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劝降信

第一百九十九章 劝降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伸手用力一扯,一轮丰润了许多的酥胸骄傲地挺翘着,在空气中上下轻颤。  .

    “阿郎!”

    韩可儿一声惊叫,手忙脚乱扯起了被拉开的半边襟口。血一下涌了上来,脸红得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热得发烫。咬着下唇,小拳头捶了叶尘几下,嗔怪的责难着,“这是白天啊………”

    虽然暴露了一下便被遮起,着重注意的叶尘还是发现那一处的颜色的确变深了一点。

    “可儿,你这是不是有喜了?”叶尘立刻惊喜的问道。

    “有喜?”韩可儿发愣然。

    见韩可儿茫然不知,叶尘又换了个问法:“最近你有没有感觉想吐?”

    韩可儿点了点头:“妾身今天早上还吐了一次,昨天的胃口也不好。”

    叶尘拍拍脑门,原以为自己身体出现了问题,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他小心的扶着韩可儿站起身,郑重说道:“得找个能断喜脉的医生来看看了。”

    大宋禁军医院副院长白一坤是眼下开封城中除皇宫中御医之外,手段最为高明的医生。不过他在叶尘这位院长及恩主面前,绝不敢摆什么京城名医的谱。

    以叶尘如今的地位,特别是统管天下医院,只要他一句话,白一坤如今的一切便可在顷刻间失去。白一坤哪能不小心侍候着。

    被传到韩府上时,白一坤也是诚惶诚恐。等他把脉问诊的韩可儿,也是不敢多看半眼。

    坐上交椅调匀呼吸,将三根手指搭上纤细的手腕。指尖上的触感一片腻滑,白一坤却不敢有半分邪念。

    闭着眼睛感受着脉搏跳动,半晌之后,他站起身,向着叶尘拱手行礼,“恭喜侯爷,夫人的确是喜脉!”

    “当真?”说话的不是叶尘,而是得到消息,突然赶来的喻清妍,她紧蹙着眉头,神色凝重,好似天要塌下来似的。

    这般问着,喻清妍却已经毫不客气的上前让白一坤让开位置,一只手抓着韩可儿的手腕,开始把脉。

    半响之后,喻清妍脸色微变,心中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师傅说叶郎的体质特殊,是绝对不会让寻常女子怀孕的,而玉姐姐曾经也说过什么仙凡有别的话。”

    叶尘没有第一时间请喻清妍来把脉,是有些担心会刺激到喻清妍。只是没想到这丫头心思始终在他身上,这类事情在第一时间还是知道了。

    白一坤被叶尘拉到外面,前者再次点头打着保票,说道:“千真万确。”

    叶尘封了一份丰厚谢礼,让下人交给白一坤,让麻刚子将后者送到府外。

    叶尘回过头来,发现喻清妍已经离去,而韩可儿则含羞带怯,手抚着小腹,绽开幸福的笑容。只要有了孩子,她的一生便安稳了,腹中还未成形的小小生命,关系到她一身的幸福。

    韩可儿终于怀孕,以叶尘一贯的冷然自若,竟也有些难以遏制的欣喜难耐和淡淡的莫名复杂。

    “日后都要小心着了,不能累着。”围着韩可儿嘘寒问暖,叶尘只感觉着有些手忙脚乱,不知该做什么好。

    大年三十下午,叶尘妾室怀孕的消息,和南汉使臣到达开封的消息,同时很快在开封城中传开了。听说了叶侯家中有喜,罗耀顺、王超、曹玮、李君浩、贾宪就一个个都亲自带了礼物上门来恭喜。紧接着,那四位因叶尘得官的行首也亲自前来,带来了重礼。魏王赵德昭也派人送来了礼物。

    叶尘一家在正厅中坐下,一摊宴席都已经摆好了,接下来就是等着年节钟声。

    压岁钱在北宋时也有,只是叶家还没有孙子辈,也就水儿和寇准拿到了一份叶尘亲自给的丰厚红包,开心的收了起来。

    给家中仆婢的红包也发了下去,祥符侯府如今收入丰厚,给仆婢的赏赐在开封城中,出了名的丰厚。侯府的几十名仆、六十多名护卫,一个个上来叩谢,拿到沉甸甸的红包,各自喜笑颜开。那二十多名工匠,叶尘自然是给他们发了红包,放了假,让其回家过年。

    家中的宴席热热闹闹的进行着,因为娇妾有喜,叶尘很是开心,便多喝了几杯,没等到年节钟声响起,叶尘晕乎乎的便被喻清妍扶到卧室,睡了过去。

    喻清妍红着脸,和喻叶二人给叶尘换了衣服,洗了脚,擦了脸。灌了醒酒汤。

    “清妍!侯爷就彻底交给你
星际未来之仙妻有毒txt下载
了,姐姐我先去了。”喻叶以一副很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喻清妍,若有所指的说道。

