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指棺材铺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指棺材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哦救苦救难、炽天使1972、书友26145827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六指………六指酒馆。 ”叶尘摇头:“这家酒馆的名字可真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小叫化说:“店主有只手有六个指头,且他的名字叫刘六指,店名当然也就顺理成章的叫六指酒馆。”

    叶尘听了这句话,顿时恍然。

    每当黄昏前后,刘六指小酒馆里的人总是很多,因为这里不但卖酒,还买各式各样的日常生活用品,南北杂货,也卖卤菜、腊肉等吃食。在外面用干草搭成的一个凉棚下,还摆着三张方木桌,七八条长板凳。大家坐下来,左手拿着半个鸭头、一块豆腐干,右手端着大半碗老酒,天南地北、胡说八道的这么样一聊,本来不好过的日子,也就这么样糊里糊涂开开心心的过去了。

    这甚至可能是这个小镇上目前惟一的娱乐了,因为刚才叶尘听小叫花说小镇上唯一的一家妓院在前一段时间关门了。

    刘六指总是像一个最殷勤客气的主人一样,总是嘻嘻哈哈的周旋在这些人之间。

    他们不但是他的老主顾,也已经成了他的老朋友。

    可是第一眼看到他手的人,不被他吓一跳的人,大概还不多。

    刘六指又高又大又粗又肥,而且是个驼子。他左手看起来和平常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可是他右手上多了的那一指,实在是太过诡异和特殊了,这并不是说一只手上有六个指头的特殊,而是刘六指这只手的第六指长的地方不同于寻常的六指人士一般长在手掌上,而是长在手腕处,且比其它五指都要粗长许多。

    半个月后,喻清妍见到这只手时,很认真的问叶尘:“你第一眼看到他那只手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叶尘回答是诡异和惊奇。

    但叶尘心中补充了一句:“刘六指多出来的那根手指有点很像是男人的那个啥。”

    小酒馆的后院里有一间小屋,本来大概是堆柴的,但自小镇上唯一的一家妓院倒闭之后,这里便摆了一张木板床。上面甚至还铺起了一张粉色带有诱惑意味的床单。

    就在这张床的床头,还贴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

    一次一贯。

    包夜五贯。

    包月五十贯,可送膳食。

    只要是男人一看上面这些内容,便明白这张床是用来做什么的。

    一直不停的扭动着腰肢的老板娘,把叶尘带到这里来,眯着眼睛看着叶尘直笑。

    “公子爷,那个要饭的小王八蛋把你带到我们这里来,还真是带对地方了。”

    叶尘忽然笑了,看着床头木板墙上的那一张价目笑了。他想起那小叫花说过自己有不少副业,看来其中一项就是替眼前这个女人拉皮.条。只是但愿小叫化没有骗他,驿卒何雷死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来找这个女人消费。

    叶尘没有说话,只是仔细打量眼前这个女子。

    “公子,您是做一次,还是包夜,或者你想包月。包月的话,我们还管吃住。”

    叶尘看着那张随时好像都可以垮下来的木板床上,那本来是粉色,但如今除了粉色之外,上面还又黄又灰又黑,简直已经分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床单,心想这样的床单即使让他碰一次,都感觉全身发冷,打死他都不会去包夜或者包月的。

    叶尘说道:“我问你一些问题,你若回答的好,我就给你包夜的钱。”

    老板娘有些意外,一怔之后,有意无意间,扬了扬出乎意料之外那么漂亮的纤纤手指,一双媚眼已笑如丝:“如果说问题回答的好,你会包月吗?”

    叶尘看看她的眼,看看她的手,看看她的腰,忽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若只看你的人,包月其实也挺好的。”叶尘说:“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老板娘老板娘盯着他,一双如丝的媚眼,忽然像杏子一样的瞪起来了。

    “只可惜我来黑泉镇是带自己女人来的。”叶尘看起来颇有些遗憾的说道。

    这样说着,叶尘故意一脸色眯眯的看着老板娘的胸。

    老板娘的脸居然好像有一点要红起来的样子,甚至还好像有点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她一双又长又粗又结实又匀称的两条腿。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偷了自家小姐,然后带着小姐私奔到这里的那个小白脸。”她的眼又媚如丝:“既然不能包夜,那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问完了,我们还可以挤出一点时间做做其它事情。”

    正常男人都知道,这个其它事情指的是什么。

    叶尘当然知道,但他突然脸色变得沉痛伤心,说道:“我到这里来,只不过是来找我的表弟。”叶尘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吧
“他是你们小镇上驿馆中的驿卒何雷。”

