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决战剑皇(上)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决战剑皇(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和沫沫爸爸的id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不知不觉,天又晴了,太阳出来了,微风止了,地上几个水潭和剑谷中心的小湖反射着天空中的清光,与天上灿烂的阳光交相辉映之下,将剑谷映照的格外明亮。

    叶尘从钱月禅眼神中看出,这一战是避免不了,并且他隐隐觉得即使自己没有派人杀魏信,即使魏信还活着,自己也没有任何招惹钱月禅的行为,钱月禅都会逼着自己与其一战,并且不是简单的切磋,而是生死拼杀。

    或许钱月禅本来就是一个疯女人。

    叶尘右手捏在了鱼肠剑的剑柄上,做好了随时拔剑的准备。他并不担心自己会被钱月禅杀死,因为剑谷中除了钱月禅,剩下的人,不管明里的,还是暗中的,都是自己的人。

    …………

    …………

    钱月禅此时睁着双眼,瞳子清亮无比,刚才的疯狂之意在刹那间竟然消失无踪,变得异常的平静,且又异样的冷漠,好似再没有一丝凡人应有的情绪。

    叶尘抬起右臂,连同剑鞘举了起来,由肩头至肘至腕,再至他右手平稳握着的剑柄,以至那一丝不颤,稳定地令人可怕的剑尖,直直对着钱月禅的面门。

    剑仍在鞘中,却开始出轻吟之声,吟吟嗡嗡,浑厚的真气沿着叶尘的虎口递入剑身之中,直似欲将这把剑变活过来,一抹肉眼难见的能量和剑意,开始在鞘缝里开始弥漫。

    吟吟吟吟…………鱼肠剑的剑身在鞘中拼命挣扎着,想要破鞘而出,却不得其路,其困苦痛厄,令人闻之心悸!

    既然大战难免,叶尘也想全力挑战一下这位剑皇的绝技,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的剑道水平到了一个瓶颈,他需要一个契机,让自己剑道水平再次突破。

    叶尘不知向鱼肠剑中灌注了多少真气,竟然构织了如此一幕震撼的场景。但钱月禅的双瞳只是微微一亮,神色中依然充满不屑,甚至心中疑惑叶尘的实力虽然很不错,可是怎么能够杀得了陈景元,又让楼炎明几乎束手无策,动用各种手段至今都没有将其杀死。

    所以,钱月禅只是挥手让六名剑奴将喻清妍带到一边。自己依然站着一动不动。叶尘至今也没看出钱月禅的剑在何处。

    秋雨过后,高山之后本应是很寒凉,但此时一滴汗珠从叶尘的眉梢处滴落,他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容上尽是一片凝重坚毅之色。他蓄势已久,然而钱月禅并未动手,可他不可能永远地等下去。他手中握着的那把鱼肠剑,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向后退了一步,重重地踩在了在身后竹屋门槛之上,而他右手以燎天之式刺出地一剑,也终于爆了出来!

    他手中剑鞘缝隙里的剑意忽然敛没,剑谷之中变得没有半点声音。而那柄剑鞘却再也禁受不住鞘内那柄鱼肠剑的剑意。挣扎着,冲突着,无声而诡异地,像一枝箭一样,刺向了钱月禅的面目!

    叶尘出的第一剑,是剑鞘!

    这是叶尘自剑法大成之后,第一次全力以剑法出手。

    到了如今的地位,拥有一批强悍的属下,自己又拥有高深的实力,若非是独自面对天下间那两三人,如此倾尽全力出剑的机会已经很少很少。

    剑鞘上附着他浑厚至极的真气,一瞬间弹射了出去。极快的度让剑鞘像叶尘的箭一样,轻易地撕裂了空气,仿佛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只一个瞬间,一个眨眼。便来到了钱月禅的双眼之前。

    然而这时候,钱月禅双眼之前的半空中多了两根手指头,两根并指为剑的手指。手指保养的极好,看起来犹如十七八岁少女的手指,白嫩之极,干净无比。

    剑指抵住了鱼肠剑的剑鞘,就像在浮光里抵住了萤火虫,在万千雪花中碰上那粒灰尘。这两根手指太快,太锋利、太坚硬,快到可以捉影刺尘,锋利到可以破铁穿石,坚硬到可以摧毁一切。

    剑谷之中的平静之势顿破,剑鞘青吟嗡鸣之声再作,然而却嘎然而止。

    叶尘蓄势甚久的剑鞘,就像一条飞蛇被人生生地用剑抵住了七寸,止住了呼吸,颓然无力地耷拉着头颅,奄奄一息地掉在了地上。

    叶尘感知极为敏锐,在那刹那间感知到了钱月禅手指上的那道锋利的剑气。这让他心中极为惊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竟然可以以手指迸出剑气。

