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子身边有‘妖’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子身边有‘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更快更好写下去的动力。

    玉道香将自己知道奇门遁甲的事情一口气说了出来。

    叶尘听了之后陷入沉思,久久不语。

    “奇门遁甲的演绎过程中,用八卦记载方位,用十天干隐其一,配九宫记载天象及地象之交错,用八门记载人事,用九星八神记载周遭的环境。有时间,有空间,由此可看出古人宇宙观的智慧。”叶尘心中喃喃自语。

    “实事上,的确如此,人类的吉凶祸福与地球空间慨念中的方向、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春去秋来、息息相关。而日出日落春去秋来是宇宙星体随着时间变化的结果;相同的空间、方向,在不同的时间里,以宇宙观来看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说奇门遁甲是宇宙宏观的学问,有时间,有空间的观念,这的确是一种研究时空动力的超时代学问。”叶尘心中惊叹。

    “不过,奇门遁甲应该只是一种时空交替的磁场表现,在后世人们还用以推算出某个时间的吉方。只是,奇门遁甲产生于自然,因此,其理论功能不可能超出自然。”叶尘眉头紧皱。

    “若是说,奇门遁甲用时盘来占卜推算事情更是出神入化,快速又准确。如果能够掌握其中奥秘使用起来那是神奇非凡。这其中肯定迷信成分具多。”

    “易经在辨证法中易分为不易与变易,万事万物的发展均有定数与变数,定数有规律可循而变数无规律可循;定数中含有变数,变数中含有定数,无论定数还是变数其大局均不变。古人习易者未区分开定数与变数,混淆这两个概念。”

    “定数可根据事物的规律性预测其发展轨迹但不能预测细节,变数因可变因素太多以至无法准确预测,况且预测理论体系的不完善也决定了预测的准确率。影响事物发展趋势因素有很多,测算只是测算出定数因素,能测算其发展轨迹而不能测算所有细节,因为变数是无法测准的。”

    “所以破此阵法,关键之处便是看清定数因素,找出变数规律。然后经过计算,找到真正的出路。”

    “而这真正的出路,应该与奇门遁甲里面所说的八门有关。这八门名称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排盘就是由这八门组成。在八门当中,总分吉门和凶门。其中有三门称为三吉门,分别是休、生、开。其余五门都是凶门。”

    “所以,只要找到三处吉门便可破阵离开。”

    想到这里,叶尘陡然站起来,一双如深潭一般的眸子变得很亮,亮如灿星,向四周看去。

    玉道香和展熊武见此,不由精神一振。

    “每天分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时辰。时家奇门是一个时辰一个格局。”叶尘突然说道。

    玉道香和展熊武不明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数一数距离我们最近的树,是不是总是十二棵。”叶尘进一步说道。

    三个人数了一下,果然都是十二棵,换了几处位置,竟然真的始终是十二棵。

    叶尘猜测得到证实,不由信心大增,说道:“按奇门历法,每年冬至上元到第二年冬至上元为一个循环,总共是三百六十日。”

    “顺着这十二棵树应该刚好三百六十步。麻烦展兄去试一下。”叶尘说道。

    展熊武点了点头,向最近一棵树走去,然后从那棵树走向下一棵距离叶尘最近的树,如此这般走了一圈,又回到最先一棵树。

    “三百五十八步,是因为展兄个头比寻常人高,步子比布阵之人大的缘故。”叶尘眼睛一亮,说道。

    这样说着,他自己也走了一圈,结果是三百五十九步半,叶尘重新计算调整,又走了一圈,刚好三百六十步,然后他牢牢将自己步子大小记住。他知道后面在这片奇门阵法中,再测量什么的时候,只能以他刚才的一步大小为标准计算单位。否则定会出现差错。

    “每天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一个格局,全年的局数是十二乘以三百六十,为四千三百二十局。此为定数。”

    “但在这四千三百二十局中,实际上每一局是重复了四次的。拿阳遁一局来说,冬至上元、惊蛰上元、清明中元、立夏中元,都完全一样,皆属于阳遁一局。这四个元共二十天,但落实到时家奇门排局,其格局类型以每个时辰一个格局计算,并不是十二乘以二十的二百四十。因每一局重复了四次,所以应该是十二乘以二十之后,再除以四,即六十个格局。这正好占据了从甲子到癸亥这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的六十种结合。此为变数。”叶尘一边死死
向胜利前进全文阅读
的看着四周树林,一边口中做着计算。

