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杀人越货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杀人越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泗州下辖水成县南边紧挨着长江,东边紧靠着大运河。

    水成县城外码头旁的一间库房里。十几个苦力正围在一起商议着什么,就算码头再清淡,但在大白天里闲聊,终究不是苦力们应该有的职业态度,而且他们脸上那狞狠的神情,似乎也表露了他们另一个身份。

    被围在正中间的,是一个身形有些瘦小,年龄约摸二十七八岁,一脸精干,五官较为端正的青年,但他眉眼间有那么一抹狠劲儿,他一开口,四周地汉子们都乖乖地住了嘴,显然他是个首领。

    “查清楚了,好像是去扬州收茶的商人,从京都开封过来的。”

    “小黄哥,他们船上有十来名护卫,看起来好像都是好手。”一个苦力提醒道。

    被称作小黄哥的人,是大江帮在泗州附近一带分舵的首领。因为大宋朝廷对江湖势力的打压,在大宋境内的大江帮分舵人数和实力,是远远没法和南唐、吴越国境内长江流域大江帮分舵相比的。

    小黄哥冷笑道:“不过是些商人,有什么要紧的?再说了,你们也去踩过点,那后厢房的箱子究竟有多沉,不用我说吧?”

    话语平淡,但一提到箱子,苦力们的眼神便开始变得炽热起来。江湖上行走,正牌山贼看地车轮扬尘,来判断车中货物的重量,从而判断价值。而江河湖海中的水贼最擅长的就是从船舶吃水深度,判断船上究竟装的是什么。

    今天码头上忽然停了一艘大船,船身约摸八成新,看那船横板上青浓淡,常年混迹码头上地人都知道,这船大约许久没有下水了。如今水成县附近已经很少见着这种大船,对于水贼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头难得的大肥羊,趁着船上人下船置办吃食青菜清水地时候,早已有人将船上的事情打听的清清楚楚。

    让这些山贼们纳闷的是,既然是收茶的商人,怎么会在船后方压了那么重的货?以致于这艘船的吃水,明显和平常见到的船大不一样。这个疑问,在一个当眼线的炊妇上船之后,终于得到了解答船后方把守森严的厢房里,有一个箱子,看船板的承力情况,和厢子铁钥上的淡淡刮痕,众贼极其眼尖地发现,箱子里竟是装着满满的银子!

    “从大宋前往南唐或者吴越国的商人因为铜钱不同,互相交易一般都用黄金白银。显然这是要前往南唐或者吴越国采办货物的大宋商人。”小黄哥心中这样判断着。最近帮主准备改变帮中以收保护费和抢劫为主的生存方式,暗中打算开一个大的商行,利用自己麾下的数百艘船做一些南来北往的货物交易,但这需要一大笔钱作为启动资金。所以大江帮这些天很需要银子,这些天让手下四处下手尽可能的抢劫货船。

    有一名水贼为有沉稳,想了一下说道:“小黄哥,吃水深,船上又没带货…………说不定是底舱压着河石,朱家嫂子可能没有看清楚。”

    小黄哥摇头说道:“又不是海船,要压舱石做什么?我只是有些担心,那艘大船上的商人…………不要有什么大的背景才好。”

    “怕什么,帮主都说了,除了给我们平时一直交保护费的那些商行,其它一律不管。”一名水贼嘻嘻怪笑说道:“反正没有看见那船上有我们大江帮的保护旗。”这话顿时得到了同伙的响应。众水贼齐声笑了起来,笑声中贪意十足。

    小黄哥又想了一下,挥手喊过来那名负责打探消息的朱家嫂子。朱家嫂子面容普通,面色微黑,看起来很是精于世故,讨好说道:“小黄哥,您就放心吧,上面总共也就十来名护卫,外带一个丫环。那主家是个弱不禁风地年轻公子,模样生的到是俊俏,却一点都不懂得遮掩。想来是京中哪位大行首不成材的二世祖,被长辈们赶到江南去磨炼一番。”

    带着丫环,想来是年轻商人难耐晚上寂寞。小黄哥冷笑一声。稍许放下心来,若那年轻公子真是有心之人,也不至于带着个女人在运河上漂荡,或许真是个没怎么出过门的二世祖,去南方历练谈生意的。

    至于那十多个护卫,并不在他地眼内。自己手底下势力虽然没法和南唐境内的分舵相比,但也有四十多名兄弟,每个人都是手上有好几条人命的悍匪,他相信晚上上船,那些护卫只有死亡或者跳河这两条路可以选择。

