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人三策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人三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33542290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看着陷入沉思之中的大宋天子,邢西扬不再说话,他刚才所说的信息全部来自于他师尊张无梦,当初他听到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为天下暗中竟然隐藏如此庞大的一股势力而感到吃惊。他知道,这继嗣堂的秘密还有一些他师尊没有告诉他,或者说师尊也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

    …………

    就在赵匡胤心神摇撼,心情沉重,苦思对付那继嗣堂的办法时。开封城,春风楼一座小院中,也进行着一场类似的对话。

    李明轩,大宋秦凤路转运使。前天刚来到京师述职,今日在京师的同僚好友请他去春风楼接风洗尘。

    用来聚宴的这座春风楼院子有一间密室。此时,李明轩坐在主坐之上,身前站着一脸恭敬之色的李思烟。

    李思烟实事上是被李明轩强令从关中秦岭回到开封的。不过,李思烟也已经没有必要带人在秦岭继续搜索下去了。

    玉道香和其父亲失踪了,许多人都在找他们但都没有找到。不过,有一件事情李明轩对李思烟说过,圣堂的老祖宗受了重伤,身中奇毒,能否活下来,无人知道。

    “大伯!您这次来开封难道也是冲着那天星玉佩而来?”李思烟给李明轩添上茶,小声问道。李思烟还没有来得及去见叶尘,李明轩便主动来到了她这里。

    李明轩喝了一口茶,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那天星玉佩天下各路英豪都能动心,都敢动心,唯有我们圣堂除了大长老之外,其他人不能动心。只因为连同这玉佩,还有那叶尘,都是老祖宗的人。虽然不知道老祖宗此次能否活下来,但没有人敢冒这个险。老祖宗虽然身中剧毒,可在与弥勒教大明王楼炎明厮杀过程中,硬是击杀了两位背叛自己的弟子,还将楼炎明击伤逃走。不愧是我们圣堂的老祖宗。”

    “更何况,圣堂九个长老中,除了大长老之外,老祖宗还有一位弟子。九长老虽然不怎么管事,但实事上在圣堂内部潜势力也是非同小可,也不怕大长老。而九长老是和大长老他们不同的,是绝对不会背叛老祖宗的。因此,不管老祖宗最终目标是否和那天一道陈景元相同,但从我们那位圣女身上可以看出,至少老祖宗对这天星玉佩和叶尘的态度与陈景元是不同的。所以说,我们不但不能打那叶尘和天星玉佩的主意,而且你依然要遵循圣女之前给你的命令,全力以赴帮助叶尘。这也是赌老祖宗还有出现之日,同时也是给九长老示好。”

    “那大伯此次亲来开封,难道真的只是过来述职。”李思烟对于李明轩所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她好奇的是这位在圣堂九大长老中势力能够排在前三的大伯,在这风云际会的特殊之际,来开封的真正目的。

    李明轩宠溺的摸了一下李思烟的头,他们李家到李思烟这一代,已经一代不如一代,他有时在想,若非是出了李思烟这么一个侄女,等他一死,李家恐怕就会被其它五家吞并。

    “可惜啊!是个女儿身,不能当家主,也不能成为圣堂长老。我李家的衰败恐怕已经成为定局。除非能够让思烟找一个能力足够强大的郎君,当我李家上门女婿。在思烟的帮助下,成为家主,这样等我死后,我李家在圣堂中长老位置应该还能够保得住。”李明轩看着李思烟,脸上有着浓浓的可惜,心中喃喃想道。

    “思烟!大伯这次来开封,自然不光是为了述职,当然也不是为了亲自来帮圣女,而是为了太平教张无梦的二弟子有着妖舌之称的邢西扬而来。”

    李思烟心道果然,她早就猜到大伯是冲着邢西扬而来,特别是她之前看见大伯护卫中有四位圣堂护法时,便已经基本确定此事,现在询问,只是最终确定而已。

    “大伯如此紧张这邢西扬,难道此妖道真能够帮助大宋天子威胁到圣堂不成。”李思烟问道。

    李明轩微微一笑,说道:“威胁我圣堂,谈何容易啊!我们圣堂自唐朝末年由明面上家族分裂出以后,经过一百多年发展,或以经商、或以从政、或为一方土豪,已经与各方势力连成一片。中原、江南、塞北、西域、契丹。甚至高丽,南诏、东海、西羌,处处都有我们开枝散叶,再加上老祖宗当年给圣堂定的生存准则,我圣堂
阴棺冥妻sodu
行事向来行藏隐秘。那赵匡胤除非把自己的子民全杀光了,否则也不敢保证就能把他们的根都挖出来,穷他赵氏数代皇帝,也难办到此事?”

