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百里夜袭(五)

第二百八十二章 百里夜袭(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惨叫声越来越近,徐青飞不由心急如焚,他顾不得去猜这股官军是从哪里来的,真正人数有多少。   此时外面哭喊震天,惨叫连连,孤身逃出十分危险,没准稀里糊涂死在癫狂的流民手中,他带着一群心腹和亲随守着大帐,又连连派人去收罗马兵。他需要收罗一部分人替他杀出一条生路出来。

    他抓住一名心腹大喝道:“去带些人牢牢守住北面的营墙。”

    “大王,我收拢了两百人,马都抢到了,咱们跑吧!”另一名心腹跑过来说道。

    徐青飞转眼一看,是他收的一个义子跑来,顺着他指的方向上,有一团人马聚集在营地中间,外围的人用刀枪砍杀任何逼近的流民,中间的人打着火把,死死拉着狂躁的马匹。

    徐青飞多次遭遇官军的突袭,对这种崩营也有些经验,那就是纠集一伙人先逃出大营,然后趁乱狂奔百里,就算马跑死,但能摆脱官军的追踪,到时再慢慢收拢溃散的人马。

    “走!”徐青飞大喝一声,终于做出了决断,带着身边一群赤膊的心腹手下,往那边几名属下牢牢拉的几匹马跑去。

    “大王,那些家眷和银子咋办?”

    徐青飞头也不回,喝道:“顾不了他们了,只要我们逃出去,回头女人和银子再找个地方抢回来就是。”

    片刻后他们就到了矮墙前,几个心腹大声嚎叫,提醒那边是大王过来了,对面收起刀枪,徐青飞冲入人群中取了马,吆喝一声后众马贼纷纷上马,徐青飞早已判断出官军是从北方杀来的,辨明方向,领头往南边的营门跑去,他们一路跑一路吆喝,许多乱窜的马贼跟在他们后面,形成了最大的一股逃命群体。

    这一股马贼策骑开路,手中刀枪对着挡路的流民死命挥砍,密集的马蹄踩踏着尸体往营门而去,地上的杂物和尸体严重影响着马贼的速度,黑暗中又看不清楚,许多马匹不停的踩空歪倒,速度比步行还慢。

    北面又是一片惨叫声夹杂着弩箭猛烈齐射的声音,听着离营墙已经不远,徐青飞心中大急,催促着手下赶紧加速,几名骑术精良的心腹亲自开路。

    两扇营门歪倒在一旁,其中有不少是骑马逃走的流寇从营门中冲出,土垒上面还有些精锐流寇在守卫,前面的马贼拿起长刀对着人群乱砍,几个流寇拿着刀枪还击,甚至还将前面的几名马贼刺翻两个,徐青飞等人一起涌上,营门处惨叫连连,一片人仰马翻,打堆的流寇一哄而散。

    马贼们蜂拥出营门,徐青飞终于来到营门外,抬眼间外边火光冲天,许多窝棚被点燃,变成一个个巨大的火炬,火光中无数流民胡乱奔跑,整个营区充斥着疯狂的哭喊声。远远看去其它六个流寇营区好像也差不多,徐青飞不由心中一寒,再也不敢有丝毫侥幸,只想着逃跑。

    营门东面突然传出一片惨叫,一波波男女如浪潮般往营门方向而来,刚出营门的马队瞬间被那些人流包围,顿时变得寸步难行,无论他们怎么砍杀,潮涌而来的流民依然将他们的队形冲乱,上万的流民从徐青飞带的马贼缝隙中钻入,甚至将马匹都推得站立不稳,受惊的马匹惊慌跳跃,有些凶狠的流寇则乘机将身边的马贼杀死,自己抢夺马匹,马队中人喊马嘶乱成一团,徐青飞这股马队被死死堵在营门,后队甚至还掉在营门内。

    一片混乱中,第一伙官军出现在徐青飞视野中,他们只有三十六人,是三个窜得最快的华夏卫小队,快速的从东侧冲来,三名小队长挥手停下队伍,三十六名华夏卫端起手.弩对着挤成一团的流民数轮齐射,人群中血花四射,附近的流民顿时几近癫狂,无数人被推翻踩死。

    以弩箭数轮齐射之后,三十六名华夏卫在三名实力高深的小队长带领下,大喝一声,提着刀蜂拥而上,从背后对着那些流民、流寇砍杀,流民、流寇们狂叫着往西南方逃跑。

    徐青飞被这一波涌动的人群带着往西南方而去,好不容易聚集齐的上千名心腹已经被冲散,身边只有一个义子和十多个心腹亲兵还跟着,他们挥刀猛砍着周围的男女流民,刀口砍得发卷也无法驱散那些癫狂的流民。其他马贼要么被堵在了营中,要么被人群冲散。徐青飞逃走前回头看营门方向,只见又新出现了几十名官军,他们堵住营门,丝毫不惧里面全是马贼,凶猛的冲上去,将那些拥挤着原地打转的马贼一一斩杀,连那些受惊乱冲乱撞的
勇者,2017sodu
空马也被他们上去砍翻。

