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幽冥鬼神的惩罚

第二百三十五章 幽冥鬼神的惩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26145827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已经亮明了身份,魏员外若是不请叶尘去他家里做客,那就显得不正常了。在刚才问话时,这位魏员外便跪下给叶尘行了大礼,求叶尘去他家,好给他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魏家的府邸果然很大,布局装饰大气却不显奢华,显得很有品位,叶尘感觉这一点甚至比开封大部分的高官勋贵还要好。能做到这一点,显然不是单单有钱就可以做到的,这需要数代的沉淀和积累才行。圣堂的七宗五姓不正是如此。

    这样一想,叶尘才发现这个府邸虽然后面经过多次翻修,但还是可以看出恐怕已经有了两三百年的历史。这是不是意味着这魏家在黑泉镇上当土皇帝已经上百年。

    好酒好菜都已经摆在桌子上了,但宴客的花厅里已经挤满了一屋子人。

    叶尘如今是名人,能够看到叶尘的机会有谁肯错过。

    魏员外颇有些恐慌的看着叶尘。

    “小人家中人没有规矩,让侯爷见笑了。他们刚才虽然被侯爷单独接见,但一听侯爷被小人请了来,还是跑来再次领略侯爷的风采。小人挡也挡不住,赶也赶不走。”

    叶尘鼻子微微耸动了两下,心中一凛,他终于找到了那名刺客,且就站在自己身后他三步外,是魏家一名布菜倒酒的侍女。再结合那张凡是这魏家一名护卫,整个水泉镇是不是贼窝,不敢肯定,但基本可以肯定这魏家就是贼窝。

    而自己如今却是进了贼窝,即使带着百名亲兵,可对方若真是让那一千护送军饷的禁军无声无息消失的凶手,自己带着百名华夏卫恐怕也不是人家对手。

    叶尘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窗户外的天色渐暗的天空,天上阴云密布,注定今夜无月,外面黑暗中不知藏着多少杀机。

    叶尘突然发现自己如今陷入了一个极为凶险的局面,不禁对来到魏家冒失的举动感到有些后悔。

    这些念头在心中快速闪过,面上不露丝毫,故意叹了口气,说道:“这种事本来就是没法子的,谁叫本侯是这么有名的人?”他简直连一点谦虚的意思都没有:“一个名人总是会常常碰到这种事的。”

    叶尘说的很幽默,大家都很配合的笑了,等魏员外将多余的人都轰出去,只留下三名丫鬟,其中便包括叶尘身后那名刺客丫鬟。

    叶尘心中略一沉思,便笑着对魏员外说道:“本侯来这黑泉镇所为何事,相信魏员外一定也知道。”

    魏员外郑重说道:“小人知道侯爷是为朝廷军饷丢失一案而来。小人正要将与此大案有关的一件事要禀报侯爷。”

    叶尘惊讶道:“喔……………什么事情?”

    魏员外神色凝重,肃然说道:“侯爷可听说过我们黑泉镇有关幽冥门的传说。”

    叶尘说道:“听说了。”

    魏员外神色惊恐之极的说道:“护送军饷的一千禁军和拉着军饷的车队冒犯了幽冥鬼神,被幽冥界鬼神给拉到幽冥界当祭品去了。”

    叶尘忽然感觉很荒谬,但面上不露丝毫,且还煞有其事的问道:“何以见得?”

    魏员外说道:“小人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天一大早护送军饷的队伍刚刚出镇子的瞬间,黑泉突然喷出了无数幽冥黑雾,整个黑泉镇都变成了一个幽冥小镇。也就是那一天,小镇子上的六岁以下小孩和部分女人全部被幽冥鬼神抓走当祭品,而同时消失的应该还有护送军饷的队伍。”

    叶尘闻言之后,一脸的目瞪口呆和难以置信,说道:“竟然有此事,那黑泉在何处,魏员外可否带本侯去看看?”

    魏员外说道:“侯爷所请,小人自当遵命。小人这就带侯爷去。”

    魏员外的爽快让叶尘感到有些意外,同时也感到有些不妥,但他现在颇有些艺高人胆大的自信,特别是他对于自己精心挑选和训练出的华夏卫很有信心,反正只要一道信号,镇外五百华夏卫在不到半炷香时间就可赶来,而对方或许知道他的实力,但却不了解华夏卫的实力。所以对方若真有什么阴谋,甚至直接出手,肯定会低估华夏卫的实力。而这才是他真正的底气所在。

    黑泉果然存在,且就在魏家院子最中间一个殿堂之内。

    这殿堂却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更像是一个神殿,最里面正中心供奉着一尊极为凶恶,长有两个脑袋的黑脸神像,
魔域全文阅读
四周还矗立着其他一些长相古怪的鬼神之像。每个神像面前都有一张很大的供桌,上面放满了各种供品。

