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曹彬快要死了

第二百七十四章 曹彬快要死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abo和辉哥哥哥哥哥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眉头一皱,身后刚刚被解了毒的胡三光当即便上前喝道:“大胆………”

    胡三光刚才在陈景元手中毫无还手之力,对陈景元实力惊骇无比,紧接着叶尘却将陈景元杀了,这使得胡三光对叶尘的实力和手段重新进行了估计,深深感到深不可测。不由对自己选择效忠叶尘感到庆幸,也越加对叶尘更加忠心,他相信经此一事,华夏卫府那些以毒药被叶尘控制效忠叶尘的一百多江湖高手会有更多的人学他这样,将家眷接到京师,真正的效忠于叶尘。

    叶尘挥手打断了胡三光喝骂,皱眉想了一下,说道:“告诉潘将军和赵将军,本侯用陈景元、龚澄枢的人头和汉帝刘鋹换这五百俘虏。本侯还赶时间,就先将人带走了。”叶尘官位、爵位不比赵赞和潘美低,但他毕竟是晚辈,资历要比二人浅,最主要的是他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这五百黑骑兵既然是二人的俘虏,他就这样直接拿去,二人的面子上也过不去。

    这两名指挥使面面相觑,不敢做主答应,但又不敢再次拒绝得罪叶尘。叶尘急着去川蜀救曹彬,不由感到有些不耐,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二位指挥使,对五百黑骑兵说道:“拿上你们的兵器,骑上你们的战马,跟我走。”

    五百黑骑兵齐声称是,在旁边宋军缴获堆成一准的兵器里面找出自己兵器拿上,又在旁边拴在一起的战马中找到自己马,上马整队,跟在了叶尘后面。整个过程中那两个指挥使也没有拒绝阻拦。

    ………

    ………

    川蜀之地。

    自十日前官军统帅曹彬遇刺,匪寇趁机逃出围剿之后,匪寇形势又有所变动,彻底变成了流寇,到处肆掠,所过之处犹如洪水蝗灾,百姓倒了大霉。

    巴州一战后,曹彬重伤昏迷,官兵群龙无首,反应迟钝,而流寇则趁此时机,从漫长的川蜀山区往北蔓延,攻破了利州,来到了兴元府。甚至还有少部分破了百丈关,流窜到了关中,辽阔的关中平原就在流寇的眼前。

    大宋天子震怒,枢密院纷纷给川蜀和关中一带驻军发出急令,调兵遣将剿匪,但这些匪徒吸取了在巴州被围困的教训,在狡猾的上官冰云的统筹调遣之下,充分发挥了流寇的特性,从不在一地多待一日以上,一直到处流窜、杀烧抢劫。

    且因为流寇主力都是马贼,机动性强,与官军玩起了游击战。官军一路追赶杀了不少,但一直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朝廷能征善战的大将和精锐大军不少,但北方大营和西北大营要防着契丹和党项诸部,不敢稍动丝毫,京师十万精锐禁军中五万去了南汉,前面又出了五千跟着曹彬来剿匪,剩余不到五万精锐禁军还要护卫开封,同样不敢调动。如今南唐也有异动,将潘美和赵赞的兵马牵制,只有叶尘及他麾下一万大军能够去支援剿匪。

    枢密院一边命令叶尘前往川蜀接替曹彬位置,统领所有剿匪大军剿匪,一边让川蜀和关中地区也开始组织厢军,准备对抗流寇。

    ………

    ………

    “哒哒………”一群马正在驿道上飞奔,土夯的大路在炎炎烈日下非常干燥,沉重的马蹄踏上去,只见一股黄尘在路上急速奔腾。

    叶尘、曹玮和五百华夏卫及一百曹玮亲兵都没有披甲,只穿着布衣,大伙儿清一色用布条束着发髻,一个个只带短兵弓箭。而五百黑骑兵依然穿着他们的黑色盔甲。

    一行一千一百人,人人都有四匹马,用来路上轮换,节省马力。

    飞驰的骏马,风呼啸而过,人们头上的布条和衣服吹得迎风乱飘,沾满了尘土。五百黑骑兵更是变成了一身土黄色。

    急促的马蹄声,就好像擂动的战鼓,催促着叶尘和曹玮原本就如焚的心。

    他们三日前便已经出了原南汉境地,如今在辰州境内,再有两日便要到长江岸边,过了长江,就可直入川蜀巴州,见到在那里养伤的曹彬。

    ………

    ………

    忽然之间,最前面“轰”地一声,一匹马前蹄跪地,马上的一名曹玮的亲兵径直向前飞了出去,痛叫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翻了好几个骨碌才躺下。众人等忙勒住马,一脸疲惫糟乱的没个人样的曹玮喊道:“没事罢?”

