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怕酒中有毒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怕酒中有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又因今天这场国宴还有宴请两国使臣的目的,叶尘对面而坐的是南唐和吴越两国的使臣,之后紧挨着的才是大宋一众文臣,赵普排第一个,之后是赵光义,再后面则吕馀庆、薛居正、沈义沦这三个两府重臣。

    一系列的仪程之后,庆功宴终于开始,众人落座。

    一坐下,对面李从善神色复杂的打量叶尘,而徐铉那两道宁静之中自有深意的目光已经投到了叶尘的脸上。旁边吴越国副使高平升看向叶尘充满了浓浓的敌意和恨意。只是每每叶尘看过去时,后者赶紧低下头不敢和叶尘对视。

    叶尘对于三位异国使臣的眼光自然有所察觉,南唐正副使自不用多说,叶尘心中再次惊叹于蛊虫的神奇他与南唐正副使没有什么交际时,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也就是说蛊虫不会对二人思想行为产生任何影响。在平日生活中,唯一的不同或许只是他们的饭量会有所增加吧!

    叶尘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吩咐徐铉今天宴会上做的事情,不由微微一笑,心中暗忖道:“徐铉做完之后,恐怕会对自己的大胆感到后怕。”

    而吴越国副使高平对他的态度让叶尘心中生出各种猜测。他知道按照计划就这一两天,吴越国使臣就会先行回国。他认为在高平升离开开封之前有必要和对方见一面。

    …………

    …………

    菜品、酒水、水果、糕点被端在美丽的宫女手中,悄无声息却又落落大方地分置在各个案几之上。叶尘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他最近的食量越来越大,他怀疑与藏在自己体内的血皇蛊母有关,虽然这血皇蛊母让他拥有了堪比神魔地般的能力,但他始终认为体内拥有异物不是好事。实事上,他一直和喻清妍在寻找将血皇蛊母从他体内赶出的办法。

    赵匡胤突然对坐在右手边中间,正胃口极好的吃着东西的刘鋹生出很大的兴趣,或者说他很享受一国降帝在他面前以臣下之礼和他说话的这个过程,即使刘鋹实为傀儡皇帝,但也毕竟是南汉正统皇家血统。

    赵匡胤突然刘鋹说道:“刘卿!朕听说你心灵手巧,曾经以珍珠编结成一只马鞍和一条游龙,据说十分工巧精致。可有此事?”

    刘鋹一听,赶紧站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到中间跪倒在地,山呼万岁,顶礼膜拜,叩头如捣蒜。

    赵匡胤见此,心情大好,虽不耻刘鋹为人,但是见到他在自己面前如此模样,却是龙颜大悦,他对刘鋹的反应很满意,摆手让他坐下说话。

    刘鋹表现得很听话,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才恭敬之极的说道:“回禀陛下!微臣的确心灵手巧,也的确用珍珠编结成一只马鞍和一条游龙。并且,微臣今天还将这两件东西带来了,准备献给陛下。”这刘鋹虽然性格有些扭曲残忍,但单是从心性来说,其实极为单纯,此时说起他的擅长之处,却是犹如一个小孩子一样,一点都不谦虚,且还献宝一般的一脸的骄傲。

    说着,他便从自己座位下面,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两样东西,旁边小黄门上前,拿了过去,递给了赵匡胤。

    赵匡胤有些意外,他却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这家伙还带来了礼物。他却不知道刘鋹今天本就带这两件东西想讨好他,但一直不敢开口,也不知道怎么将礼物献给他,赵匡胤这随口一问,刚好让刘鋹找到了机会。

    赵匡胤有些好奇的拿到手中看了两眼,发现这珍珠马鞍和珍珠游龙的确编制的极为巧妙和精致,对刘鋹工艺之巧、心性之灵,大为叹服的同时,也越加鄙视刘鋹。

    他望着这些绮靡华美的玩物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继而对左右的大臣们说道:“那天一道妖道或许比较难缠,但刘鋹虽然好工巧,遂习以成性,倘若能把这种聪明用在治国上,说不定就能够摆脱天一道的控制,说不定也就没有了今日之亡国。”

    众臣纷纷附和表示陛下圣明。刘鋹自己也只是嘿嘿笑着,没有任何羞耻尴尬之色。众人目睹他这样子,对他更为鄙视。

    “来人,赏赐刘鋹百两黄金,一杯御酒。算是朕收了你这两件东西的回礼。”赵匡胤最后说道。他准备将这两样东西放于后宫,不是用来把玩观赏,而是想将其当作鉴戒之物,以提醒自己不可昏庸,否则那刘鋹今日的结果就是自己将来的结果。

