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沧海变成了道士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沧海变成了道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沧海睁开眼,忽然发现自己身上已换了件道袍。

    他大惊之下,伸手摸了摸头发,他的头发早已被挽成了一种特殊的发髻,白沧海曾经在契丹游历过,见过这种发鬓,这是北方太平教的道士常用发鬓。也是刚才他揭开面具的那三男一女的发型。

    白沧海八年前,被白辰傲从东海荒岛上带回,练剑七年,一年前走出剑庄,游历天下,闯荡江湖,不出一年,用手中的剑,数十名剑道高手的命,博得极大的名声。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他不但剑法高超,而且非常机警,对危险有着一种敏锐的知觉,对待敌人时也非常沉得住气。

    但现在他不但中了敌人圈套,而且却已忍不住要跳了起来。

    他没有跳起来,因为他从腰部以下,已完全是软的,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他整个人都软了,心也沉了下去。香案上一座三尺高的神像,正是太平教供奉的太清玄元天师道创道宗师张陵。

    太清玄元天师张陵仿佛正在看着他微笑。

    从缭绕的香烟中看过去,他的笑容看来也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诡秘之意。

    白沧海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轰”的一响。

    忽然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最恶毒,最诡谲,也最巧妙的圈套里。

    圈套本是为太平教的高手,或者其他什么人而准备的,他却糊里糊涂的掉了进来。

    白沧海忽然发现自己来到这座赵光美家的别院,来到这个竹涛院,都在敌人的预料之中。

    白沧海虽然前十五六年是在荒岛上过着野兽般的生活,但他一点都不笨,相反他的智商比寻常人还要高不少。

    他瞬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这件事情敌人的主要目的当然是叶尘,或者还有玉道香。在开封城内,大宋天子脚下,不管是谁做这这种事情都不可能全身而退。都要以无数人的死为代价,去平息大宋天子的怒火。

    所以,敌人需要一个替罪羊。

    这件事情最后被查处的结果,当然是太平教的人做的,而自己则是会太平教的一名主事者。会被当成罪魁祸首。

    而能够唯一替自己在大宋天子面前辨别的叶尘自然已经死了,或者永久的落在了敌人的手中。

    不过,他依然还有不少迷惑之处,比如他刚才到底是怎么晕过去的,就算中的毒,自己为什么提前没有丝毫感觉。一直以来,就算无色无味的毒他也能够有所感知的。

    白沧海还想努力的想下去,可这时已经没法子再想下去了,道堂的门,已慢慢的被推开。

    一个人慢慢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种美丽而诡秘的微笑。这张脸是白沧海最恨的两张脸之一。

    白沧海最恨的两个人一个是上官冰云,一个是血蝠奴。因为前者的原因章春柔死了,而后者杀了白辰傲。死的两个人本是他最为在乎的人。

    血蝠奴的微笑虽然能够做到诡秘,但是绝对与美丽无关。所以这个人自然便是上官冰云。

    上官冰云这个时候当然不会俊俏和尚,而是一个绝色大美女。这个道理很简单,如上官冰云这样的俊俏和尚若进入开封,甚至进入大宋境内,不说寸步难行,但也会杀机四伏。因为事情过了近两个月,叶尘虽然已经安全回到了开封,但大宋朝廷对于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的通缉悬赏一直没有解除。无数的捕快、官员、江湖好汉,做梦都想将上官冰云抓住或者杀死,以换取一个大好前程和巨额财富。

    白沧海死死的看着上官冰云,忽然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他已不想再看,他怕看多了会让自己失去冷静,而他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只可惜他即使不看,也很难一直保持冷静。

    上官冰去已走到他面前,忽然笑道:“你今天头发梳得好漂亮,是谁替你梳的?”

    白沧海忍不住张开眼,瞪着她,道:“我正想问你,这是谁替我梳的?”

    上官冰云仿佛很惊讶,道:“难道连你自己也不知道?”

    白沧海道:“我怎么知道。”

    上官冰云道:“你难道连一点都想不起来?”

    白沧海冷笑道:“我怎么会想起来,我根本连一点知觉都没有,而且你们将我打扮成道士,想要让我当替罪羊。难道你们真的已经杀了叶尘。”

    上官冰云仿佛更吃惊,道:“你说什么?你说是我们把你扮成道士的?难道你已连你本来就是太平教的道士都忘了?”

