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八十章 神秘的一扇门

第一百八十章 神秘的一扇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今天法号星空、雁城老曾、可乐加点冰、kadwindy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

    任志亮连这一点都已兼顾。显然他岂止精明,更心细如发。他的成功,显然是有一定道理的。

    数个灯盏迅速亮起,送了过来。

    侍候在任志亮左右的几名铺头时刻都聚精会神,准备执行任志亮的命令。所以任志亮的每一个命令都能够迅速生效。

    惨白色的灯光照耀之下被解剖了大半的两具尸体更显得恐怖。

    剖开的尸体本来就已够恐怖的了。肠脏都已取出,堆在一旁。

    看到那些东西,没有人不恶心的,石和尚紧闭着嘴,他担心嘴一张就会吐出来。

    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这种机会看到一个人身体的肠脏,在现场所有人来说这也可以算是一种幸运。

    可这种幸运没有几个人愿意要的。

    叶尘居然忍耐得住没有呕吐,这使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张脸已变得多么难看。

    那两名解剖尸体的捕头的脸更难看,映着惨白色的灯光,两个人的脸庞简直就像是两张死人脸庞。

    这一次,他们刀用的更谨慎,更仔细。

    暗器竟真的就在心脏之内。

    且果然和袭击叶尘的牛毛细针一模一样,寸许长,头发般粗细的正嵌在心瓣之上。

    钢针也许还可以流出心脏,但到那会子血液已停止流动。

    整个心脏都变成黑色,仿如在墨汁中捞上来。

    淬在钢针上的果然是厉害的毒药。

    这样的钢针两个捕头各自找到三根。

    任志亮已等的不耐。

    他要知道暗器的来历,毒药的来历,六枝钢针已嫌太多,就一枚钢针也已足够。

    六枚钢针于是捧到众人面前。是用夹子钳起,再放在白绢纸之上。那名坐一旁休息,擅长药物的捕头已经起身围了上来。

    一种毒药暗器在用过之后,未必毒性就完全消失。

    蓝紫色的钢针在白色的纸上更显得清楚。

    任志亮凑近灯旁,仔细的看了一会,皱眉沉思,片刻之后,说道:“这么细的针,要想刺进人的体内,必须至少也要在两丈之内,罗将军的四名护卫就坐在外间,可整整一个晚上没有任何异动声响传出。若是从门口进入,不可能没有异动。除非凶手是从内间走出,突然偷袭。”

    叶尘心中一动,说道:“任大人的意思是说杀死三名护卫的凶手是红蝠女。”

    任志亮道:“她和罗将军同时失踪,本来就是最大的嫌疑犯。”

    叶尘接口道:“也就是说现在只要弄清楚红蝠女的身份来历,便算是有了线索,有可查之处。”

    任志亮点道:“正是如此。”

    那名擅长药物的捕头突然说道:“这种针很可能是无影针,毒是最毒的牵机毒。”

    任志亮和几名捕头同时身体一震,李君浩道:“没错!这种针的确很像是红粉女的独门暗器无影针。红粉女闯荡江湖,无往不利,最大的依仗正是绝门媚药和独门暗器无影针。”

    任志亮对于自己麾下捕头,没有在李君浩之前说出此针的来历有些不满。

    不过,罗耀顺的三名护卫的死因及凶手现在总算已完全明白。至于红蝠楼的老板为什么会有无影针,应该是红粉女给的。

    “红蝠楼的老板显然是贼人中的一个,可他为什么一大早便去开封府报案。而另一名护卫又是如何变成了疯子,且又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出了红蝠楼。”叶尘说道。

    任志亮眼睛一亮,说道:“侯爷的意思是说………他是有意引我们过来。”他有意避开另一名护卫为何变成疯子不谈,是因为此事太过诡异,根本无从推断。因为他已经审问过昨晚住在这个房间两旁边的两名嫖客和一名妓.女,都没有听到任何开门的动静。刚才他已经将此事告诉了叶尘,相信叶尘最为疑惑的也是这一点。

    李君浩插话道:“不!不是引我们过来,而是引侯爷过来。任大人不要忘了,刚才那红蝠楼的老板突然出手的真正目标是侯爷。”

    任志亮神色凝重,说道:“没错!刚才若非是侯爷剑法高超,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还请侯爷速速回府,将这里交给下官,下官定会全力侦破此案。”任志亮紧接着向叶尘抱拳一拜,郑重说道。

    叶尘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本侯的兄弟因为本侯落入贼人手中,本侯又怎么能够安坐家中等消息。”

    “可是………”任志亮还想劝阻,叶尘若是在他眼皮底下出了事,以叶尘上次被上官冰云掳走之后,天子的震怒反应,自己必定会倒大霉。
小狐妻帖吧


    不等任志亮继续说下去,叶尘突然瞳孔一缩,喝道:“里面有人!”

