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死战不退华夏卫

第二百六十四章 死战不退华夏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好叶尘一直将一份注意力放在北门,所以桂州城北门突然提前打开,被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并及时传出了命令。

    三千铁骑喊着杀声,以最快的速度向北门冲去,紧随其后是五千步兵。

    万众呐喊,声音响彻云霄,震动山河。弥漫的铁骑、人群、铁甲,向北汹涌而至,就像洪水、像海潮!

    三千铁骑是由杨延平率领的,他在北汉时便经常率领铁骑与宋、辽大战。在开封被闲置近一年,好不容易有了上战场建功立业的机会,杨延平对这次机会极为珍惜,但前面邵州城功劳大半在主帅叶尘一人身上,永州城更不用说了,此时终于有了发挥的机会,杨延平瞪圆了眼睛,死死的看着北城门的血战,一百名华夏卫已经剩余六十多个,但依然死死的守着城门。

    与此同时,桂州城内各处都各自有人大喊:“城门破了,宋军已经进城了,大伙赶紧逃命吧!”伴随着大喊声,城内一些地方突然着火,全城百姓顿时乱套了,有救火的,有收拾东西逃命的,有成群结队向西、南两处城门逃命去的。

    很快,桂州城内大街小巷堆满了人,伍彦柔得到北门有变的消息,调派而来的精兵被层层百姓挡住,根本一时间难以到达。

    这些造谣生事,放火生乱的自然是华夏卫府情报司的数十名情报人员。这本来就是提前安排好的,许方义和胡三光定的计划中一环。

    北城门,五百汉军围攻百名华夏卫,,华夏卫死战不退,死了近半,城门依然是开着的。而汉军死了两百多人却是已经胆寒,再加上冉林峰和郭魁才已经死了,没有将领统帅,到了此时却一时间没有人敢向华夏卫冲去,双方暂时停了下来,成对峙状态。

    而这个时候,城内乱象终于延伸到了此处,剩余三百汉军的军心受到动摇,紧接着他们看到了三千铁骑距离城门已经不足五百米,可是援军始终没有到来,终于有人大喊一声转身就跑,逃命去了。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人,很快三百汉军全部跑了。

    胡三光领着剩余的五十多名华夏卫发出一声欢呼,迎接三千铁骑入城,后面八千步兵,无数的铁盔闪动、樱枪如林,在罗耀顺、王超、曹玮、展熊武的率领下紧随其后。

    城内汉军急切之下,已经开始屠杀挡路的百姓,一些百姓从火灾中跑了出来,但立刻被汉兵射杀践踏,境况惨不忍睹。成千上万的宋军步骑精兵陆续从北门不断进城。“咔、咔、咔……”大量的步兵像黑漆漆的钢铁洪流一样经过城门,整齐的脚步声、鼓号声和前方混乱的场面融为一体。

    桂州城破了。但伍彦柔自认为还有两三万军队,还有机会,便组织人马与宋军进行巷战。

    可惜,这两三万汉军中真正上过战场的堪战之兵不足五千,且战力与宋军还有一些差距。结果,一番巷战之后,不到半个时辰,汉军终于开始溃败,伍彦柔即使让亲兵斩杀十数名逃兵,也渐渐控制不了局势。

    此时城中到处都是大火,浓烟滚滚一片混乱,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受百姓乱跑影响,及汉军有意巷战的原因,宋军也已经被打乱。叶尘进城时除了守在东城门的五百禁军之外,再也找不到人。

    叶尘带亲兵爬上已经空无一人的城墙,丹田运气,大喊道:“进城后如果找不到上峰者,可各自为战,各级将领临机决断。”

    “凡生擒或杀死伍彦柔者,不管是我宋军还是汉国百姓及汉军将士,都可在我宋国官升三级,赏万金。”

    叶尘用了内力,声音传出,犹如雷声滚滚,竟然让大半个桂州城都听得一清二楚。

    声音如此之大,让叶尘自己也是吓了一跳,但这句话一出,所起到的作用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城南,伍彦柔被五百亲卫牢牢围者,根本不敢再让其他将士近身,而除了他最为信任的五百亲卫之外,其他汉军和百姓看向他的眼神好像都有了不同,眸中的贪婪难以掩饰。

    伍彦柔心中悲哀,现在真正还在和宋军打的只有这几年跟着他打过大理和南越的那五千人,可如今也已经死伤近半,其他两万汉军早已跑了大半。如此情况下,这仗却已经没办法打了。但他实在不甘心,还在坚持,还不下令撤军。

    整座桂州城都在战火和铁骑下呻.吟、颤抖!


