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八十章 决战剑皇(下)

第三百八十章 决战剑皇(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让叶尘脸色大变,因为一道剑意顺着鱼肠剑打在他的右手之中。一道伤痕顿时出现,鲜血流淌不止。

    这次叶尘终于看清了钱月禅是怎么出剑的,剑光是从钱月禅袖子中出现的,剑是藏在袖中。

    叶尘的鱼肠剑禁不住向右摆动,右手颤抖之中,大喝一声,左手握拳,向钱月禅肚子直捣而去。

    钱月禅如白玉一般的左手很自然的迎了上去。但既不是拳,也不是掌,依然是剑指。

    两根保养的极好,如白玉芽一般的手指,稳定而锋利的刺在了叶尘的拳头之上。

    嗤!咔嚓!两声同时响起,叶尘只感觉一股剧痛从左手中传来,他的拳头之上多了一个手指大小的窟窿。但钱月禅次脸色一变,她左手中指瞬间红肿,剧痛不下于此时的叶尘,因为她剑意包裹缠绕之下的中指竟然骨折了。并且一股大力从叶尘拳头之上传来,她身体一震,禁不住向后退出两步。一脸惊疑的看着叶尘,冷冷的看着退到四步外的叶尘说道:“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拥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不说,你的肉身竟然这般强大,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但这些依然不足以杀死陈景元。”

    叶尘没有说话,而是趁着钱月禅说话之际,又向后退出了五步,并将背上的八石宝弓拿了下来,且特制三菱钢箭已经上弦。

    叶尘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看似步步清晰,度好似很慢,但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人类弯弓搭箭这个动作的极致度,钱月禅看在眼中,再一看叶尘手中明显不同于寻常硬弓的宝弓,不由得心中一凛。

    叶尘心中通透无比,想要将隐藏在暗中楼炎明引出来,不将他表面上最大的杀手锏施展而出,以楼炎明的狡猾,又怎么可有会上当。同样的,不将自己真正能够威胁到这些老怪物的手段拿出来,眼前这名有些疯痴意味的女剑皇又怎么可能罢休。

    钱月禅自剑法通玄以来,从未败过,除了那位给她传授剑法,已经死去的师父之外,她早已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即使是楼炎明、陈景元、张无梦和那位玉老魔在她看来,都只是能够做为她的对手,但绝对击败不了她,最多也只是平手而已。所以,面对叶尘的箭,她虽然心中警惕,但她的骄傲绝对不允许她以正常对付远程攻击时该有地应对去做。她既没有抢先出手拉近距离,也没有拉开距离寻找掩护。她就这样战意更浓的看着叶尘。

    既然有要想在十步之内距离正面迎接他的箭,叶尘自然不会客气。

    半年前,在西北秦岭深山中,叶尘为救玉道香和玉老魔,在高山之巅古老道观之前,抓住时机,以手中之箭生生逼退楼炎明和玉枫,才得以跳下悬崖,在峭壁石洞之中找到玉道香和玉老魔。

    在南汉皇城之前,叶尘也是先以重狙击枪重创陈景元,然后一连射出数箭杀死了陈景元,从而震惊天下。

    所以,若不算叶尘从后世带来的那把重狙击枪,他最强大的手段一直是他的箭。当然,叶尘如今的箭已经不简单是以大力和宝弓射出去,射得很精准、很快、很大力那般简单。他的箭已经和这个时代的刀法、剑法、枪法、棍法等兵器一样,形成了自己的箭法。甚至和剑法中有剑意一样,他的箭上也有自己独特的箭意。因为他特制的箭里面灌注了他的真气和意志。

    所以,叶尘的箭早已经脱了以往寻常之箭。

    嗡的一声,叶尘松弦,箭射了出去。

    声音刚响,箭已经跨越七步距离时空,犹如瞬移一般到了钱月禅眼前,射向她的咽喉。

    钱月禅脸色微变,她却是没有想到叶尘的箭会如此之快,如引诡异,一声尖啸,袖中剑光再起,精准的劈在叶尘的箭尖之上。

    右手轻颤,钢箭被劈飞,钱月禅若有所感,脸色又是一凝,因为几乎尾相连,又是一箭射来。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快的箭,也就是钱月禅能够捕捉到轨迹,且剑能够跟得上箭。

    叮叮叮声一连响了七次,中间几乎没有空隙,钱月禅再也不能保持她的骄傲,脸色白,右手颤抖中,在又一次将叶尘又一箭劈飞的同时,又是一声尖啸,整个人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空着的左手两根手指并指隔着八步的距离,向着叶尘的面门点去!