    剑道修炼到极高境界,可以宝剑迸出或强或弱的剑气,这一点,上一代剑主白
世界观察者sodu
辰傲和如今的白沧海都能做到,叶尘如今也能够做到。但他们都必须依托在手中剑上。可是,钱月禅竟然用手指都可以做到这一点。不愧是能够伤到楼炎明的绝世高手,这个剑皇之称也的确是名副其实。

    钱月禅神色依然异常平静,眸中不屑和疑惑还是没有消失。他承认以叶尘这个年龄拥有这样的实力在当世已经极为少见,即使是她在叶尘这个年龄也没有叶尘这样的水平。但这依然杀不死陈景元。

    二人周围二十丈之内空无一人,钱月禅冷漠地看着叶尘,被她击落的那个质地极为坚硬结实的剑鞘在砸在地上的同时,就化成粉成末成空无,洒满了一地。

    叶尘用全身功力激出那柄剑鞘之后,轰的一声巨响,他的身体已经弹射而起,以人剑合一之术,向钱月禅激射而来。

    他地身体就像一根弩箭一样,身体是箭杆,鱼肠剑是箭头。以一种寻常人类绝对不可能达到的度,倏乎间从竹屋地门口飘出去了十五丈的距离。

    便在此时,天上太阳又被堵在在厚厚的乌黑云层之后,天又开始下起雨来。

    在激射而去的过程中,叶尘已经止住了呼吸,将剑意和真气收敛压缩到了极致,比起剑鞘,这才是他的全力出手。甚至表现了一个一往无前、绝命扑杀的姿态。既然已经动手,面对传说中的剑皇,叶尘就再没有保留实力的道理。即使他真正强大的手段一直都不是他的剑法。

    瞬息间,叶尘已经飘到了钱月禅的身前,右臂衣衫呼呼作响,衫下的每一丝肌肉都猛烈地爆出了最惊人的能量,这些力量连同全身的真气全部化成了强大的剑意,由鱼肠剑上迸而出,刺向钱月禅咽喉

    指头大般的雨滴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骤然间一道剑光照亮了略显晦暗的天地,空中出现了一道捉摸不定,异常诡异的痕迹,这一道痕迹里,便是一道令人心悸的剑光。

    而与叶尘手中剑里蕴藏的剑意不同,这一道剑光剑势尽情而去,却是与天地风雨混在一处,羚羊挂角,妙不可言,不知落处。

    钱月禅于电光火石间出剑收剑,刺出了一剑!

    一道剑意遁天地而至,刺入天地间飘洒的一滴雨,然后,刺在了刺在了叶尘手中鱼肠剑尖。

    叶尘感觉自己人剑合一全力一击犹如撞在了一座大山之上。全身如遭重击,向后跌飞而去。

    钱月禅在这细雨之中,极其潇洒随意刺出一剑,轻描淡写,却又妙到毫巅一剑。

    叶尘全力出手一剑。已经是他剑道造诣水平的极致,即使是白沧海面对这一剑,也需要全力出手才能抵挡。然而这样精妙强大的一剑,不但没有对钱月禅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对方一步都未曾退,就轻易将叶尘击退。

    曾经能够击伤楼炎明的剑皇剑道境界,确实不是一般世人所能触摸地层级,叶尘全力一剑,钱月禅竟这样轻轻松松地便化解了。

    叶尘翻了个跟头,手中鱼肠剑的剑尖在不停吟嗡颤抖,似乎是感觉到了一种挫败,直欲低认命,却又不甘。

    但是,叶尘的脸上没有丝毫失望的表情,依旧一脸平静,而那漆黑深邃的双眼越来越亮,战意也越来越强。正如前面所说,他最强大的手段从来就不是他的剑法,而是他背上的八石强弓射出的钢箭。他一开始只用剑,只是想通过钱月禅这个剑皇让自己的剑道水平有所突破。

    所以,叶尘此时依然在用剑,而非是弓箭。

    叶尘战意滔天,右肩的衣裳忽破,一连串噼啪响声骤响,体内真元爆涌而出抵腕门,再送剑柄。

    叶尘就这样冲到钱月禅面前,将手中的剑以他平时练剑时刺过数万乃至十数万次那样,刺了出去。

    很平凡的一剑,但却是叶尘风雨无阻苦练剑法的精髓。

    剑谷中秋风秋雨大作,鱼肠剑亦如秋雨一样,寒冷刺骨,绝决至极,未留任何退路,任何回转之机,一往无前且又毫无烟火之气地刺了过去!

    钱月禅眼睛微微亮了一下,说道:“这一剑还不错。”

    话语间,一道剑光再次出现,这一次不是和鱼肠剑剑尖对碰,而是诡异的刺在了叶尘的剑身三分之二位置。

    令人闻之心悸地碰撞之声响起,只响了一瞬,但落在叶尘地耳中却像是响了无数年,十分漫长,最终停止。

    ps:因为宝宝的病情耽误了,所以这一章没有按时上传,给诸位看书带来不便,还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