    天子一言一行便是圣旨,旁边王继恩赶紧命人斟上一杯酒,给刘鋹端去。

    刘鋹接过酒杯,脸色突然大变,
玄界澡堂吧
双手哆嗦得像秋风中的树叶,几乎端不住酒杯,额头上早已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脑子里立时闪出了在国内时,自己常用鸩酒毒杀大臣的惨景。那些大臣们喝下鸩酒之后,毒性顷刻发作,脸色青白,口鼻冒血,腹疼如绞,满地打滚哀号…………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连忙在原地双膝跪地,哀哀哭泣道:“微臣承祖父基业,拒违天朝,劳王师致讨。罪孽深重,固然当死。现在已经太平,陛下若能不杀微臣,微臣只求当个普通的布衣百姓。愿延微臣之旦夕生命,以成陛下生成之德。微臣实在不敢饮这杯酒;”

    听他说了这一通,宋赵匡胤一时愕然,满殿人瞠目结舌。

    赵普最先反应过来,玩味的说道:“陛下!恩赐侯是怕酒中有毒。”

    赵匡胤一听,不由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朕推心置人腹,平生做事光明磊落,岂能乘人之危,背后下手,做些鼠窃狗偷的小人勾当?你也太小看朕了。王继恩这杯酒既然恩赐侯不敢喝,你自己喝了吧!”

    王继恩一怔之后,当即跪下谢恩,但他突然想起这会不会是陛下察觉到了什么有意对他试探,甚至这酒中真有毒。毕竟虽然是他刚才命人倒的酒,但倒酒的小太监可不是他的人。

    王继恩这样想着,动作有些缓慢,趁着端酒的瞬间抬头看了一眼赵匡胤,发现后者对他的慢腾腾动作有些不悦,心中一凛,赶紧一口喝了下去。感觉无事,王继恩心中长松了口气,他发现自己后背都已经湿了。

    “好了,给恩赐侯再倒一杯酒吧!”赵匡胤说道。

    刘鋹这时那颗悬着的心,这才平平稳稳地放在实处。但是那一张胖脸,刚才都没有什么反应,此时却早已羞得像猪血一般,连忙叩头谢罪。

    …………

    …………

    赵匡胤毕竟是武将出身,大宋国建国才十多年,一些宫中规矩礼节上却远没有南唐繁琐,宴会上更是没有太多太大的规矩,接下来赵匡胤宣布进入自由模式,已经习惯了的大宋文武百官便开始热闹了起来。互相敬酒的敬酒,趁机结交的结交。显得有些乱,赵匡胤看在眼中,却丝毫不以为忤,这一幕落在南唐正副使臣眼中,心中又是一阵鄙视。

    叶尘主动向赵光义和所有两府重臣及罗公明、潘美率先敬了酒,表现出了身为后辈的谦虚。然后又坐在自己位置上不管不顾的吃喝了起来。

    不料,他刚没吃几口,潘美和在场的几名军中年轻一些将领都纷纷过来给他敬酒,话语间善意十足。叶尘不敢托大,一边客气的喝着酒,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同时又担心自己和这些军中大将关系太过亲密,会让赵匡胤对自己有所猜忌。一边心中纳闷这些军中猛将为何突然对自己如此客气,以前可是从没有这样过的。

    但紧接着,叶尘便想明白了怎么回事。行军打仗之事首重情报和后勤,而华夏卫府此次在南汉及川蜀所表现出来的打探情报的能力让所有军中大将大吃一惊。以如今华夏卫府遍布天下的情报网,在战场上所能够发挥的作用,只要真正的懂兵事的人没有不清楚的。华夏卫府能够在情报方面为军方提供了极强大的支持,能够让那些将士们少许多死伤,军方当然喜欢华夏卫府。另外一个方面,自然是因为这些天传言中华夏卫府下一步会拥有监察天下官员的职司和权力,他们虽然属于军方系统,但也是大宋官员中的范畴。

    而那些文官勋贵们,早就想上来给叶尘敬个酒,交谈几句,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最差的也想混个眼熟,好为将来可能要做的事情铺垫一下。可因为天子还在场的缘故,他们反而不敢上前来和叶尘套近乎,否则被天子认为他们是做贼心虚,那可就得不偿失了,甚至哭笑不得了。

    就在这时,南唐使团李从善和徐铉两人互视一眼,徐铉突然站了起来,向龙椅上的赵匡胤拱手一拜,说道:“陛下,臣徐铉有话要讲。”

    赵匡胤眯着眼看了徐铉一眼,有些意外,看了一眼看着徐铉皱着眉头的赵普,才对徐铉说道:“徐爱卿虽然是南唐的官,但如今也算是我大宋的臣子,有什么话就说吧!”

    ps:今天白天陪着媳妇去医院,今年生猴宝宝的人太多了,排了一天的队,几个项目检查了一天。本就很累,回来又做饭、洗碗,又洗衣服,然后伺候媳妇睡下,才开始码字。所以更得有些晚了,而且因为精神不好,这两更写得好累好累,这会已经打瞌睡了所以,不敢求捧场和各种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