    话语声中,他已经率先冲了进去,李君浩和石和尚,以及任志亮一行脸色变化中,紧随其后。

    可实事情况是,内间卧室中没有任何人,也应该没有任何人。先不说之前几名捕头都仔细检查过,外面也被开封府捕快层层包围。

    叶尘眉头紧蹙,他刚才听的很清楚,一道呼吸声是从内间卧室方向传来。

    叶尘鼻子耸动两下,突然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眼睛一亮,顺着味道来到了卧室右边一个一人高的衣柜前。

    “打开衣柜!”叶尘将手放在剑柄之上,其他人见此,同样如临大敌,兵器纷纷出鞘。

    不等任志亮身后的捕头动手,石和尚一把将衣柜门拉开。

    衣柜门后面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没有。但叶尘感觉那股味道却是更浓。但源头不在衣柜里面,好像………是衣柜后面。

    任志亮看懂了叶尘的意思,对一名捕头说道:“去看看有没有暗门。”

    这名捕头显然擅长寻找暗道密室,如今范围又缩小至一个衣柜里面,他用了半炷香时间便将门打开。

    衣柜靠墙一侧的木板是活动的,挂衣服的横杆是开关,将横杆拿下来,这木板便向右移开了。

    木板后面是一扇门。并不是说衣柜后面的墙上有一扇门,这个衣柜本身是与墙壁连在一起的。想移都移不开,除非将它给砸碎了。

    随着任志亮一声令下,这个衣柜就给砸碎了,

    此时,夜渐深。

    冷月如弓一样弯在半空,暗淡的月色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斜射在这漆黑的门上。

    门紧闭,上面雕刻着妖异花纹在夜色中仍然可辨。

    所有人都看不出那代表什么。

    “里面有人。”叶尘轻轻说道。

    所有人闻言,不禁脸色微变。

    叶尘和任志亮都没有亲自拍门,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他们做的。

    石和尚跃跃欲试,叶尘瞪了一眼,便乖乖的站在叶尘旁边,任志亮没有开口,只一瞥身旁的一名捕头。

    那名捕头的两条腿立时就好像软了,几乎是拖着脚步走到门前。只叩了一下,那道门就打开了。

    那个捕头的第二下险些就叩在一张脸上。

    其实看到那张脸,他的手就已软在半空。

    开门的是一个女人,穿着的整整齐齐。嫣红的衣裳红如血。她虽然穿着的很年轻,无论怎样看来,她也只像个老太婆。

    她面上的皱纹也实在够多,够深。灯光斜斜的照在她的面上,每一条皱纹都带着暗影,就好像刀子一样。

    她那一头的头发却仍乌黑发亮,蚯蚓也似的依旧披散,夹在当中的,就是她那个也似骷髅的头颅。

    在夜间,身后外间放着三个开膛破肚的尸体,然后一道暗门中突然看到这样的一个人,谁都难免生出恐怖的感觉。

    这个老女人的面上木然,毫无表情,冰石一样的眼珠直直年看着叩门的捕头。

    捕头竟然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赶紧避开她的目光,且向后退了三步。

    可任志亮和叶尘的面上都带有笑容,只是目光却已像刀光般冷酷。有人自然意味着有很大进展。有很多消息都可以从这个老女人身上得到。

    而且,只要是去过妓院的人都很容易从这老女人身上的服饰分辨出她的身份。有妓院自然就有老鸨,不过如这般老的老鸨还是少见。

    所有人正在盯着老女人,任志亮长年办案、审案,他目光就像是毒蛇的蛇信,舔遍了她的脸。

    老女人的目光刚从那名捕头身上移开,就与任志亮的目光接触。

    她竟然打了一个寒噤,急急的低下头去。这样看起来她好像是一个寻常人,好像真的只是一个妓院的老鸨。

    可是之前,那红蝠楼的老板也看起来真的是一个妓院老板,但却是一个实力高深,出手狠辣的杀手。

    所以,有了前车之鉴,没有人会将这个女人真的当成是一个妓院的老鸨。

    任志亮仍然盯着她,冷声道:“你是红蝠楼的老鸨?”

    “是。”老鸨的声音轻得简直就像蚊叫。显得有些低眉顺眼。

    任志亮道:“你藏在这里干什么?”

    老鸨唯唯诺诺的没有说话。

    任志亮没有再问,一挥手。

    两个捕头手持长刀,当先向老鸨逼去。

    老鸨看着他们跨入,慌忙一旁让开,闪到屋子里面,脱离了众人的视线。

    ps:深夜加班加点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