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阉割’了的国家

第一百九十七章 ‘阉割’了的国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到这里,张公公便不再说了,所谓点到为止,便是这样的。

    卢多逊自不缺眼色,略一顿之后,便接口道:“这些小事那能让娘娘破费私房钱,由在下代劳就是。”

    张公公顿时一脸笑意,搓了搓那又白皙绵软的手,细声细气地说道:“既然卢大人对娘娘如此上心,杂家想娘娘一定会对卢大的事上心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此事最终决定权还是在陛下那里,娘娘也只是建议筛选之权,若最后事出意外,卢大人可别忘了城南那座明王寺。”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卢多逊忙不迭的答道。

    ……………

    ……………

    时光如梭,转眼间树叶枯黄,天色减冷,已经到了寒冬腊月。赵德昭的王妃通过一个多月的层层选拔,最终被宫内定为卢多逊的女儿卢萍儿,并将婚礼时间定为春节过后的元宵节。

    赵德昭对卢萍儿容貌有些不满意,但他没有多少发言权。不过他以后注定会有不少妃子,其他女人他就会有很大的决定权。所以,这一点并不是很重要。

    就在叶尘一边赚着钱,一边和家中美妾打着麻将,过着幸福小日子的时候,赵匡胤也通过各种渠道掌握了解着南汉国的一切。

    南汉距离中原甚远,地处岭南,消息闭塞,赵匡胤之前对南汉政权各种情况知之甚少。这几个月以来,他一边让军方密探和武德司的人亲往南汉打探军情、政情、民情、国情。一边想起了宋军当年在攻取湖南郴县时,曾俘虏了南汉的十几个官员。便让武德司的人设法找到了他们,亲自接见他们,从他们口中了解了一些南汉情况。

    但让赵匡胤对南汉国了解真正接触到核心层面的,则是武德司意外从南汉国抓到的一名宦官。

    这名宦官名叫韩申业,当日被武德司使张展带到大内,得知被大宋皇帝亲自召见,他不知道要有什么祸事降临,浑身簌簌颤抖着,给赵匡胤磕头请安,然后便跪在一旁,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只等着大宋天子发落。

    赵匡胤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人,只见他身材纤细瘦小,面容苍白猥琐,走起路来扭腰摆胯,柔弱无力,说起话来操着一口娘娘腔,一副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样子,心里就像吃了只苍蝇似的,感到一阵恶心。太监不是没见过,赵匡胤身边每天都有一堆的太监伺候着他,为他办事,可是让人感觉恶心的太监,这还是赵匡胤第一次见。

    他憎恶的摆摆手,让韩申业站到一边,问道:“你在南汉官居何职?”

    韩申业以一种不男不女的嗓音,尖声细气的答道:“小人在南汉宫中为护驾弓箭手官。”

    好家伙,这样的人还能射箭,而且是保护南汉皇帝人身安全的护驾弓箭手,赵匡胤看得出来,此人没有撒谎,也不敢撒谎,只是他大惑不解,便命人拿来弓箭,让他试射。

    韩申业持弓在手,使尽吃奶的力气,苍白的面孔涨得赤红,连拉三次都没有拉开弓,口中更是早如老牛喘气一般。可他放下弓箭,却没有丝毫感到羞耻,开口说道:“大宋尽是强弓碍弩,小人力有能逮。”

    赵匡胤十分鄙夷地看着韩申业,心想:这南汉果真无人?护驾弓箭手都选这种人担任,国力之弱可见一斑,岂不是天助我大宋?

    接下来,赵匡胤又问起南汉的朝政、军情、民心、国力诸种情况。别看这韩申业力弱不能控弦,面容形象猥琐的让人感到恶心。但因世代生在岭南,而且在入宫之前,竟然还是一位读书人,甚至有功名在身,是一名秀才,又在南汉宫廷之内为官多年,因此对南汉历史和现状竟然了如指掌。

    南汉政权是唐朝末年靖海军节度使刘隐所建,他因平定番禺今广州兵乱有功,被任命为节度使。后梁时期刘隐上表称臣被封为南海王。

    刘隐死后,其弟刘陟袭职,因国力渐强,与后梁断绝往来,自在番禺今广州建国称帝,最初国号为大越,后改为汉。刘陟于几年之后改命为刘䶮,“䶮”是他自己造的一个字,音读作“演”,取周易中“飞龙在天”的一语之意。

    刘䶮称帝后,骄奢淫.逸,滥杀无辜,把岭南变成了一座酷刑遍天下,杀人如割草的人间地狱。而这位皇帝却是高楼华阁,珍宝山积,爱妃幸臣,
灵魂牧场sodu
恣意享乐。有一次,他喝醉了酒,哭着对身边的人说:“朕这一辈子做不了唐宗汉武这样的明君,却只能做一个风流天子了。”

