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零四章 诱饵出城了

第三百零四章 诱饵出城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远远的看着曾尚飞的马车在四名护卫的簇拥下每日例行公事一般到来检查,洪涛一边心中感慨到了曾尚飞这个位置上还这般勤快做事,一般脸上堆满笑容的迎了上去。

    他与曾尚飞本来就有些交情,这些天又对其借机刻意交好,后者也给自己面子,几天下来二人交情又深了几分。

    这一次去打南汉和川蜀平乱他都没有去,带着麾下人马在京都留守。以至于没有立下军功,这几天听说几名打了南汉,且他同级别的将领要升官,甚至还有封爵的,让他眼热羡慕的得不行。

    他看得很清楚,大宋能够相对轻松打下来,且最好立功的估计就南唐了。打下了南唐再与北方契丹或者西北一些游牧民族就没那么好打了,这立功的难度和危险性不知增加了多少。

    所以,下一步打南唐他一定要想办法参与,而曾尚飞虽然没有决定权,但却是有建议权的,到时候走走曾尚飞的路子,让后者把自己的名字加上,呈到两位枢密副使那里,他相信以自己这些年在军中的表现,一定能够被选上。所以,他这几天对于能够借机交好曾尚飞,着实窃喜不已。

    “曾大人!您来了,这一大早的大人真实辛苦了,下官昨天派人在茗龙轩买了几两好茶,大人不妨来坐下先喝两杯,再去其它三处城门检查不迟。”洪涛上前一边说着,一边准备亲自将曾尚飞从马车上扶下来。

    就在这时,一名小吏从城中疾驰而来,来到曾尚飞面前,下马单膝跪地,一边递上一份调兵文书,一边说道:“大人,曹公命令,让大人去城外左厢大营调动一千人马,去华夏卫府衙门将南唐使团接入城中。”

    曾尚飞眉头微皱,说道:“这些事情应该是政事堂负责,怎么会交给我们枢密院做?”

    那名小吏说道:“大人,曹公说是因为担心有弥勒教的刺客会对南唐正副使出手,需要调动人马护送,所以交由我们枢密院负责。”

    曾尚飞说道:“好了,本官知道了,本官现在就出城。你回去复命吧!”

    那名小吏起身上马离去。曾尚飞对旁边洪涛说道:“洪将军,曹公临时给本官派了差事,本官就不逗留了,你的好茶下次有机会再品尝。”

    洪涛赶紧拱手说道:“大人客气了,下官怎敢耽误大人的大事,大人请忙。”

    曾尚飞又进了马车,马夫驾驭马车一掉头,向城外驶去。前面带着人负责检查所有出城人员的营指挥使看向洪涛,后者赶紧摆手道:“看什么看,还不给曾大人让路。”

    守在城门将士赶紧让开,任由曾尚飞的马车和四名骑着马的护卫出城而去,很快便拐过一个弯,消失在视野之中。

    曾尚飞刚才接到的差事是真的,他此时的确是前往城外左厢大营去调兵,然后再前往华夏卫府衙门将南唐使团接近城中,重新住到鸿胪寺中,从囚犯重新恢复成使团的身份。

    只是在路过一块无人小树林时,他的一名护卫离开了他的马车,向东南方向而去,而被他昨天便派出,与刚才那名离开的护卫长的极为想象的一名护卫骑马从林中走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整体组合看起来和刚才没有什么区别。

    离开的这名护卫自然就是张继业。

    他骑着马在离开曾尚飞的视线之后,抽出腰间他所装扮的护卫所用长刀,在马屁股用刀背上狠狠抽打一记,马发出一声惨嘶,瞬间加速向东南方向疾驰而去,而张继业却轻轻的从马上掠下,向西南方向掠去。

    他自然不会完全信任曾尚飞。

    早在半个月前,张继业在皇宫中收到了楼炎明传来刺杀大宋天子的计划,不管刺杀成功与否,其中对于他如何逃脱,上官冰云都已经给他制定了一个极为可行的逃亡计划。包括如何利用曾尚飞的把柄,让其帮助出城,以及后面一系列的安排和接应。

    张继业知道自己有楼炎明和上官冰云不能放弃的价值,他从大宋开国以来,便在宫中当太监总管,整个天下,再也没有比他更了解大宋皇宫构造和防御、天子、皇族及后宫中所有贵人的人。他脑子里面的一些信息在上官冰云和楼炎明那里肯定可以衍生出不少对付大宋朝廷的阴险计划。

    十里外,叶尘、胡三光、许方义带着一百黑骑兵从一处树林中钻出,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中那个黑点突然转向西南方向,冷冷的一笑
浅闺夜半有人来最新章节
,说道:“情报司和行动司在西南方向是怎么安排的?”

