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位财神爷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位财神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外,我们华夏卫府还需要一批高手,用来在一些特殊的时候出手。 比如高危险、高难度的刺探消息,或者刺杀、抓捕、保护重要情报、重要证人、证物等等。”

    李君浩和许方义闻言,不禁互视一眼,前者说道:“侯爷是否已经找到这样一批高手。”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前一段时间闯迷宫的江湖高手有一半被留在迷宫之中,除了极少部分被杀之外,还有一百三十二名高手被关了起来。且已经中了鬼医的毒。这几天我已经和他们逐一进行了谈话,给了他们一条活路,除了五名冥顽不灵、不肯屈服的愚蠢之辈,已经被鬼医要去用来研制医术和试验毒药之外,其他一百二十七名江湖高手都很识相的已经和我签订了一种特殊的契约,他们将会成为我华夏卫府的第一批高手。”

    李君浩心想果然如此,有这样一批高手为华夏卫府所用,华夏卫府才算是真正的有了底气。

    叶尘刚才所说虽然只是一个大概,但却极为全面,且又极为合理,同时还富有新意,不难看出很有可行性,特别是很有前途和钱途啊!

    接下来,众人又在一些细节方面进行了讨论和完善,直至吃过晚饭,李君浩和许方义才离开。

    …………

    …………

    第二天一大早,叶尘先是将贾宪请来一番密谈,然后三位曾经因修建河堤而得官身的行首,便带着礼物早早来拜会叶尘。

    这三位可都是能力出众,且很会来事,很会做事的人。自去年因为修建河堤和叶尘搭上关系之后,可没少抓住机会拉近和叶尘的关系。逢年过节、叶尘晋升侯爵,娶小妾、小妾怀孕等等各种能够送礼拜访的机会都一次没有错过。

    这三位行首分别是冯刚、周鑫、吴志远。

    冯刚是酒楼、客栈一行的行首,据叶尘所知,整个开封有三分之一的酒楼和客栈由他间接或者直接控制。而开封附近各州县,还不知道有多少家是他所开。以叶尘的认识,这已经和后世连锁酒店经验模式极为相似了。

    周鑫是风月行业的行首,整个开封有五分之一排得上号的风月场所背后老板是他。最近模仿叶尘的永乐会馆中永乐洗浴楼的经营模式,正在对其麾下生意进行改革,据叶尘听到的消息,在一些方面甚至比他的永乐洗浴楼还要做得好。永乐洗浴楼中的生意没少被其抢走。

    吴志远则是做皮货和药材生意的,天南地北,路子极广,摊子也很大,开封城一半药店都从他那里进货,前段时间向叶尘开过口之后,大宋禁军医院所需药材便都由他负责供给。

    叶尘不同于当世官员和勋贵对商人有偏见,他可是一直将三人看做是成功企业家来看待,从心底深处颇为看重,平时交往上从来没有丝毫怠慢,也是深得三人敬佩和欣赏。这数月下来,叶尘实与这三人已经建立了真正的交情,彼此之间也有了几分信任。

    叶尘与三人互相见过礼,略一寒暄之后,又将贾宪与三人互相引见,然后便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本侯奉陛下之命,将要组建一个新的衙门,三位有官身已经数月,但却还没有差遣。本侯有意在新的衙门中给三位一个差遣,且品级还会比原本官身高上两到三级。不知三位可愿意。”

    三人心中一震,神色欣喜,但在面面相觑之后,却是并未即刻便答应,叶尘看在眼中,不由赞赏的点了点头,这三位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并未被官身一下子升两到三级而冲昏了头脑。

    果然,三人互视一眼后,吴志远说道:“侯爷,不知我等三人在这新组建司衙中担任何职?具体做何事?”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知道你们三人不可能抛下自己基业。也考虑到你们三位能力所长。本侯这个新衙中你们三人担任职务和所做之事,与你们现在所做之事基本没什么两样,依然是做生意,只不过是将生意由开封做到整个天下而已。”

    三人闻言,不由心神摇撼,久久不语。

    叶尘等三人消化了震撼的消息之后,才徐徐将华夏卫府的事情详细说明,并将垄断天下车马行,在各州开设酒楼、茶楼、妓院等形式用来当做据点,顺便打探消息的计划也一并说了出来。

