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三十章 小叫化

第二百三十章 小叫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来黑泉镇的是一队镖车,且不是从中原方向来的,而是从长安方向来的。

    黑泉镇上的人远远的便看见了绑在头辆镖车上的镖旗,镖旗上面写的关中镖局四个大字自然也被他们看见了。

    最近去过长安的人都知道,长安最近新开了一家镖局,为此还和三家老镖局发生了冲突,双方死了十多人,这新开的镖局竟然不落下风,轻易的便在长安镖行站稳了脚跟。

    这个镖局便叫关中镖局。名字很俗,但实力不俗。实力不俗的镖局所押送的镖物贵不贵重不好说,但能够请动一百镖师押镖,且镖头亲自出动护镖,这镖物的主人所出的钱肯定不少。

    但实事上押送镖物不是货物而是两个人。

    这两人一女一男,一主一仆。女为主,男为仆。奇怪的是没有丫鬟。

    女的是一名气质高贵,隐隐带有书香气息,且相貌美丽的大家闺秀。听说其父亲是一名大宋开国功臣,也是一名郡公,同时她也是秦凤路某个封疆大吏的嫡长媳。仆人看起来二十出头,一身大户人家护卫常穿的青衣劲装,剑眉星目,颇为英俊,腰身跨着一把长剑,看起来身手不俗。

    若是有人从长安过来,看见这一主一仆的组合,便会对其身份有所猜测,因为长安这两天有一件事情轰传了全城。某个大人物嫡长媳和府中一名护卫私奔了。据说私奔而去的方向就是黑泉镇方向,雇的保镖正是关中镖局的人。

    镖局押镖走天下,来到任何一处地方都有可能,黑泉镇以前也来过几次这样的队伍,所以人们看起来并不稀奇,有的只是将要有钱可赚的兴奋。

    关中镖局的人护着那位小姐在黑泉镇唯一的一个客栈黑泉客栈住了下来,但这黑泉客栈也只能住得下五十人左右。另外五十人便住到了客栈附近民宅之中,这附近百姓也小赚了一笔,这条街上的人们对此都很高兴。

    这个关中镖局自然是华夏卫府在长安的一个据点。而所谓的小姐却是喻清妍,这仆人自然就是叶尘。而那一百镖师则是叶尘的一百名亲兵。

    实事上,叶尘带了近五百华夏卫。另外近四十组华夏卫藏身在黑泉镇附近,随时一个信号便可在半炷香时间内赶来。

    刚一住下,那位小姐的仆人,或者说情郎便出了客栈,独身一人来到了街道。刚才客栈的小二已经在他打听路的过程中听说了,黑泉小镇驿馆中仅有的一名驿卒是他表弟,他顺便是要去找他表弟的。

    这些天情报司的人没少暗中查探过黑泉镇,可硬是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对此,叶尘知道若这座小镇真的有问题,不管他正大光明的去查案,还是隐藏身份亲自去查,都很难找到线索。所以来之前,他精心制定了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另外,叶尘知道自己在破案方面并不是很擅长,但他眼睛、鼻子和耳朵的特殊,可以让他走在小镇中看到、听到、闻到一些情报司和行动司的好手发现不了的线索。

    所以,他还是需要一个身份,或者说一个理由在这个小镇上穿梭。

    从客栈中走出,第一眼看见的,只不过是一条不是很宽敞,甚至有些破旧的街道,以及一个看起来穷得要死的人。

    其实这个人还不能算是一个人,只不过是一个半大不小,十五六岁的少年。穿一身已经不能算衣服的破衣服,用一种懒得要命的姿势,坐在街角的一家屋檐下。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少年也不能算是坐在那里,他是缩在那里。像是一条小毛虫一样缩在那里,又好像一个小乌龟缩在壳子里一样。

    叶尘看了一眼,便看出不少信息,这个少年没有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更谈不上前途。

    他什么都没有。

    而且他怕,很很怕。他什么都很怕,所以他只有缩着。缩成一团,缩在自己的壳子里,来躲避他最怕的贫穷、饥饿、轻蔑和打击。

    “他还是个少年,所以他不知道他所害怕的这些事,无论缩在一个什么样的壳子里,都躲避不了的。不过,一些事情向他打听,或许能够问出真话。”叶尘心中暗忖道。

    可是,当这个少年看到叶尘的时候,他眼睛忽然亮了,他这双发亮的眼睛,居然长得很可爱,也很大。

    这双可爱的大眼睛看到叶尘的时候,简直就好像一条饿狗看见一个骨头,一个乞丐看见了一块馒头一样。

    幸好这少年是饿狗,是乞丐,但叶尘既不是骨头,也不是馒头。叶尘走到他面前来,只不过想问他一些事而已。

    叶
周氏医女sodu
尘当然已经知道镇上驿馆中仅有的一名驿卒已经死了,但他还要装作不知道。所以,他要想这少年打听驿馆怎么走。

    “驿馆?”这个少年笑得连鼻子都皱了起来:“你要问驿馆在哪里?这个小镇上驿馆中只有一个驿卒,可是他已经死了七天了。新的驿卒到现在还没有来,你去驿馆难道是要找死人?”

