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鬼船

第三百四十四章 鬼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船的中舱点亮了灯,被拖进屋来的小黄哥头发凌乱,心情也是大乱,随他摸上船来的所有水贼早被轻而易举地缴械击昏,被捆成棕子一般,码的整整齐齐的扔在甲板上,几个穿着黑衣值夜的刺杀部金牌杀手,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各自守在四方。

    小黄哥抬起头,隔着发丝,看着太师椅上那个一脸好奇看着他的年青人,不知怎地,心里打了个寒颤。这船上的主事人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能够用这么多高手来充当护卫,还有先前使刀的那人,俨然就是一名一流高手。

    这时候,小黄哥已经明白,那个朱家嫂子口中说的年轻二世祖,一定不是寻常商人。

    “黄泽中?”椅上的年青人看了一眼断了一只手,脸色苍白,身体疼得颤抖扭曲,但犹自面有狠色的水匪头子,满脸兴趣问道。

    年青人自然就是叶尘,他特意将装有两万两银子的大船停在这水成县码头,自然是为了招惹大江帮的水贼主动来抢劫。

    结果,还真引来了大江帮的水贼。

    听着对方轻轻松松地喊出自己的名字,水匪头子小黄哥悚然一惊,一对眼光像刀子似地剜着叶尘,左手死死地扼着自己断手处的伤口,狠狠说道:“今天栽阁下手里,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叶尘神色淡然,就像没有感受到对方怨毒的目光,笑着说道:“你是我的阶下之囚,有什么资格来问我的来历?”

    黄泽中只觉右手一阵阵难以忍受的抽痛不断传来,看着断了一茬儿的手腕,他神色绝望,知道自己今天是撞到铁板上了,但却还犹自咬牙说道:“还请阁下划出道来。”

    叶尘微微一笑,心想:你的道,以及你背后大江帮的道,特别是你们那帮主的道我都已经划好了。

    这时,身后船帘微动,披着件大棉祅的喻清妍揉着发涩的双眼,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咕哝道:“大人,怎么爬起来了?”她被厅间的灯光晃了眼,过了半刻才看清楚了厅间的场景,等她的眼光落在小黄哥断手处时,先是一惊,然后便恢复平静,并没有如寻常女子那般放身惊呼,从而丢了华夏卫府武器司司使的脸面。

    喻清妍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善良单纯的开封才女了,虽然她还没有杀过人,但是跟着鬼医学医,研究毒药,甚至研究解剖尸体,比这更血腥恐怖的场景她都已经见得多了。

    喻清妍好奇的看了一眼黄泽中,打了一个哈欠,又转身回屋去了。

    黄泽中此时痛的唇角抽搐,面色发青,但却将刚才那名丫鬟的脸色看在眼中,越发觉得古怪和骇异,这船上究竟是些什么人?在遭到水贼夜袭之后,竟还是如此镇定自若,一个小小的丫鬟看见这种场景也是淡定从容,不说惊慌,就连一丝紧张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对方有极为强大的自信,那么就是对方有些大条愚笨。黄泽中这个时候当然认为是前者的可能性居大,只是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处置自己这些人。

    喻清妍离开后,叶尘继续轻声说道:“黄泽中,江淮南路楚州人。父亲是黄衡水,母亲王氏,自幼生活窘迫,因父亲被楚州一富商逼死,母亲又受辱,愤而杀人,从而下狱,后来县里面大牢离奇失火,趁机逃脱。其后为某水寨水匪,再后山寨灭,再后…………你便成了大江帮在泗州一带分舵负责人。”

    黄泽中心头震惊无比,竟连断手之痛都忘了一般,对面这个年青人怎么把自己的底细摸的如此清楚。难道对方是专门设这个局来诱捕自己?他嘶哑着声音,狠狠说道:“你究竟是谁?怎么对我的来历和过往知道的如此清楚?”

