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两百零一章 正旦大朝会

第两百零一章 正旦大朝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为感谢鼎力水平仪和myp1018今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特加更一章。

    韩可儿脸上的担忧之色这才消散不少。

    水儿心中叹了口气,低头只顾着吃早餐。

    和水儿、韩可儿吃过了精心烹制的早餐,叶尘就要启程去参加正旦大朝会。临行时,叶尘不忘提醒韩可儿回去再睡个回笼觉

    “妾身知道了,阿郎就放心上朝去好了。”韩可儿屈膝福了一福,将叶尘和水儿送了出去。

    还没到大门口,水儿便失踪了,叶府外一角,钱宁带着二十多人默默的等着她。

    叶府的大门中开,一队骑手从院中鱼贯而出,向着宫城的方向过去。

    大宋的官员一直都是很悠闲的,就算是建国之初也是一样,就算是在州县中做着亲民官,也能找到与亲友出外饮宴的余暇。而相比起他们用在一些喜闻乐见的消遣上的时间,他们放在公务上的精力就未免太少了一点。

    不过到了朝官一级,又是身在京城,那么很多官员三更天就要起床赶去上朝。尤其是冬天,一边怀念着被窝中的温暖,一边还要冒着刺骨的寒风敢去宫廷,这份痛苦让许多官员都怨声载道。

    幸好礼仪性质的每日常朝,连天子都懒得出现,只让宰相押班。有时候甚至连宰相都不出面,过去曾有几次惹来了御史的弹劾。至于普通朝官,如果手上有实职,就可以不参加,没有实职的,也能隔三差五的请个假。

    不过到了每隔五日的常参,以及朔望之日,或是正旦等大朝会的日子,那就怎么也躲不了了。比如叶尘这样子的。

    正旦大朝,在京朝官皆得与会,文官武官加起来也有上千人。还有带着少部分有显赫官职或者爵位的开国功臣及皇亲国戚,都是有资格且必须参加朝会。

    半夜三更的京城道路上,全都是向着宣德门而去的队伍。

    叶尘从家中出来,一路上不知见到了多少要参加正旦大朝会的官员,上了大路之后,汇聚起来的人流浩浩荡荡,让人不禁惊讶,京城之中哪里来的这么多官?

    巡城的队伍也为数不少,避让叶尘一行的几支队伍,都没有什么精神,缩着脖子的为多。方才出了家门所在街巷,巷口的潜火铺望台上,还响着咚咚的跺脚声。

    叶尘呼出一口白气,随即在空气中消散,今天的确是挺冷的。比起后世开封过年的时候,感觉还要冷不少,这样的气温再持续几天,估计黄河都要冻透底了。

    转到了内西门大街,上朝的官员越发的多了起来,其中有不少相熟的,互相之间贺着新年。

    叶尘一行继续往前,到宣德门已经不远了。这时从另一条道上转过来一支人数颇众的队伍。有七八十人之多,提在手上的马灯都是长长的一溜,叶尘看了一眼,就随队避让到路边。路上的其他官员,也全都退避路旁。

    这是宰相、枢密使、亲王才能够拥有的上朝随从人数。

    不同品级地位,能带在身边的元随数目是有定数的,叶尘作为开国侯爵,朝廷给发衣粮的元随只有四十五名,而参知政事和枢密副使是五十到七十,宰相、枢密使、亲王则是七十到一百。看着眼前的人数规模,地位不高的官员当然得避让到路旁,让对方先走一步。这放在这个时代,是礼仪,也是制度。

    所以,七八十人的元随,在开封只有四人,赵普、魏王赵德昭、晋王赵光义、枢密使。这其中倒有三人姓赵,所以看着一众元随挑着的灯笼上,端端正正的赵字,还是难以分辨是那一位。

    大小几十名官员都目送着那一支人马前行,不意却看见他们突然停了脚步。一名元随骑着马向叶尘这边奔过来,“敢问可是祥符侯?小人奉我家相公之命,特来相询。”

    竟然是赵普。

    不过他是怎么猜出自己的身份的?叶尘疑惑着。这条路上放眼一望,前前后后倒是有几十队之多。多的近百人,少的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最多带个伴当。叶尘一行人数不多不少,却也并不算起眼。真不知自己的身份,怎么给看破的。他的护卫打起的灯笼,可没有标上姓氏。

    “正是我家侯爷”叶尘带着的可没有什么元随,实际上全是身精百战的护卫,此时一名护卫答了一声。

    “正是叶尘。”叶尘亲口发出的回答也没有耽搁。

    “叶侯,可否与老夫同行一程?”赵普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安静下来的街道上,清晰地传进叶尘的耳朵里。