    “什么,我表弟竟然死了?他怎么死的?”叶尘一脸难以置信和痛苦伤心之色。

    小叫化没有回答叶尘的问题,而是笑着说道:“我很穷。而且简直要把我都穷死。至少也已经穷得半死不活。”

    叶尘盯着这个看起来又肮脏又讨厌又狡猾的小叫化看了半天,知道他是想要钱,但依然忍不住问:“你真的有这么穷?”

    小叫化叹了口气:“你一看不就知道了。”

    “可是你好像还没有死。”叶尘说。

    “那只不过我还有一点本事可以活下去。”

    叶尘好奇问道:“什么本事?”

    小叫花嘿嘿一笑,说道:“我是个小叫化,是个小要饭的。像我这种人虽然穷,可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活下去的。”

    叶尘笑了,只是心中想着华夏卫府情报司在各州乞丐中发展的外围成员,若是能有这小叫化一半精干就不错了。

    小叫化也笑了,并说道:“你是有钱人,所以小叫化的事,你当然不会懂的。”

    “哦?”

    “像我这么样一个小叫化,还能够活下去,我当然还另有副业。”

    “副业?”叶尘问:“什么副业?”

    “要讲起这一类的事,可就是件很大的学问了。”小叫化忽然挺起了胸坐起来:“在这一方面,我可真的可以算是个行家。”

    叶尘对这个小叫化,好像愈来愈感兴趣了。因为按理说这小叫化不该有这么多话的。

    小叫化又说:“老实告诉你,我的副业还不止一种哩。只可惜在我十几种副业中,真正能够赚钱的只有两种。”

    “哪两种?”

    “第一种,最赚钱的就是碰上你们这种从外地来的冤大头。”他指着叶尘说:“像你们这种冤大头的钱不赚也白不赚,赚了也是白赚。”

    叶尘苦笑:“你说的对极了,我现在好像就不得不给你钱。”

    他又问这个小叫化:“可是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冤大头来的时候,你怎么办呢?”

    “那只有靠我第二种副业了。”小叫化说:“我第二种副业就是偷,有机会就偷。见人、见屋子就偷窃,能偷多少就偷多少,偷光为止。”

    这就是这个小叫化生存的原则。

    可是叶尘对他并没有一点轻视的意思,反而心里觉得有一种深沉的悲哀。这个世界上岂非有很多很有身份的人,生存的原则和这个不要脸的小叫化本质是一样。

    从这个小叫花身上可以看出,这个小镇和天下成千上万个小镇一样,除了那汪黑泉和那个神化传说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可是,在八十万贯军饷和一千护卫军队就是在这个小镇附近消失了。

    按理说,这个寻常的小镇和八十万军饷及一千军队消失的事情,根本联系不到一起去。

    可是从种种迹象和结果推理,他们之间,却偏偏好像有一种神秘而诡异的关系。更何况,小镇上唯一的驿卒死了。而这个驿卒是华夏卫府情报司两个多月前刚刚安插进来的人。

    所以叶尘认定了这个小镇与八十万军饷及一千军队消失的事情有关。

    当叶尘拿出一贯钱的时候,小叫化便将自己知道的有关驿卒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叶尘。

    无论再小的镇子,都有一个酒馆。而且这个酒馆除了酒之外,什么都买,吃的、生活中用的,甚至消息、女人。

    一些小镇上,甚至就算没有客栈、没有妓院、没有赌场、没有绸缎庄、没有馒头店、没有车马行,没有粮米铺子,可是经常会有这样一家小酒馆。

    当然,这样的小酒馆也是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

    或许这也是驿馆驿卒何雷每天都要来这个小酒馆喝酒的原因。

    叶尘来这里,当然就是那个像小乌龟一样的小叫化带他来的。

    一块已经被风沙油烟熏染得好像已经变成了一块墓碑一样的木头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六指酒馆四个大字。

    ps:两更送上,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跪求诸位看客来纵横看本书,给我一份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