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假戏真做

第三百七十八章 假戏真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entreri33、王宇视通、书友2268353o、流离de岁月、kaindy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如意山,鬼竹林外。

    随着时间的推移,连继城和胡三光等人心中对总司使大人渐渐担忧起来,神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就在这时,突然,山脚下一支响箭激射至高空中,奇特且刺耳的声音传出很远,方圆十里之内都能够听得到。正是华夏卫府情报司用来快传递一些特殊情报的方法。

    响箭声音传来,胡三光便是脸色一变,沉声说道:“那位钱家女剑皇已经向如意山赶来。连副使!我们不能在这里等下去了,必须尽快做出决断。”

    连继城眸中杀机如潮,说道:“我们七个人即使面对楼炎明也有一战之力。这位女剑皇既然是想杀总司使大人,不如我们在这里,先将她杀了。”

    此话一出,除了胡三光略有犹豫之外,其他人纷纷点头称是,无不杀意十足,跃跃欲试。

    白小猫等人是刺杀司的金牌杀手,连继城是刺杀司副使,胡三光即使有不同的意见,但这六名金牌杀手也不会听胡三光的话。

    所以,当下在连继城带领下,七人开始寻找最佳刺杀的藏身之地,很快便做好了伏击的准备。

    胡三光虽然知道,总司使大人的意愿恐怕不是要杀这位钱家的女剑皇,他隐隐猜测总司使大人是要让魏府的那位管家给钱家的女剑皇说出真相,然后与女剑皇联手表演一场戏,引诱藏在暗中楼炎明出手,然后趁机除去楼炎明。

    但是,此时因为总司使大人身上的绳子被人砍断,他也不知道总司使大人是否顺利的闯过鬼竹林,找到魏府管家,且是否将其收服。所以,他也拿不出理由说服连继城等刺杀司一行现在的举动。

    就在胡三光也准备找一地方藏身时,魏府管家魏佳从鬼竹林里面突然钻了出来,不光是胡三光,刚刚隐藏起来的连继城等七人也在第一时间看见了魏佳。八人一惊之后,便要动手,但只见魏佳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腰牌,冲着胡三光正面举着。

    “大人让我出来给你们带路,快点跟着我进鬼竹林。”魏佳面无表情的说道。

    胡三光右手持刀,双脚一前一后,上身前倾,一边做好随时全力出手准备,一边死死盯着魏佳手中的腰牌,在确认是总司使大人的腰牌之后,他沉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大人派出来的而不是夺了大人的腰牌来骗我们进鬼竹林。”

    魏佳说道:“你可以给我下毒以控制我。”

    胡三光见魏佳这样说,已经信了几分,但还是拿出一枚毒丸扔给魏佳,魏佳毫不犹豫便吃了下去。

    胡三光这才长松了一口气,一脸欣喜的寒声说道:“半个时辰之内,你若是不能带我们穿过鬼竹林,你便会毒而死。”

    魏佳毫不在意,说道:“用不了半个时辰,最多一炷香就够了。”

    不等胡三光话,目睹刚才一幕的连继城等七人,已经从藏身之地闪了出来。

    魏佳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有绳子吧!待会我走在前面,用绳子绑着我的腰,你们在后面紧紧一一挨着抓着绳子,千万不可松手,否则便会迷失在鬼竹林中。”

    八人心中一凛,点了点头,当即开始行动起来。

    …………

    …………

    钱月禅虽然实力高深,心智也不凡。但因为出身吴越国王室,后来又从一位异人手中学得一身剑道神通,一生之中都是高高在上,养成了她从骨子里面漠视人命的性格,同时也造就了她不通实务,更不熟悉底层百姓中形形色色的角色特点的一面。

    所以,如意山下,装扮成游人、小贩、砍柴农夫等角色的华夏卫府探子,钱月禅并没有察觉。并且因为她此次带着喻清妍,反而自己暴露了行迹。被这些探子提前轻易现。

    …………

    …………

    钱月禅一手抓着喻清妍上了如意山,来到半山腰鬼竹林前,毫不犹豫的便钻了进去。

    不到半炷香的功夫,钱月禅抓着喻清妍从鬼竹林钻出,来到了剑谷中。

    藏身在剑谷小湖边一间竹屋中的叶尘,透过窗户缝隙远远看见钱月禅竟然挟持了喻清妍,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心中将吴越王钱弘俶和世子钱志尹骂得狗屁不是,他将喻清妍将给这一对父子,救钱弘俶的性命,不想最后竟然落在了钱月禅的手中。不管是什么原因,叶尘都打算事后就这件事找吴越国主父子算账,且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先映入钱月禅眼帘的,是被六名剑奴用剑逼住的魏佳。

    进了剑谷之后,钱月禅便松开了喻清妍的胳膊,将其丢到了一边,既然进了剑谷,钱月禅一点都不担心喻清妍会逃走,更何况她并没有解开喻清妍身上的小禁制。

    …………

    …………

    钱月禅看着六名剑客和魏佳,皱眉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有外人来到谷中?”