    徐青飞看得心惊胆战,这么凶猛的官军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连惊马都不怕。他的的人马算是完了,徐青飞也来不及去心痛,反而心中莫名的感觉一片轻松,他忽然感觉这也是一次摆脱弥勒教控制的机会,以他的身手逃过这一劫之后,离开大宋,也不去弥勒教老巢南唐,前往大理或者契丹,总还能过一些轻松的日子,这种带着上万人被官军追着到处流窜的日子他已经不想过了。他眼下唯一担心的是,要如何才能逃脱眼前的困局。

    无法转向南方,只能顺着人群的方向逃跑,身后的心腹亲兵越跑越少,不断有人被旁边的流民拖到马下,然后就消失在人潮中。

    …………

    …………

    叶尘带着五百黑骑兵轻易将营地中心北边土墙前傻傻的还留在这里的数百名徐青飞心腹流寇杀死,然后踩着满地尸体急进,前面土垒下堆满踩死踩伤的流民,他们填满了土墙前的壕沟,踩着壕沟中层层叠叠的尸体,到了土垒下,土垒上突然出现十几个拿长矛的流寇,他们对着土墙叶尘一阵乱刺,有几名黑骑兵猝不及防之下受了伤。但下一刻便被黑骑兵轻易杀死。

    土墙上再无站立的流寇,叶尘带着五百黑骑兵纷纷翻过土墙,跃上了土垒。

    叶尘站在土垒上往下一看,这片中心营地中燃起不少帐篷,里面光线明亮,但四处烟雾弥漫,烟雾中数不清的人和马跑来跑去,看似是在抢东西。叶尘一看后面竟然再没有精锐流寇出现,不由心中暗喜,心想那徐青飞果然没让自己失望,估计已经逃走。

    叶尘一声令下,五百黑骑兵将那些抢东西的流寇杀死大半,这些趁乱想大发一笔的流寇顿时落荒而逃。

    叶尘带人继续向里面冲去,所过之处满地死伤,血水汇成道道溪流,在地面上四处漫溢。

    突然左前方黑影闪动,一个大东西快速袭来,将一名冲在斜前方的黑骑兵撞翻,然后对着黑骑兵而来,这是一一匹发狂的马,几名黑骑兵被马的冲势带得东倒西歪。

    黑骑兵统领黑月突然上前两步,一个跳跃竟然近两丈高,避开马头,顺势手中长刀下劈,直接将马头给砍了下来。那马无头脖子处鲜血狂飙,旁边数十名黑骑兵顿时一身血红。无头马向前又跑了两三步,终于倒在地上,后腿还在不断的抽动。

    黑骑兵们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喘气,表明他们的体力也消耗极大,叶尘一想外面人疯马乱,营啸已经形成,没必要再继续冲营。他打算带五百黑骑兵待在此处,且将自己的大旗竖立起来,好让其他华夏卫能够找到自己,从而恢复军令畅通。另外,他在中心营地中看到了无数的金银财宝。粗略算了一下,少数也有价值十数万两银子的财富。

    武建发是一名华夏铜卫,他跟着自己的小队和另外四个华夏卫小队穿过六库营地上的烟雾,睁大眼睛辨别着眼前的人,只要是没穿华夏卫军装的,他就一刀劈过去,眼前又一个黑影一动,他下意识的动手就刺,那黑影应声而倒,他此时才注意到黑影个子不大,似乎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他还来不及去思考,烟雾中跑动的身影已越来越多,华夏卫们连续劈杀才能保持前进,武建发两臂累得发酸,几乎想要将细刀和手.弩扔下。特别是手.弩虽然威力远超寻常手.弩,但重量却也比寻常手.弩重了两三倍。长时间拿在手中端着,他快要累得不行了。

    前方烟雾中人喊马嘶,南边响起一阵华夏卫喊杀声,前方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喊,无数流民和马贼从烟雾火光中现出身形,往他们的阵线直冲过来。

    武建发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流寇,但他知道在总司使那里收兵鼓声敲响之前,他们也绝对没有退路,只能杀死碰见的所有流寇。

    人潮汹涌而来,几名小队长同时对着自己的小队大声呼喊,被淹没在周围杂音中,人群很快冲到面前,他们在烟雾中还没看清楚,四五十名华夏卫手中手.弩已经激发,然后便提刀冲了上去猛烈的砍杀,人潮如同撞到堤坝,被弩箭射倒一片,然后又被砍死一片,人群前面喷出连绵不绝的血雾,惨绝人寰的叫喊声连成一片,混在其中的马匹也遭遇着同样的下场。

    ps:两更送上,跪求打赏,求月票,求红票,只要今日打赏月票超过二十张,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加更,以感谢诸位看客的对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