    三人一听当即便没有了后顾之忧,甚至欣喜若狂
驭房有术无弹窗
,表示愿意在华夏卫府中为官任职,为叶尘所用。叶尘所说之事,不正是他们最为擅长,也最想做之事。

    叶尘见此,也是欣喜,说道:“三位也知道我们华夏卫府若想建立一个覆盖天下的侦察网,没有大批钱财的支持是绝对不可能的。而朝廷这些年一直对外用兵打仗,陛下那里也不可能给我们多少钱。本侯一直佩服三位在经商方面的才能,三位不妨就华夏卫府在打探消息的同时,在聚财方面,说说你们的主意和看法。”

    三人一听眼睛一亮,显然三人就这一会已经有了不少见解和想法。

    吴志远当即便抢先道:“侯爷,那我便将心中一些看法说出来,以借侯爷借鉴。”

    叶尘说道:“吴行首但说无妨。”

    吴志亮说道:“说起来,车马行这个想法可是一条一本万利、自己生财的好主意,这样的妙计恐怕了只有侯爷能够想得到。”

    吴志远眉飞色舞地继续说道:“侯爷,这车马行由民间百姓来开,不过是混个口食,要是由侯爷来开,以朝廷和陛下给华夏卫的权势,通告无阻必然财源广进。如今我大宋物产丰饶,缺的是什么?缺的便是运通之法。”

    “侯爷想必也已经认识到,凡是我大宋富饶之地,必定交通便利。而四通八达,便物富人物,南北运河沿岸,多少荒芜之地建起城池?历朝历代京师不说,那洛阳、晋阳、泗州,以及南唐的金陵、扬州、杭州,无不如此。”

    “普通百姓开设车马行,走得不远,动力有限,又受沿途官府盘剥控制成不了大事。若是由我们华夏卫来开,那又不同。比如说吧,江南之地盛产丝绸,一匹一贯钱,运到西北每匹可得五贯,这便翻了五倍,再由当地走西域的商上运至西域,每匹可达十贯,翻了十倍。然后用这钱再将西域的特产再运回江南,同样可以翻好好几倍,这样一来一回,一贯钱至少变成十五贯,而华夏卫若是掌握的车马行,以华夏卫的能力一趟贩运何止千匹万单?那是多少钱?多大的利润?”

    吴志远说得唾沫横飞,叶尘听得目瞪口呆。其他两名行首对此早有预料,只是有些暗自自责自己反应慢了,让吴志远抢先在侯爷面前出了风头。

    吴志远看着叶尘眼睛发亮,接着说道:“这只是一件,我们还可以贩布匹于吴越,运茶叶于川蜀,销瓷器于西域,输粮草于边塞,治盐巴于淮扬,南往北往,车车不空,侯爷试想一下,我们将会赚到多少银子,而以这些银子,我们又会发展多少探子,甚至只要有银子,当地势力,即使是异族,也会主动替我们打探消息。”

    冯刚抢着说道:“吴兄言之有理,侯爷!开设车马行,运货运客,他们路上要吃要喝要睡觉吧?这就是酒楼客栈的行道了。当然这路上本来就有别人开设的酒楼客栈,可是我们若在沿途建设自己的客栈,而我们又掌握了车马行,不论是我们的人,还是拉运别的人,别人的货,也大可将他们直接拉到我们的客栈,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而这些客栈酒楼便又可成为我们华夏卫的一个个据点,替我们打探消息同时,若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可就近处理。另外,他们………”

    冯刚还想说下去,周鑫抢着打断他说道:“外面经常跑路经商的人,路上最能找女人,也最能赌钱。与其让别家的妓院青楼和赌馆赚钱,还不如让我们赚,要知道我们有车马行的便利,客人自然比他们要多。而这青楼赌场里面收集消息情报比酒楼客栈有时来得还要容易。且青楼客赌馆中聘请大批护卫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成为我们据点比酒楼客栈还要合适。”

    叶尘感慨的不行,心想这三位能够成为行首,能够成为大宋当世顶尖企业家,绝非运气,而是真真切切的拥有着远高于寻常人的经商能力和眼光。旁边贾宪也是对三人经商头脑大感佩服。

    心中感慨捡到宝的同时,叶尘说道:“听了三位行首这一说,本侯真是大开脑洞啊!本侯为今天邀请你们加入华夏卫府感到庆幸的不行,因为你们三位就是我们华夏卫府的摇钱树和财神爷。”

    三人得到叶尘如此夸奖,心中也是欣喜得很。特别是叶尘素不以商贾为耻,对于他们的能力如此看重,虽然不至于让他们立刻生出死心塌地跟着叶尘干的想法,但无形中对叶尘的忠诚度却是提升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