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太监辛石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太监辛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再一次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这一下,中书省的地位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以往很少出现的争论,甚至争吵,最近也渐渐出现了。

    …………

    …………

    今天天阴有风,微寒的秋风从宫前的广场上刮了过来,辛石搓了搓手,呵了口气,安静地站在门外,等着这三位相公的回章。他这时候还不能离开,老老实实地站在门外,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时,一个凑趣的太监上前说道:“如果要说咱这大宋朝地要害,全被小辛公公捧在怀里。”

    辛石再如何骄傲,这点儿警惕是有的,赶紧正色,黑着脸说道:“胡说什么呢?你我都一样,不过就是位奴才!”

    这太监嘿嘿笑着说道:“除了陛下,咱宋国官员士绅,谁都是奴才啊…………小辛公公,您可不知,如今您的名可传出去了,就连小的在外面给宫里置办绣布,旁人一听说小的与您交好,都会另眼相看,都说啊,这京都里,除了华夏卫府那位祥符侯外,就数您这位小辛公公了。”

    辛石伸手平了平额前的那丝飞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虽然他知道自己与那位名声惊天下的祥符侯远不是一个层级上的人物,但马屁总是人人爱听,尤其是将自己与那位相提并论,心中难免有些得意。

    间或有官员从他的身边走过,都很客气地向他点头示意。辛石知道自己身份,赶紧微笑着行礼。不过没有人觉得他呆在中书省宰相议事的大堂的外面很奇怪,因为都知道这位小太监的职司。

    偶尔有些宫里派出来服侍三位宰相的小太监看见他。毕恭毕敬地向他行礼,请他去旁边地偏房里躲躲寒。辛石对这些小太监就没那么多礼数了,自矜地点点头,却依然坚守在门外。

    他今年不过才十八岁,两年前才进宫的,能够在皇宫里有了这么一点点小地位,却是这一次皇宫内大清洗,太监和宫女换了七成之多。原本在天子身边关键职司的太监除了那位太监总管王继恩之外,一个没漏的全部换了一个遍。辛石经过武德司多方验证,忠心方面绝无问题,再加上他做事勤快、机灵且还老实,才被天子亲点担任如今这个极为重要的职司。

    辛石锤了锤自己有些酸痛的大腿,感受到嗓子的干渴,脸色始终不变,但心中却有些恼火,这几天黄河河堤水库的修建出了很大的岔子,关于此事,宰相赵普与两位参知政事吵的厉害,自己宫里宫外一天好几趟来回跑着,忙的屁滚尿流,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门内议事的声音并不怎么大,但却依然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这事陛下已经交给华夏卫府监察司负责。我看陛下的意思是不想让大理寺和御史台插手了。”这是宰相赵普的声音。

    “那怎么行,虽说是华夏卫府监察司负责查案,但此事还需大理寺和御史台协办才行…………”接话地的是吕馀庆。

    可是不等吕馀庆将话说完,薛居正有些愤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大理寺和御史台都是一群白痴,查了一个多月,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还耽误水库的修建。让他们协办,哼!以老夫看来,还是不要继续丢人显眼了。”

    “本相也是这个意思,更何况这件事很可能是华夏卫府监察司成立之后第一次查案。既然陛下不让大理寺和御史台插手,我看我们还是顺着陛下的意思!”

    吕馀庆冷笑说道:“真是荒谬!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看着华夏卫府从此坐大?”

    赵普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屋门口的小太监辛石,温和的说道:“吕大人想多了,华夏卫府监察司只能查案,非旨意特准,不能判案。这是陛下早就说过的事情,这件事情在政事堂也有备案的。”

    “好,此事暂且不提,吴越国主竟然赶在使团离开开封之前,派人来向陛下求亲,此事你们怎么看。”吕馀庆说道。

    赵普最先言,说道:“从此事可看出,叶尘将钱武被误杀之事的来龙去脉查得水落石出,抓到证人,然后出使吴越国向吴越国主解释对质钱武被误杀这个计划,根本就不是重点,或者说此事的真相显而易见,有没有证据都是次要的,想来那吴越国主也能看出自已弟弟是被弥勒教所利用。但钱武被杀之事已经生,两国一直友好的关系已经被打破,间隙已经形成,那吴越国主显然也不想就此与我们大宋分崩离析。可是因为叶尘的原因,陛下又没有将凶手交出去,在这个时候关键要之处就是我大宋另
与时空的约会最新章节
外再付出一些实实在在的代价,平息吴越国君臣的怒火,弥补我们两国的关系,而不是叶尘的解释和证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吴越国主提到和亲之策,其实对我大宋和吴越国来说,都是两全其美的方法。”

