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能‘说话’的死人

第二百三十二章 能‘说话’的死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来纵横网站支持我,给我一份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这里就是我们在发葬之前停灵的地方。”王一指打着了一个火折子,说道:“小镇上的人死了,在发葬之前,尸体通常都会寄在我这两间屋子里,所以我就把这两间屋子叫做鬼屋。”

    “鬼屋?”叶尘问:“哪间屋子里闹鬼?”

    王一指苍白的脸在火折子的火光照耀下,看起来已经有点像是鬼了,可是他却摇着头说:“棺材铺里是没有鬼的,棺材铺是照顾死人的。人死了就是鬼,照顾死人就是照顾鬼。我照顾他们,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闹鬼?更何况我们黑泉镇是幽冥鬼界的门户,有鬼也很正常的。”

    他说的这席话前一句真是合情合理已至于极点了,后一句却是鬼医恐怖的到了极点,叶尘突然发现这个小镇上每个人平凡之中好像都有一些不凡的地方。比如之前那个小叫花,刘六指和他老板娘,以及眼前这个棺材铺的老板。

    一个人若不是有意去演戏,他的话语中总是能够体现出他的一些性格和特点。而从一个人性格和特点中就可看出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寻常人。

    叶尘此时忽然发现,他刚才见过的几个小镇上的寻常人还真有些不寻常。

    叶尘一走到这三间屋子前面,就觉得有一种阴森冷飕飕的凉意从背脊上凉了起来,一直凉到脚底。

    叶尘当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他更是一个从不怕鬼神的人。

    可是叶尘在王一指的火折子带领下,走进这三间屋子左边的一间时,他自己居然觉得他的脚心下面好像已经流出了冷汗。

    要知道,信不信鬼神是一回事,但眼前所看见的情景会不会吓到你则是另一回事。

    火折子发出来的光,比烛光还要黯淡,这间屋子在这种火光的照耀下,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一个坟墓的内部一样。

    他走进这间屋子时的感觉,就好像走进一座坟墓里一样。

    坟墓里当然有棺材。

    这间屋子里有一口棺材,棺材摆在一个用黑色砖头砌成的低台上,台前还供着一个简单的灵位,灵牌上只简简单单的写着:“驿卒何雷。”

    何雷当然已经死了。

    可奇怪的是,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里这种阴阴森森惨惨淡淡的气氛,还是因为叶尘心里某一种奇奇怪怪神神秘秘的感觉,使得他总觉得何雷会随时从棺材里跳出来,随时会复活一样。

    “麻烦王老板把棺材的盖子打开来。”

    “你说什么?”王一指怪叫:“你要我把棺材打开来啊?你凭什么要我这样做?”

    “因为我已经告诉过你,我要看的是一个死人,不是一口棺材。”何雷之所以死,很可能是因为他发现了什么秘密,被杀之灭口。如今死了自然没法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但有时候死人也可以说话的。去年在红蝠楼一事中,叶尘亲眼目睹任志亮带着开封九大神捕如何从死人身上得出不少信息的。叶尘自然是要看何雷的尸体。

    实事上,情报司的人已经在不被王一指发现的情况下,暗中仔细看过何雷的尸体,除了确定是被一刀杀死之外,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棺材打开来的时候,叶尘就看见了何雷。

    叶尘第一眼便看出了何雷临死前残留在他脸上的那一抹难以置信和恐惧不甘。

    难以置信是因为他没想到自己会死,这有三种情况,一种是最普遍的,就是他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死了,难以接受。第二种他没想到杀他的人这么厉害。另三种是他没想到杀他的人会杀他。

    至于恐惧不甘,那就更寻常了,凡是被人杀死的人脸上绝大多数都会残留这种表情的。

    “你真是他的表哥?”王一指问。

    叶尘没有说话,因为他还在何雷身上找有用的信息。

    伤口是在他前胸的心口上,是刀伤。一刀致命,干净利落。

    王一指无疑是个很有耐性的人,经常面对死人的人没有耐性怎么行?

    所以叶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介意。

    棺材里的尸体已经换上寿衣了,刀口也已经被处理得很干净。这条刀口的长度,大概只有三寸左右,杀人者所用的刀,无疑不是一把窄刀,而且是迎面“刺”进去的,如果是用“斩”,刀口就会拖长了。

    何雷原本是韩虎麾下五千禁军中一员,武功虽然并不是很高,但却是百战精兵,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杀得了他。

    如今被人从正面一刀刺死,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人刀法高强,武功远超过何雷,何雷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另一种是这个人
我穿越的上古一定是假的txt下载
是何雷认识的人,甚至是很熟的朋友,何雷根本就完全没有提防他。

    何雷来这个小镇上已经三个月,有没有朋友不一定,但有熟人却再正常不过了。

    叶尘的目光终于从这个刀口上,移到王一指的脸上。

    “你知不知道他是死在什么地方的?”