    这件事情背后其实却有着齐䶮的悲哀,只因他称帝后引狼入室,结识了天一道教主陈景元,并封其为国师,陈景元以奇药控制着他,每天都要服食此药,否则便会痛不欲生。而此药只有陈景元手中有。

    之所以滥杀无辜,将岭南变成人间地狱,却是陈景元修炼有邪功,需要人的血肉、心脏,甚至尸体练功。否则,刘䶮能够起名“飞龙在天”之意,又怎么可能不是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皇帝,不管有多愚笨,也不至于做出这种自毁长城、动摇江山国本之事。

    陈景元将刘䶮变成傀儡,实事上也是陈景元需要刘䶮昏庸,做一个风流天子。否则,刘䶮只会痛苦的死去。

    刘䶮做了二十五年皇帝,因酒色无度而病死,在陈景元的操控下,刘䶮的三子刘玢继承了帝位。此时,整个南汉国朝廷上下,已经牢牢被陈景元把持手中,他的太一道甚至已经凌驾于皇权之上,皇帝的继位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甚至指定。所以,陈景元便没有继续以药物去控制刘玢。

    但这刘玢也为人聪慧,从小被他父亲刘䶮暗中训教,却是要做一个卧薪尝胆之人,他表面上为了让陈景元放松警惕,继承了乃父的风流天性,整天不理朝政,在宫中饮宴作乐,玩腻了,便微服出行,到宫外去嫖.娼宿妓,甚至公然将妓.女接入宫中,肆意狎.玩。暗中却派人联络几名忠于皇室,在外领军的大将。

    有一段时间,陈景元修炼邪功到了关键时期,便很少理会朝政,只是让几名弟子把持朝廷,这刘玢自认为找到了机会,便派人与在外领军的几位大将合谋,欲将陈景元设计杀死,彻底剿灭天一道的妖道。但可惜的是,他用人不慎,被心腹出卖给了陈景元。

    结果自然以悲惨收场,陈景元让刘玢的弟弟刘晟出面,将刘玢杀死,夺了帝位。在陈景元的指示下,刘晟就是一个杀人狂,他不仅杀了刘玢,而且还把自己的所有兄弟全部诛杀了,连硕果仅存的几名在外带军的名将和朝中许多大臣也杀了。

    陈景元有一名非常被他信赖的弟子,名叫龚澄枢,早年为修炼一门邪功而自宫。陈景元在后期将心思和精力都用在修炼道术,追求长生的虚无飘渺的梦想之中,不怎么打理南汉朝政。所以便让心腹弟子龚澄枢把持着南汉朝中大权。

    在龚澄枢的唆使和操控之下,刘晟成了一个怀疑狂,心理扭曲,对哪个朝臣都不相信,只信任宦官和宫女,命宫女卢琼仙、黄琼为女侍中,参与政事。而龚澄枢典掌王命,专擅朝政,宫中有宦官一千多人,南汉几乎成了一个宦官之国。

    刘晟死后,他的儿子刘鋹继位,也就是现在的南汉皇帝,刘鋹十六岁继位,朝中大权依然掌握在龚澄枢手中。这龚澄枢是身上缺那件男人的东西,便也希望朝中大臣们同自己一样都是不男不女、不伦不类的人。因此,他对刘鋹说,大臣们一旦有了家室,有了妻子儿女,便有了私欲和牵挂,就不会一心一意地辅佐皇上,就不会对皇帝、对南汉国忠心耿耿,只有当宦官,只身一人,了无牵挂,才会尽心尽力地忠于皇上。

    十六岁的刘鋹在龚澄枢从小控制之下,根本就是被有意养成了一个废物,甚至字都认不全,根本就不懂政事,更不敢反驳龚澄枢,便将生杀予夺的大权彻底交给他,凭其所为。

    龚澄枢大权在握,将朝中的大臣们或杀或贬,相继逐出朝廷,国家的军政大权全部由宦官和宫女执掌,后宫宦官一时多达一千七百余人,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炙手可热的宦官集团。

    朝中凡是生理正常的文武百官皆被龚澄枢称作“门外”,凡多少有些才略并想入朝为官的,要一律被阉割,那韩申业本来是一名秀才,便是这样入宫为官的。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朝廷举行大考,凡是金榜题名、高中状元者,要先施以军刑,当状元便意味着当太监。此举自然将国内大量有才之士拒之门外。

    这个由心理和生理都变态的畸形人主持的畸形政权,成了华夏历史上独一无二的“阉割”了的国家。

    ps:第七更送上,跪求捧场,跪求诸位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让我能够更好更快的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