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零九章 搏命拼杀

第三百零九章 搏命拼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昨天流离de岁月、书友17933914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为此,今天会有加更,至少三更。

    上官冰云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怪诞的感觉,他不知道叶尘的手是怎么拧过来的,这已经违背了常理。她却不知道,这正是叶尘身体变态的另一个特点。

    叶尘闷哼一声,右手死死缠着上官冰云的左手腕,体内雄厚的真气通过右手向对方体内攻了进去,与此同时空着的左手一横,一道亮光划破了白雾。

    那是刀锋!

    这是一柄首,这柄首是这个世界是独一无二,甚至可能是最为锋利的一柄首,因为他是叶尘从后世带来的,数月前在秦岭和玉道香分开时,后者便将重狙枪、望远镜和这柄首交给了他,但那枚彩钻戒指却没有给他。

    上官冰云左手竖掌,体内真气暴涌而出,挡住了叶尘的右手腕,一膝狠狠的顶向叶尘的下体,右手中指一甩,那道透明丝线险险从叶尘的脖颈上掠了过去。

    当上官冰云中指一动时,叶尘就抢先拧身,依靠着自己身体的变态柔韧性,强行避过了下方的那脚,身形一侧,感到左肩上一凉,知道被上官冰运的独门武器透明丝线划破了血肉。

    而他左手的首被上官冰云不知从何处拿出的一个法.轮挡住了,右手与张继业正比拼着内力真气,乍看之下,竟是无从施力。但就在这时,上官冰云脸色一变,叶尘右手中的真气有些古怪,好似……竟然蕴含着剧毒。

    上官冰云张开了诱人小嘴,似乎有些痛苦。

    一只细针从上官冰云的嘴里喷了出来,直袭叶尘的面门!

    叶尘却是没有想到上官冰云还有这一手段,身形强自拔高半尺,比拼内力的右手也与上官冰云的左手脱离,让那枚针没入了自己的胸口。他感觉胸口一阵闷痛,左手腕一转,锋利首,避开上官冰云手中法.轮,像风车一样割向上官冰云的手腕。

    啪的一声,上官冰云撒手以巧劲打出了法.轮砸向叶尘的面门,叶尘被迫后退,首自然也割不了上官冰云。

    两人距离一丈,相对而力,一时都不敢妄动。

    上官冰云中了叶尘真气之毒,身体微僵,叶尘也是胸口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发现那枚细针也有古怪,两人都受了伤。

    两人这一段沉默的厮杀,似乎很久,其实也只是在短短刹那间,两人沉默进行着人世间最凶险的比拼,虽不华丽,任何人看了只怕都会感到一股寒意。

    叶尘快速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连继城、胡三光、张雄、丁英才、齐鞭被十数名身穿青衣护卫打扮的男子拦住了。显然上官冰云不是一人独自而来,按照计划她接上张继业之后,是要假扮成大户人家赶路的父女或者老爷、小妾,而这十数名弥勒教的高手自然就是随行家丁护卫。

    张继业拖着着重伤之体,一个人正在外林子外有些艰难的跑着。而他先前所来方向,二十名捕快正在飞速向他冲来。

    树林侧面,叶尘隐隐听到马蹄砸地的声音,知道黑月带着一百黑骑兵快要赶来。

    叶尘知道二十名捕快不是真正的捕快,应该是赵光义派来的高手。因为他知道一些原本历史中赵光义的一些事情,所以对赵光义一直极为忌惮,甚至比弥勒教上官冰云、楼炎明和圣堂玉枫还要让他忌惮。所以,他此时看着二十名假装成捕快的高手,一时把不准这二十人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敢再继续出手对付上官冰云,以免被赵光义的人所趁。

