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黄河还是决堤了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黄河还是决堤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

    宋方的条件是,只要辽国退兵可以每年给辽一些银、绢,但不答应领土要求。谈判在两军对峙中进行。最后终于按宋方的条件达成了协议,剩下的问题就是每年给辽银绢的数量。曹利用临行前请示宋真宗,真宗说:“必不得已,一百万也可。”曹利用从真宗的行宫一出来就被一直守候在门外的寇准叫住。寇准叮咛他说:“虽然有圣上的旨意,但你去交涉,答应所给银绢不得超过三十万。否则,你就不必再来见我,那时我要砍你的头!”

    寇准始终反对议和,主张乘势出兵、收复失地。主战派将领宁边军都部署杨之,以夺取幽燕数州。但由于真宗倾心于议和,致使妥协派气焰嚣张。他们攻击寇准拥兵自重,甚至说他图谋不轨。寇准在这班人的毁谤下,被迫放弃了主战的主张。于是,在妥协派的策划下,于同年十二月,宋辽双方订立了和约。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

    只是,叶尘记得寇准乃是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与白居易、张仁愿并称渭南“三贤”。可他眼前这个刚刚起名为寇准的男孩则是他从扬州带回来的。

    “虎子应该不是那个寇准吧!毕竟籍贯对不上。只是年龄怎么就如此吻合呢?”叶尘从学堂走出时,喃喃自语。

    ………

    ………

    进入九月下旬以后,关中、关西、河东,乃至京西等黄河中上游持续普降大雨,京西、河东一带更是暴雨如注,连月不止,黄河水陡然上涨,终于决堤,只不过不是开封,而是在澶州一带。

    澶州一带河堤虽然今年也有修建,但显然力度并不大。滚滚滔滔的洪水,挟卷着一排排五六丈高的浊浪,以排山倒海、不可阻挡之势,奔腾咆哮,一泻千里,向东直流人郓、濮二州的低洼沼泽地带。水势之大,竟然在十几天的工夫,使平地汪成了一片烟波浩渺、横无际涯的千里平湖梁山泊。沿途州郡皆成水乡泽国,禾稼漂没,房屋坍塌,禽畜淹死,黎庶百姓四散奔命,啼饥号寒,死于洪水、饥饿和瘟疫者不计其数。

    此次黄河洪灾危害之大,影响之巨,举国震惊。消息传到京师,赵匡胤大为震怒的同时,也是心中后怕不已。若不是叶尘提前说出黄河决堤之事,这两个多月抢修开封境内河堤,恐怕此次决堤的就不是澶州一带,而是天子脚下开封境内,而此时发生在澶州一带的惨状,恐怕就要出现在开封境内。京师动荡,必然引起天下动荡,后果不堪设想。

    一想起此事,赵匡胤后背就冷汗直流,禁不住大呼天佑吾啊!

    但赵匡胤依然还是很愤怒,两个多月前他便让政事堂已经给黄河周边各州县下了通文,全力组织人力加固加高河堤。可最后依然让黄河决堤,酿成惨状。

    赵匡胤马上令御史台和政事堂的人前往澶州调查,结果查明:澶州官府汛前不积极组织人力加固堤防;汛期不及时报告险情,听之任之;洪水泛滥后又束手无策,毫无救援措施。

    澶州知州乃是赵匡胤的亲舅舅杜审肇,但赵匡胤毫不客气地将他罢免官职,放归故里。而对分管汛防的澶州通制姚恕则锁拿京师,谳勘定罪。

    赵匡胤命宰相赵普、参知政事吕馀庆和薛居正,会同大理寺审谳此案。

    这一日,崇政殿小朝会议事。议题说到有关对姚恕处置结果。

    “官家!臣坚决主张将姚恕处以极刑。”赵普一脸肃然说道。

    赵光义脸色微变,心中狠不得将赵普千刀万剐。虽然早有预料赵普定会借机给姚恕重罚,但却没想到赵普欲置姚恕于死地。还好这几天有所准备。

    御史中丞王悦风怨毒的看了一眼赵普的背影,出班说道:“官家!臣以为姚恕严重失职,但罪不至此,应判杖决流放。”

    参知政事吕馀庆有些勉强的也出班说道:“官家!臣也以为姚恕罪不至死。”

    不等赵匡胤说什么,赵普神色阴冷的看了一眼王悦风和吕馀庆,满腔愤怒地说道:“澶州成千上万的民众葬身鱼腹,无数百姓无家可归,皆姚恕渎职之罪,不杀姚恕,何以平民愤,何以谢百姓?”

