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二百一十章 圣堂来历

第二百一十章 圣堂来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到了唐太宗末年,开国兵威渐消,当时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兼并诸羌后势力大增,遂提兵二十万,迫娶大唐公主。 唐太宗认为嫁一女可抵雄兵十万,遂放弃动武,答允婚事,并带去医药、营造、工技、农桑等种种技艺以示友好。”

    “不料,吐蕃因此更加富强,野心却也滋生更甚,文成公主尚在,和亲之谊犹存,吐蕃便再度兴兵侵唐,于西平大非川大败唐将薛仁贵,击溃唐军十余万,吐谷浑沦陷。吐蕃得了甜头,从此连年寇边,先后占据唐安西四镇龟兹、焉耆、于阗、疏勒,控制了整个西域。”

    “到武则天时期,武威军总管王孝傑打败吐蕃,好不容易收复了安西四镇。可唐中宗时,大唐却又应吐蕃请求,继续采用和亲政策,把金城公主嫁给了吐蕃赞普,还愚蠢地把河西九曲之地赐予吐蕃,美其名曰作为金城公主的汤沐之地。九曲之地土壤肥良,吐蕃得到九曲之地后如虎添翼,自此实力大增。于是便开始反叛侵唐,在大唐的胡人节度使安禄山作乱时,吐蕃便趁机占据了河西、陇右,直至把整个安西都护府全部纳入他们的掌控之中。”

    “眼看着在所谓华夷一体的国策之下,胡人势力日趋壮大,而胡人人口更是迅速增多,七宗五姓这样的门阀高姓中的一些睿智之士感到非常不安。他们担心这样纵容下去,会再次出现五胡乱华的惨剧。”

    听到这里,赵匡胤神色感慨的插了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戎狄志态,不与华同!”

    邢西扬说道:“陛下所言极是,这句话是晋人江统所著的徙戎论中的一句话,他这篇政论写出后不到十年,就发生了五胡乱华的惨剧,华夏族人几乎被屠戳一空。七宗五姓的这些人认为夷狄之族,不可推心置腹!大唐对夷狄过于信任和纵容,甚至有不少军政大权集于一身俨然国中之国的节度使都是胡人,这是养虎为患,一旦朝廷无力控制时,难免重酿悲剧。而且为祸中国者,必是夷狄之族,是以极为忧虑。”

    邢西扬很清楚,他们太平教之所以能够蛊惑君王,是因为他们的嫡系弟子都有着不属于一国宰相的见识和认识,否则又拿什么去蛊惑君王,蛊惑朝廷。郭无为能够执掌半个北汉朝廷便是如此,张无梦能够成为契丹皇族座上宾也是如此。邢西扬要想得到大宋天子看重,光是功法带来的影响远远不够,即使他们将所掌握的有关圣堂的秘密说出来,依然还不够,还需要展现他们过人的见识。

    果然,赵匡胤表示深以为是,微微颔首,说道:“邢真人所言甚是。”不知不觉中,赵匡胤对邢西扬的称呼已经由道长变成了真人。

    邢西扬感慨一声,接着又说道:“自古以来,我华夏江山,天下交替,朝廷更迭,多是华夏一族内部之争。而七宗五姓,乃是华夏正统,所以不管谁做了皇帝,这些高门大族的利益都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可是一旦外族胡人祸乱中原,这些门阀大姓就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说不定传承数百年的庞大家族就要因此烟消云散,所以他们认为应该及早应变,国既不可存,便自存其家。传承数百年的门阀大族非同小可,睿智之士不在少数。”

    “到后来,那胡儿安禄山果然叛乱,唐军屡屡战败,迫不得已向回鹘借兵,回鹘答应出兵,但是他们与大唐约定的条件是光复两京,土地归唐,仕女金帛任回鹘肆意拿取三天。如此荒谬的条件,那大唐天子竟然就答应了。”

    “唉!回鹘人进入大唐之后到处抢劫财物、奸.淫.女子,其危害甚至比安禄山叛军更烈。当时有个地方官,正是七宗五姓族人,他愤怒之下,把一个纵火烧死许多在佛寺逃避战火的难民的回鹘元凶关进了大牢,回鹘头领闻讯后竟自鸿胪寺飞马驰入县狱,砍伤狱吏、劫囚而出。所谓的臣国如此嚣张,大唐竟束手无策。而这还不算,等到回鹘人走后,大唐还要不断给予赏赐来安抚他们,同时被迫以高购买入许多回鹘的病马、老马。”

