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异毒

第二百四十一章 异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33307827和上官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但叶尘此时却是不能露出颓势,否则楼炎明随手就可将地上的白沧海和李君浩杀死,然后再杀他。他强忍着伤痛,怒力让自己胳膊不要颤抖,再次钢箭上弦,瞄向楼炎明。

    楼炎明见此,终于脸色一变,身形闪动中躲到了残破道观里面,以墙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叶尘摇摇晃晃的站着,满脸通红,像喝醉了酒的模样。一边运功疗伤,一边暗叹一口气,他的内伤颇为严重,甚至比地上的白沧海和李君浩还要严重,只不过他肉身恢复能力变态,随时随地都在恢复,就这一会的工夫,他感觉胳膊的疼痛减弱不少。而在如此吃紧的时刻,他一倒下,便代表着三人的死。

    楼炎明在残破的丹房中从怀中拿出一枚药丸吞下,脸色变得渐渐红润,双目凶光闪闪,半边身子在墙后,看着叶尘。

    突然,两人神色同时一凝,转头向北边吊桥方向看去。

    “哈哈哈哈………叶侯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只是玉雁竟然听叶侯的话,还真是让本座没有想到。”破空声中,有人快速赶来,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是玉枫。”叶尘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如此情况下,对上玉枫和楼炎明,白沧海和李君浩今日必死无疑,自己因为特殊不会被杀死,也会落个被生擒的结局。

    另一边楼炎明眉头微皱,他在受伤力竭的情况下却也不想与玉枫照面。要知道玉枫可谓是四个老怪之下第一人,实力也只是比他们弱了一筹而已。

    叶尘脑海飞速运转之中,却是已经做出了决断,迅速拿起旁边绳子绑在在旁边凸起的巨石上,跑过去扶起李君浩和白沧海,让二人一个抱胳膊,一个抱着腿,死死的抱紧自己,他迅速拽着绳子跳下了悬崖。

    跳下一瞬间,他看见玉枫如一股风一般冲了过来。

    楼炎明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竟然始终没有阻拦叶尘,而玉枫显然对楼炎明也有忌惮,二人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并非完全信任。

    这时,楼炎明嘴角血迹自然已经消除,脸色也恢复了红润,根本看不出受了伤和内力枯竭。所以,玉枫看见楼炎明在此,有心想过去拽绳子,但又不想将后背交给楼炎明。这一犹豫,等二人间隔三丈,站在涯边向下看去时,夜临深渊,纵深莫测,最使人脊生寒意是崖壁往内倾斜,孤崖悬空在广阔的虚空处,看不到崖壁的情况。叶尘三人却已经肉眼难见,消失无踪。

    叶尘一手拽着绳子,一手拉着白沧海,一个脚上抓着李君浩,只能单腿踢踩峭壁借力不断向下降去,看起来危险之极。

    叶尘心忖这叫赌命,如自己推算错误,楼炎明和玉枫并非一定要活的自己,对方弄断绳索,岂非掉往万丈深渊,摔个粉身碎骨。

    叶尘一路下了三百多丈,停了下来,按照玉道香所言,他们所在洞穴便在从头顶至下三百丈处,且大概就在他下来的这一方向。

    叶尘耳际生风,目光如电向附近石壁上看去,还好他眼睛拥有夜视能力,否则换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就算附近有山洞,也一时根本找不到。

    叶尘很快便发现一个微微向里面凹陷的平台,发现里面那块巨石好似是后面塞上去的,便松了口气。

    叶尘单脚踩着石壁,移动虚悬至凹洞下方半丈许处,山风拂至,更添摇荡虚空的险境。

    叶尘抬头仰望,正准备爬上去,那凹穴里面大石便向旁边移开少许,玉道香从凹穴探头出来,两人四目交投。

    在星月的微光下,二人隔了四个多月再次相见,只感觉有千万言语想要给对方说,四眸中蕴含的深情仿佛要融合彼此的一切。

    “你们有啥话等会再说,赶紧拉我们上去。”白沧海感觉下面的李君浩快要坚持不住了,赶紧喊道。

    叶尘和玉道香一个机灵,后者伸手拉着叶尘另一只手,叶尘单脚用力,很艰难的连同身上的两个人,爬进了洞中。这也就叶尘身怀巨力,刚才胳膊上的拉伤也好了不少,否则换个人,早就力竭摔死了,哪能坚持到此时。