    薛居正紧接着也说道:“赵相公言之有理,老夫也认为通过两国和亲,能够让吴越国继续亲近我大宋。此事可行。”

    吕馀庆有意想反对一下,但也知道这件事情对大宋来说,只是下嫁了一位公主,但对大宋却极有好处。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此事老夫也同意。但是,老夫认为叶尘前往吴越国当面向吴越国君臣解释钱武被误杀一事,也很有必要。所以,老夫建议叶尘继续以钦差大使名义出使吴越国,顺便将公主护送至吴越国。”

    显然,在这三位看来,将公主下嫁给吴越国世子,对大宋没有任何损失,反而有着极大的好处。所以才极为少见的没有经过任何争吵有了相同的意见。至于吕馀庆后面提到叶尘继续前往吴越国之事,更是没有经过任何异议。三人很有默契的就达到了一致。

    …………

    …………

    守在门外地辛石踮着脚尖,将门内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唇角泛起一丝冷笑,看来这三位大人都盼着祥符侯去了吴越国,最好再也回不来。

    正想着,便看见参知政事吕馀庆推门而出,他赶紧上前讨好说道:“吕大人,奴才急着回宫,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吕馀庆瞪了一眼辛石,没有理会后者,昂着头离开了。

    吕馀庆上次诱骗南汉降帝刘鋹栽赃陷害叶尘之事,在大朝会上当场穿帮,恼羞成怒之下装昏过去才躲过了当时的难堪,原本以为自己的参知政事已经当到头了,自己也已经做好了辞官的准备,结果天子竟然传旨让他入宫,并且言辞间不让他辞官,甚至表达了许以大任的意思。吕馀庆当然知道这是天子是想借助他与叶尘和赵普之间的矛盾,让他继续留下制衡叶尘和赵普而已。所以,他这些天处处和赵普做对,与叶尘有关的事情也想尽办法拖后腿,使绊子,渗沙子。

    辛石脸色始终保持恭谨不变,他早已经习惯官对太监的态度,但他心中却是暗骂吕馀庆活该被叶侯整治,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这时,赵普也走了出来,看了这个小太监一眼,笑了笑,说道:“辛石!你呀,别老在这儿偷听,反正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说给别人听,何苦把自己弄闷着了。”

    辛石心中一凛,低眉顺眼的笑了笑,看着这位朝中百官之消失在恭房的入口处,心想宰相大人显然是警告自己不要将听到的说出去。

    …………

    …………

    辛石又抱着这些书,将淡蓝色的宫服掀至腰间,用袖子遮在书了,踮起脚尖,拱起屁股,一路向着宫中小跑而去。

    由中书省衙门送到天子处理奏折的崇政殿,这一路上全在大内侍卫保护之下,所以也不担心有人会危害到宋国最重要的这些书奏折,辛石跑起来是分外得意,一路上还有些宫女眉眼含情地柔声向他请安,他也没空理会,另外那些小太监讨好的眼神也是视而不见。

    跑到崇政殿中,辛石平伏一下呼吸,低眉顺眼地轻轻从侧门推门而入,小心翼翼地将书轻轻搁在书案之下。

    正皱眉看着一个奏章的皇帝陛下拣了一份看了,先是看到中书省对于黄河水库修建贪污之事查办意见,皱了皱眉,心想吕馀庆给华夏卫府使绊子,他在意料之中。但赵普竟然也爽快同意由华夏卫府监察司一家查案,这让他有些意外,略微一想,便冷笑道:“赵普这次倒是学乖了,不过多半是修建水库贪污的人中与他没有关系。”

    辛石哪敢听这些天子惊天之语,悄无声息地站在一侧,心里紧张地厉害。

    皇帝挥了挥手。

    辛石如释重负,向崇政殿外轻轻退去。这时又听到,赵匡胤自言自语说道:“让永庆嫁给吴越国世子…………这倒是一个办法。吴越国主钱弘俶倒也是个聪明人。只是不知道钱弘俶的儿子相貌、人、才能、心性如何。希望不要辱没了永庆才好。”

    :媳妇距离预产期还有九天了,随时都可能会生,这些天加班加点,攒了几章稿子,我会尽量提前上传,设置定时布,这样不会断更。但大家也知道生孩子这事,虽然医院给出了预产期,但实事上提前上几天,甚至十几天也是常有的事情,我若是来不及上传,还请大家见谅。但我保证就算断更,也不会过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