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擒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青年也有些不甘的叹了口气,不再说废话。中年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示意青年掰开叶尘的嘴,将小瓷瓶的嘴口对着叶尘的嘴中直接倒了进去。青年扶起叶尘一拍叶尘胸口和咽喉,叶尘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二人见此,长松了口气,脸上一片欣喜,将叶尘小心放回床上,正准备转身悄悄退去。突然叶尘眼睛猛然睁开,二人吓了一大跳。

    叶尘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后世被人抓住,绑在床上,强行给他注射毒品,然后就猛然惊醒了过来,结果醒来便看见自己床边站着两个人。

    叶尘看见二人,先是一愣,然后腾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那二人往后退了几步,叶尘也没有急着喊人,而是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潜入我的帐篷,好大的胆子。”叶尘说完话,脑子才彻底清醒,心中越加凛然,这二人能够潜入被大军层层围绕的中军帐篷,定是实力高深,恐怕已经达到张无梦、玉道香层次,至少身法绝对是超一流的。

    二人此时比叶尘还要大吃一惊,那沉睡花乃是陈景元早年间无意中发现的一种奇花,据陈景元自己所说,即使是陈景元自己闻了此花点燃之后的味道,也会陷入沉睡之中,半个时辰之内无法醒来。可是如今这叶尘竟然醒了过来,怎能不让他们吃惊。

    青年还在目瞪口呆,中年人已经冷静下来,说道:“叶尘!刚才我们已经给喂了控心丸,每半个月必须服用一次解药,否则你就会痛不欲生,全身变得奇痒无比,自己将自己全身皮肉撕烂而死。”

    叶尘听了心中一寒,心想:“操!还真是毒品,且还是毒品之中的极品。”叶尘早些好像听说过陈景元最开始便是用这种奇药控制南汉第二任皇帝的,炼制起来极为不易。看来就是这名叫控心丸。

    叶尘脸色变幻不定,青年也冷静下来,得意的说道:“叶尘!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喊人来对付我们,否则我们一死,没有人给你送解药过来,你定是陷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结局。”

    叶尘听他这样一说,反而激荡的心渐渐恢复平静,心中杀机如潮,眸中寒光闪烁,看着二人说道:“不管我最终会怎么样,你们二人现在可以去死了。”

    话音刚落,他一声长啸,从床头行军木柜上拿起长剑,脚下一蹬便向中年人刺去。

    二人脸色大变,他们不是怕叶尘,而是担心叶尘啸声引来大军,他们陷入大军围困之中,即使他们二人实力再高,也是死定了。

    “将叶尘抓住,当人质,否则我们逃不出去。”中年人大喝道,不退反进,噌的一声,同样抽出一把长剑主动迎向了叶尘。青年也只是反应比中年人稍慢,同样用得是长剑。

    二人对自己的实力都很有信心,认为联手之下,当能够将叶尘拿下。

    叶尘一声长啸,在深夜犹如惊雷,响彻军营,百丈外无数宋军被惊醒,都是一片茫然,但王超、展熊武、曹玮、杨延平、罗耀顺却是听出了叶尘的声音,脸色变化中,先让下面将官稳住部队,没有命令任何人要都不许离开帐篷,然后各自带着亲兵向叶尘的中军帐篷赶去。夜间军营在古代常有炸营或者营啸的事情发生,五人不得不防。

    五人各自带亲兵来到中年之后,发现叶尘帐篷附近百丈之内一片死寂,哨兵和帐篷内士兵全部睡得跟死猪一样,而自己等人接近这个区域,也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变得昏昏欲睡。不由无不大吃一惊。

    展熊武江湖经验丰富,很快便发现问题所在,让人将四周点燃的驱蚊草药用水浇灭。夜风很快将原本味道吹走,众人刚才不适顿时消失。

    五人隐隐听到叶尘帐篷中的打斗声,心中着急,带人快速冲去。

    五人各自带人来到中军帐篷外时,轰的一声巨响和两声闷哼传出,雄伟坚固的中军营帐在下一刻如同灌了太多酒水的皮囊一般猛烈炸开,无数帐蓬碎片混着帐内的物事喷飞而出!