    “玉儿、展兄你们跟在我后面。”叶尘说道。

    等两人答应之后,叶尘便随意选择了十二棵距离自己最近的大树中一个,直直向前走去。

    六十步之后,没有任何变化,叶尘又退回原地,用剑在刚才那棵树上做了标记,然后又选择旁边另一棵树,又直直向前走了六十步。

    如此这般,当叶尘带着两人来回淘汰了七棵树,当顺着第八棵树直直走了六十步之后,眼前一尘不变的树林,终于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这是自那黑衣人离开之后,叶尘单凭自己力量找到的第一个岔路口。

    这个岔路口只分为两个岔道。

    “此为阴阳二道。”叶尘喃喃自语,略一犹豫,带着二人向左边一道走去。

    半炷香之后,又一岔路口出现,还是一分为二,叶尘见此却是脸色变得很难看。

    沉思之后,叶尘带着玉道香和展熊武原路返回至第一个岔道。

    “按照奇门遁甲全年三百六十日,四千三百二十个时辰,因为就格局讲都重得了四次,全年时辰的格局类型则为四千三百二十除以四为一千零八十局。”

    “而按二十四节气论算,每个节气为十五天,一节又分上、中、下三元,每元为五天。一节三元,全年二十四节气的元数则是三乘以三十四,为七十二局。”

    “全年一千零八十个局,但并不是每一局都要用一个盘去演示,如果用活盘演示,每个活盘可演示从甲子到癸亥六十个时辰的格局,一千零八十除以六十,为十八个局,用十八个活盘就可以演示整个年所有时辰的格局。一共十八局,就是阳遁九局、阴遁九局。”

    “左为阴,右为阳,只是先阴还是先阳呢?只能试过再说。”叶尘喃喃自语之后,大声说道:“如这样左右两个岔道应该有十八个,我们先走右道九次,然后再走左道九次,或许可破阵。”

    说着话,他已经向右道走去。

    果然,没过多久,又出现一个左右两岔道,叶尘毫不停顿的继续向右道走去。

    如此这般,后面果然如叶尘所说那样,一个接一个左右双岔道,三人按照叶尘的想法,先取右道九次,后取左道九次。眼前的画面果然出现变化。

    只是这个变化并非是叶法所预料的那样破阵而出。而是重新陷入了无路可走的局面。

    “从冬至开始到芒种结束为阳遁;从夏至开始到大雪绳带为阴遁。”

    “冬至、惊蛰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大寒、春分三九六,雨水九六三,

    清明、立夏四一七,立春八五二,谷雨、小满五二八,芒种六三九。此为阳遁。”

    “夏至、白露九三六,小暑八二五,大暑、秋分七一四,立秋二五八,寒露、立冬六九三,处暑一四七,霜降、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此为阴遁。”

    叶尘一边推算,一边按照推算的结果,开始确定方位,数着大树,寻找出路。

    ………

    ………

    天边刚泛起鱼肚白,皇城大门刚一打开,武德司使张展第一时间便来到崇政殿,面见赵匡胤。

    今天虽然不是早朝时间,但赵匡胤向来勤勉,坚持每日早起,御花园散过步,吃过早点,便会来到崇政殿批阅奏章,处理国事。

    可是今天,张展焦躁万分的等到己时一刻九点十五分,才看见赵匡胤打着哈欠,满脸疲倦的在护卫内侍的簇拥下,来到崇政殿。

    赵匡胤脸上有着浓浓的满足,但眸中深处则有着一丝后悔。昨晚上花蕊夫人说是有新的花样伺候他,结果一下子荒唐了大半个晚上,这样的情形这些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每次之后赵匡胤都会后悔,暗自自责不能再如此荒淫无度,以致于影响处理国事不说,还明显伤身体。可是每到晚上,赵匡胤看见花蕊夫人,在后者种种手段之下,他根本身不由己。他已经深深迷恋上了和花蕊夫人做那男女之事,他已经深深的上瘾了。可以说,他如今已经离不了花蕊夫人了。

    这种事情对于一个雄才大略,意志坚定的开国大帝来说,是不该有的。可是这样的事情偏偏发生了。所谓反常即为妖,花蕊夫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已经算是妖了。

    “说吧!什么事?”受过张展大礼参拜之后,赵匡胤淡淡说道。显得很没精神。

    “陛下!昨晚上开封城内发生一件大事。”张展说道。

    赵匡胤眸中精光一闪,说道:“什么事?”

    ps:两大更送上,只求捧场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