    一声尖厉的声音从钱月禅的指尖响起,就像是一个魔鬼要撕破外面人体的伪装,从那身皮肉的衣服里钻出来,又像是竹箫管内的音符,因为太久没有人按捺,再也耐不住寂寞,想要钻出那些孔洞,作为空中的几缕清音。

    神奇恐怖一幕生了,一道清
至尊剑皇全文阅读
冽至剑,凌厉至极,杀伐之意大作的剑气,从钱月禅指尖喷吐而出,瞬间越了二人间的空间,刺向了叶尘的咽喉!

    和无数修炼内力的人一样,叶尘早已尝试过无数次,真气送出体外便会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就此事他与白沧海、玉道香、李君浩等人也探讨过。所有人都告诉他,从未见过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使是玉老魔、陈景元这样的绝世高手都不行。

    然而,钱月禅竟然做到了。

    面对比他的箭还要快的剑气之下,叶尘根本来不及抽剑抵挡,又舍不得以自己手中宝弓去挡,所以脸色大变中,身体急闪,可是依然没有躲闪而开,在这记凌厉而至的剑气之前,他只来得及移动了两寸身子,让开了要害位置。

    无形地剑气撕裂开了叶尘右胸口上的肌肤,鲜血渗了出来,叶尘感觉到自己骨头断了数根,胸口已经血肉模糊。

    这个过程中,他手中的箭自然没法射出去。

    趁着这个时机,钱月禅身形陡然飘起。度快如疾风一般,瞬间向后移动了五丈之多。

    她的身形刚刚飘至半空,叶尘忍着伤痛又射出了下一箭,不过在最后关头,他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将手中的箭换了,因为他听到了一丝正常人,甚至如钱月禅这样的高手都绝对听不到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钱月禅背后鬼竹林中一道很壮很高的身影像一阵风一般呼啸而作,直扑钱月禅的后背,平常无奇,简简单单地一掌拍了过去,直接轰向钱月禅的后背正中!

    钱月禅知道来的人是谁,所以她脸色大变,因为此时她身前有叶尘射来的箭,身后又面临着楼炎明的全力一击。楼炎明的这个时机把握之精准,让所有人都会感到惊叹。他的一掌和叶尘的一箭几乎就没有丝毫时间差,必将同时会到达钱月禅的身上。

    钱月禅突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答应叶尘演一场戏,并且还与其全力拼杀。

    电光火石间,她忽然现叶尘此次射来的箭和刚才的不同,度依然快捷如电,但箭已经不是钢箭,而是寻常一枚竹杆铁头箭,上面更没有真气。

    这个现,让钱月禅瞬间知道如何做了。后背依然冲着楼炎明,但她的右手中的剑陡然向后挥去。胸口任由叶尘的箭射在了上面。

    楼炎明脸色微变,他却是没有想到钱月禅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如此决绝的选择,难道她不知道叶尘的箭可以要她的命,而自己一掌最多只是让其重伤的吗?

    这样想着,楼炎明右掌依然毫不停顿的继续向钱月禅后背拍去,但空着的左手一挥,宽大的袖子轻拂钱月禅后刺而来的剑。

    轰的一声闷响,夹杂着楼炎明的一声痛哼。

    楼炎明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轰了出去,钱月禅整个人被击成了在天空中落下的一滴雨水,飘飘袅袅,凄凄惨惨,浑不着力,在空中变幻了无数身形,倒翻了七八个跟斗,掠过了十数丈的距离,最终十分惨烈地砸在了一间竹屋上,噗嗤一声,喷出一口血,脸色瞬间惨白。

    但楼炎明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血水从他左手袖中不断流淌,地面上有两根断指是属于他的左手。

    然而,楼炎明根本来不及止血,因为一根钢箭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六名剑奴组成剑阵联手一击,从后面向他刺来。

    楼炎明没有理会身后的剑阵,翻手间,右手中出现一个铜钵,随手凹面向外竖了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惨叫从楼炎明身后传来,六名剑奴的剑阵全力一击未能打到楼炎明身上,而且还被杀死一人。

    就在六名剑奴动的刹那间,鬼竹林中又悄无声息的激射出六道身影,向六名剑奴偷袭而去。正是弥勒教四大金刚之一卢绛和五大护法。

    六名剑奴虽然反应不慢,但还是死了一人,剩下的五名剑奴当即与卢绛和五大护法拼杀起来。

    锵的一声,钢箭落地,楼炎明身体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楼炎明显然对钱月禅比对叶尘还要忌惮的多,也更了解叶尘的箭无法捕捉高移动物体的弊端,所以在铜钵挡住叶尘一箭的刹那间,一步退后脚下还没有踩实,身形已经犹如鬼魅一般飘起,让叶尘无法瞄准的同时,也向钱月缠砸踏的竹屋飘去。

    ps:岳母昨晚上终于来了,再加上我妈,有他们在医院看着宝宝,我也能够腾出晚上时间写小说了。若是没有特殊事情,我即使熬夜,也会保证两更,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