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麻将的魔力

第一百七十一章 麻将的魔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虽然刚刚走起来,步伐缓慢,且一瘸一拐的像个大马猴,可这毕竟是真正意义上的走路。

    十一年了,终于脱离了拐杖,第一次站起来,即使以鬼医死寂般的情感,也有了哭的冲动。

    叶尘说道:“前辈!你走几步感觉一下有什么不合适的,晚辈再让人去修改。”

    “合适,合适,老夫现在都可以走了,没什么不合适的。”鬼医一刻也不想离开这双假脚,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他十一年时间没法走路,这是他几乎不出门,也不见人,性格越来越孤僻冷漠的主要原因。而这一刻心情舒展,他感觉自己性格好像都变得阳光了一些。

    牛筋熬成的软塑体充满了弹性,尤其在加入淡黄色染料,就与真脚区别不大,没有高硬度塑料,叶尘让铁匠把薄钢板嵌进去作为骨架,都是上好的百炼软钢,这两只假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上个十年不是问题。尤其是喻清妍亲自出手,加班加点,雕刻出来脚的模样与鬼医整体腿脚形体极为相配,穿上裤子和鞋袜,甚至都看不出一双小腿是假的。

    随着鬼医对这双假腿脚越来越熟悉,走起路来,速度就快了几分,身体的颠簸程度更是减少了许多,剩下的就是熟悉程度,越熟悉,身体就越会自然的调整重心,以后只要是慢慢走路,就会与常人无异。

    ………

    ………

    叶尘这些天很忙,很充实,但叶府中的几位女子,除了喻清妍之外,玉道香、韩可儿、孙雪莹、小墨却是好无聊。无聊到已经影响心情的地步。

    叶尘也第一次认识到这个时代娱乐活动的稀少,平日间根本就没有多少供消遣娱乐的事情。特别是男人还可以去青楼风花雪月,赏舞听曲。可是对女子来说,就知道待在后院整天无聊着。

    叶尘有时心想,这般闲着,这般无聊,怪不得封建社会不论是后宫,还是大户人家后院,妻妾之间勾心斗角不断。

    叶府虽然还没出现这个问题,但自从一周前,叶尘正式纳韩可儿为妾之后,后院的氛围便有些诡异起来。

    先是喻清妍面对叶尘的言行举止开始有些奇怪,紧接着除了暗中跟着叶尘保护其安全,其余时间都在练功,或者教水儿练功的玉道香看着叶尘的神色越来越幽怨。甚至水儿那小丫头和叶尘在一起时也怪怪的。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发生什么真正的勾心斗角的事情,但叶尘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所以,当叶尘听韩可儿说好无聊次数多了,又见白沧海被自己两个女人也说得眉头都皱起来时,他便想改变一下这种情况。

    叶尘仔细回想后世的消遣娱乐之事,能在这个时代让女人做的都有些什么。跳舞?唱曲?貌似都不太吸引人,很难转移后院中这些女人的注意力。

    “看来只有拿出大杀器了。”叶尘喃喃自语,神色诡异。

    麻将!在后世不是说十三亿人民九亿麻吗?就它了。女人只要沾上这东西,就离不了了,正是转移注意力,打发时间的超级神器。再说,近日天气变凉,再加上李君浩带着南帮两百多人全部去了河堤上,冰店关门,除了前些天赢得一万贯,已经好些天没有收入了。当然俸禄一直不被叶尘算做之内。

    听到叶尘喊来养在府中的木匠,喻清妍也从鬼医小院中跑了过来。

    二十多名军匠中,有一半是木匠,全部前来报道。叶尘在纸片上画上条饼万东南西北中发白等画面,然后见画的不好看,让精通绘画的喻清妍又按照他的意思重新画了一遍。

    第一副麻将出来,叶尘感觉很满意,但却被喻清妍批判一无是处。喻清妍亲自以叶尘的名义,再次叫来木匠,嘀嘀咕咕说了半天,叶尘都不知道说的什么。不过看那些木匠的神色,对喻清妍无不一脸佩服尊重。

    第二副麻将是一水的檀香木,不知道是以什么妙法特意抹去了第一幅麻将所拥有的花纹,看起来都是一个模样,手艺好的让叶尘叫绝,特别是那幺鸡刻画的栩栩如生,让叶尘惊叹不已。远超第一幅麻将太多。且那些木匠都说这是喻清妍的功劳。

    这一下,叶尘才想起来喻清妍他爹爹喻皓,可是大宋一代木匠大师。甚至由此还被封了官。单从其女儿身上,便可看出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可惜如此人才竟然被赵匡胤给随便找了个油头给杀了。这让
大清佳人无弹窗
叶尘感慨可惜不已。

