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玉老魔的心思

第二百三十九章 玉老魔的心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来纵横网站看正版,给我一份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不!我不甘心,我还要杀了那孽徒,杀了那秃驴。灭了整个弥勒教。我还要长生不老,那叶尘的出现本来就是我的机缘,这个机缘我还没有用,我怎么能就这样的死去。”玉老魔喃喃自语,双目通红,眼睛深处却有着一丝疯狂。他本就修炼魔功,乃是正儿八经的魔道,修炼之中最为容易走火入魔,丧失理智,但平日间他修为高深,还能够完全控制得了自己的心神,可是如今重伤之下,却是已经出现走火入魔的迹象,渐渐失去理智。

    “爹爹!女儿回来了。给您带来了好吃的。”玉道香从山洞深处一个山涧缝隙中跃出来,说道。

    玉老魔听见自己女人的声音,双眼中的红色和疯狂缓缓消失,脸上多出一丝温情,但这丝温情很快被一脸冷漠代替,他叹了口气,说道:“那孽徒派出的人还没有撤走,你每次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最好是让展熊武出去打探消息和找吃的。”

    玉道香说道:“爹爹放心,女儿如今的轻功身法除非遇到楼炎明,否则谁又能够跟得上我,展熊武虽然实力也不弱,但轻功身法却是一般,出去反而危险。”

    说着话,玉道香从背包中拿出吃的,递给玉老魔,后者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开始很认真的吃东西。

    “爹爹!你别担心,刚才我已经和叶尘派到秦岭山中打探消息的李君浩取得了联系,从他那得知叶尘已经带人来救我们了,我已经将我们藏身之处告诉了他们,到时候爹爹跟着我到开封见了侯府的鬼医前辈,以鬼医前辈的医术,应该能够替你解得了毒的。”玉道香说道。

    玉老魔眼睛一亮,但紧接着又眉头皱起,说道:“叶尘带了多少人?”

    玉道香说道:“据李君浩所说,叶尘之前已经派出近六百人在秦岭山中寻找我们,来的时候还会带三四百人,应该已经有近千人。”

    玉老魔听了没有松口气,反而眉头蹙得更深,说道:“这些年我虽然不再过问圣堂的事情,但也知道玉枫那孽徒手中至少能够调动五千好手,另外还有楼炎明不知道藏身在何处,叶尘带一千人过来,且大宋朝廷中高手很少,他即使带着一千精锐禁军战士,也远不是玉枫的对手。更何谈将我们救走。”

    “这样的话,叶尘他们到来岂不是羊入虎口,不但救不了我们,自己反而可能遇险。”玉道香一听,又不禁为叶尘的安危担忧起来。

    玉老魔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眸中光芒闪动,说道:“不过,若是能够让叶尘来到此处,以他的能力定然能够助我解毒,到时候我实力恢复,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玉道香一怔,说道:“可是叶尘又怎么能够瞒得过玉枫的人来到这里?”

    玉老魔说道:“你将这地方告诉了叶尘的人,叶尘肯定已经再想办法来到这里,待会你以兽音术让玉雁现身将玉枫的人引开,叶尘必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机潜行至此。”

    ………

    ………

    叶尘带人来到秦岭已经三天了,见了提前被派到此处的李君浩等人,来到了从玉枫口中听到的仙人涯北面十里处。可再往里面走,就极为凶险和困难了。里面方圆十里地区全部被玉枫的人封锁了。

    李君浩带着一百多情报司探子和白沧海带着五百华夏卫,这些时日没少与玉枫的人发生冲突,损失了十数个人,但也大致弄清楚了玉枫在此处的人手和实力。另外,李思烟带着二十多名高手也在附近,但始终没有与玉枫的人着面,也没有和李君浩在一起。直到叶尘到来后,李思烟才露面来见叶尘。

    叶尘到来之后,派出十数组华夏卫冒险潜入活捉了一人带了回来,剥了其脸皮,由李思烟出手制作成了人皮面.具,李君浩乔装打扮成此人潜入了进去,且暗中留下不少玉道香能够认得的联络信号,用了三天时间终于联络上了玉道香,并冒险与其见了一面,带回了玉道香的藏身之处所在。

    李君浩将消息带回的第二天,秦岭深山中突然飞出两只大鸟,向南飞去,玉枫果断派出大半人手跟了上去。叶尘又让自己的人或引开、或缠住玉枫剩下的人,自己带着李君浩、白沧海趁机越过封锁防线,一路向玉道香和玉老魔藏身的高山疾驰而去。

    三人一路狂奔,在太阳开始落往西山之际,眼前地势忽变,一列山脉横互前方,阻着去路。李君浩根据玉道香的描述,看
帝国风情画笔趣阁
过之后,欣喜道:“就是此山没错。”

    三人不做休息,加速掠去,望着其中最高的山顶.进发。

    乍看似是转眼即至,岂知到日沉西山后,天色转黑,方来至山脚。

    出乎叶尘意料之外,入山处竟竖起一座山门,后面是登山的小径,也不知是通往山中何处?