    白沧海忍不住叫了起来,道:“谁
连氏有喜笔趣阁
说我本来就是太平教道士的?”

    上官冰云吃惊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突然看见个疯子一样。

    白沧海又忍不住道:“上官冰云,你果然是个疯子。”

    上官冰云叹了口气,道:“不是我疯了,是你。”

    她忽然回头叫道:“你们大家全来看呀,白真人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子了。”

    白真人!

    剑客白沧海竟变成了白真人?

    白沧海想笑也笑不出,想哭也哭不出,因为他想起了上官冰云那诡异恐怖,用于操控人的邪术。

    只见门外已有三男一女,四个人走了进来,正是刚才他揭开面具的那四个人。四人穿着打扮和他一样,都是太平教道士或者道姑的装饰。

    白沧海看清四个人略有些呆滞的眼神后,心中彻底沉到了谷地。

    “这四个人或许真的是太平教的道士,只是被上官冰云给掳来,已经被其控制了。”白沧海心中产生一种明悟。

    “刘真人,你快来看看,白真人刚才还是好好的,现在怎么忽然变成…………变成这样子?”

    刘真人是那为魁梧的大汉,也在看着白沧海,微笑着道:“他看来岂非还是好好的,而且头发梳得比平时都漂亮。”

    上官冰云道:“可是……可是他居然不肯承认自己是太平教的道士。”

    白沧海已经在尽量控制着自己,他知道现在非冷静下来不可。

    可他却还是忍不住要分辩:“我本来就不是个道士。”

    刘真人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我了解你的心情,有时连我也希望自己不是个道士,毕竟这几年,不管是在大宋,还是在契丹,做道士的确太吃亏了。”

    白沧海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倒不反对做道士,只要你们让我离开就行。”

    他实在已尽了他最大的力量,来控制他自己。

    刘真人的脸上却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忽然回头问另三个人,说道:“白真人,郭无为师兄奉掌教之命,派我们四人前来掳走祥符侯叶尘,你可是主事之人,如今事情还未办完,你怎么能够离开呢?”

    “白师兄,此事由你一手负责,你不能离开。”

    “白师兄!此事事关重大,还要你一力承担。”

    “白师兄!你是掌教的最小弟子,你若不是我太平教真人,那我们大家都不是道士了。”

    白沧海已觉得自己的脸在发青,却还是忍耐着,道:“只可惜我根本没有见过张无梦和郭无为。”

    上官冰云带着笑问道:“那么你是谁呢?”

    白沧海道:“也姓白,叫白沧海。是扬州剑庄弟子。”

    上官冰云道:“没错,你原本是扬州剑庄弟子,但是你一年前游历天下,北上契丹时,碰见了太平教掌教张无梦,被他慑服,拜其为师,已经成为张无梦最小的弟子。”

    白沧海道:“我从来都没有拜过张无梦为师,我只是剑庄弟子。”

    上官冰云道:“你即是剑庄弟子,但也是太平教掌教张无梦最小的弟子,你怎么会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白沧海只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之意,像尖针般刺入了他的后脑。

    他想试着运动一下他身上某部分肌肉,只可惜他从腰部以下,竟已完全麻木。

    上官冰云看着他,眼睛里仿佛充满了同情和怜悯,以一种奇特的音调,柔声道:“前一段时间在扬州发生了一些事情,你受的刺激不小,难免会忘记一些事的。何况,有关章春柔和白辰傲的事,你本就不愿再想起。”

    白沧海只有听着。

    上官冰云道:“但我们都可以提醒你,悲伤的事情可以忘记,但一些重要的事情若是也忘记了,对自己也不好。”

    白沧海只好叹了口气,道:“好,你说吧,我在听着。”

    上官冰云道:“你是太平教掌教张无梦最小的弟子,你这次是奉张无梦的命令带着人来掳走叶尘。先掳走叶尘的朋友罗耀顺,就是为了引叶尘过来。”

    白沧海咬着牙,不开口。

    上官冰云在说什么,他已完全听不见,他正在拼命集中思想。

    他一定要想个法子从这个圈套里脱身出来,但他也知道这绝不是件容易事。

    非常不容易。

    时间仿佛已过了很久,上官冰云的话却还没有停。

    原来她已将这些话反反复复的说了很多次,好像在强迫白沧海接受这件事。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