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百里夜袭(一)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百里夜袭(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吴刚见冯志远露了彩,也不甘落后,上前一步,从怀中拿出一份简易地图,放在桌子上,指着地图说道:“总司使大人,属下等人将流寇所在地形查探十分清楚,那徐青飞的位置并不在最外围,除了北面是大巴山南麓外,东南西三面都有其他流寇驻扎,最容易发现我们的便是东面扎营的几股流寇,分别是黄一刀、血屠夫和黑狼,都在徐青飞东面十里范围内。 这都不是很容易避开。一旦惊动了外围的流寇,流寇随时可以跑路或者调集人马围攻我们。”

    “不过,属下知道一条路线,可以直接绕到流寇首领徐青飞营地。”

    一边说着,吴刚抓过一支毛笔,在徐青飞的位置画了一个圈,表示是徐青飞和黑狼,在周围又补了一些小点,然后从利州拉了一条曲线,走到接近小点的地方停下,往北进入了大巴山,从山地中拉了一道略有些歪曲的弧线,到了徐青飞营地的正北方。

    围观的众人同时皱起眉头,吴刚看着叶尘道:“各位大人,流寇只防着其它方向,这个方向因为是陡峭的山林,又在北边,所以防御是最松懈的。若是寻常官兵在晚上自然没有这个能力从侧面翻山越岭,但咱们华夏卫都是经过总司使大人那五百丈障碍的锻体之法训练过的,这些事情对我们华夏卫来说不算什么。”

    吴刚话音刚落,白沧海便哈哈一笑,拍了一下吴刚和冯志远,说道:“你们二人很不错,我们就用山地掩护,从北边接近到徐青飞最近的地方。然后展开正面推进,分几个方向同时突击偷袭,一鼓将其击溃。”

    叶尘目光精光闪烁,接口道:“只要最强的徐青飞一股流寇奔溃,再加上潜藏在其它各路流寇中的暗子杀人放火,大晚上散布谣言,就算没有让流寇炸营,周围的几股流寇必定毫无战心,这个时候若是让暗子进行斩首行动,几大势力流寇首领突然死掉,流寇中必生乱子,以流寇的纪律性和这些日子精神绷紧的弦,想不炸营和酿成营啸都难。”

    众人此时不由眼睛都越来越亮,就连刚开始反对夜袭的李君浩和胡三光也有些心动。说起来,真正了解这些流寇的还真是这些潜入流寇中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且还熟悉地形的吴刚和冯志远等暗子。

    叶尘又沉思一会后,看了看地图,转头对冯志远和吴刚问道:“北边山地中有没有小股流寇扎营?”

    冯志远回忆一下道:“没有,那些山地夏天蚊虫多,没人愿意在山林里面过夜,基本上都在山谷平野里面扎营。”

    “徐青飞北面的山林你们是否亲自去打探过?能否让两千人行军?”叶尘又指着地图,进一步问道。

    冯志远和吴刚商议了几句,回忆那一带山林的地形,片刻后冯志远才道:“回禀大人,我们都去打探过,两千人完全可以行军,那一片山地是一串山丘组成的,后面有一个连续的山沟,那里面树木不多,以我们华夏卫的水平,行军相对容易,能顺着山沟到达徐青飞北面。只有最后攻击的时候需要先翻越一座不大的陡山,穿过南坡的树林,那里面树木也不茂密。”

    叶尘盯着地图上那座陡山,眼中神采连连,似乎正在下决心,想了一下又问道:“我们所过山地之间有没有流寇派出的哨兵?”

    “有哨兵的,属下就当过一次,所以属下已经趁机打探清楚他们哨兵所在,属下认为在我们大队伍到达之前,属下可带几名华夏金卫悄无声息的将他们的哨兵清除。”

    叶尘点了点头,又问道:“中间有几条河流?晚间能否涉渡?”

    “无大河,有小河流六条,属下等人已经查探过深浅,都已经打探清楚涉渡点。”

    “好!那就即刻急行军,夜袭流寇大营。”叶尘一巴掌拍在地图上,看着众人道:“还有没有问题?”