    上官冰云看见二十名实不力弱的捕快冲来,更是脸色一变,此时哪还不知道张继业可能是大宋朝廷故意放出城的,只是一个诱饵,叶尘的目的是她。

    有了这个认识,上官冰云哪还有动手的心思,脚下一动,身体闪动间,向张继业抓去,想带着张继业快速离开。

    血杀见此,脚下一蹬,身体如弩箭一般跃起,手中一把长刀横横向刚被上官冰云抓起的张继业割了过来。

    几乎与此同时,叶尘从背上拿下八石宝弓,以极快的速度弯弓搭箭,看似很随意的射出了一支钢箭,但却精准的向上官冰云心口位置射去,他射的不是张继业,而是上官冰云。

    电光火石间,上官冰云一声尖啸,身体瞬间爆发出了另人难以想像的速度,但血杀的刀和叶尘的箭也不慢。

    长刀斩中血肉和箭矢射入肉体的声音同时传来,上官冰云抓着张继来已经到了三丈外,但是张继业的一
黑科造神无弹窗
只胳膊留在了原地,而上官冰云的左肩膀被叶尘钢箭直接贯通,一片血肉模糊,半个肩膀的骨胳已经成为碎末,左臂短时间内算是已经废了,受此重创,上官冰云体内的毒再也压制不住,噗嗤一声喷出了一口带有黑气的血液,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官冰云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神色怨毒的看着叶尘,同时快速的在张继业胳膊处和自己肩膀处点了几下止住了血。她看着血杀神色有些震惊,震惊自然是因为没想到这名开封府捕快拥有如此实力,她自认为就算是没有受伤全盛时期,都未必是对方的对手。

    她心中此时有些后悔,她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一定会放弃张继业。但是现在却不能丢下张继业,因为张继业可能会救她的命。

    她发现来的这二十名捕快目的并非自己,而是张继业。她的心智何其妖孽,目光闪动中,瞬间便有了一些猜测,同时也有了摆脱眼前局面的计策。

    此时,血杀又提刀沉默的向她冲杀而来,叶尘虽然也看出血杀的目标是张继业,但也绝对不会放过趁机射杀上官冰云的机会,下一支钢箭又已上弦。

    上官冰云此时受了重伤,根本不是叶尘和血杀的对手,若无意外看起来她真的必死无疑。但就在这时,她低声对张继业快速说了什么,后者突然说道:“你再冲过来,我就将晋王和圣堂在宫中的暗子说出来。”他并不确定血杀是赵光义的人还是圣堂的人,所以才如此说道。

    血杀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身形陡然停了下来,有上官冰云在,他没有一招杀死张继业的实力,只能停下。并且让追上来的二十名属下也停了下来。

    做为赵光义最为隐秘的心腹,他自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张继业,若是由张继业将赵光义在宫中的暗子说出来,被叶尘听了去,他就算将张继业杀了也没有什么用了。实事上,张继业刚才那句话被叶尘听了去,已经会给赵光义招惹一些麻烦。

    血杀一脸杀机的看了一眼叶尘,然后又看向上官冰云和张继业。

    张继业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说话,上官冰云阴冷的一笑,对血杀说道:“你们只要帮我挡住叶尘,我可以保证张继业才所说的秘密不会告诉任何人。”

    血杀死死的盯着上官冰云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上官冰云说道:“我以我们教主的名义发誓,更何况你们没有选择。”

    血杀正在沉吟,上官冰云冷笑一声,说道:“张老!”

    张继业当即说道:“圣堂………和晋王在宫中的暗子分别是…………”

    血杀脸色一变,厉喝道:“住口!”

    张继业冷笑一声,不再说下去。

    血杀知道他的确没有选择,并且也知道今日自己是很难将张继业杀了,只有放张继业先离开,否则即使强行杀了张继业,后者在死之前也完全可以将秘密说出来。他眸中杀机滔天,神色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说道:“好!我们替你挡住叶尘,希望你履新诺言,否则,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

    血杀话没有说完,一声厉吼,身形跃起,人已经向叶尘冲了过去,因为叶尘的箭已经射出。

    上官冰云虽然一边和血杀说着话,但大半注意力一直在叶尘身上,叶尘的箭射出,她便有了反应,虽然有些勉强,但还是躲了开来。然后趁着血杀将叶尘缠住,随手将疼得神色扭曲,脸色苍白的张继业扔出了树林,树林外不知何时停靠了一辆马车,马夫是一个身高足有八尺,如铁塔一般的大汉。他向前跑了两步,稳稳的将张继业接住,然后便快步向马车跑去。上官冰云也向树林外马车全速掠去。

    而这时,上官冰云带来的其他人已经被连继城、胡三光等五人全部杀了,只是他们又被血杀带来的二十名属下给拦了下来。

    叶尘抽出长剑与血杀战到一起,一交手便是心惊连连。这血杀刀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若不是他最近剑法提升迅速,内力深厚的话,近战根本不是此人动手。叶尘估计此人实力已经达到了白沧海和白家老剑主的水准。

    他却是没想到赵光义手下还有这样的高手。

    …………

    …………

    树林外,上官冰云和张继业上了马车,铁塔大汉一鞭子抽在马上,伴随着马的惨嘶声,马车快速的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

    ps:跪求打赏,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