    他身边的水贼们互视一眼。忽然极为淫邪地笑了起来,说道:“小黄哥。夜里事成之后…………把那丫鬟赏我
三国之魏武元勋sodu
们爽快爽快。”

    小黄哥眼睛也是一亮,说道:“瞧你们这点儿出息!只要银子到手,那水嫩丫鬟老子爽完之后,自然就随你们,不过先说好了,不要弄死了,回头卖到泗州妓院里面也是一笔钱。”

    众人齐声淫笑,小黄哥顿了顿后,无比阴冷的说道:“手脚干净些,除了那名丫鬟,其他人都不要留活口,事后将船拉到总舵去,这船看起来也不错。”

    …………

    …………

    水成县城外地夜,十分的安静,运河对面山岭之上的月儿冷冷地照耀着那条平静无波的运河,远远看去河面上多了一层银光。船码头上孤伶伶停泊着几条船,此时子时已过,正是人们睡地最为香甜的时候,船上的灯火早熄,行商们也早已入睡。

    在月光的轻拂下,三十多个黑影悄无声音地摸到了岸边,潜入了河中,游到最大的那条船身周围之后,才从身上取出勾索一类地物事,有的甚至是空手,沿着纤绳就往船上爬了去,就像无数只被淋了水的猿猴一般,身手竟然无比矫健利落。

    不过片刻功夫,这些夜袭的水贼们就已经摸上了大船,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小黄哥嘴上叼着一把寒刀,沉默无语地上了大船的二层,借着船舱阴影地掩护,直接往后方摸去,在仓库里众人商议的清楚,对于船上的布置也了若指掌,知道那一满箱银子就在舱后。

    他身后地黑暗里,隐隐传来了一声噗哧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有人摔倒在甲板上,发出一声轻响。他皱了皱眉,心想这些小兔崽子下手也不知道仔细些,万一同时惊动了所有护卫,虽然不惧,但大声叫喊起来,让岸上人听到,传到大宋官府耳中,也总是麻烦。毕竟这里是大宋,不是南唐。

    来到厢房之外,小黄哥有些意外地没有发现护卫,此时夜色中的船舶上又传来了几声闷哼,小黄哥知道是手下正在逐渐侵入中舱,心头微定,手指头勾住门板,刀尖一用力,便轻声开了厢门,下一刻功夫,便已经在黑暗之中,摸到了一个箱子。

    借着前方窗子透来的淡淡余晖,小黄哥看清楚了箱子的大小,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朱家嫂子没说清楚,只说看箱子大小重量,估摸着得有五千两…………可是小黄哥有些不敢相信地摸了摸箱子,估摸着大小…………天啦,这得至少两万两银子,才能装满这么大的箱子!

    他忽然觉得有些后怕,能够随身携带这么多银两去江南做买卖地人,就算是二世祖,只怕也是大宋京都背景极为深厚的二世祖,这件事情一旦败露之后,若是引来大宋朝廷某位大人物地怒火,恐怕会给自家帮主惹来麻烦。

    别杀那个二世祖!这是小黄哥心里涌起的第一个想法,但他马上想到木已成舟,由不得自己犹豫了,而且这么多银子,自己等人藏上十分之一,剩下的若是献给帮主,自己在帮中的地位足以跳上两三阶。

    想到这里,小黄哥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摸出工具,花了半天功夫,才将箱子打开。

    一片银光,顿时洒满了整座船舱!

    …………

    …………

    小黄哥目瞪口呆望着面前的箱子,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纵使他是一个在刀口上混生活的人,见惯了带着血水的银子,今夜依然被箱中码的整整齐齐的银锭给晃了眼,给迷了心,惯常冷酷的双眼中,开始流露出了贪婪之意。

    但他马上警觉了过来,就算月光再明亮,银子再漂亮,也不可能散发出如此诱人的光芒!

    她霍然回头望去,只看见一个一脸漠然的黑衣中年人和一名手提斩马.刀的大汉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背后,其中黑衣中年人一手拿着白光灯,两个人正正冷冷看着自己,那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刺杀司副司使连继城和金牌杀手岳正野,已经按照叶尘的吩咐,给足了小黄哥欣赏银子的时间,岳正野很迟钝地一刀劈了下去。

    小黄哥大叫一声举刀。

    然而那迟钝的一记长刀,却像是无可阻拦的洪水一般,瞬息间冲垮了这名大江帮在泗州附近分舵首领的防守与心防,让他在心胆俱丧的同时,痛不欲生地看着自己的左手被斩了下来,鲜血伴着剧痛喷涌而出!

    ps:两更早早送上,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