    “陛下想来也能想到,那些高门大姓的华夏正统观念最是强烈,大唐皇帝有胡人血统都令他们心生鄙夷,更何况任由外族如此肆虐、自己的朝廷却不顾体面和尊严?至此,那些豪门大族皆有怨意,奈何朝廷是面上风光,实力不济,他们
执剑情长帖吧
却也束手无策。那些七宗五姓中有远见的人认为危机越来越近,便说服了家主,将宗族中大半势力和资源与身在明处的七宗五姓彻底分离,由明转暗,藏到民间,一方面为了隐藏力量,另一方面一旦天下大乱,七宗五姓受到致命打击时,他们就能为七宗五姓存续血脉。”

    “后来果然不出七宗五姓所料,大唐盛不过三代,随即乱象频仍,渔阳颦鼓、安史之乱、朱泌之乱、刘展之乱、藩镇割据、朋党之争甘露事变、李希烈之乱、吴济元之乱、京师三陷,天子四迁、到唐朝末年已经民不聊生,甚至出现百姓易子相食的惨剧。而这个时候,一系列乱局闹得大唐日渐衰微,胡风越刮越烈。”

    “说起来,大唐江山取自大隋,但是自立国到亡国,哪怕国势最盛的时候也不曾恢复隋朝时的疆土和富强,到最后更是被大唐养壮了的四方胡虏,将身上的肉一块块剜了去。”

    “当时,辽东被粟末靺鞨人占领了。辽西被契丹人占据了。安西和北庭都护府被吐蕃、回鹘、大食人瓜分。河西、川西被吐蕃占领。长安以北、夏州、庆州被唐廷拱手送给了党项人。吐蕃、回鹘都甚至曾数次攻陷长安。就连那小小的南诏国都一度消灭唐军十余万,两次占领成都。”

    “唉!事到如今,这些地方大多都还在外族人手中,甚至自秦汉以来的所有养马之地,几乎全部沦丧于外族之手。使我华夏之国始终缺马,骑兵始终不足。”

    “等到黄巢造反时,大唐根本无力平叛,于是又向沙陀人借兵,这一来引狼入室,沙陀人祸乱中原,十年立一国,三年立一君,一时诸国林立,战乱不休,什么都打破了、什么都扫光了,门阀氏族土崩瓦解,再不复当日风光。”

    “而这个时候,七宗五姓隐藏起来的势力,因为以三教九流为外围,五姓宗亲为核心,隐身于民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当七宗五姓掌握的朝堂力量荡然无存的时候,七宗五姓却在民间发展壮大到拥有了极大的势力,极其庞大的力量。他们拥有巨大的财富、完善的情报网,纵横交错的人脉甚至强大的武力。这些所有七宗五姓的实力,若是集中起来,足以立一国亡一国。”

    “唉!人心总是思变的。而这个时候,七宗五姓的后人在发展过程中渐渐迷失了最初只是保存血脉,默默发展的初衷。七宗五姓中不少家主就想,他们已经没有必要为了恢复近两百年前的郡望、姓氏而继续隐忍下去,浪费自己父祖几辈人创造的心血?在这乱世之中,如果集中整个七宗五姓隐藏的力量,难道他们不能自己打一个大大的天下?要存续一个血脉,还有比成为一个国家的皇帝更好的办法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大概近百年前,清河崔家隐藏起来的势力召了一位女婿,此人姓玉,他认为七宗五姓打天下,当皇帝,乃是取死灭族之道,光是七宗五姓为了皇帝之位互相内斗,便足以让他们走上灭族之路,更不用说从此之后由暗转明,暴露在天下各方豪强目光之下。这位崔家女婿可谓是天纵奇才,身怀绝世神通,手段通天,用了五年时间,硬是将所以想自己当皇帝的家主杀死,然后将七宗五姓的势力由松散的联盟凝聚统一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森严神秘,且严密之极的组织,这个组织名叫继嗣堂,他们也自称圣堂。而他则成为第一代圣堂堂主。七族家主则是长老。不过听我师尊说如今又多了两外长老,继嗣堂有九个长老,这多出两个长老是那位圣堂主的传人弟子。”

    “按照这位圣堂堂主的想法,继嗣堂永远不能暴露在光明之下,但却应该隐居幕后,扶植一个皇帝,操控天下大势。实事上,五代十国这五十多年,有不少国家立国、灭国都是他们在背后操控。”

    说到这里,邢西扬看着神色变幻不定的赵匡胤,心中越发得意,继续说道:“所以,继嗣堂并不是一个江湖帮派,也不是宗教势力,而是一个结合了文人士子,江湖高手、神秘传承的特殊势力。因为那神秘之人当初建立的种种制度一直被延续了下来,所以他们行事极为谨慎,每一个核心人员在明面上,都有一个绝对安全,且另外想不到的身份。”

    ps:三更一口气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