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开封夜演

第一百九十四章 开封夜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开张那一天晚会是免费的,入场观看的都是叶尘请来的嘉宾。但过了半个月之后,今晚的这场演出,则是凭票入场,每张票一百贯。

    要知道,一个七品朝官一个月的俸禄才二百来贯,由此可看出看一场永乐大剧院的演出有多贵。

    但就是这样,票还是不到一个时辰便被抢售完。叶尘一边感慨开封有钱人还是多,另一方面也知道这是因为这个时代有钱人用来消磨时间和娱乐享受的活动太过稀少和无趣的缘故。

    当然,还有两个直接原因,一是永乐大剧场本身的表演够吸引人,在观众看来够好看。二是第一场演出的观众回去之后不遗余力的宣传。

    是夜,永乐会馆外彩灯高挂如天上繁星,不止永乐大剧院外灯笼如漫天星辰,就连其他四座与永乐大剧院楼通过飞桥阑干相连的高楼,也都悬挂上了彩灯,远远望去如天上宫阙,尤其是建设在汴河边上的最高的永乐美味楼,如同一座星光灿烂的宝塔,辉映于汴河之中,远远的几十条巷弄外,也能望得见它琼楼玉宇般的风彩。

    前所未有的营销服务模式和舞台表演形式已经轰动了整个开封城,已经引起了所有有钱人的关注。许多达官贵人、豪商豪绅事先都遣了仆人来购票,今晚换了便服,或与三五好友,或携内人女眷,悄悄入场观看。

    那大戏院中一个角落里,某个包厢中,坐着的一个不起眼的人,可能就是朝廷上二三品的一位重臣大员。

    这一来连开封府都紧张起来,派了大批捕快赶来维持秩序,永乐大剧院内尚未开戏,外面的捕快已经捉了十数个惯偷,四五伙斗殴打架的混混,以及不小心破获了一起偷小孩,贩卖小孩的重案。

    永乐大剧场里坐得满满当当,但是人其实并不是很多,因为永乐大剧场所有包厢、雅座、大厅座加起来,才两千个坐席。但就这两千人这一晚上,票钱就已经是二十万贯。另外,还有二十个包厢的包厢费,每个一次一千贯。除去所有演员演出费、各种工作人员劳务费,一次演出至少也净赚十万贯。

    但这么一场表演并不是想演就能演的,按照叶尘的估计,中间至少要隔上一个月准备,也就是说每月一次。

    开封朝官多、勋贵多、有钱人多,而永乐大剧院二楼的包厢只有二十个。在这个更加体现身份等级的时代,在看演出时能够拥有一个包厢,可谓是身份的象征,更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为此,在半个月前,开张演出时,为了包厢的分配,可没少让叶尘头疼,给不少人亲自说了好话,才平息了众怒。

    军中大佬李继勋的嫡长子李元佑,上一次就因为没弄上包厢,耿耿于怀,这一次可是半个月前便给叶尘说好话,叶尘这一次索性给他一间位置最好的包厢。

    李元佑带着几名自己的狐朋狗友,在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包厢,不看里面的装饰,只看到黄铜制成的门把手,还有门上雕刻的夔龙浮雕,就可以想象里面的豪奢。

    推开门,门后站有一位粉衣女婢,头上插着一只铜簪子,配饰简单大方,就连女子特有的眉饰都没有贴,只是微微画了点淡妆,颇有素衣素面的感觉,但却又温柔知礼,蹲身一礼之后,就趁势蹲下来,脱下了李元佑的鞋子,又给他换上了软底的布履,而后又给其他三人依次施为,最后才又施一礼,悄无声息地退回门后,依旧拱手肃立。

    如此体贴到位,但又恰到好处的服务,顿时让三位经常出入烟花之地的执垮子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心中不但对今晚的演出大感期待,同时也对那永乐洗浴楼充满了无限幻想。

    李元佑脚下软绵绵的地毯,踩上去甚是舒服,抬头就看见三位好友正在逐个的看包厢里的陈设,几盆绿色的花卉,最是起眼,墨绿色的叶子中间夹杂着火红色的花苞,整间屋子都沉浸在一股浓郁的兰花香气里,这是叶尘托漕帮从最南边带来的珍奇花木,长江以北极为少见。

    “这一千贯的包厢费值啊!”李元佑心中暗自感叹。

    四个人正贼兮兮的谈论着看完演出之后,只奔永乐洗浴楼,忽然觉得大厅里的灯火暗了下去,那间特大的戏台子却变得明亮起来。

    演出就要开始了。幕布在清脆的鸟叫声中徐徐拉开,台上居然藤萝怪石,树
梦醒桃花岛无弹窗
木林立,远山近影交织在一起,甚至还正下着绵绵细雨,分明就是一派原始野生的自然景像。