    山门并不是完整的,只剩下左右两根圆石柱,上面本该刻有山门名称的石碑被人以重物硬生生砸碎,变成散在石柱旁的碎石残片,景象诡异古怪。

    三人不费神去想,径自踏足小径,继续行程。

    小径蜿蜒往上,似要直登颠峰。

    半阙明月升上灰蓝色的夜空,星光点点,尤添小径的秘异莫测。

    开凿这样一道山中小径并不容易,险要处旁临百丈深渊,有时绕山而去,有时贯穿古树高林。半个时辰后,叶尘三人已可见到峰顶,可是还看不见玉道香所说道观。小径会把他们带到那里去,仍难说尽。

    经过一座奇树密布的古树林后,忽然哗啦水响,只见左方一道在十多丈高处的瀑布直泻而下近百丈,形成下方层层往下的水瀑,而在前方一道长吊桥跨瀑而过,接通另一边的小径,吊桥虚悬在半空,在山风下摇摇晃晃的,胆小者肯定看看已双足发软,遑论踏足其上。

    三人自然不在此列,轻松步过吊桥。

    但三人紧接着一震止步,眼前的建筑虽然已经被破坏,但也足以让他们感到震撼。

    本应是殿落重重的宏伟道观,现在已变成劫后的灾场,只余大火后的颓垣败瓦和木炭。可是于此灾场的最后方处,一座巨石砖砌出来方形怪屋,高宽均近两丈,孤零零地矗立不倒,成为道观诸建筑物中唯一的幸存者。

    整个道观建筑在一方天然的巨岩上,成半圆形的后方就是纵深万丈的危崖峭壁,从叶尘的角度望去,星空像在怪石房的背后飘浮着,如此奇景叹为观止处,说出去恐怕无人相信。

    三人惊叹之余,却也没有忘记正事,穿过废墟,朝怪屋走去。

    随着他的接近,似嵌入了星夜里的怪屋正门上面刻着的“丹房”两字,逐渐清晰起来。

    丹房!

    叶尘不由想起玉道香说过他父亲擅长炼丹,看来这丹房便是平时玉老魔炼丹之处。

    丹房的大门亦被砸个稀烂,叶尘直抵门外,朝内瞧去,入目的情景令他看呆了眼,丹房内没有一件东西是完整的。

    丹炉固是被捣个稀烂,铜鼎四分五裂散布地面,四壁全被凿破,似是有人要搜遍每一寸地方,以搜寻某件东西或者某个密道入口。

    玉老魔当时中了毒,和楼炎明一番大战,不但抽空杀了两个背叛自己的弟子,而且诡异消失。楼炎明和玉枫带人对整座道观进行了挖地三尺般的大搜索,直至翻开每一砖一石。可是在一无所得之后,一气之下,放火将道观直接给烧了。

    叶尘绕过丹房,视野在不受任何物体约束阻碍,呈现在他眼前的是弧状的孤崖,虚悬山巅之上,崖外是广柔深邃的星夜,四周下方处的峰峦尽向孤崖俯首臣服。

    三人知道时间紧迫,正准备拿出特意准备的绳索,按照玉道香所说位置攀爬下涯。

    突然,叶尘脸色一变,陡然转身向右侧看去,紧接着白沧海也是脸色大变转身看去,李君浩没有察觉,看二人转身,也跟着转身。

    右侧弧形高崖的圆拱位置,一人盘坐在地,念珠在手,仰首观天,神态悠闲。此人一身佛袍在狂烈的高山狂风里拂舞飞扬,颇有似欲乘风而去的仙姿妙态。

    而叶尘三人的衣衫亦被吹得鼓涨起来,猎猎作响,山风钻入衣衫深处,在这初春天气,在此人面前三人突然感觉冰寒刺骨。

    三人敢发誓,刚才他们看过了此处所有地方,包括眼前这人所站之处,绝对没有任何一人。可是眼前这人就站在那里。

    “难道是鬼魅不成?”白沧海和李君浩同时心中暗自惊呼,以他们的实力和胆识也是暗是发麻。

    叶尘自然不会将此人看做是鬼魅。

    以叶尘如今的听觉,即使是身法高超如玉道香、上官冰云、郭无为都做不到接近叶尘如此距离而不被发现。可是此人却做到了此事,那此人是谁?

    叶尘突然想起一人来,瞳孔一缩,厉声喝道:“弥勒教教主大明王楼炎明!”

    ps:还有一更,诸位看客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