    三人进了之后,玉道香按了一下旁边一个机关,那足有万斤的巨石便自行移动封住了洞口。

    原来是机关,叶尘刚才还有疑惑,如此重的石块,玉道香是怎么移开的。

    本来应该漆黑一片的洞中,竟然宛如白昼,叶尘这才发
逆鳞吧
现洞顶有数枚能够发光的宝石。

    洞穴不小,有着很明显的人工痕迹,甚至还有三个石室,显然这本身就是玉老魔给自己准备的保命巢穴。所以多了他们三个人也不显拥挤。

    玉老魔身怀毒伤,且被折磨了四五个月的缘故,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他对三人态度很好,犹如和蔼可亲的长辈,三人行了晚辈之礼后,白沧海和李君浩便选了一个石室进去疗伤。

    “玉儿,你去石室里面去,爹爹和叶尘单独聊一会。”玉老魔对玉道香突然很是随意的说道。

    玉道香一怔,犹豫了一下,在叶尘和玉老魔身上来回看了两眼,便走进了石室。

    玉老魔坐的地方是石室靠里面一侧一块直径三尺左右,打磨的很光滑的圆形石凳子。旁边还有一个石几,另一边同样有一个石凳。

    玉老魔示意叶尘坐在另一边石凳子上之后,说道:“叶尘!你能够解了我的毒。”

    叶尘一愣,说道:“晚辈虽然被世俗百姓称为神医,但其实并不怎么懂医术,前辈所中之毒以前辈之能都解不了,晚辈恐怕也解不了。”

    玉老魔有些失望,说道:“你先看看,说不定你真有办法帮我解得了毒。”

    叶尘答应一声,说道:“那行,晚辈先帮您看一看。”

    这样说着,叶尘便起身来到玉老魔身前,准备先看其眼睛和舌头,再把脉。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玉老魔突然一手挥袍迎头照脸的向叶尘卷来,惑其耳目,另一手探出中指,点往他胸口要穴。

    叶尘在进入这个石洞之前还对玉老魔有些防范,但刚才见了玉道香,两人深情流露,无形中使得他对玉道香的爹爹防范心下降不少,紧接着玉老魔语气和蔼,神色和善,又使得叶尘最后的警惕彻底失去,所以他此时却没想到玉老魔会突然出手。

    叶尘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点住了穴道。洞穴中一直注意这一边的玉道香一声惊呼正准备冲出来,不料砰砰两声,他所在石室和白沧海及李君浩所在石室门顶落下一道石门,在三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三人封在了里面。这石门极厚,三人的呼叫声外面都听不见,只有隐隐的砸门声传出。

    叶尘此时脸色铁青,但却已经失去了移动能力,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出。他却没想到玉老魔竟然是个如此恬不知耻的小人,这哪来半点高人风范,谁想得到清丽如仙的玉道香竟有这么一位亲爹。

    玉老魔扶着叶尘跪在自己面前,微笑道:“你的确能够帮我解毒,只是过程很麻烦,需要你身上的一些东西,并且你恐怕会不愿意,所以我只能自己强行从你身上拿了。”他此时双目血红,一脸疯狂冷漠之色,刚才的和蔼可亲早已荡然无存。

    玉老魔看着叶尘,双手摸着叶尘的肩膀和胸口,说道:“果真是传说中的先天之体,我本来是想再过几年等准备几件东西,做一些准备,增加一些把握之后,才对你动手的。可惜玉枫那孽徒背叛了我,不但给我下了异毒,而且还勾结楼炎明那个秃驴。如今我身怀毒伤,却是已经等不及了。只好提前将你用了。若是太平洞极经中说的没错,我今日不但可以解了毒伤,而且还有六成把握一举突破当前境界,进入传说中的先天之境,成为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半仙之体?自可再多活一两百年。”

    叶尘听了之后,突然想起在扬州瘦西湖独岛上,鬼医曾经对他做的事情。心想这一位不会也是想吃了自己吧!难道我真的是唐僧。他很想说自己的血肉有毒,吃不得,可惜他此时有口难言,想说都说不出。

    玉老魔这些天是因为施展了锁毒的秘技,才将所中异毒密封于丹田之内,而正因此也分去了他至少五成内力,且还不可过多与人动手。但依然,每过半个月时间,这异毒会破禁而出,在玉老魔每次成功再次把异毒密封起来前,都将他折磨得死去活来。而这也是他这四个月中道心失守,已经渐渐有些走火入魔的直接原因。

    玉老魔用叶尘解毒的办法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先天之体有一个特异之处,先天之体的丹田,可将天下所有毒素牢牢吸收至丹田之中。

    玉老魔只要用内力进入叶尘体内,顺着叶尘的经脉,与叶尘丹田相连,这样玉老魔的丹田便与叶尘的丹田通过他的内力发生了联系。通过这个联系,叶尘的丹田便会将玉老魔体内的毒全部吸过来。

    ps:还有一更,诸位看客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