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城(上)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城(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果然如叶尘等人之前所料,南汉军队根本不敢在城外野战,大军到达汉境,直到邵州城下,都未碰到南汉军队一兵一卒。

    甚至直到宋军到达邵州城外十里处,邵州城守军才从一些慌乱跑进城中的百姓那里得知宋军竟然来攻打邵州。

    邵州知府陈守义和守将李从新大惊之下,哪敢怠慢,慌忙让人关闭城门,调集城中军队上了城头,将一切守城器具搬上了城头,严阵以待。

    还好前些日子接到朝廷有关大宋大军压境的通报,城中虽然没有料到宋军会率先攻打邵州,但提前还是做了一些准备。否则若是按照平常,仓促间连士兵都召集不齐,更不用说找这些守城器具。

    下午申时一刻,叶尘带领一万大军到达邵州,围住东北西三门扎营。

    凡攻城,先围城。离城二百步构筑藩篱,派兵把守,防城中找到机会冲出来袭营。

    叶尘先是列行公事般派人骑马上前大声劝降,如意料中那样惹来城头几声谩骂和几根飞箭。

    叶尘早知没有开打一次,敌人肯定不会投降,所以没有等劝降结果,便带着亲兵营骑马绕城墙走了一圈,罗耀顺、曹玮、杨延平、王超和展熊武也陪着察看城池。发现邵州城池虽然面积不大,竟然十分高大,城墙高度与中原和北方的大城一样都有三丈五尺高。看得出来,南汉开国皇帝远不是他的后世子孙所能相比,没少在边城军寨上下功夫。

    叶尘带领大军刚才在来的路上,也看见了两个军寨,只是已经彻底荒废,变成了寻常小镇,根本没驻有军队,甚至连个驻哨都没有,否则叶尘带领大军早早就会被发现。

    邵州城周围六里二百二十七步,高三丈五尺,深一丈七尺,阔六丈五尺,是南汉边城中中等偏下的州城,实事上其规模还不如中原地区一些较为繁华的县城大。更无法和南汉桂州这样的大州城相比。

    邵州处于资水河中下游岸边,距离湘水河也只有三十多里路,邵永平原最北端,水路和陆路都较为畅通,在荆南的战略位置虽不是十分重要,但也是战略要地。因为控制此处,东可攻打衡州,南只通永州,西南方向可直达桂州。之前叶尘在开封时定下的攻伐战略便曾经将其定为最先攻打城市之一,所以城内也派遣了华夏卫府情报司的人和五十多名华夏卫。

    叶尘也曾经想过利用潜入的华夏卫作为内应,突袭一处城门,城外大军一举攻入城中。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放弃这个省时省力的计划,不是因为成功率不高,相反以邵州城内情况,这个计划成算很大。之所以放弃,是因为这样的攻城之策用一次,后面攻打桂州等大城时再想用就不灵光了,南汉军队定会有所防范。也就是说如邵州这样的小城,叶尘认为还不足以让他暴露自己的这张底牌。

    围着邵州城转了一圈,众人随叶尘来到中军大帐,叶尘对此次南下一直跟着自己胡三光说道:“胡部使!你先通报一下邵州军情。”胡三光擅长情报分析和推理判断,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狡猾多智,外号蓝狐,目前是情报司情报分析部副部使,此次伐南汉叶尘特意让他负责汇总、筛选各处情报。

    胡三光连忙道:“邵州城周六里二百余步,城内主事之人为知府陈守义和守将李从新。城内百姓九万余人,守军四千,其中能战之兵不足一千五百,每面守军不到一千,但他们守城器械较为充分,粮草坚持两月时间没有问题。”

    众人一听,曹玮首先说道:“将军!我军一万大军都是百战精兵,末将认为东、西、南各派一千人佯攻牵制三面,让敌人分兵之后,我军剩余七千强攻北面,一鼓作气将邵州城攻下。”

    叶尘没有急着决定,目光扫过五人,看其他四人都没有其它意见,才说道:“好,就按照此法决定,明天一早,王超所属两千人一分为二,去攻东、南两面,展熊武带所属一千人马去西面,你们二人只带少量器械,战略目的以牵制敌守军兵力为主。北面按照罗耀顺、曹玮和杨延平所属次序依次主攻。若是城破,罗耀顺和杨延平的人马进行巷战歼灭残敌,曹玮所属负责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其它三门,让王超和展熊武人马快速进城。好了,现在回去,进行具体部署,准备器械,让军匠尽量打
阵道仙途笔趣阁
造更多的攻城器械。”