    “我当然知道。”王一指回答:“那是条很阴暗的巷子,他死的时候已经过了三更,那时候巷子里已经连一点灯光都看不见了。”

    “第一个发现他尸体的人是谁?”

    “就是你跟他说过话的那个小叫化。”

    “他的尸体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

    “那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

    天还没有亮,那个小叫化怎么会到那条巷子里去?去干什么?”

    “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尸体是谁运到这里来的?”

    “是我自己抱来的。”王一指说:“何雷是驿卒,出手又大方,我想迟早会有他的家人或者朋友来收尸,到时候免不了要在我这里买棺材。”

    他又补充着说:“实事上,何雷到这里来我们小镇虽然只有三个月,但却已经交了不少朋友。我想若何雷真没有家人来收尸,他们也会来替何雷收尸。”王一指话说的很现实,也很坦白,顺便不忘提醒一下叶尘,别忘记给何雷收尸。

    但叶尘此时却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何雷在这黑泉镇已经有不少朋友,而很有可能就是很熟的朋友,才能在他绝对料想不到的情况之下,将他迎面一刀刺杀。

    若真是如此,那这个好朋友是谁呢?

    叶尘脑海中念头转动,进一步仔细看过伤口之后,心中一动,又问王一指:“你把他抱来的时候,刺杀他的凶刀是不是还在他的心口上?”

    “你怎么知道的?”王一指显得很惊讶:“你怎么知道那把刀还在他的身上?”

    叶尘心想我也只是猜测的,但口中却说道:“刀伤是在第五根和第六根肋骨之间,这两根肋骨距离很近,一刀刺入,刀锋就很难拔出来。而且凶手很可能是在何雷一时大意间刺杀了他,心里一定又兴奋又慌乱,仓促间拔刀,第一次如果拔不出来,第二次再拔不出来,就不会再试第三次了。”

    叶尘故意用一种非常冷静的声音说:“这样一把刀,一定要像你这么样一个棺材铺的老板,在很从容的情况下才能拔得出来的。”

    王一指叹了口气:“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究竟是谁?可是我已经知道,你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何雷是怎么被杀死的我不知道,但那把刀的确是被我亲手拔出来的。”

    “刀呢?”叶尘问道。

    “刀?”王一指好像忽然之间就把刚刚说的那些话全都忘记掉了:“什么刀?”

    叶尘笑了,他想起了之前那个小叫化。当然懂得要用什么方法来对付这种人。

    对付这种人只要一个字就够了。

    钱。

    一锭银子塞进王一指的手里之后,叶尘再问他眨眼前刚刚才问过的那个问题,王一指的回答就已经和刚才完全不同了。

    “刀呢?”

    “刀当然已经被我藏起来了。”

    “藏在什么地方?”

    王一指一张本来好像已经僵硬了的白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比较像是笑的表情:“我要藏一样东西,当然是藏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叶尘越来越感觉刚才接触的这个镇子上几个人好像都很有意思,怎么说呢,明明是寻常小百姓,但却又不像是百姓,像极了江湖人的做事和说话方式。他装扮成镖师的百名亲兵中有一半住在民房之中,近距离与镇子上百姓接触,若遇见的人都是如自己遇见的人这样,那这镇子上的人恐怕真的有问题。

    棺材下面用黑色石块砌成,像是祭台一样的低台,居然还有几个石块是活动的。

    把这几块活动的石块抽出来,里面就是一个天生的秘密藏物处了。别人既不知道这个砖台下有可以活动的砖头,也不知道是哪几块砖头,要把藏在里面的东西找出来,当然非常困难。

    王一指的手已经伸进台下的暗洞里去了,当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无疑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刀。叶尘实在很想看看这一把能够将何雷迎面刺杀的刀,是把什么样的刀?

    刀拿了出来,的确是一把极为方便藏在身上的细刀。但叶尘看见这把刀却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认识把刀,这把刀每名华夏卫府情报司的人都有,这是叶尘和李君浩经过研究之后,给情报司的人定下的配刀。

    ps:两更送上,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