    玉道香、韩可儿、水儿品赏着麻将,但却看不明白是做什么用的,韩可儿拿着幺鸡就问叶尘:“阿郎,这些小木块是干什么用的?这只小鸡刻得真漂亮。”

    “有这东西你们就不用烦闷了,这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玩具。”

    说完,叶尘看了一眼一脸雀跃的水儿,又补充道:“大人的玩具。”

    不理会撅着嘴,买着萌,又蕴含妩媚之气的水儿。

    叶尘让人将白沧海和孙雪莹、小墨叫来,然后便指挥着几位女子在小饭桌上码好牌,叶尘坐东,玉道香坐北,喻清妍坐西,孙雪莹坐南,小墨和喻叶带着几个丫鬟在旁边伺候。白沧海、水儿一脸好奇在旁边观看。

    在讲明规则之后,开始打明牌,叶尘帮助几位绝色佳人组牌,碰牌。吃牌,停牌,胡牌,用不了几圈,居然全都掌握了要领,甚至玉道香摸牌的本事都已经超越叶尘,手一碰便知道是什么牌。

    叶尘吃过晚饭,便将座位交给了早已等候半天的小墨接手。

    月上中天,一直到子时,可谓是深更半夜时,叶尘睡梦里还影约听到孙雪莹大喊碰牌的声音。

    ………

    ………

    叶尘要用麻将挣钱,自然要将麻将推广出去。如何推广自然是请名人来打一场,然后将消息传出去。

    魏王赵德昭今日闲着没事,被叶尘请到了府中,新任三司正使罗公明的二衙内罗耀顺特意跟人调了班,枢密副使曹彬长子曹玮没事干。这三人被叶尘给请了过来。

    赌局正式开始,麻将的诱惑的确难以抵挡。赌桌之上无身份,四个人赌得兴起,再也没有身份的隔阂。赵德昭得到好牌则喜笑颜开,得到乱牌那也只能埋怨,赵德昭双目圆睁努力的在摸手上的牌,快把牌捏碎了,罗耀顺正在催促赵德昭出牌,曹玮则一脸凝重肃然,紧盯着牌场,犹如要上阵杀敌将军一般。只有叶尘神态悠闲轻松。

    不觉间太阳即将西沉,四个人谁也没有罢休的意思,依然在噼噼啪啪的乱敲麻将。

    赵德昭咬着牙在摸牌,小脸都抽成了包子,指头把牌捏得嗞嗞作响,大概没摸到好牌,随便扔到河里喊了声:“三条!”

    罗耀顺笑逐颜开,摊开自己的牌高兴的说:“胡了!”

    言罢!罗耀顺手伸的老长:“谢谢三位,盛惠十贯”。

    赵德昭把牌推河里继续洗牌,边洗牌边对叶尘说:“祥符伯,你发明的这个新玩意?不会让人染上赌瘾吧?这东西本王刚玩了一会就觉得离不了了。”

    叶尘一边给自己码了一手好牌,一边说道:“殿下不用担心,这些东西比起开封几大赌坊中丢筛子可好玩多了,还有娱乐性。给大家带来多少快乐啊!”

    “这倒也是。”赵德昭这会切身体会,表示深以为然。

    ………

    ………

    四人打了一天,赵德昭输了足足三百贯,本来刚开始赢的罗耀顺也输了五百贯,叶尘赢那也就算了,毕竟他打得最熟,可是曹玮闷闷的半天不说话,最后竟然赢了六百贯。最主要的是,这小子最后乐得不行,说漏了嘴,说自己身上只带了五十贯的本钱。恨得赵德昭和罗耀顺咬牙切齿。

    有叶尘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新贵和这三位开封府年轻一代贵人的宣传和带动,麻将很快便在开封贵族、高官、豪商之中流传,特别是闲着无聊的各府中后院女子。

    开封城里的麻将声自从诞生之日起就没停过,上至皇家,下至公卿,再到商贾百姓,这个简单而且有趣的游戏在半个月的时间就蔓延开来。

    副相吕馀庆忧心忡忡的上奏说自麻将一出,文恬武嬉不说,还败坏天下民风,应当禁止。但赵匡胤自有自己的考虑,百姓平时有事做,不再静极思动,也是有利于统治的。

    不过,叶尘近日的麻将局越来越糟糕,经常输钱。曹玮自赢了六百贯之后,回到家被曹彬好一通表扬。从此曹玮将麻将当成兵法研究,水平突飞猛进,这些天在开封众衙内中大杀四方。据说赢了不下三千贯。罗耀顺和赵德昭一直是多输少赢,前者被刚刚回到开封的老爹教训了好几次,终于暂时封山。赵德昭被赵匡胤训斥了之后,也收敛许多。

    今天,叶尘被赵赞、高怀德、李继勋三位老将叫去,亲自教三位老家伙打麻将。

    ps:第二大更早早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