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拷问秘法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拷问秘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纸张上面内容和李君浩刚才在上面所说一样,成衣店老板和伙计已经该说的都说了,那马夫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尘拿着看了一眼,不由皱起了眉头,因为赵匡胤只给了他半个月时间准备,半个月后就要前往吴越国,所以为了抓紧时间,今天亲自来看审问的情况,没料到已经是一天过去了,以孟一仁的手段,依然没有太大的进展。但紧接着他又眼睛一亮。

    这马夫能够面对白小猫和岳正野,还能够让岳正野受伤,实力不弱。在一些方面更是表现出了极强的能力。特别是从此人经受了非人的折磨,依然能够挺得住不说来看,此人绝非寻常人,很有可能在弥勒教内部很有些地位。

    想到这里,叶尘眼睛越来越亮,心中的期待更甚,实事上他从不怕问不出东西,而是怕问的人脑子里面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

    “弄醒他。”叶尘有些兴奋的说道。正准备等着叶尘训斥自己的孟一仁看着叶尘神色有此疑惑,心想自己没问出什么东西,总司使大人还这般兴奋。只有李君浩隐隐猜到了叶尘的想法,所以对于叶尘接下来所做的事充满了好奇。

    孟一仁拿了一个小瓷瓶子凑到刑架上的马夫鼻端,让他嗅了嗅,只见那马夫一阵无力地挣扎。肌肉一阵扭曲,身上伤口中的鲜血再次渗了出来,人也醒了过来。

    马夫强行睁开眼眸,迷离地眼神中透着一股对自己生命和肉体的漠然,甚至看着眼前的人,脸上流露出一丝讥讽。

    叶尘没有急着动手,有心想见识一下孟一仁的手段和亲眼看一下被自己寄予厚望的马夫表现,便说道:“你是孟一仁吧!继续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孟一仁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华夏卫府下一步要进行改革,情报司下面可能会设行刑逼供部,他这几天已经托人去江南接自己的家人去了,这个行刑逼供部部司使的位置他很想要。只是他忙了一天一夜,本来信心十足,但以往无往而不利的手段用在这马夫身上,竟然都没有让对方开口,他担忧总司使大人会看轻自己,此时一听叶尘要看一下自己的手段,顿时欣喜万分。心想就算依然不能让这马夫拷问出什么,但能够在总司使大人面前将自己的手段施展出,也就够了。

    孟一仁又开始用刑,刑房之中惨嚎之声此起彼伏,凄厉无比,却没有办法传到地面上去。

    叶法看着不由微微点头,这孟一仁行刑逼供的手段果然不凡,除了最基本火钳烙烤、刺夹十指等方法之外,最让叶尘眼睛一亮的是孟一仁竟然会一套拷问折磨人的针法。叶尘看得分明,孟一仁拿出一套指头长的细针,往往在几个穴位上刺下,被烙烤铁板滋滋作响都不叫出声的马夫,竟然疼得大声惨叫,面部扭曲,双眼泛白,身体疯狂抖动,全身上下瞬间就汗如雨下。以叶尘如今的意志看了都一阵心惊肉跳,旁边李君浩同样脸色有些发白,倒是那两个探子可能是这一天一夜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反而没有什么异色。

    可惜,一番折腾之后,那马夫固然凄惨之极,疼痛的死去活来,但就是不说一句话。让孟一仁郁闷不已。反倒是叶尘好像乐见其成,神色越加欣喜。

    “好了,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他单独聊一会,不可窥视。”叶尘说道。

    李君浩、孟一仁和另外两名探子一愣,心中有些疑惑,但立刻便出了牢房,远远走开。孟一仁脸上满是惭愧之色。

    听着四人已经走远,叶尘打开腰上的黑葫芦,轻轻一拍,一只蚊虫般大小的黑影从中钻出,在马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从他的鼻孔中钻了进去。

    四五息之后,马夫一声闷哼,身体一抖,再看向叶尘时,脸上的漠然讥讽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呆滞和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从治。”

    “你在弥勒教内是什么身份?”

    “我是弥勒教在开封分舵左护法?”