    六名剑奴早已控制着魏佳一起跪下向钱月禅行礼,其中一名剑奴说道:“主人!您离开之后,魏佳便偷偷摸摸的想将人偷偷带
孺子春秋笔趣阁
进来,还好被我们及时现。”

    钱月禅眸中寒光大作,看着魏佳,说道:“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想带进来的人是谁?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随着她的话语,一股莫名的森寒剑意已经笼罩其周围三应之内,魏佳顿时痛哭流泪的说道:“夫人,小人真的不想听弥勒教的话去害我们老爷的,只是弥勒教的教主抓了小人的家人,小人若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他们会杀小人的全家。”

    钱月禅闻言,尖声道:“你说什么?是你害死信儿。”

    话语间,钱月禅一步跨出,来到魏佳面前,一把将后者脖子掐住,寒声说道:“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也不见钱月禅有什么动作,魏佳右手两个指头已经齐齐断裂,断口极为平整。

    …………

    …………

    半响之后,钱月禅知道了有关她儿子魏信是如何死的真相。当然,经过叶尘叮嘱过的魏佳所说真相自然已经不是原本的真相。比如在魏佳话中魏信是被弥勒教的人杀死的,然后又让自己来到如意山嫁祸给叶尘派去的人。

    爆怒中的钱月禅素手挥动中,也没见他出剑,魏佳却已经变成了数十截。一只黑兵蚁蛊突然从魏佳一块血肉中钻出,钱月禅疯狂的眼眸中精光一闪,一道剑光闪过,那只黑兵蚁蛊便已经被切成两半。

    钱月禅低下身仔细的看过黑兵蚁蛊之后,脸色微变,失声说道:“这是蛊虫。难道楼炎明是用蛊虫控制他的。不对!楼炎明是精神催眠术。用蛊虫控制人的是太一道陈景元那妖道,可是那妖道已经被叶尘所杀。难道…………是叶尘!”

    藏身在一座竹屋中的叶尘暗叹一声倒霉,他没想到这钱月禅如此冲动,当场便将魏佳给杀了。以致于损失了一只黑兵蚁蛊不说,还让钱月禅看见黑兵蚁蛊,从而猜出了魏佳是自己所控制。

    这个时候,叶尘已经不得不主动现身了。

    “前辈英明,魏佳体内的蛊虫的确是晚辈所放,为的就是让他给前辈说出实话,以免前辈被楼炎明所利用,对晚辈出手。从而被隐在暗听楼炎明得享渔翁之利。”叶尘从距离钱月禅三十多步外的剑谷小湖边上一座竹屋中走出,仔细看过喻清妍,现后者没有受任何伤,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向钱月禅行了一晚辈之礼,大声说道。

    钱月禅神色一凝,深深的看着叶尘说道:“你就是叶尘。”

    叶尘说道:“晚辈正是叶尘。”

    钱月禅死死的盯着叶尘,眸中杀机毫不掩饰,寒声说道:“我怎么知道那魏佳所言是不是受你指示?”

    叶尘说道:“前辈可以试想一下,若非是为了找到魏佳,让其给前辈将此事说清楚,晚辈又怎么会冒着这般大的风险来到前辈的剑谷。”

    钱月禅冷哼道:“或许是你被弥勒教所诱骗,派人杀了我儿子。”

    叶尘心中一凛,想起一句老话————老而不死是为妖。这钱月禅年龄过过百岁,心智或许没有近妖,但也足以让其将许多事情看得通透。

    但叶尘绝对不能承认这一点,所以叶尘面不改色,继续说道:“前辈,要想证明晚辈所言是否真实,其实也很简单。”

    钱月禅说道:“叶尘!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赶紧说出证明你清白的方法,否则我一定要将你切成碎片。”

    叶尘面色始终不变,说道:“晚辈可以断定,楼炎明就在这如意山上,隐藏在暗中等着前辈和晚辈拼杀之后,随时做那渔翁得利之事。所以,晚辈请前辈和晚辈演一出戏,引诱楼炎明出来,然后我们联手将他杀了。好为国主和魏大人报仇。”

    钱月禅似笑非笑看着叶尘,眸中杀机和战意毫不掩饰,傲然的说道:“听说你杀了陈景元,所以,我很愿意和你演这一场戏,不过却是假戏真做,你若是在楼炎明出现之前而不死,我们便立刻联手杀楼炎明,否则你自己在这之前就被我杀了,可不要怪我。”

    ………………

    ………………

    ps:昨天下午现我家宝宝有些问题,便送到儿科检查,做了ct,医生诊断是脑颅内出血,当场我就懵了,用我小说中惯用的两句话就是晴天霹雳、脸色异常难看,那种天踏下来,想要哭的感觉真的是第一次,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形容。还好经过医生进一步叙述之后,才知道这个病是婴儿出生时,因为头太大,在阴.道里面挤压造成的,经过治疗之后,一般都能够治好。但若治不好,就会影响宝宝的智力育。虽然结果依然让人很沉重,但却没有我刚开始听到脑颅内出血这五个字的时候自己想像的那么严重。说这么多自己的事情,就是想向诸位读者解释一下,家中不幸生这种事情,宝宝住院之后,媳妇又在坐月子,我两头照顾,肯定会非常非常辛苦,从时间上对写小说这件事必然会造成很大影响,所以从现在开始在宝宝出院初步计划至少住院一个周之前,我只能每天尽力保证一更。等这件事过了,也就是宝宝出院之后,我会尽力恢复每日两更以上。因此给诸位读者造成不便,还请原谅。我也不好意思求任何票票,更不好意思求打赏捧场了。唉!我真的很蓝瘦,我真的很香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