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三百零二章 放长线钓大鱼

第三百零二章 放长线钓大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网看本书的正版,以便给我一份能够更好更快写下去动力。

    打出手势传令的情报员习惯性的观察着路上经过的其他人,特别是附近有没有起身跟着农户的。没有发觉异常,直到农户快要消失在人群中,传令的情报员才又打出手势,另一个方向角落中一个卖柿子的农户起身,挑着担子晃悠悠的跟着曾府的仆人往前面赶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的跟在曾府仆人后面。两人都是皮肤黝黑,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一个挑着担子,一个扛着冰糖葫芦托,都走得很稳,肩背有dian微微驼背,就如同那些熟练的农民和小贩,长相没有任何有特dian的地方,扔到寻常百姓群里面很难认出来。

    那曾府仆人,走得十分匆忙,但每过一个路口时就趁机转身张望,虽然动作很隐蔽,在落在两个情报司专业探子眼中,破绽百出的同时也显得更加不寻常。两名探子并不停下,买冰糖葫芦的小贩更是继续前行,超过了曾府的仆人,在预估的前方街道等待。等那仆人经过时,再交替两人间的位置。

    走到离华东门半程的时候,曾府的仆人突然转过身来,冷冷的往行人脸上观看,跟在他后面十来步的果农没有任何惊慌,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往旁边绕开几步,反应十分得当,周围几个行人也几乎是这个反应,那曾府仆人没有起疑,从旁边一个买胭脂水粉的店铺走了进去。

    买冰糖葫芦的小贩见此,赶紧冲旁边一个乞丐打了个手势,那乞丐一惊,上来将冰糖葫芦托接了过去,小贩也快步走进了买胭脂水粉的店铺。

    ……………………

    ……………………

    这段时间内,曾尚飞的府邸院子中又走出四个仆人,其中有一人还是从侧门出来的。经过许方义的提醒,几个情报员都看出这四名曾府仆人可能是身怀武功的护卫假扮,所以各有一组情报员跟了上去。

    许方义略一沉思之后,来到曾府对面一个茶水摊子上,要了一杯茶水和一盘糕dian坐了下来,一边吃着一边随口向茶水摊子老板问道:“这对面的院子好大,这是哪个朝廷大官的府邸?”

    那茶水摊老板今天生意一般,就算偶尔有人来,也只是喝碗茶,很少有许方义这样,还要糕dian的,更何况许方义穿着一身员外服,在茶水摊老板看来那也是着装不凡,这样的客人问话,茶水摊老板自然热情对待,殷勤的说道:“客官!这是曾大人的府邸,是什么官小人也不知道。只听说是一位枢密院的武官。”

    许方义故作恍然状,说道:“怪不得刚才出来的仆人走起跑来虎虎生风,一看就是或练过武,或退下来的老兵。”

    茶水摊老板笑着说道:“说起来这几天也怪,平时曾府那些出来买菜、买米的丫鬟婆子、仆人什么的,小人都早已看得眼熟。可是这两天都不见出来,反而是那曾大人平时进出,都带在身边的护卫出来买菜、买米啥的。”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许方义心中一震,喝了一口茶,装作对此事失去兴趣的样子,吃了几口糕dian,起身给了钱,离开了。

    刚才打听来的这个发现让许方义有些兴奋,算算时间,曾府这反常举动恰好是张继业逃出皇宫后出现的。为什么不让寻常仆人出院子,反而让身边护卫装作仆人做一些仆人出门做的事情?显然是不想让寻常仆人将院中一些异常事情泄露。另外,这些装作仆人的护卫都是平时跟在许方义身边的,那显然都是心腹。

    许方义向曾府对面的一家客栈走去,路过街道边上一个乞丐时,丢了一块铜钱,快速低声说道:“让跟踪回来的人到客栈中找我。”

    然后,许方义进了客栈。

    这家客栈里面开了几间房,是供情报司探子们休息的地方。

    没过多长时间,四组跟踪的人便回来,接到那乞丐隐晦的通知,都先后进了客栈。

    等最后一组跟踪的人进入客栈半炷香之后,许方义出了客栈,坐上马车快速离去。

    ……………………

    ……………………

    晋王府,后花园、亭子下面。

    陈先生和赵光义相对而座。中间依然是永远不变的棋盘,旁边是茶具。

    “殿下!老夫刚刚得到宫中传来的消息,那张继业可能知道王继恩的一些事情。此事不可不防。”陈先生右手落下一个白子,突然漫不经心的说道。

    
跳投笔趣阁
说的人状似很淡然,赵光义听了却是身体一抖,刚刚端起来的茶水都泼了出来。

    “这消息从何而来?”赵光义脸色异常难看,王继恩的存在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他将来起事时极为关键的一个环节,绝对不容失去。更何况王继恩与他的暗中的关系一旦暴露,就算赵匡胤不杀了他,以后也定会对他大肆防范。