    参知政事薛居正出班,说道:“臣认为赵相公所言有理,姚恕罪不可恕,该杀。”

    紧接着十多名文官纷纷出列,表示支持赵普的意见。
无敌修真系统吧
也有四五名文官表示姚恕罪不至死。

    赵匡胤对此次澶州决堤之事非常震怒,要知道朝廷提前可是特意下了令文通知加修河堤的。所以,他此时心中也是偏向于赵普的意见。再加上眼前朝堂上大多官员主张处死姚恕,略一思索之后,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赵光义,沉声说道:“传朕旨意,将姚恕凌迟处死。并昭告天下。以平民愤,以谢百姓。”

    赵普心中欣喜,冷冷的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赵光义,心想总算是为皇甫同被开封府诬陷入罪一事报了仇,出了一口恶气。

    姚恕是大宋开国以来第一个因失职罪被处死的,尽管赵普找的理由冠冕堂皇,说的话大义凛然,而实际上他自然是在公报私仇。

    原来这姚恕本来乃是开封府尹赵光义的得力幕僚,赵光义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左膀右臂,十分器重,开封府的许多方略,皆出自此人之手。姚恕在赵光义幕府中时间久了,便有些“主大奴亦大”的味儿,再加上赵光义与赵普势同水火,所以他有时将赵普也不放在眼里。

    有一次赵普纳妾,朝中官员都在邀请之列,姚恕前往赴宴,门人不认识他,竞不予通报。姚恕一怒之下,话也没留一句,便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赵普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感到门下失礼,连忙派人找到姚恕,再三代自己向他道歉,但这姚恕却不依不饶,执意不给面子。连去道歉的人都感到十分窝火,赵普由比便自然怀恨在心。他觉得开封府的一个小小幕宾竟敢对当朝宰相如此拿大,赵光义也欺人太甚。因此,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寻机报复,出这口恶气。

    后来,适逢赵匡胤为他的舅舅出任澶州知州选择副手,赵普便极力主张派姚恕前往担任澶州通判。老谋深算的赵普用的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方面将姚恕贬出京师,以报一箭之仇,另一方面也借机将赵光义的重要谋士调出其幕府,砍去他的左右手,以削弱其势力。赵光义当然不同意,他一再找赵普通融挽回,赵普却决不答应。

    赵光义的开封府虽说势力很大,但朝廷官员的任命大权却不在他手里。无可奈何,姚恕只好怏怏不乐地走马上任。

    这一次黄河决口,损失惨重,这是老天爷赐给赵普一个报仇雪耻的机会,他岂能轻易放过?

    再加上前几日皇甫同被开封府陷害入狱,而本来站在他这一边的吕馀庆,也在赵光义奸计之下,背叛了赵普,加入了赵光义的阵营。让赵普这些天一直心中压着一股邪火,在这种情况下,姚恕便成了两派政治势力斗争的牺牲品。

    赵光义从崇政殿中走出,出了皇宫,回到府中,一路上只觉得心中的火苗子一阵阵乱窜,对赵普恨得牙根疼。他禁不住又一次想起三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与今日姚恕之事有些相似,最终也是以他败北而结束。

    乾德四年发生的冯瓒一案。冯瓒时任枢密直学士、右谏议大夫。赵匡胤对他非常赏识,曾称“此人才力当世罕有”。

    宋军平定后蜀之后,赵匡胤便委派他前往蜀地,出任梓州知州。但到任一段时间以后,便有人告发他“受赇为奸”。赵匡胤向来爱惜人才,对冯瓒这样一个极有才干的官员,赵匡胤深恐造成冤案,毁掉了人才,就决定把他调回京师,由自己亲自审理,然后再酌情裁处。

    冯瓒入京之后,对他早有成见的赵普却暗中派人在潼关截住了他留在后面的行装。在检查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行囊中藏着几包已经包裹捆扎停当的“金带珍玩”,贴着纸条,上面书写着“送交刘罄”的字样。

    刘鏊官职卑微、名不见经传,赵普当时甚至还没听说过这个人。可是冯瓒为什么要向他行贿呢?派人一打听,赵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刘鏊也是赵光义的得力幕僚。这一下子,赵普感到了问题的严重和复杂。冯瓒要曲意结好开封府的幕僚,这既说明他确有“受赇为奸”的问题,也说明他有意投靠赵光义,充其党羽。

    赵光义拉拢朝臣,网络私党,所用的手法无非两条。一条是请客送礼,一条便是为人说情,开脱罪责。这一点赵普看得非常清楚。赵匡胤即位之初,有几次要处罚过去与自己作对的人,都是赵光义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从中斡旋,婉言劝止。

    这些人从此以后,自然对赵光义感恩戴德,成了他的追随者。

    ps:今天四更一并送上,所有存稿就用完了,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