    许方义赶紧说道:“大人,西南方向百里之内的主要路口和弥勒教可能的接应地点都有我们的探子。行动司使白大人认为以上官冰云的性格,接应地点多半不会在荒郊野外,且行动司能够参与击杀上官冰云的高手有限,所以白大人在开封城外百里之外所有镇子上都布置有杀手。因向北方向有黄河阻挡,可能性最小,所以东南方向二十里左右的玉泉镇由保卫部部司使黄楼平带着一组保卫部的高手和部分杀手。西南方向二十里外卢馆镇上是刺杀部部司使连继城带着一组杀手。白大人亲带一组杀手在正南方向二十里处吴家镇居中策应,接到黄楼平或者连继城的信号之后,也可随时奔赴支援。

    叶尘听完之后,点了点头,看着头顶高空速度减慢的海东青,说道:“我们也出发吧!”

    言毕,他没有立即出发,而是先向后面某个方向看了一眼,五百米外有二十名开封府捕快骑马跟着他们。叶尘眼力和听力变态,别人听不到的,看不到的他却能够听到、看到。这二十名捕快一出城便被他发现。

    叶尘一行远远在后缀着,有高空中海东青那双极锐利的眼睛,盯着张继业地前进方向,他一点都不担心会跟丢。不过,他们不能距离鱼饵太近,否则将还没上钩的大鱼给惊跑了就不好了。

    七里多外,张继业一身护卫打扮,没有走大路,而是穿过了一片树林,过了一会儿,张继业从山林的那头出来时,身上护卫服已经变成了一件破烂的衣衫,衣角还有附近村里人户老汉经常会染上地黑色灶灰,背上不知道从哪里拾了那么多的干柴,像一座小山似的背在了背上。

    此时太阳已经从东面升了起来,照耀在安静的山林之间,须臾间驱散了薄雾,空中澄净无比。

    所有看见那个老头儿的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很勤劳的晨起拾柴的老农,而不会将他与几天前刺杀大宋天子的弥勒教妖人联系到一起。

    叶尘一行是跟着大体方向在后面远远缀着,他们都骑马,走的是大路,所以没有发现树林中一个被脱了外衣的拾柴老农尸体。

    ………

    ………

    开封城内,晋王府。

    任志亮说道:“殿下,刚得到消息,叶尘带一百黑骑出了开封城一路向西南方向而去,另有华夏卫府早在昨天便派出大量人手洒在城外,属下猜测张继业已经逃出城,叶尘是带人追上去了。只是过程有些蹊跷,属下………猜想张继业是叶尘故意放出城的,叶尘是想通过张继业引出上官冰云。”

    赵光义微微一怔,眸中精光闪动,说道:“是叶尘神通广大,还是华夏卫府那些探子的手段厉害,他们能够故意放张继业出城,那说明早就发现了张继业的踪迹,想想本王在开封城内经营十数年,此次动用的人手何止上万,竟然没能找到张继业。”

    说到这里,赵光义眸中一抹挫败之意一闪而逝。

    但紧接着,他又精神一振,说道:“血杀他们已经跟上了吧!”

    任志亮说道:“王爷放心,血杀亲自带着二十名高手跟着叶尘,想来趁叶尘对付上官冰云时,杀了那张继业应该没问题的。”

    赵光义双眼中闪过一丝深沉之色,摆手让任志亮离去之后,长吸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本王养了血杀十年,他的实力自然不用担心,只是叶尘那边人多势众,若是血杀一人恐难成事,希望本王耗费巨资让血杀培养的这些杀手,不要让本王失望。”

    …………

    …………

    随着接近与上官冰云约好的第一个接应点卢馆镇,张继业越来越觉得有些不知名的危险在等待着自己,因为他感觉到目前为止他出城显得太过于顺利了一些。

    忽然间他心头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性,微微眯眼,停了下来,驼背着腰,看似在找柴火,但却向左右前后看去,他左边、右边和后面都没有人,只有前方百步外有一个乞丐。

    张继业快步接近乞丐,正准备动手试探一下,忽然见到那乞丐从脖子里面抓出一个虱子,扔到嘴里面个崩一声,给吃了,张继业感到一阵恶心,这时又听到这乞丐嘀嘀咕咕的说道:“我让你咬我,看我不将你咬死吃了。”

    ps:跪求月票,求打赏,求红票,求收藏,跪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