    两名刺客从中窜出,展熊武反应最快,一声怒喝,便将其中那名中年男子拦了下来,王超、曹玮等人反应也不慢,带众亲兵将另一人拦住。

    这时,叶尘完好无损的从破碎的帐篷中走了出来,看起来有些狼狈,这二人实力高超,不比当初司洛意差多少,若非他最近实力暴涨,还真有可能被二人给拿下当了人质。

    两人虽然实力高超,又怎么会是五百多百战精兵的对手,更何况,还有叶尘和展熊武这
重生之宗门崛起笔趣阁
两名不比他们实力弱的超一流高手。结局早已注定。两人被打伤,最后被宋军生擒。

    …………

    …………

    本来按照曹玮等人的意思,将那两千多南汉百姓全杀了,但叶尘阻止了,甚至都没有进行排查,只是派出十数名华夏卫对他们暗中进行监视,同时将这两名陈景元派来的高手交给展熊武进行残酷的审问。

    叶尘望着晨曦中的北方,神色有些担忧,但又有些奇怪,他刚才用内力检查过自己的体内情况,根本不像是吃了控心丸的样子,只是发现自己的丹田内内力的颜色又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心中便有了一些猜测和期待。

    “或许这控心丸对我无用。”叶尘心中猜测,为避免动荡军心,他只是将控心丸的事情告诉了展熊武,其他人都没有说。

    晨光驱散了迷雾,朝阳给大地带来了温暖,正如叶尘心中此刻的有些劫后余生的激动心情,他想赞美这一切,是太阳成就了生命,是脆弱的生命让大地生机勃勃、分外妖娆,它们虽然短暂而脆弱,却在每一刹那尽力绽放出美丽。他更庆幸自己身体的特殊,控心丸好像对自己无效。但也只是好像,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正的无效。这一点只能由时间来检验。

    他转头对身边的五位部将说:“战争果然是要不择手段,更是会死很多人,可是许多事情,必须通过战争就才能够解决。”

    曹玮听罢回了一句:“将军言之有理,所以末将还是认为宁可错杀这两千南汉百姓,也不不能放过一人。”

    叶尘:“…………”

    以前没看出来,曹玮这斯有些杀人狂的倾向。看来仗打得多了,人就会变得冷血,对人的性命也会变得漠然。

    …………

    …………

    叶尘这一等便是七天,五月二十九日,叶尘带着罗耀顺等五名部将来检查军匠营打造攻城器械。

    南方林木茂密,比比皆是,不缺材料,经过这七天的赶工,攻城用的战具已经打造得七七八八。最常用的攀城用的云梯车和过濠河的壕桥都打造了上百具。甚至登高望远的巢车也打造了两辆。

    另外,用来挖掘地道的头车也打造出不少,一辆辆的停放在工坊中。曹玮这几年跟着曹彬打了不少攻城仗,对这些攻城器械都比较熟悉,便不厌其烦地向叶尘一一介绍,最后众人的脚步停在了一辆投石车前。

    叶尘从去年参与晋阳攻城战,到现如今亲领大军攻城,不说是久历战阵,但也算是经验不少,攻城的武器见过不少。但却没有如此近的距离观看过。

    叶尘看着这具被称为投石车的攻城战具,仔细看了几眼,便眉头蹙了起来,他轻易便发现这投石车的构造上有着好几处不合理或者做得不彻底的地方。

    尤其是抛竿前部,一条条垂下来了几十根绳索,而不是绑着石块或者重物。

    “怎么拖着这么多绳子下来?”叶尘好奇的问着曹玮。

    曹玮抬手扯着绳子,向下用力一拉,穿在横梁上的抛竿另一头便被拉得挑了起来。他对着叶尘笑道:“这些绳索要二三十人同时全力拉扯,才能把石头抛出去,力气小一点都不行。”

    叶尘听着眉头蹙得越来越深,问道:“怎么是用人力?”

    曹玮等人面面相觑,都没有明白叶尘的意思,罗耀顺笑着说道:“不用人还能用什么,总不能用牛和马之类的畜生拉吧!”

    “那些畜生可不会那么听话,打起仗关键时刻万一不出力,还不急死人,再说我大宋一直缺马缺牛,可是这人还一直不缺。”曹玮也说道。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叶尘摇着头,不再理会只知道打仗,不懂物理的罗耀顺他们五人。而是让人叫来打造投石车的所有军匠,说道:“本将现在说的话,你们认真听,若有不懂之处,大胆提出来。”

    众军匠虽然不知道叶尘想说什么或者想做什么,但还是恭敬称是。

    叶尘理了理思路,说道:“这投石车总体用的是杠杆原理,喔………好吧!看你们表情就不知道什么是杠杆原理。本将简单的说,就是这个用人向下拉扯绳索,是为了让另一头抛竿翘起,然后以众人的猛力把石块抛出。也就是说,只要有个向下的力量,能够将抛竿的后端快速的翘起,是不是用人来拉,都能够达到投石头的目的。”

    ps:抱歉,今天更的晚了,给诸位看客带来不便,还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