    这时,有丝竹之声传来,琵琶演绎的天籁,几个口技名家,绘声绘色的演绎出深山老林的宁静气氛。

    客人们一下子呆住了,他们见多了中规中矩的表演,几时见过戏剧可以这样表演的?这………………

    那风声,甚到原始森林中的鸟啼虫鸣声,说穿了不值一提,不过是找来最出色的口技师,在幕后举着纸筒扩音器拟出来的声音。绵绵细雨则是在舞台高处使人用最细密的花洒制造出来的。至于嶙峋的怪石,则是用染了颜色的木块摆出来的,而花草树木,近处的是绢花绢草,远处的树木和山峦则是背景幕布,利用灯光来造成一种层次鲜明的立体感。

    一只竹子编的蛇身上面蒙上染了色的麻布,一条白色,一条青色,在假山之间游来游去,眼睛一个幽绿,一个火红,在灯火的渲染下,就仿佛两条真的蛇一样,剧院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红红的蛇信子不停地伸缩,一股迷幻的烟火升起,掩盖了蛇身,当烟火散尽之时,两条蛇已经消失,而地上却趴着两个娇媚的女子,一青衣,一白衣,做睡梦初醒状………………

    “戏可以这么演么?”所有观众一度石化的同时,也大感有趣。

    叶尘设计的这出戏,正是传颂了一千多年的白蛇传,当然,他只是提出故事大体情节,说明了种种特技创意和技术,以及表演方式。具体的表演,歌词、用曲,都是由专业人士按照这个时代人们的欣赏习惯和水平来创作的。

    紧接着,扮成许仙的一名春风楼的花魁出场,千娇百媚的花魁突然换上了男装,虽是风情楚楚,却已多了几分中性气质,这让客人们再度呆住。特别是认识这名花魁的观众,更是感觉莫名的兴奋刺激。更多的人则是啧啧称奇。

    故事开始展开,每一幕都换一个场景,每一个幕都会给人一些新的惊喜。

    一只可爱小白蛇被猎人追杀,幸被一个好心的少年所救。千年之后,昔日的小白蛇修成人形,化身成一个天真可爱、无忧无虑的大美女白素贞。她遇到了千年后的许仙,认出了他就是千年前的那个少年转生所生,为了报答他,便无怨无悔地追随他离开了森林。一人一妖就此相爱了,秉烛夜读,红袖添香,香艳旖旎,正符合台下这些读书人的香艳追求。

    可惜好景不长…………

    白蛇和青蛇所化人形,穿着金箔银箔制成的亮闪闪的蛇纹紧身衣,把那曼妙迷人的肢体语言演绎的淋漓尽致。吸引得所有雄性客人两眼发亮,可惜她们的舞蹈动作变幻实在是太快了,观众永远无法对你最欣赏的部位多看上两秒钟,再加上她们一出场不是闪电就是风雨,灯光闪烁不定…………怎么看得清啊!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让文人士子们击节赞赏的传世名句登场时,这场戏终于达到了高氵朝。所有观众们听的如痴如醉,特别是所有的女眷更是哭的泪人儿一般。

    爱情,古今中外,永恒的主题;白蛇传的故事,细腻处更是催人泪下,白蛇被迫恢复原形,挥泪离去的时刻,台下许多贵妇小姐都已经抽抽泣泣的哭出声来。

    这场带有神化妖怪色彩的爱情剧,不失古典美感,却是原汁原味的白蛇传,直指人心,把那种新奇、感动的感觉送到了每个人心里。

    吊环飞跃,这是早期电影人发明的一种电影特技,在这个时代,人们是绝对想像不到的。这一幕是月夜金山寺,光线黯淡,只有幕布上方一轮明月处射出了皎洁的清辉。与幕布同色的三缕细绸将白素贞娇小的身躯牵起,衣带飘飘,凌然御风,谁能看得出其中奥妙?今晚的演出精彩纷呈,一朵朵出人意料的浪花,在白素贞腾空离开的刹那,终于掀起了滔天巨浪,轰击在金山寺上,全场山呼海啸般疯狂了。

    ………………

    ………………

    灯光渐渐黯了下来,幕布也徐徐落下,最后一段如同誓约般的对话还在悠悠飘荡。

    精彩!精彩!不要说一百贯,就是两百贯、三百贯,这样精采的表演也值啊。意犹未尽的客人们狂热地喝起彩来。

    ps:今日第四更送上,只为跪求捧场,跪求诸位来纵横网站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