镣铐铐住。胡三光等人在左边竹屋中找到了丁英才、张雄和黑娃。三人中了毒,胡三光拿出华夏卫府武器司由喻清妍亲自配制的解毒丸用清水给三人喂了下去,但神射手黑娃没有修炼有内力,已经死了。张雄和丁英才暂时压制住了毒性。

    另一边,五名剑奴与卢绛带领的弥勒教五大护法在刚才拼杀的极为惨烈。五名剑奴又死了一个,其他四人也都带有伤。卢绛和五大护法中有一人受了重伤,三人受了轻伤,没有折损。

    另一边,重伤垂死的钱月禅艰难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自己的那间草庐。没有人阻拦,因为大家都能够看出,这位曾经单凭一已之力保护吴越国数十年安宁的剑皇快要死了。

    叶尘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且不要表现得太过在乎喻清妍,说道:“楼炎明,她是鬼医的唯一衣钵弟子,你若敢伤她,鬼医必将会疯。”

    楼炎明神色一凝,说道:“她是鬼医的弟子?你以为本座会相信你说的。”

    叶尘淡淡的说道:“楼炎明!此事信不信由你,想必你也知道鬼医是什么样的人,又拥有何等的杀伤力,他若是疯会是什么后果,我想你也知道。当然,以楼教主的神通武功,鬼医伤不到你,但我相信他可以将南唐金陵城大半人毒死。”

    以楼炎明的城府闻言也是瞳孔微微一缩,他当然知道鬼医的手段,甚至还知道叶尘都不知道的当年一些往事。比如二十多年前,前朝后周大军伐南唐水师打到扬州时,有一万后周水师大军吃食中被人下了毒,全部被毒死的事情。

    楼炎明皱眉沉思半响之后,说道:“叶尘!三天后杭州城外东面入海河口,你将窅娘带过来换她。”

    话音一落,不容叶尘说什么,他提着喻清妍弹射而起,钻入鬼竹林消失不见,卢绛和四大护法扶起另外一名受伤的护法,紧跟其后,钻入鬼竹林中同样消失不见。

    叶尘强忍着现在便追上去的冲动,盯着楼炎明和喻清妍消失的方向看了半响,噗嗤一声,吐了一口热血,身体摇摆不定,脸色白,捂着之前钱月禅那道剑气打出的伤口,差点跌到在地。

    此时,叶尘眸中对楼炎明的杀机早已滔天。他知道只要喻清妍在对方手上,他投鼠忌器之下,根本无法对付楼炎明,即使追上去与山下黑月、张大为和冯志远带来的近百名黑骑和一百多华夏卫会合,也很难从楼炎明手中将喻清妍救下来。

    ps:看到有几位兄弟在评论里面提到说孩子重要什么的,还有轻轻的疯子号召大家支持我,我真的很感动。可是说个很俗的实话,我真的很需要写小说挣的这点稿费,因为我媳妇是个体户,自怀孕之后,便没有收入,这个家单靠我那点微薄的死工资,解决温饱可以,但想过好点是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是,我家宝宝又出了这种事情,这需要一大笔钱去治疗。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更离不开这点稿费了。所以,我每章后面都向大家求打赏捧场,我知道有些兄弟会感觉反感,但我真的真的很需要诸位看客的捧场,所以才会老是各种求,还望诸位看客见凉,当然诸位若是给我更从多的支持,我也会尽量通过加更回报大家————————此时依然求打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