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一十章 华夏卫府闯了大祸

第三百一十章 华夏卫府闯了大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时,黑月带着一百黑骑兵终于赶到,黑月略一判断形势,便向马车追了上去。

    马车的速度终究是比不了黑骑兵,半炷香时间之后,黑骑兵已经追了上来,距离十数丈时,黑月一声大吼,右手猛的一挥,手中长枪飞射而出,划过一个抛物线,直接将拉车的马刺穿。

    随着马发出哀鸣声,栽倒在地,马车也翻倒在地,那铁塔大汉一跃而起,不知从那拿出一柄大锤,将冲上来的现两名黑骑兵手中铁枪砸飞,但紧接着又有四根铁枪从四个方向向他刺来,大汉砸飞了三根,被一根铁枪从咽喉一穿而过,当场死去。

    黑月带着一百名属下团团围住了马车,没有人下马,一声令下,几名属下手中铁枪挥动中,那马车的车厢便散了架,碎散而开,马车中的人也暴露出来。

    只是本来在马车里面应该有两人,此时只剩下一人,而且还是一个死人。

    上官冰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马车中离开,不知去向。而张继业也已经死了。

    这时,叶尘带着连继城、胡三光等五人,以及血杀带着二十名属下也赶了上来,看着惨死的张继业,上官冰云又消失无踪,叶尘脸色有些难看:“上官冰去受了重伤,又中了剧毒,你们四人去追,谁能杀了她,谁就是下一步刺杀司副司使,且赏银万两。”

    连继城、张雄、丁英才、齐鞭身体一震,躬身抱拳称是,然后各自向刚才马车所经过路径返回,细细查探起来。很快,四个人碰头商量几句,各自选了一个方向追了上去。叶尘见此,眉头深蹙,四个人四个方向,显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发现。

    二十多步外,血杀看见张继业已死,先是大喜,但一想到张继业死前十有八.九已经将秘密告诉了上官冰云,不由脸色又难看起来,准备也学华夏卫府四名杀手那样去追踪上官冰云。

    但就在这时,叶尘看着血杀和他的二十名属下,心中杀机如潮,寒声说道:“黑月,带人将他们全部杀了。”

    黑月右手一挥,带着百名黑骑兵冲了上去。血杀脸色大变,正面对抗一百名黑骑兵的冲击,即使他实力高深,二十名属下也是高手,但依然不是黑骑兵的对手。右手一挥,二十人四散而开,向树林中冲去。只要进了密林,他们就不用怕黑骑兵,相反还可以一一将黑骑兵全部杀死。

    然而,只见叶尘手中宝弓一箭射出,血杀的一名属下便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黑月快速下了几个命令,一百黑骑兵分成十组,每十人一小队,盯着其中十个人追了上去,黑月亲自带着一组人向血杀追去。

    血杀的身法展开,短时间内黑骑兵也追不上,但他二十名属下就没有这个实力和身法了,两条退拼了命,但依然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

    血杀脸色铁青,不再一味地逃跑,身体骤停,脚下一蹬一跃而起,手中长刀一个匹练,向追上来的黑月当头劈去。

    黑月一声大吼,手中铁枪迎了上去。

    锵的一声巨响,黑月连同胯下战马向后急退,战马一声哀鸣,直接跪倒在地,嘴中吐血。

    血杀脚下微点地面,又是一刀向黑月当头劈去。黑月在战马跪地的同时,弹身而起,手中钢枪再次稳稳的将血杀的长刀拦住,但他被劈的一个踉跄又退了两步,嘴角溢血。血杀却是没有想到黑月能够接得下他两次全力出手。正准备再次出手一举将黑月斩杀,十柄铁枪已经向他狠狠扎来,血杀一声厉啸,拔地而起的同时,身子螺旋般转动,手中长刀横扫一圈,铛铛铛铛声中,十名黑骑兵闷哼踉跄后退。

    但这时,血杀却是脸色大变,一股生死危机瞬间笼罩心头,他想起了叶尘之前射碎上官冰云肩膀的那一箭,只是他此时却已经来不及再劈出一刀,一声大吼,凭借着微妙感应他手中长刀猛的竖立在咽喉之前。

    锵!砰!