    叶尘摇了摇头。说道:“我记性比较好,不过这资料并不算很详细清楚,因为你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黄泽中人生离奇,也算是大江上出名的悍匪,不料今天毫无还手之力被擒,对方言语间还表现的对自己不屑一顾,这个事实让他感到了一丝屈辱,偏生坐在椅中那位年青人的语气和对方身上所流露出来地气质,不得不得让他承认,对方是真地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猜到,我身后是大江帮…………更应该知道我们帮主的厉害。除非你将我们全杀了,不然你休想善了此事。”黄泽中痛苦之余,开始愚蠢地威胁对方,希望对方在处治自己这些人时,能留些情。

    残酷的现实,打破了她的幻想。叶尘笑着说道:“
超品战兵笔趣阁
你说的,正是我想做的。”

    黄泽中愕然,忽觉得后背涌上无穷寒意,霍然转首。

    嗤嗤嗤嗤,无数声利刃割破喉咙管的声音响起,十分难听,就像是一石居后面地大厨房正在同时屠杀着无数老母鸡。

    跟随黄泽中摸上船来地近三十多名水贼,被几名金牌杀手杀鸡一般一刀割喉,确认毙命之后,就扔入了大运河中,出手简单而专业,竟是连血都没有流在甲板之上,哗哗河水之声绽起,片刻后便恢复了平静,将那些尸体与血水尽数纳入宽容的水流之中。

    连杀数十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好狠辣的手段和心性!

    黄泽中心里面终于感到恐惧了起来,看对方下手的风格,就知道对方一定惯常做这种事情。回头才见那位年轻人收回发布命令的手式,不由颤抖着声音说道:“不要杀我…………格格格格…………”

    他的牙齿不停击打着,发出奇怪的声音,强咽了一口唾沫,强行镇静下来,对方既然没有同时杀死自己,那说明自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请给我家帮主一个面子。”黄泽中惊恐地瘫跪在地上,不断磕着头,砸的船板上砰砰的响,哭着向叶尘不断求饶。

    “你家帮主刘金元将来要帮我做许多大事,他的面子当然是要给的,只不过你要帮我顺利的见到你家帮主才行。”

    黄泽中闻言一怔,心中顿时升起了些许希望:“看公子属下兄弟行事,大有武风,想必也是江湖同道中人,原来是要找我家帮主的。我们大江帮乃是长江上下水寨之主,手下舰船数百艘,帮众两千多人,高手无数。公子若想来江南谋大事,定能与我家帮主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合作无间。”

    叶尘笑了笑,心想我还真是要找你们帮主谋大事的。这样想着,他示意连继城给黄泽中先止血包扎,然后挥手让众杀手走了出去。他需要是要和黄泽中单独聊一聊。

    …………

    …………

    先前一直在下层的水手们上了甲板,从河里提起大桶河水冲洗着点点血迹,虽然只有黄泽中一人的血溅在船上,但断手流地血太多,很是费了些功夫。

    清洁完毕,夜风再起,众人呵欠连天又去睡了,船上回复了平静,就像先前并没有发生这个小插曲一般。

    叶尘将黄泽中交给连继城之后,回到了自己地舱房。

    船上生活颇多无聊,从京都出来的这些人们,刚开始几天还有兴趣观赏运河两岸风景,但渐渐看的厌了,这些天除了有职责在身的,其余的人大都都窝在自己的舱房里面休息。

    叶尘和喻清妍站在船头,看着迎面而来的峡谷风景,不知道在轻声说着些什么。喻清妍看似淡然,但一双美眸深处的的满足和甜蜜之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根本难以掩饰。

    连继城站在后方,看着总司使大人和武器司司使,心想喻司使就算现在还没有成为总司使大人的女人,但迟早也会成为总司使大人的女人。

    说了一会话,喻清妍有些累了,回了舱房。

    连继城上前几步,继续说起今天已经说了好几次的话:“大人何等身份,还请大人不要以身犯险前往贼窝。”

    叶尘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我心意已决,不要再说了。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连继城见此,不再继续纠缠此事。

    “大人,黄泽中被咱们关着。”连继城皱眉道:“怎么才能让大江帮的那位刘帮主知道?下午船到润州,需不需要通知情报司的人,将这消息放出去?”

    叶尘想了想,摇头说道:“我也不瞒你。刘金元我是准备收为已用,且担当重任,当南府司使的。但此事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即使在我们华夏卫府内部也只能副司使以上的人知道。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做得极为隐秘。”

    “那…………”连继城心中一震,这才知道总司使大人竟然想要带领自己等十人去收服一个拥有两千帮众的大帮。

    “不能让情报司地人散布消息。”叶尘笑着说道:“昨天夜里,不是还有位朱家嫂子被你们留在水成县了吗?她自然会想办法通知刘金元。毕竟那黄泽成也算是大江帮一个分舵负责人,最主要的是,我们的船上还有两万两银子。”

    …………

    …………

    ps:跪求打赏,求,求红票,求,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