    “不过,自十数年前,赵匡胤违背与我圣堂的约定,让我圣堂在中原的十数年谋划功亏于溃。而如今等赵匡胤将南汉、南唐打下来之后,我圣堂再次谋划了十数年的大事就要展开,在这节骨眼上,邢西扬来到开封,被大宋天子用来对付我圣堂,虽然不怕他会威胁到我圣堂。可是被此人破坏了我圣堂谋划的大事,就不好了。不管这个可能性有多小,以我们圣堂行事谨慎,自然要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将邢西扬击杀。此次大伯前来开封,正是代表整个圣堂意志,为了杀死邢西扬而来。”李明轩说道。

    “嘻嘻!其实思烟早就猜到了大伯的来意。嗯………这几年圣堂在开封发展迅速,杀邢西扬的事情,要不是思烟做什么?”李思烟嘻嘻一笑,紧接着又郑重问道。

    李明轩对李思烟的态度很满意,说道:“你只要让人盯着邢西扬,随时提供情报就行了,其它的你们不用管,武德司在开封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圣堂在京师的力量绝对不能被朝廷看出端倪,否则会影响后面大事。再说,你们拿出的高手又怎么能够比得上大伯此次带来的四位护法。这四位可是九长老亲自训练出来的。”

    李思烟点了点头,不再就此事多聊,想起至今杳无音信的玉道香父女,问道:“大伯!有关老祖宗的事情,能不能给思烟说说?”

    李明轩沉吟半响,说道:“老祖宗的事情本来是不能告诉长老之外的人,乃是我圣堂最大秘密,不过如今情况不一样了,更何况你还要帮那圣女做事,有些事情若不了解,有些时候恐有不便。让你知道一些也好,但绝对不难传进第二个人耳中。”

    李思烟精神一振,答道:“思烟洗耳恭听。”

    李明轩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你且耐下心听着。”

    “春秋战国之时,诸家学说兴起,呈百花齐放之局。到秦一统天下,以法家治国,两代而亡。高祖刘邦,开大汉盛世,文景两朝,以黄老之术治国,予民休养生息之机,遂有后来汉武帝威慑四夷的武功。”

    李思烟听得糊涂起来,李明轩即将说出来的秘事,难道竟与历朝的治乱兴衰有关系?

    李明轩接着又说道:“汉武帝采取董仲舒上承天意,任用德教的大一统政策,罢黜百家、独尊儒学”,其他诸家学说,被打为异端,从此天下便成为多事之秋。“

    李思烟若有所思,说道:“思想只能被压制于一时,可政权却不住更迭,各个时期王朝所尊之道有时略有不同,有时却也大为不同。比如晋朝时期便是黄老当道。而如今大宋又快要回到独尊儒学状态。”

    李思烟能有如此见识,李明轩不由流露出赞赏之意,说道:“思烟所言没错。所谓人心不死,便是此意。任何一种思想,本身自有其生命力。到东汉时期,道家和佛门相继与儒教结合,便取得新的立足点和活力,转趋兴盛。儒、佛、道本有相通相借之处,遂成主流。既有主流,便有异流,渐成对立之势。”

    李思烟讶道:“异流?”

    李明轩道:“此事确是一言难尽,内中情况异常复杂。大致而言之,异流便是主流思想外的各种论说。当年汉武帝策问董仲舒,因此有名传千古的天人三策,在策问中董仲舒总结道: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以上无以持一统;法制变数,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正是其中皆绝其道这句话,使得各家思想出现分裂和对立,凡不能融入儒家学说者,均受到逼害和排挤,形成主流和异流誓不两立的对抗局面。主异之争已持续了千年之久,至今未息。“

    李思烟陷入沉思。

    李明轩又接着说道:“不论儒道、墨法,又或孔丘、庄周、杨朱、墨翟和惠施,他们都是想提供一套管治国家的理念和方法。体现于现实中,便成为争天下的国家大事,谁能夺得政权,便可以实施自己的一套思想理念和法则。体现于江湖民间,便是正统派系与异端派系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