    曹玮、罗耀顺和杨延平互视一眼,异口同声大声道:“明日必定一鼓破城。”

    叶尘看三人信心十足,而展熊武和王超对于没有上头阵还有些失望,想起一事,又说道:“另外,前几日本将定下的三禁,诸位不要忘了。”叶尘所定的所谓三禁指的是大军所过,禁军抢百姓钱物,禁止杀俘虏,禁止奸.淫妇女。

    叶尘定下这三禁,是古代军队打仗过程中最为常见的事情,士兵在城破时趁乱抢百姓钱物;杀俘虏砍下人头,冒充军功以及奸.淫妇女是最容易发生的事情,一些领兵大将甚至为了激发军队士气,甚至有时还会特意在攻城之后,让军队大抢一天,说白了就是让士兵去抢百姓钱物和奸.淫妇女。

    叶尘是来自后世职业军人,自然对这些军中恶习深恶痛绝,还好大宋禁军治军极严,这些恶习虽然也有,但并未形成常态,否则冒然禁止,定会引起下面将官的反弹。

    五人肃然称是,向叶尘抱拳行礼之后,转身离去。

    叶尘摇摇头,站在帐篷门口,看着营地,皱眉沉思,这个时候,军官都被各路主将叫去议事,火头军带人到附近河中取水,拿石块叠灶头煮饭。此时此景,大伙儿分工合作,有人打水煮饭,有人去拾柴禾升火……叶尘有种错觉,好像是在野炊似的。若不是挂念惦记着作战,或许这种旅途还颇有情趣。

    但他知道等明天一战之后,眼前这些人中必定有一些人要死去。

    叶尘其实对于这个时代主要攻城手段蚁附登城法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对于攻城一方损失太大,他心中决定,明日最多攻打三次,若是一举不能拿下邵州,便不再使用蚁附攻城法,而想其它办法破城。

    当夜宋军在邵州城外三里处扎下了明营,这个位置对于攻城一方是算是太过近了一些,甚至中军位高挂五个灯笼,并没有蒙上黑布,显得对邵州的南汉军非常不放在眼中。实际上周围布满伏路军和华夏卫,那些军匠点着火把忙了一夜,打造更多的盾车和简陋的云梯、投石车等攻城器械。

    大帐中的叶尘看了一会儿外面的光景,便埋下头,手指在图纸上抚摸若有所思。胡三光和几名亲卫分站四周。

    叶尘当晚没解甲,也没睡好,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倒不是穿着盔甲的缘故。而是心里有点紧张,他自认为思前想好,该考虑地都考虑过一遍了,但真打起来是怎么回事天知道,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指挥上万人的攻城战。迷迷糊糊中,他觉得好像回到了在后世时的高考前夕,忐忑不安正在等待结果揭晓的那一刻。

    南汉兵夜间却没有胆量袭扰,双方相安无事到了天亮。

    第二日一大早,宋军的鼓声连绵,列队整齐的禁军士兵陆续出营,在离邵州城墙一里外列阵。

    五月份,即使是南方,昼夜温差还是有些大,次日天刚蒙蒙亮,叶尘用亲兵打来的河水洗了一把脸,冰凉刺骨。

    亲卫禀报,大军在各主将指挥下已经开始调兵布阵。叶尘故作镇定,用凉水多洗了几把脸,然后才擦脸。接着他走出大帐,拿着牙刷放上牙粉,故作镇定的刷起牙来。帐外路过的将士远远见他不慌不忙,都面带微笑,更有信心。

    叶尘知道自己在排兵布阵和指挥具体攻城打仗方面不比曹玮、罗耀顺和杨延平他们强,所以便索性不理会诸将,带着胡三光以及一众亲兵爬上西北侧的山坡上。

    这是他昨天看好的地方,西北面山腰有一处比较平坦如台阶的地方,站在这里视线比较开阔,利于他掌控全局,指挥部队。

    不用他安排,传令旗手分站在他旁边,鼓点传令手也已经在他身前山坡下立足。

    叶尘带人爬上山坡时,俯视下去,只见人马密集,旌旗如云。自己的军队在一里之外布阵,旗帜被南风刮得乱舞,一股萧杀气息冲天而起。

    太阳在崇山峻岭中冒头,万丈光芒渐渐驱散山间的薄雾,南边吹来的海洋季风,将邵州城外的风云动荡。远远看去,飞檐城楼就好像一座藏在深山的怪兽,叶尘虽知以南汉国目前的情况,这怪兽多半是外强内虚,但大战在即,依然心跳禁不住开始加快。

    ps:还有一更,诸位看客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