    ………

    ………

    一炷香之后,叶尘一拍黑色葫芦,发出一声奇异声响,伴随着马夫一声惨叫,黑兵蚁蛊便从此人耳朵中钻出,又钻进了黑色葫芦。

    叶尘一脸欣喜的离开了牢房。

    李君浩、孟一仁和两名探子迎了上来行礼,李君浩看着叶尘神色,忍不住问道:“大人,可是问出了什么。”

    叶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全问出来了。此人算是条大鱼,竟然是弥勒教在开封城分舵的左护法。走吧!召集你们情报司的人手进一步确定一下
我的魔法时代无弹窗
他所说的情报。”

    四人顿时目瞪口呆,孟一仁更是一脸仰慕和佩服的看着叶尘,扑腾一声跪在叶尘面前,说道:“大人,属下酷爱这行刑逼供,还请大人能够传授属下几手。”

    叶尘愣了一下,想起后世那些被邪教洗脑的极端分子甚至能够盘坐在地自焚而不动不叫,再一结合刚才那李从治,略微一想,说道:“其实以你摧残破坏人肉体的手段,对于寻常人来说已经够了。但对于一些已经可以无视肉体疼痛和迫害的少数人来说,却没有多大效用,比如里面这位弥勒教的狂热信徒。对于这种人你要用一些精神折磨法。比如你将他固定住,脸上贴上一张布,然后给布上倒水。还有你可以把他绑住,并蒙住他的双眼,然后割开一道伤口,找个水囊什么的,一直在他旁边滴水让他听。就这两个方法吧!你可以试试看。”

    四人听着瞠目结舌,孟一仁是此道的真正的行家,略一琢磨,已经对叶尘佩服的五体投地。扑腾一声,又给叶尘跪下磕了头,恭敬之极的说道:“多谢大人传授属下拷问秘法。”

    叶尘感到有些好笑,心想这从后世电影、电视剧里面看来的方法在孟一仁这里就成了秘法了,不过他既然说出来,自然是知道这两种方法在刑讯逼供中的确很管用。

    …………

    …………

    太康县是开封下辖的最南边的一个县。太康县令王德才是乾德二年的进士,广有才名,能力出众,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在大宋官场中也是小有名气。与他的能力和才名同样小有名气的是他的惧内。

    王德才就一个原配正妻,没有小妾,且曾经发誓终生只娶一妻,听说也从不去青楼等烟花之地。

    当然任何事情背后都是有原因的。

    王德才的夫人姓苏,名雪曼。名字里面带有一个雪字,但实际上却是很少下雪的江南之地女子。

    苏雪曼拥有江南美女的一切特征秀美娇小、肤白细嫩、温侬软语般的温柔。据说还出自江南的一个大世家。王德才当年落魄之时,是苏雪曼不顾家人的反对,依然拿着自己的私房钱,与王德才一路经历万般困苦私奔至大宋境内,相依为命生活了三年,王德才一举考上了进士。在这期间,王德才一心读书,家里面生计全靠苏雪曼从家中带来的私房钱做的小生意维持。

    昨日,苏雪曼新买了一个会一些按摩拿捏的丫鬟进了县衙后院。丫鬟名字叫小云。

    巧的是,刚买进这个丫鬟,苏雪曼便病倒了。

    此时,太康县衙后院中,苏雪曼找借口赶走了所有的下人,只留下新买来丫鬟照顾他。

    但事上,坐在床上的是这位名叫小云的丫鬟,在旁边伺候的则是苏雪曼。

    “这是按照您的吩咐在四家药店分别买来的药,其中那株千年雪参主药是我家老爷亲自派人到开封城善济大药房买的,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苏雪曼恭敬的将药碗递给小云,轻声说道。

    小云看了一眼苏雪曼,一口喝了药,脸上苍白的脸色有了一丝红润,微微松了口气说道:“还好这个药方对这毒药压制很有效果。”

    但紧接着她又想起什么,脸上流露出一丝怨毒和惊恐,说道:“没想到那叶尘真气中蕴含有剧毒,而且这剧毒竟然如此诡异,教主给我的解毒丸竟然也只能稍稍压制。如今即使喝了这些药,但也最多压制一个多月。我必须近快赶回金陵,由教主亲自动手替我解毒。”

    这位丫鬟小云自然就是华夏卫府到处寻找的上官冰云。

    苏雪曼一脸担忧,赶紧说道:“我明天便病好,三天后回娘家省亲,我家相公肯定同意。到时候您和我一起坐船南下。”

    上官冰云说道:“我让你派人给万香楼张青送的信,已经送过去了吧!”

    苏雪曼说道:“已经送过去了,并且那边带回的口信说左护法李从治可能已经被华夏卫府抓了。”

    上官冰云眉头微皱,说道:“可惜了,李从治是个人才。”

    苏雪曼说道:“李护法会不会泄露开封城内的秘密分舵。”

    上官冰云极为自信的说道:“李从治意志极为坚强,即使我的催眠秘术也难以对其生效,任何拷问手段都不可能让他屈服。因为他是教主的狂热信徒。”

    …………

    …………

    ps:三更送上,跪求诸位看客的有条件的能够捧个场,投个月票和红票,没有收藏的将本书收藏,没看正版的能够来纵横看正版九孔跪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