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南唐使臣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南唐使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jslrf的慷慨捧场和月票的支持。

    说起这徐铉,的确不是寻常人,此人乃是江南有名的大才子,传说中七岁能诗、十岁能文,十六岁就在唐国入朝为官,即使在后世历史记载中,也对其笔墨甚多,尊称为北宋初期极为有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特别是好李斯小篆。与其弟徐锴皆有名,号称“江东二徐”,入仕后又与宰相韩熙载齐名,江东谓之“韩、徐”。

    最主要的是,徐铉口才和他的文学、书法之名一样闻名天下,能言善辩、知识渊博、唇枪舌箭,素有苏秦重生张仪再世之赞誉,华夏卫府早就得到消息,并上报天子与朝廷,徐铉此次前来,虽不至于来者不善,但定是在话语方面有着充足准备。所谓人的名,树的影,面对这样的人,赵德昭这样的雏鸟自然还是嫩了些。赵光义以身体不适推脱,算来算去,自然就只有赵普能担当此任了。

    赵普实为一代能相,但主要擅长的是处理实事和政事方面,在辩论口才方面他虽然也不错,但并不是很擅长。所以,他其实也不愿意接这个活,可他收受吴越国十几罐黄金贿赂,被赵匡胤撞个正着,如今正是将功赎罪,低调做人做事的当口儿,哪敢拒绝天子之意。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不过,赵普已经想好了,尽量与这徐铉少说话,待会与其打个招呼,便与那南唐王爷李从善在一起闲谈。

    唐国的使节船缓缓驶来,即将进入码头,郑王李从善和吏部尚书徐铉都衣装整齐地走上船头甲板,远远向码头望来,只见码头已被兵士禁严,中间搭着披红的彩棚,棚下立着一众宋国大臣,李从善和徐铉忙整整衣装,做好了上岸相见的准备。

    他们这次来,自然是负有极重要的外交使命。因为他们那软弱的皇帝此次好不容易强硬、胆大了一次,派十万大军南下,结果什么没捞到,耗费不少粮草不说,一仗没打,还惹怒了大宋。特别是想起宋国攻打南汉国时所表现出的恐怖战力,攻城时的节节顺利和轻而易举。南唐朝廷上到李煜,下到每名朝官勋贵,都开始坐不住了。他们很清楚南唐军队根本不是宋国大军的对手,更是清楚宋帝赵匡胤绝对不是一个安分的帝王。

    李煜寝食难安,百般思忖,最后派他们带重礼和重任出使宋国。弥勒教楼炎明和上官冰云也清楚形势,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自不会阻止。

    简单的说,李煜派人来就是要做三件事,第一,服软,自削国号,改唐国皇帝称号为江南国王,且自愿成为大宋真正意义上的属国。第二,送礼,朝贡方物。第三讲道理,妄图以自削国号,成为大宋属国换得的大义,逼大宋没有理由出兵,且签订永不对南唐出兵的协议。

    在李煜看来,我唐国就是自降一级,成了宋国的属国。我唐国已成了你宋国的属国,我这江南国王成了你宋国皇帝的臣子,你赵匡胤的总不好意思出兵来攻打我这个恭敬温驯、从无反意的臣子了吧?李煜打着如意算盘,精心设计一番,准备了大批财物,甚至还挑选了一批江南美女,便派自己最信任的弟弟和大臣来了。

    李煜的弟弟李从善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表人才,儒雅大方。徐铉江南名士,更是谈吐风雅、风采一流,说话更是八面玲珑,滴水不漏。

    赵普和一众大臣接上南唐使团,两下里谈笑风生,携手入城,便见开封街道宽阔、市井繁荣,河下粮船蚁集,街上不见执仗兵丁,坊市兴旺,万货云集,一派祥和气象。李从善和徐铉看在眼中,不禁暗惊宋国发展之迅速,遥想当年,南唐最盛时幅员三十五州,地跨赣、皖、苏、闽、荆、湖,人口五百万,兵强马壮,如今此消彼长,竟衰落一至于斯,不禁暗暗唏嘘不已。

    赵普一路小心翼翼,一直和李从善闲谈,不给徐铉和他说话的机会,以免在话语上被朝中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抓住把柄。

    如此这般,赵普带着鸿胪寺一众文官将南唐使团送进礼宾院,又简单设宴款待一番,此事就算结束了。

    但是,让赵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到宫中向赵匡胤汇报过情况,刚一回到自家府中,家中已经多了一位客人,而这位客人正是自己此时最不想见的南唐副使徐铉。