    “啊!原来你是来找那个死鬼的。”老板娘说道。

    老板娘忽然转过头,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好像连看都懒得再看叶尘一眼。

    叶尘正想追出去的时候,忽然发现门框上多了一只六个指头的手。

    如果不看刘六指的右手,只看他对人的礼貌和对人说话的声音,无论谁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和气生财的正常人。

    “原来公子是来找何雷的。”刘六指有些浑浊的双眼中充满了悲伤惋惜之意。

    “何兄弟实在是个好人,又大方,又够义气。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叶尘沉着气问:“他是怎么死的?”

    刘六指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

    “他的尸体在哪里?”

    刘六指的声音更温和有礼:“好像应该在棺材铺里。”

    棺材铺虽然没有像小酒馆那么普遍,但也是一个镇子上不可或缺的店铺,小镇上拥有一家棺材铺再正常不过了。

    叶尘来到这家棺材铺时,就看到棺材铺外面那张又旧又破的大藤椅上,还躺着一个死人。

    叶尘一惊之后,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人非但没有死,而且应该就是这家棺材铺的老板。

    也许他替死人收尸收的太多了,所以他看起来倒有六七八分像个死人的样子。

    他的名字也绝得很。

    这家棺材铺就在小酒馆的对面,小酒馆的老板叫刘六指,他的名字却叫王一指。

    他本来一直像一个死人一样坐在那里,他想不到也不敢想会有人来光顾他的生意。这么样一个小地方,活人已经不多了,死人当然也不会多,所以看见叶尘,他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这位公子,可是有朋友或者亲戚、家人过世了?想要买一口什么样的棺材?”

    他的脸上本来也像死人一样,完全没有一丝血色、一点表情,却偏偏想做出一副巴结的笑容来,却又偏偏装不出,这使得他的脸看来更神秘而诡异。

    叶尘只有苦笑,说道:“我最近没有朋友死了,我来你这里,是来看一个亲戚的。”

    王一指的脸色沉了下去,人也坐了下去。连声音都变得冷冷淡淡的。

    “那么你恐怕来错地方了。”他说道:“这里除了我之外,都是死人。”

    “那么我就没有找错地方。”叶尘说:“我要来看的就是死人。”

    王一指那双白多黑少像瞎子一样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这里现在死人只有一个。”

    叶尘说:“我要看的大概就是他。”

    王一指忽然又跳了起来:“你认得何雷,你是替他来收尸的?”

    叶尘点头:“我是他的表哥。”

    王一指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就好像刚把一副很重的担子从肩上卸了下来一样。

    “我带你去找他。”王一指说:“你跟我来。”

    王一指坐在棺材铺外面屋檐下的阴凉处,门里面的一间屋里,摆着两口已经上了油漆的新棺材,还有五六口连漆都没有上。

    穿过这间屋子,就是一个堆满了木头的小院,遍地都是钉弯了的铁钉,和刨下来的碎木花,一个特别大的锯子,斜斜的倚在一个很奇怪的大木架子上,这个锯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锯人用的。

    锯子旁边还有一口没有做好的棺材。

    叶尘心中一动,试探问王一指:“这么大的一个锯子,一定要很有力气的人才能用吧?”

    “大概是吧。”

    “那使用这个锯子的人是谁?我怎么没有看见他?”

    “你已经看见他了。”王一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个人就是我。”

    他故意轻描淡写的说:“这里卖出的每一口棺材,都是我亲手做出来的。”

    叶尘虽然发现这位棺材铺的老板,整天都像死人一样的坐在那里,脸色也像死人一样的难看,但却是一个很高大的人,虽然有点弯腰驼背,可是站在那里一比,还是要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头,而且全身的肌肉都好像很有弹力,只有一个经常保持锻炼或者劳动的人才会有的弹力。

    你第一眼看见他,也许会觉得他像是个死人,可是看得愈久就愈不像了。

    后院里有两排房子,左面的一排五间,右面的一排三间。

    左面的一排屋,好像是厨房柴房佣人房一类的地方,右面的一排黑黝黝的房子,连窗户上面贴着的纸都是黑黝黝的。整个两间屋子都好像笼罩在一种黑黝黝的色调下,就算在白天看起来也会给人一种阴森可怖的感觉。

    ps:今天至少两更,还有一更一并送上,诸位看客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