    等喻叶离开之后,喻清妍拿走了自己脸上的易容面.具,恢复了自己本来绝色姿容,怔怔的地看着叶尘,脸上犹豫不定,嫣红片片,娇羞不已,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做,爬在叶尘的床边睡着了。

    ………

    ………

    南唐因为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劫持叶尘的事情,一度惹怒了宋帝赵匡胤,国主李煜这些天对此一直恐慌的不行,担心大宋会以此为借口,对南唐用兵。

    所以,李煜在接到赵匡胤让他劝降南汉的赦命之后,松了口气的同时,便十分用心的开始做此事。

    他当即命知制诰潘佑写了一封长达数千字的劝降信,亲自又反复斟酌,精心修改后,派给事中龚慎仪为使者,前往南汉劝降。他要利用南唐与南汉世世代代的睦领友好和他李家与与南汉刘家几十年来的两家情谊,来完成赵匡胤交给他的这一光荣而又重大的使命。

    这封劝降信写得情真意切,辞采飞扬。信的开头,首先回忆了两国之间几十年来“情若兄弟,义敦交契,忧戚之患,曷尝不同”的密切关系,然后便详陈利弊得失,力劝南汉主“三思其心”,尽快臣服大宋。

    此信所列举的劝降理由,大致有这么几个方面:

    首先是“割地以通好,玉帛以事人”乃古往今来常有之事,“小之事大,理固然也”,这并不算什么不光彩的事,更非奇耻大辱。况且大宋皇帝“以命世之英,光宅华夏”,是“承五运而乃当正统,度四方则咸偃下风。”如今“遇天下之兵锋,俟贵国之嘉问”,作为一个泱泱大国,已仁至义尽,若是“介然不移”,甚至逆势而动,只能有害于宗庙社稷,有害于黎民百姓,更有害于南汉主自身。

    其次说,大宋皇帝乃当世明君,旷古圣主。他曾说:“彼若以事大之礼而事我,则何苦而伐之?若欲兴戎而争锋,则必取为祸矣…………大朝之心非有唯利是贪,盖怒人之不宾而已。”若与大朝为敌,实乃“不顾大小强弱之殊”,逞一时之愤的不明之举。今“大朝许以通好,又拒而不从”,岂是为国家社稷者所力?大朝“师武臣力,实谓天赞”“登太行而伐上党,士无难色;绝剑阁而举庸蜀,役不淹时,是知大朝之力难测也,万里之境难保也。国莫险于剑阁,而庸蜀已亡矣;兵莫强于上党,而太行不守矣”,由此可见,南汉绝不可与大宋争锋。

    再次是说,南汉一些“矜功好名之臣”“献守土强国之议”,以为“五岭之险,山高水深,辎重不并行,士卒不成列,高垒清野而绝其运粮,依山阻水而射以强弩,使进无所得,退无所归”,又认为大朝所长在平原,若舍长就短,轻进岭南,虽有雄兵百万亦难取胜。据闻有人还认为,能战胜宋军,则霸业可成;若不能制胜,则浮巨舟而泛沧海,亦终不为人下。这些全是“孟浪之言”“坐而论道则易,行之如意则难”。“想那荆湖、西蜀、北汉,习山水,惯险阻,却早已尽归大宋。况南汉与大宋封疆接畛,水陆同途,若诸道夹攻,尚有何险可守!”

    最后李煜又推心置腹地劝道:“倘大朝以为贵国无通好之心,有抗拒之意,必发大兵以攻伐,至彼时不仅玉石俱焚,生灵涂炭,还命我朝与贵朝断绝联系,望能体谅予之苦衷。”

    一封劝降信,写得洋洋洒洒,感人至深。无奈信写得再好,总是劝人拱手把大片国土交出来,然后做个亡国之君。另外,不管李煜如何才华横溢,这信如何文采斑斓,也不管他的用心多么良苦,甚至南汉皇帝是否听得进去。可惜南汉国真正做主的不是南汉皇帝刘鋹,而是龚澄枢,准确的说是龚澄枢背后的天一道教主陈景元。

    实事上,刘鋹信还没有读完,便已经被龚澄枢极为无礼的夺了过去,扬长而去。

    龚澄枢拿着信跪在陈景元潜修的宫殿之外一炷香之后,殿中传来了陈景元那略带嘶哑但却让整个南汉国上下都会心惊胆颤的声音。龚澄枢得到了陈景元的指示,便当即操控着南汉朝堂开始落实。

    他先下令将南唐使者龚慎仪扣押起来,然后挑选孟修和秦权这两名宦官中的心腹为出使大宋的正副使臣,亲自将陈景元给安排的重任叮嘱一番,然后便让二人出使大宋,去完成陈景元赋予的重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