    赵普当即大怒,紧接着心中凛然,知道府中下人里面果然有问题。上一次吴越国十几罐瓜子金被赵匡胤撞见,事后他调查,看似是个意外和偶
历史维修工全文阅读
然,但细细想来实在是太过巧合。如今这徐铉上门,竟然没有经过自己允许,就领进了家门,他终于开始怀疑府中有赵光义的人,而且身份绝对不低。

    赵普一边暗自发狠,一定要将此人找出来,然后将其置于死地。一边派人通知负责具体接待使臣的鸿胪寺,让他们派人来将这位烫手的南唐副使请走,以尽可能的表示自己的清白。

    …………

    …………

    叶尘用了一下午事情,终于将华夏卫府的事情处理完。

    天色渐暗,城门快要关闭,叶尘再也压制不住对韩可儿、喻清妍、水儿、寇准的想念及归家的思绪,向开封城内家中行去。

    七月的天气,秋意不浓但归意浓,叶尘纵马于长街之上,迎风而去,也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入了南城,很快马蹄声在叶府门口那条石狮排列地长街上响了起来。

    此时已入夜,叶府所在长街上的各王公、大臣府邸的灯笼已经挂了起来,廖廖数对,不怎么耀目,唯有叶府门前一片灯火通明,正门大启,一干仆从、护卫都站在门外翘首相盼,门内韩可儿也不听任何人的劝阻,挺着大肚子坐在椅子上等着,同时吩咐着丫环婆子们一遍又一遍地热着茶汤,等着叶府的主人回府。一年过去,原本小村姑,已经有了叶府女主人的风范,叶府没有正妻,玉道香又失踪未归,韩可儿这个小妾就是唯一的女主人。至于水儿和喻清妍身份特殊,犹如叶尘的亲人一般。

    叶尘抵达京郊地消息,早就传到了城内,本以为中午就能到,但叶尘却先到华夏卫府衙门处理了公事,忘了给府中通知,结果让众人在这里辛苦等候了大半天。

    “来了。”水儿眼力最好,远远便瞧见了远方驰来的马匹,一声喊,众人纷纷涌下石阶,分成两队。

    战马踩着路面的得得响声中,叶尘纵马而至,翻身下马,轻轻一脚踢在准备当马蹬的麻刚子屁股上,笑骂道:“你这家伙,甭学那些府里的做派。”

    “恭迎侯爷回府。”两列下人齐声跪下喊道。

    叶尘笑了笑,让众人起来,也没多说什么。然后两步上了石阶,接过喻叶递来的热毛巾胡乱擦了个脸,又接过温热合适地茶汤漱了漱口,知道这是必经的程序。也没有什么好讲究的,只是回到府前,看着这些看见自己流露出真心欢喜之色的仆人、护卫、丫环,叶尘的心情真心不错。

    在门内看见韩可儿,叶尘快步上前,正准备说什么,却看着一道曼妙人影鬼魅一般飘了过来,叶尘心中一凛不由大惊失色,但紧接着闻到那有些熟悉的味道,惊疑之余,苦笑道:“水儿你这丫头,身法竟然达如此程度了,你这丫头是怎么修炼的。”

    水儿在叶尘身边收敛身形,拉着叶尘的胳膊,可爱的吐了吐舌头,没有接叶尘的话,而是低声说道:“叶哥哥!别说这些,赶紧跟我去找鬼医爷爷给你解毒。”

    这个时候,喻清妍也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先是在一脸温柔看着叶尘的韩可儿耳边嘀咕了两句什么,然后也说道:“侯爷!师父那里等着呢,还是先解决了你体内的东西再说。”

    说着话,也不等叶尘和韩可儿说句话,便上前和水儿一起拉着叶尘向半死迷宫走去。

    在巴州时,喻清妍已经知道了陈景元尸体内的异物钻入叶尘体内的事情。她当时也没诊断出什么问题。但一直对此事担忧无比。

    她害怕韩可儿知道后太过担心,所以只是将这件事告诉了水儿。

    水儿和她今天等了叶尘大半天,此时一见人,自然是赶紧拉着他去见鬼医。

    鬼医这大半年住在叶府虽然深居浅出,甚至自半死迷宫修建成之后,几乎就没有出过迷宫,始终在他那个小院中研究医术和毒药,同时也教导喻清妍医术,逼着喻清妍修炼武功。

    喻清妍学习任何东西都很快,而且往往能够举一反三,对他极为孝顺,当亲爷爷一样对待,鬼医日子过的舒畅,难得的体验到了天伦之乐,一些本来还有的想法也渐渐淡了。

    当然,原本皮包骨头,犹如鬼一般的吓人尊容,如今也已经圆融了许多,甚至微微有些发福。双眸中的阴寒也淡了许多,虽然对除喻清妍之外的人依然一脸冷漠,但更多的则是一脸平静淡然。

    ps:跪求打赏,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