    亲兵挣扎了一下,回答道:“好痛!将军先走,卑职缓一缓才能骑马。”

    叶尘转头看时,那匹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还
武侠世界大明星sodu
没死但已经爬不起来了。如这样的情况这几天不断发生,而这已经是曹玮的最后两名能够跟上的亲兵中的一个。曹玮对旁边仅有的一个亲兵说道:“你留下照料他,若是受伤重了,把他弄回附近城池中找郎中治伤。”他说罢把腰间装金银的钱袋取下来,丢在路边。然后策马绕过那匹倒下的军马,继续前奔。

    这已经是几乎不分昼夜奔弛的第五天,曹玮亲兵全部掉队,就曹玮本身若不是心念曹彬的安危,一股意志坚持者,恐怕也跟不上。

    这个时候,华夏卫经过特训之后超强的体制和硬如钢铁的意志便体现了出来。至今为止竟然没有一人掉队。而那五百黑骑兵更是变态,自始至终就没有说过话,甚至路上还能大体保持队形。

    不一会儿天上乌云密布,突降暴雨。这已经是他们一路过来短短几天第三次遇到暴雨了,如今已经到了夏天,骤雨很容易见到。叶尘心想前些日子川蜀流贼中有关上天惩罚宋帝而不下雨的谣言如今恐怕已经不攻自破了。但那又怎么样,事到如今,那些流贼不会因为这个就放下屠刀投降的。上官冰云显然算准了这一dian,从未担心过这些事情。

    “砰!”终于有一名华夏卫的从马上摔了下来,喊道:“总司使大人,属下……”

    叶尘示意众人不要停,一边疾驰而行,一边远远喊道:“自己想办法跟上来。”

    ………

    ………

    六月十日,叶尘一行到达长江边上,征调恭州的官船,过了长江,一路向巴州赶去。

    六月十二日,除了叶尘和五百黑骑兵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坚持得住,毕竟四日三夜没有合过眼了。叶尘让胡三光带着五百华夏卫护着曹玮随后跟上,自己带着五百黑骑兵先行来到巴州。

    从南汉京师出发时,每人四匹马,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匹,即使以叶尘的肉身都感觉浑身有些发痛。而五百黑骑兵竟然也能跟着叶尘而不掉队。这让叶尘心惊不已,想着回头要对这五百黑骑兵身体好好研究一下。

    巴州府衙大门外,叶尘带五百黑骑兵到来早已惊动了门卫,曹彬在此疗伤之后,他一千亲卫便接手了府衙的护卫,层层护卫,防止刺客再次上门,因为曹彬病情实在严重,根本经不起路上折腾,所以就近放在巴州治疗。

    门口卫兵都是曹彬的亲兵,主动上前询问叶尘,叶尘和他们在晋阳时一起打过仗,他们本来是认得叶尘的,可惜叶尘如今头发乱如鸡窝,满脸的污垢灰尘,衣服更是脏乱无比,除了极为亲密的熟人之外,没有人能够认得出来。

    “我是叶尘,赶紧带我去见曹公。”叶尘一边跳下马,一边喝道。

    两名卫兵一惊,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叶尘,跪下行礼道:“侯爷,您怎弄成这样了?喔………侯爷您可算是来了,大帅他………他快要不行了,侯爷您是神医,您一定要救救大帅啊!”说到最后两名卫兵眼睛都红了。

    “那还不快dian。”叶尘喝道。

    一名亲兵赶紧带着叶尘向里面跑,另外一名亲兵则看了看,带着五百黑骑兵去找地方休息。

    院子里树梢上的阔叶,在风的吹拂下“唰唰”地响,树叶晃动得非常轻快,一如叶尘那急迫的心情。他穿过用红漆木柱支撑的走廊,走过数个洞门,径直到了一座院子。

    距离曹彬所在卧室还有两三百步远,一股浓浓的草药味便传到了叶尘那不同寻常的鼻子中,另外还有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正和几名男子商量说话的声音传进了他的变态的耳朵。

    喻清妍知道叶尘和曹彬的关系,早在三天前也从开封赶了过来。宫中神医钱乙也被赵匡胤派了过来,川蜀一带名医也被请了过来,但所有人竟然对曹彬所中之毒束手无策,喻清妍和钱乙两个也只能暂时压制毒性,维持着曹彬的命。

    “钱大人!侯爷已经将换血之法传授给晚辈,晚辈也已经弄清楚了其中原理,如今曹公中毒已深,恐怕只有换血之法可解此毒。”喻清妍说道。

    “侯爷和老夫也交流过他的换血之法,原理老夫也略懂一二的,可是曹公所中之异毒不光是已经进入了血液之中,经脉之中也被毒素侵蚀,即使是换了血,也不能彻底解毒,且以曹公如今的情况,恐怕经不起换血之法的折腾了。唉………可惜你那师父鬼医不愿意来,否则以他在毒道方面的造诣,当能够解此毒的。”钱乙说道。

    ps:两更早早送上,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