    而那一汪黑色的泉水位于神殿最中心,是椭圆形,长短直径分别是两丈和一丈半左右。

    神殿里面放满了灯烛,亮如白昼,所以殿中情景不光是叶尘看得一清二楚,喻清妍、杜千秋、胡三光等人同样看得很清楚。

    特别是那黑泉上面漂浮着一层黑色雾气,像极了幽冥鬼雾,透着无尽的诡异。

    魏员外好像有意表示自己的清白,没有带任何下人,独身陪着叶尘他们进入,且他一进入就虔诚之极的向所有鬼神像都跪拜了一圈。

    “这里供奉的是幽冥鬼神,就因为有这神殿的存在,我们黑泉镇百姓才不会被幽冥鬼神抓去当祭品。”不等叶尘发问,魏员外主动说道。

    叶尘心中一动,问道:“按照魏员外的意思,难道护送军饷的一千禁军是因为冒犯了幽冥鬼神,所以才被幽冥鬼神抓去当祭品。”

    魏员外神色郑重的长叹了口气,说道:“侯爷明见,那护送军饷的程将军不知道从何处听到黑泉水是一种奇毒,便逼着小人带他来此处,然后取走了一些黑泉水,结果冒犯了伟大的幽冥鬼神,所以才被抓去当祭品。”

    站在叶尘旁边的喻清妍突然发出蚊子般,只有叶尘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张凡体内潜伏的奇毒很有可能便是这黑泉水中的毒。”

    叶尘本来想追问一下魏员外,一千禁军被抓去当祭品,那八十万贯军饷又在何处,但转眼一想,问了也是白问,没有任何意义,魏员外肯定会说被幽冥鬼神拉到幽冥界去了。此时一听喻清妍所说,他心中若的所悟,说道:“这黑泉水乃是重要的证物,本侯要拿回去一些进行研究,还请魏员外提供个方便。”

    “侯爷慎言,幽冥鬼神无所不知,侯爷的言语已经冒犯了……………”

    “啊……………不好!幽冥鬼神的惩罚来了。”不等魏员外将话说完,神殿内的灯突然全部熄灭,四周漆黑一片,因为今晚上天阴,连月光和星光都没有,最主要的是好像在刚才那一刹那,不光是神殿内的灯光,整个魏家院子,甚至整个黑泉镇所有发光的东西都熄灭了。

    天地一片黑暗,可谓是神手不见五指。

    “保护侯爷!”胡三光一声大吼,神殿外的亲兵,百名华夏卫全部摸着黑,冲进了神殿。这时杜千秋已经点着了火折子。

    众人看清四周情景,却是脸色大变,因为魏员外和叶尘都不见了。叶尘刚才言语间冒犯了幽冥鬼神,岂非是被幽冥鬼神抓走了。听到之前魏员外与叶尘对话的胡三光、喻清妍、杜千秋及几名华夏卫却是身体一震,脸上流露出不同程度的惊恐畏惧之色。

    砰的一声,大殿的门从外面突然关上,众人脸色再变,后面几名华夏卫如兔子一般飞奔至殿门口,使劲一推大门,竟然纹丝未动。众人被关在这神殿中,岂非连通知镇外五百华夏卫的信号都发不出去。

    “这门竟然是铁门,并且很厚,一时半会根本打不开。”一名护卫神色郑重无比的喊道。

    “那姓魏的和总司使大人都不见了。”杜千秋凝重之极喝道。

    “不好,这黑泉水上的黑雾正在向四周飘散。恐怕有毒,大家赶紧闭气。”胡三光喝道,脸色却是很难看。

    “这黑雾肯定有毒,侯爷不会有事的,你们不要再找他,屏住呼吸,原地坐着不要动,我去研究一下黑泉水,找出解毒的方法出来。”喻清妍脸色苍白,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枚药丸吞服,向黑泉水走去。

    众人神色恐惧中,只能屏住呼吸原地坐下,寄希望于喻清妍身上。

    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的顶头石柱后面,叶尘藏身在此处阴影之中,看着魏员外手中拿着一个火折子,走下大约近两百个石阶,一转弯消失不见了。整个通道中顿时又变得一片漆黑,但这不影响叶尘视物,在他的眼中依然犹如白昼,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叶尘站起身打量四周,他身后是一个刚刚落下来不知道有多厚的石门,眼前便是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石阶头顶和两边都是漆黑的石壁。

    刚才在神殿中灯灭的那一刹那,魏员外身后神像后面便打开了个通道入口,魏员外悄无声息的便闪身而入。

    ps:一更送上,还有一更,诸位看客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