    陈先生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是我圣堂在宫中的暗子说的,这个暗子身份不低,他的话极为可信。”

    赵光义唰的一下站起来,说道:“多谢陈先生提醒,陈先生一人先独坐一会,本王去安排一下。”

    赵光义出了后花院,便派人去叫任志亮,然后又让管家去王府后院一座占地二十多亩的独立院子中请了一个人过来。

    没过多久,前院客厅中,赵光义屏退了所有下人,神色有些凝重的坐在上首,任志亮和一名黑衣中年男子站在身前。任志亮从未见过旁边的中年男子,这人在他进门时看了他一眼,眼神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犹如被毒蛇盯上了一般。

    “张继业不能落在华夏卫府和军方手中,必须在他们找到张继业之前将其杀了。”赵光义没有解释原因,直接说道。

    任志亮不知道如何接话,没有吭声,黑衣男子同样如此。

    “继续让我们的人抓紧找张继业。”赵光义指着黑衣男子,对任志亮说道:“他会派出一百名杀手,你安排一下,全部换成开封府捕快的衣服,分成五组,每组二十人,其中四组以协助检查的名义守在城门,另外一组盯着祥符侯府,叶尘去那里就跟到那里,本王总感觉张继业最终还是会被叶尘找到。”

    说到这里,赵光义看着黑衣男子,眸中寒芒一闪,说道:“不论那一组的人,只要看见张继业,抢在第一时间便将他杀了,绝对不能让华夏卫府的人和军方的人将他活捉。”

    黑衣男子始终一脸冷漠,此时也只是躬身称是,没有多余的话。

    ……………………

    ……………………

    叶府,客厅。

    等许方义略显兴奋的说完。

    叶尘也是目光发亮,略一沉思之后,说道:“正如你所说,那曾尚飞有很大的嫌疑。嗯…………听说曾尚飞当年在我大宋攻伐后蜀时投降了我大宋,但他在后蜀京师的家人全部被当时后蜀皇帝下令杀了,后来到了开封,也没有娶妻纳妾,如今府上是没有女眷的,虽说那曾尚飞的心腹护卫也有可能是给某个丫鬟买的买胭脂水粉,但也有可能是用来给张继业易容装扮用的。另一个心腹拟卫买的那些药草则是可以染头发,将白法染成黑法。不过,张继业是否真的在曾府,此事还需要最终确定一下。”

    许方义一听叶尘也肯定了他的猜测,不由兴奋的说道:“大人准备如何确定?”

    叶尘略一沉思之后,不答反问道:“曾尚飞现在何处?”

    许方义说道:“刚来之前,下面传来最新消息,曾尚飞在南城门和负责南城门出城检查的禁军将领喝茶聊天。”

    叶尘说道:“让人继续盯着曾府,你亲自带几个人从现在开始跟着曾尚飞,等他离开南门后,派人来告诉我他的踪迹,我去和这位曾大人谈一谈。”

    许方义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是通知白大人带领行动司的高手提前埋伏在曾府附近。随时准备动手。”

    叶尘摇了摇头,说道:“张继业已经老了,此次又受了重伤,他就算逃走,实力也不足全盛时间一半,估计也活不了几年,光是将他抓住,收获太小。不过他在宫中隐藏多年,知道不少关于陛下和朝廷的秘密,楼炎明和上官冰云绝对不会任由其死去,我若没有料错,在城外某处,定是有弥勒教的人接应,以张继业的重要性,很有可能是上官冰云亲自来。”

    许方义身体一震,有些迟疑的说道:“大人的意思是放张继业出城,以其为鱼饵,引上官冰云出来,杀上官冰云?”

    叶尘微微着dian头,说道:“派人将我的计划告诉白沧海,让他着手准备。其他嫌疑人那里………………除晋王继续让李君浩带人盯着之外,其他的都撤了吧!让胡三光负责带大批情报员和外围成员在四个城门外二十里内,主要路口、镇子上、汴河和运河岸边都洒下人手盯着。”

    ……………………

    ……………………

    ps:跪求打赏,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