    众人一起摇头,他们知道叶尘已经下定决心,脸带兴奋之色,这个突袭计划胆大又具有成功可能性,想着以两千人突袭百里外的七八万流寇,即使是白沧海都略微有些心跳加速。

    叶尘等了片刻,见没有人再反对,便对他们道:“机会难得,好不容易流寇聚集到了一起,我决定要冒这个险。入夜之后就出发,天亮之前必须要走到。每人只带两日份干粮,其余与作战无关的东西一律放下。”

    “另外,凡生病体力不佳者,或者夜间不能视物者一律留守,看守营区。”

    “李君浩立即派出快骑通知川军和京师
失忆的前世今生笔趣阁
禁军,告诉他们我们的计划,让他们骑兵连夜出发准备,做好凌晨围剿夹击流寇的准备。”

    “白兄现在回营开始准备,将命令传达至每一名华夏卫,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得离营,做到随时可以出发,入夜后我大军沿大巴山南麓边缘急行军。另外,我们两千人到达徐青飞所在流寇营区附近之后,会兵分三路,五百黑骑兵体力比华夏卫还要好,攻击敌营中侧,一千五百华夏卫分成两部分担任西侧推进和东侧突袭,中间推进由我亲自带领快速向徐青飞营地中间突击,东、西两侧分别由白司使和李司使亲自带领。”

    “嗯!因为是夜间,又是山路,骑马多有不便,且还容易暴露,所以所有人都步行。”

    叶尘最后再次叮嘱道:“诸位要记住袭击要点,攻击开始的时候要保证突然性,接近之前尽最大努力不要惊动他们,一律不准吹号不准敲鼓,有命令都用口头传达,统一攻击信号为华夏卫夜间联络用的鸟鸣声。兵分三路,每条线上展开正面快速推进,只管往前,能多快就多快。我们进入营地后重点是速度,绝不给流寇整理人马的时间,到时候杀人放火无所不用其极,直到击穿流寇大营,最好是能够让流寇炸营才能停下。没有听到集结号角和鼓声,任何人不能停止攻击和前进。”

    李君浩站起大声道:“遵命!”他眼中带有兴奋。

    白沧海也是一脸杀气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去给他的华夏卫传达命令。

    叶尘对吴刚和冯志远说道:“吴刚现在赶紧回到流寇中,联络上我们的人让他们做好后半夜的配合准备,除了徐青飞………放他走,我们的人暗中一路跟随上,借机找到上官冰云之外,其它六路流寇首领趁乱一律进行斩首行动。”

    吴刚单膝跪地,恭敬称是,然后起身,快速离去。

    “冯志远!你进一步准备,此次夜袭你是带路人。”叶尘拍了拍冯志远的肩膀,在后者激动的神色中说道。

    冯志远恭敬称是,开始进一步研究地图。

    之后叶尘才转身对一直站在角落阴影中,犹如一个雕塑的黑骑兵首领说道:“黑月!刚才所说之事,你都听明白了吧!”黑骑兵首领没有名字,叶尘给他起名叫黑月。

    黑月单膝跪下道:“听明白了,主人。”他的声音嘶哑冷硬怪异,不似人声。

    “那现在下去准备吧!”叶尘说道。

    “是!”黑月说道,然后起身出帐,去召集他的五百黑骑兵。

    …………

    …………

    六月十八日,月亮出得晚,但夜空中满天星光,温柔映照出北面一轮轮的黝黑山影,借着星光的照明,一支两千人的军队行进在辽阔的大巴山边缘。他们的身形被北方的大巴山山影背景掩护,不在近距离观察,很难发现这支安静赶路的大军。

    所有人都没有举火把,夜间举火夜行,隔很远就能看到,所以他们只能借着星光前进。他们都没有穿盔甲,以减轻负重,并且兵器也收了起来,以避免造成反光,容易暴露自己。

    白沧海跟着带路的冯志远走有最前面,万一碰见游动哨,或者有潜伏哨,以白沧海的实力,也完全可以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便将其杀掉。

    叶尘在大军之前,李君浩在最后面。整体呈不规则的棱形,分三个大队。这个阵型行军,能快速变换为几种战斗阵型,简单而直接。

    走在最前面的是五百黑骑兵和叶尘及胡三光带领的几名负责传令的华夏卫,五百黑骑兵也放弃了马匹,同样步行前进。

    除了五百黑骑兵面无表情之外,所有华夏卫都一脸兴奋,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动这么多人手进行大战,且还是夜袭七八万流寇。

    叶尘带着两千人出发后合理分配着体力,时快时慢,常速和急行交叉,中间没有进行任何休息。若是寻常军队走上五十里,已经疲惫的不行了,但经过特训的华夏卫体现出了远超寻常人的体内和意志,虽然非常辛苦,但却个个精神昂扬,战意十足。

    一路过来,后面的华夏卫会时不时看见路边依稀可见的三三两两尸体。那是跟着冯志远的白沧海遇到了夜间流寇游动哨和潜伏哨,在第一时间内将他们悄无声息的斩杀。

    ps:两更早早送上,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跪求诸位看客来纵横网站看正版,给我支持和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