    赵普在大庭广众之
失忆的前世今生txt下载
下招呼他,叶尘虽然不想掺合进两赵之争,但并没有犹豫,随即打马上前,与赵普打了个照面,行礼问好。

    这些天两赵之争,越演越烈,叶尘自然有所耳闻。不过他记得原本历史上,赵普因贪污受贿,被赵光义找到一系列证据,使得赵匡胤将赵普罢去宰相之职,赶出开封。不过,那好像是在大宋收回南唐之后的事情了。至少还有两年时间。

    对于赵普和赵光义都想拉拢自己,叶尘一直是本着敬而远之的处事方法,此时也准备这样做,随意寒暄几句,便找借口离开。但赵普接下来,压着声音的一句话,却是让叶尘心中一跳。

    “叶侯!你已经大难临头,如今只有本相能够救你。”赵普没有说什么废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尘,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叶尘脸色有些难看,不管是谁被人说自己大难临头,都不会有好心情,更何况是当今宰相对你说出这一句话。

    “相公此话何意?”叶尘沉声问道。

    “叶侯若是答应本相,与晋王势不两立,本相便全力保叶侯无恙。”赵普没有正面回答叶尘的话,模棱两可的说道。

    叶尘心头生出反感,极为无礼的看着赵普没有说话。

    赵普见此,呵呵轻笑两声,没有再说什么,放下马车窗帘,让人加快速度,超过叶尘一行,自行前去。

    叶尘停在了原地,眉头紧紧皱起,想起水儿早上所说的话,心中凛然,沉思半响,却是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事情,只是心情沉郁了下来。

    以叶尘如今在天子心中地位,不论赵普,还是赵光义,都不会轻易得罪他。更不会主动出手对付他。那么危险应该还是来自那南汉使臣。

    后边不远处,赵光义的一大群车架随从不知何时从何处钻出来的,赵光义将车窗帘轻轻放下,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讽。

    叶尘脸色恢复正常,带人行走了一段,向左上了御街。内西门大街也算是城中数得着宽阔的大道,但与跨度两百步如同一个广场的御街比起来,还是差了甚远。

    宣德门处,曹彬算是来得早了。作为枢密副使,他身边不缺人奉承。与几名上来讨好的官员说着闲话,但眉头却微微蹙起,眼睛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西门大街。

    叶尘抵达了目的地,首先看见了曹彬,后者正向他招手,且神色之中有着一丝焦急。以曹彬的身份主动先向叶尘打招呼,可见心中此时定是很着急。

    曹彬双眼左右一扫,周围的官员全都识趣的散开了。

    “大帅!”包括王超、叶尘在内,曹彬身边亲兵出身的人,都是一直如此称呼曹彬。

    “叶哥儿!具体什么事情老夫也不是很清楚,除了陛下之外,恐怕只有晋王和赵相公知道,不过老夫猜想,应该与那南汉国使臣有关。本来老夫也没当一回事,但是刚才碰见赵相公,聊了几句,感觉此事恐怕不简单。今天的大朝会上你一定要见机行事。”曹彬郑重说道。

    叶尘心中感到温暖,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大帅。”

    叶尘跟曹彬说了两句话,就分了开来。

    过来与叶尘寒暄的人不多,特别是赵光义和赵普两系的人,好像提前得到了某种暗示或者通知,看见叶尘犹如看见瘟星,无不避着走开。

    罗耀顺如今的差遣是在皇城外带人执勤,却是不用参加大朝会。

    叶尘皱着眉头,与刚到来的罗公明说了一阵话,原本在头正上空的天狼星渐渐西斜,宫中钟鼓忽而齐鸣,宣德门的侧门吱呀呀的打开了,还在说着话的一众朝臣,也收起了寒暄,渐渐汇入皇城之中。

    正旦大朝会上的一整套流程当然不会有任何新意,由百官之首宰相赵普统领整套仪式。

    先是朝臣拜舞于庭,而后外国的使臣上殿只不过比往年少了一家北汉,但却多了一家南汉。

    到了最后,便是天子赐宴,基本上也没得吃,群臣奉酒为天子、为大宋恭贺。

    总计大约四个时辰的样子,今年的例行公事宣告结束,群臣中没有差事在身的就可以回家了,但皇帝和一些文武重臣还有得忙。

    目前没有任何意外和惊喜,大朝会就这么结束。百官自高至低卷班而出,到了文德门外,各自返回公厅,只有两府宰执,主管财计的三司使,以及内制翰林学士和外制中书舍人中,带了知制诰头衔的两制官留了下来,向皇城后部的崇政殿走去。

    ps: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