    接连两声想起,一只钢箭隔着血杀手中长刀射在血杀的咽喉之处,一股大力传来,打在了血杀身上,然后长刀之上以钢箭的命中点为中心,出现细密裂缝,瞬间化为十数截碎片,四散飞射中,将血杀脸上、身上割破了一些血痕。

    而血杀本身也跌飞至五丈之外,踉跄落地,一脸难以置信中,弹升而起,全力展开身法,向树林掠去,再也顾不上救自己的属下。

    血杀身法虽然比不了上官冰云和玉道香,但也慢不了多少,全力飞掠中,
以剑载道吧
叶尘的箭是射不准的,叶尘也知道这一点,便不再理会他,全力射杀血杀的那些属下。

    十多息之后,除了血杀窜入树林中逃走之外,他的二十名属下全部死了,其中有十人是被黑骑兵追上杀死,十人是被叶尘射杀的。

    …………

    …………

    一声鸟鸣传来,一道黑影从高空中俯冲而来,落在了叶尘的肩膀上,亲昵的噌了噌叶尘的脸。

    叶尘抚摸着海东青光滑且坚硬的羽毛,将黑月手中递过来的肉干喂给其吃了几条,然后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挥手让海东青飞上了高空。

    然后他看着搜查了张继业身体赶过来的胡三光说道:“可有什么收获?”

    胡三光躬身说道:“回禀大人,张继业应该是上官冰云亲手杀死的,属下猜测张继业对自己知道的所有秘密早有记录备份,刚才很可能全部交给了上官冰云。”

    叶尘略一沉思,说道:“上官冰云受了重伤,肯定逃不远,传令下去,情报司的人全力发动,在附近搜查。你亲自盯着海东青的位置,它若是在一个地方徘徊,说明就有所发现。”

    胡三光恭敬称是,转身快速离去。

    …………

    …………

    张继业的尸体送到了开封城,赵匡胤派出心腹亲自查验,对于华夏卫府能将其斩杀,没有给任何表扬肯定的话。

    因为,华夏卫府闯了大祸。

    在卢馆镇,被华夏卫府六名杀手砍了双腿和一支胳膊,且被一枪贯通的老者最终还是死了。而此人真正的身份还真的是一个王爷吴越国国王钱傲的亲弟弟,吴越国使团正使钱武。

    此次钱武来到大宋是带着吴越国使团,带着重礼,是恭贺大宋打下南汉国而来。只是不知为何钱武在到达开封地境时和使团分开,让副使带着直入开封城,而他带着六个护卫来到了卢馆镇,且还出手接应张继业。结果被华夏卫府的杀手当成上官冰云给出手杀了。

    说起这吴越国和大宋的关系还真有些特殊,正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吴越国的使团正使吴越国王弟弟是最不能在大宋境内出事的一个人,更不用说被大宋朝廷的人给杀了。

    两国之间这种特殊的关系就要从吴越国的历史说起。

    吴越国地处后世的浙江省全境和太湖的东北部、东部和南部,首府设于杭州,下辖十三州。

    这个小国是南唐朝未年的镇海、镇东军节度使钱缪建立的。钱缪祖籍杭州。他出生的时候,据说从他家的宅院里传出兵马喧嚣之声,邻里都感到怪异。此时正值其父钱宽从外地归来,听乡邻们说了这怪异之事后,以为是不祥之兆。回家后抱起刚出生的小儿子,就要往后院的井里扔。经钱缪的祖母苦苦挽留,才算是保住了他的一条小命。因此,家里便给他起了个小名叫婆留喜。

    钱缪年轻时,十分顽劣。他不喜欢读书,不务农活,终日舞枪弄棒,练拳习武,有时还跟人去贩卖私盐,从中牟利。

    此时正是唐僖宗时代,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全国各地动荡不安,江南东路裨将王郢也乘机作乱。

    石鉴镇将董昌将钱缪召蓦为乡兵,不久升为偏将,参与了镇压黄巢农民起义。不久董昌升为杭州刺史,也擢升钱缪为杭州都知兵马使。

    僖宗光启三年之后,杭州一带大乱,干戈不休,刘汉宏、高骈、杨行密、孙儒等先后兴兵叛乱。钱缪带兵苦战数年,削平叛乱,趁机占据了苏州、润州等地。唐廷授钱缪镇海军节度使,并特授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钱缪便将镇海军使府设立在老家杭州,率所部兵卒和征发来的役徒数十万,修建了杭州城。城墙周边七十里,开十座城门,沿城设立六个营屯,从而使杭州城成了东南沿海最重要的军事重镇。

    唐昭宗景福二年二月,镇守越州的董昌见唐朝廷无力控制局势,各地藩镇拥兵自重,公开割据,在身边诸将的蛊惑下,也公然称帝,国号罗平,改元天顺。

    这给钱缪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钱谬对左右说道:“董昌虽然对我有恩,但我身为朝廷大将,理应兴兵讨伐。”他立即致书董昌,信中说道:“与其闭门作天子,岂若开门做节度使。”意在劝降。

    ps:第二更送上,还有一更,诸位看客不要错过。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