神罗天尊全文阅读
    城中一片混乱,叶尘已经搞不太清楚哪一部在哪个地方。不过他搞不清楚,汉军主将伍彦柔更是对军队失去了控制,混战之中南汉军投降者甚众,大局已定。

    古代军队擅长野战,巷战却不那么好打,失去阵法之后全靠底层武将控制部属。

    叶尘早在冲城门前便已经给五名部将说过,尽可能不要让伍彦柔逃走,死活都行。但他知道要想做到这一点很难,毕竟他的与桂州城内汉军相比还是太少了一些,伍彦柔麾下也是有几千能战之兵的,再加上如今城中混乱,想要找到伍彦柔都难。

    ………………

    ………………

    桂州城彻底沦陷,伍彦柔最终还是逃走了,且还带走了八千多汉军。两天后宜州情报司情报员传来消息,伍彦柔去了宜州。

    叶尘没有急着攻取其它地方,而是率领大军待在桂州,进一步巩固桂州的政权。

    大宋另外两路大军也是一路势如破竹,赵赞带领东路大军在吉州之后,又攻下了建州和数个军镇。潘美率领大军已攻下南汉最重要军镇芳林镇,离贺州只有很短的路程了。

    龚澄枢见大事不妙,连连下旨急令让潘崇彻务必要将潘美大军挡住。因为过了贺州,沿着始兴江,一路平原,韶州之后,便可直通汉国京师番禺今广州。

    潘崇彻被迫率军迎敌。

    潘崇彻是南汉颇通韬略的一员骁将,在汉军威望和名气和伍彦柔不相上下,但他的性格和伍彦柔可不同,不管因公因私,他对龚澄枢等一帮妖道、太监都怨恨在心。

    实事上,在此次启用之前,他被龚澄枢剥夺了兵权,甚至一度下狱。若非是他的家人被龚澄枢劫持到了京师,他此次绝对不会再给南汉朝廷卖命的。

    此次,虽然逼不得已领兵上阵,但他内心里却只觉得一阵阵发冷。

    此时,潘崇彻站在贺州城头,几年前的一件往事,突然又出现在脑海里。

    那还是在还在宋乾德二年的时候,有一阵子,陈景元突然心血来潮,传令让潘崇彻派兵攻打宋朝的潭州。那时的南汉军力已十分疲弱,兵甲不治,楼舰失修,人心厌战,能够与南越和大理这两个小国一较高下就不错了,与宋军的强军对阵筒直是天方夜谭。

    当时内常侍邵廷瑁对这种情况了如指掌,便向宰相龚澄枢和皇帝刘鋹劝谏道:“汉承唐乱,居此五十余年。幸中原战乱蜂起,干戈不及南疆。而因久无战伐,汉益骄于无事。今兵不识旗鼓,而人主不知存亡。夫天下乱久矣,乱久必治。请宰相大人和陛下饬整兵备,且遣使通好于宋。”

    刘鋹做不了主,龚澄枢肯定是坚决听陈景元的话,他说道:“我大汉地处岭南,山高水急。宋军只擅平原作战,一旦进我山地,便会不知所措。况我有一支威武无比的大象军,从未见过大象的北宋军,定会见之丧胆,弃甲逃遁。”

    最终龚澄枢就是不听邵廷瑁的劝阻,派军攻打潭州。结果却是引火烧身,被当时的潭州防御使乘势反攻,很快便攻陷了南汉的郴州。

    龚澄枢此时才不敢妄自尊大,急令邵廷瑁为招讨使,屯兵浇口,以御宋军。

    邵廷瑁率军到达驻地以后,加紧修筑工事,训练兵马,积极备战。

    可是,朝中的那些宦官们却嫉妒邵廷瑁,怕其功高争宠,便写了一封匿名信给龚澄枢,诬陷邵廷瑁密谋造反。龚澄枢见信大怒,未经查实,便让刘鋹下诏赐其自裁。邵廷瑁正在军中日夜忙碌着练兵备战,忽然接到朝廷赐死的诏书,不啻晴天霹雳。但他世代为官,笃信“君叫臣死,臣不死不忠”的古训,当晚便含冤饮鸩而亡。

    想起这些往事,潘崇彻只觉得周身寒彻。对这个被妖道和太监控制的昏君,对这些蝇营狗苟的奸臣,他已经彻底地绝望了,他不能再重蹈他的老朋友邵廷瑁的覆辙。前一段时间,南汉国得到宋军要南伐的消息之后,龚澄枢便要启用潘崇彻,但潘崇彻假托双眼忠病,拒绝领兵出征。

    龚澄枢虽然心中生气,但潘崇彻眼睛有些病却是事实,他这个节骨眼上也不想治其罪,只得改用他人,但随着大宋东、中两路轻易便攻下一座州城之后,龚澄枢才又派人抓了潘崇彻的家人,威逼利诱让潘崇彻出山。

    ps:两更送上,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